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农家金凤凰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悄然花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古村,众人震惊,古默有可能凝练出神秘的道纹,着实令人震撼。

他才多大,不过八九岁,竟然凝练出道纹,正式踏上修行之路了。

“我也……不太清楚。”古默挠头,道:“可我觉得身躯发烫,好像有东西存在。”

老村长目光灼热,沉声道:“莫非是天骨觉醒带来的机缘。”

“啥叫天骨觉醒?”不但古默疑惑,众人皆是一头雾水。

他们长这么大,还从未听说过天骨,由此可见,天骨的确也是稀缺。

“传说上古年间,人族有圣人,身具异象,往往觉醒了不得的东西。”

老村长语重心长,道:“古籍中记载,曾有人族圣贤天生重瞳,双目开阖间天地寂灭!”

“ 也有人身有天骨,又称慧根,往往天资聪颖,具有非凡的领悟力。”

古默摸了摸自己的后脑,那里有所谓的天骨存在,无比神异。

老村长叮嘱,道:“不可将今日之事说出去,以免为古村招来大祸。”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他心思谨慎,知道如古默这种人物完全可称之为天骄,必将成为某些大势力招徕的对象。当然,更大的可能会被抹杀在未成长起来之前。

众人点头,这是自然。

古村的人性情淳朴,很是团结,这是生存在十万大荒的重要法则。

老村长又道:“明日,古村就要封闭村子,苦修太阳真经,没有发生大事,所有人不许出村!”

他神色凝重,刚才他进入十万大荒,发现很多凶兽性情暴躁,和平常不符。

恐怕十万大荒深处真有大事发生!也许会有一场风暴来临!

古村人都很服气,他们知道,老村长在应对大事方面有经验,毕竟曾经经历过大风大浪。

众人散去,古村青壮年磨刀霍霍,准备明日的狩猎,其余人也都准备食物,毕竟要在古村呆很长一段时间。

“小默,你懂得道纹的存在吗?”

老村长转向古默,道:“道纹,是一种神奇的存在,它能够转化为一种能量,释放出毁天灭地的力量。”

古默深思,他亦在摸索着自身,寻找着隐藏在身体深处的“道纹”。

“找到了!”他惊喜道:“原来在这里,隐藏的好深。”

他刚才凝视着自身,突然发现自己腹部浮现出一层大道纹络,顿时他血气澎湃,好像能操纵一种庞大的力量。

在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有使不完的力气,估计能够举起一块上千斤的巨石。

这很了不得,在这之前,古默也不过能举起上百斤的石磨盘而已。

当然这种力气是暂时的,不可能长久保持,毕竟古默才刚刚踏入修行之路。

“你很聪明。”老村长不吝夸奖,道:“本以为你还需要指点,看来多此一举。”

“原本人族修行,需要在腹部开辟出‘道海’,在道海上铭刻道纹。”老村长指点,道:“这就是修行的起点。”

“这一关是艰难的,很多人都失败,从此无缘修行之路。”老村长叹息,古村众人修炼太阳真经,也会有很多人无功而返。

“不过你经历神奇,我猜测在你脑后的天骨觉醒时,你的道海就自行开辟出了。”老村长猜测。

事实上,他的猜测还真有几分准头。

“村长爷爷,你继续说。”古默认真聆听,一洗惫懒之气。

“人的道海至关重要,能够容纳道纹,亦能够吞纳天地精气,从而修炼。”老村长说道。

“所以说,凝练出道纹是修行的第一步,而开辟出道海是修行的起点。”老村长解释道:“就是修炼到极高深的境地,道海也是相当重要的。”

古默释然,虽然他无意识间开辟出道海,凝练出所谓的“道纹”,却并不懂得它们的用处,空有宝藏,却无法挖掘出来。

“道海中能修炼出九道大道纹络,这是道海的极限。”老村长说道。

“为何不能有十种大道纹络?”古默质疑,道:“大道纹络不是越多越好么?”

老村长笑道:“傻小子,原来亦有人以身试法,结果却……爆体而亡。”

老村长也有着惋惜之色,能凝结十道大道纹络,也是天纵人物,本可惜纵横一域,但却过早夭折。

“接下来,我们讲道纹的运用之法。”老村长又道。

古默兴致盎然,问道:“道纹能够运用?它不是铭刻到道海中了吗?”

老村长道:“你还记得我不久前演示的道纹吗?”

古默回想,老村长当时身躯上的确浮现出一层层金色而璀璨的大道纹络,如同一副甲胄,护住老村长的身体。

“这就是道纹的一种运用,是防御之法。”老村长解惑。

“经过无数年的摸索,人族摸索出道纹许多奇异之处,有防御之法,也有攻伐之术,还有治愈之效。”老村长感叹。

人族的确神奇,从微末中崛起,不仅开创出两部震动万族的神经,亦演化了众多道纹的运用之法。

“村长爷爷,你刚才说,凝练出道纹是修行的第一步,那第二步是什么?”古默问道。

老村长没好气道:“你以为我是外界的传奇大能,还是比肩人族古祖的存在啊?”

“我看像。”古默认真地说道。

“那是你眼有毛病。”老村长道:“我的修行路连“道纹”这重境界都未走到尽头,才不过凝练出八道道纹而已。”

“其实,村长爷爷你也很厉害了。”古默说道。

老村长神色恢复自信,道:“在十万大荒边缘这些部落间,爷爷我也算个高手了。”

他并未撒谎,凝练出八道道纹的存在,在十万大荒这种修行经文缺失的地方,的确算是一方高手。

只是老村长一向低调,在十万大荒附近没有什么名声。

“村长爷爷,听说你年轻时深入十万大荒大杀四方,并且安身而退,是真的吗?”古默打破砂锅问到底。

“都是瞎传的,我哪有那本事。”老村长苦笑道:“我才刚刚深入,就差点被撕碎,带着一身伤侥幸逃回。”

“小默,你知道十万大荒深处有什么吗?”老村长问道。

古默摇头,他只知道,十万大荒深处是人族的禁区,任何人进去都难以生还。

老村长慨叹,道:“世人都说十万大荒深处的神禽凶兽霸主可怕,又有几人知晓其中太古遗留下的物种的恐怖?”

他脸色深沉,其实和他同时代的老人都知晓,那些太古年间遗留下的物种才是十万大荒真正的统治者。

它们犹如一道屏障,阻止十万大荒边缘的部落冲出十万大荒,前往更广阔的世界。

“十万大荒,太古遗祸!”老村长恨声道。

十万大荒,相传有十万座山峰依次相连形成的雄伟地域,方圆数百万里,却被一群太古遗留下的物种统治。

那些十万大荒深处的霸主并不安分,经常冲出十万大荒,酿成杀劫。

“小默,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够带着古村人杀出十万大荒,去看一眼十万大荒外面的世界!”老村长对古默寄予厚望。

他相信,古默具有天骨,这是人族圣贤的征兆,如若不过早夭折,日后能成为威震一域,震慑四方的存在。

“嗯,我一定能。”古默眼神坚定,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希冀。

“故老相传,雷泽是我人族先民的生命之泽,孕育了古老的先祖。”老村长看向十万大荒的对面,声音低沉,道:“它……就在十万大荒后面!”

“以前,我总希望能跨越十万大荒,去瞻仰人族的圣地,可不曾想现实太残酷,这桩心愿终究未了,唉。”老村长伤感道。

“咳。”老村长突然轻轻咳嗽一声,嘴角流出血迹,十分醒目。

“村长爷爷,你怎么了?!”古默大惊,老村长怎么无缘无故流血了?

“不碍事。”老村长擦拭嘴角的血迹,身躯一阵摇晃,道:“人老了,身子骨不如以前了。”

他哀叹,岁月不饶人,再结实的身体经历岁月风霜的洗礼,一样的脆弱不堪。

哪怕踏上修行之路,也总有陨落一日,这是自然规律,人力难以抗衡。

古默脸上难掩忧色,道:“村长爷爷,您坐下休息会吧。”

他心中慌乱,忧虑重重,老村长的身体太差,有点不对头。

“不用担心,我这副老骨头还能再撑几年。”老村长宽慰道。

“何况太阳真经我还没真正传授下去呢,怎么能死掉?”老村长笑了,道:“那我可真要带着心愿入土了。”

古默擦掉脸上的泪痕,破涕为笑,刚才真把他担心死了。

“小默,古村的未来爷爷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扛起来!”老村长好像在托孤。

“村长爷爷,这担子太重,我扛不起来,还是您继续扛吧。”古默说道,使劲推脱。

“你这懒小子,怪不得古熊老是说你。”老村长笑骂,道:“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真希望你能在修行路上取得成就。”老村长祝福。

“真想看到九道大道纹络铭刻,道纹镜极尽功成的样子!”老村长说道。

延伸阅读

普林尼钻石加盟  http://www.cafegelatowinstonsalem.com/sw65.shtml
PULINY普林尼,始于1918,源于意大利。14世纪初,从盖乌斯·普林尼·塞孔都斯

艾维家纺加盟  http://www.cafegelatowinstonsalem.com/gu61.shtml
家居家纺家纺家纺

红方机械加盟  http://www.cafegelatowinstonsalem.com/n853.shtml
红方机械提供牛场设计到设备安装一条龙服务,无论客户身在何处,我们的顾问都会亲临现场提

邵子牙贡丸加盟  http://www.cafegelatowinstonsalem.com/buzw.shtml
厦门邵子牙食品有限公司创立于2015年,该公司长期从事餐饮项目,推出了多个餐饮加盟连

全城热恋钻石加盟  http://www.cafegelatowinstonsalem.com/b14e.shtml
全城热恋钻石是国内首创“奢侈品快消”概念的时尚钻石商场,首创国际钻石报价单销售钻石与

ELITE英领国际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cafegelatowinstonsalem.com/64le.shtml
ELITE英领国际少儿英语是隶属于贵州英领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英领国

炫依时尚加盟  http://www.cafegelatowinstonsalem.com/yrdq.shtml
炫依时尚女装总部是欧美、韩版、民族风、棉麻大码女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玉有啊加盟  http://www.cafegelatowinstonsalem.com/b143.shtml
珠宝玉器加盟是个不错的行业的,毕竟珠宝首饰是越来越升值的啊。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

跃丰服装加盟  http://www.cafegelatowinstonsalem.com/debe.shtml
跃丰服装生产加工女式T恤;男式休闲裤;女式羽绒服等。“以质量求生存,以诚信求立足,以

欧雨洗涤设备加盟  http://www.cafegelatowinstonsalem.com/bl4r.shtml
上海欧雨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洗涤机械从最初的半自动型洗涤机械:半自动洗衣机,脱水机,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披着马甲去种田第八章在线阅读

    “上官夫人好了没有啊!吉时快到了,我要把紫萱小姐接到宫里去了”崔姑姑在门外大拍打着。她可不想为了那些东西丢了自己的小命,如果自己的小命都没有了,那些东西拿来有什么用。“紫凌你记住了,我们活着你妹妹才有活路,要不然你知道的”李雪琴恶狠狠的说着。她担心这丫头连累他们,害怕她如果带走她的妹妹就不会管他们的

  • 网游之英雄无双之遭辱(5)

    寄居蟹已经从那颗海螺之中爬了出来,这只蟹个头还挺大,挥舞着一双大钳子,看的王星洋毛骨悚然。寄居蟹此时竟向着王星洋横冲过来,虽然样子很滑稽,但丝毫不简略他的排场。王星洋立刻架好攻击姿态,一双铁爪直指寄居蟹。哼,现在就拿你这只小螃蟹来练练手吧!寄居蟹纵身一跃,大钳子就刺到了王星洋的脸前。王星洋匆忙向后一

  • [倚天同人]芙乱倚天第八章

    逛完书店后,六人就近找了家饭馆,快吃完的时候就接下来去哪里展开讨论。结果宋扬函很悲催的发现,除了他以外其他人不是有事儿就是要去图书馆学习。宋扬函背着装篮球的包,道:“褚煜,走,打篮球啊。”梁褚煜十分正经的回答:“下下周就月考了,我要赶快复习。”宋扬函很想踹这小子一脚,当他不知道这人考试前从来不复习吗

  • 美女总裁的超级女婿在线阅读第4章

    再次睁开双眼,陈林一已经回到了学校里,刚才的一切,吓得他不停冒出冷汗,身子一软,又坐在了地上。如梦一边穿着粗气,一边惊恐地看着陈林一,眼神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光芒。“怎么了?”杨老师见状,连忙去问。“他刚刚,在我的幻境里,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竟然把我带了回来。”如梦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答杨老师的疑问

  • 因果[陈情令魔道乙女向]之我被系统选中了

    一个老旧的公寓大楼,一个熟知的夜色。昏暗的灯光,照亮着简单的卧室,姜衍躺在床上,玩着手机。听到厨房的炒菜声,姜衍就知道,他那可爱妹妹放学回来了,他慵懒的翻了个身继续玩着手机。姜衍眼皮像是灌了铅,逐渐进入梦境;他看见自己二十多年的生活如同幻灯片一样出现在眼前:历历在目,恍如昨日,真实中夹杂着一种虚幻。

  • 太离在线阅读第五节

    寒沧月拉着秋夕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把把她推到床上。“我不管你是什么厉害的妖魔鬼怪,落到我的手里,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别给我乱叫,不然,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秋夕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仔细地打量着。你要说他帅吧,也挺帅,人怎么就是个流氓呢!不行不行,我得想办法逃掉才行。寒沧月倒了杯茶静静的喝着,看到旁边的

  • 空间重生之农门宝妻被怼

    “不是,你怎么说话呢?她们都是为你来的,你就不能负一点责任吗?”周溪来没想到,即使当着摄影机的面,程函也能面无表情地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也顾不上隐藏自己的情绪了。“你是不是特别嫉妒我有粉丝追捧?”程函对于周溪来近乎跳脚的反应觉得可笑又可怜。“我……”周溪来气地一时语塞,面前的人又继续往下说了,“我又没

  • [综英美]当超英遇上求生者在线阅读第九章

    杰森最后还是没能知道故事的后续发展。因为他早上起来的时候程晓玉已经不再房间里了,他拿着程晓玉的那本魔法书去和斯特兰奇讨论程晓玉昨晚讲述的故事,却没办法在那本书里找到关于昨晚那个故事的一个字的信息。“这本魔法书不太对劲,很多必须要咒语启动的魔咒都没有写咒语,而且所记载的东西杂乱无章,有些甚至干脆就是空

  • 『我英』欧叔的孩子是病弱!蛇山除邪

    却说昨天晚上另外一边蛇山上却是一片大乱。本来蛇山就是偏僻之地。里面龙蛇混杂,只有那些黑道之人喜欢这个地方,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买卖,出售一些正道之人所不能接受的货物或者是拐卖的人口,杀人越货所得的东西或者是抢来的人。。。。。这里是方圆几百里最大的一个黑窝,平常之人虽然也知道这个地方,但是却根本没人敢去报

  • 三国无双之帝国争霸之话痨少年(新书跪求收藏花花感谢)(10)

    胜利四路,这条街上服饰专卖店很多,还有不少小饰品店铺。约隔了十间铺子,才会有一家奶茶饮品店,现在是正午时分,又是周四,所以逛街的人不是很多。而吃中饭的人都去了胜利五路和二路了。潘林转身,朝五米开外的月大少问道:“我说,你也跟了我们很久了,怎么还不打算离开吗?”“嘿,老兄,你不觉得我们很有缘份吗?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