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异世界公会系统第七章

作者:书语纷飞 来源:纵横中文网

江怀越却只以鄙夷不屑的目光看着倒在地上的高焕,挑了挑眉梢,问道:“死了?”

姚康忙上前探一下鼻息,反身讨好道:“还没,这厮真不禁揍,昏过去了。”

“高千户拒不肯认罪,气急之下竟自己撞柱晕厥,带回去好生疗治。”他整了整衣领,再也没看一眼,转身往堂外去。番子们架起高焕便跟上,姚康正待吆喝手下人继续查检清楚,瞥见一脸惊恐的相思躲在柱子后,又命人将她拖出来,“督公,还有这个官妓怎么处理?”

江怀越已出了厅堂,闻声回首,相思被他那透人心骨的目光盯了一下,便觉浑身寒凉。

她不由自主地匍匐在地,颤声道:“多谢督公救命……督公大恩大德奴婢铭记在心!奴婢先前冒失愚蠢,还请督公恕罪……”

江怀越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又侧过脸。

“一并带回。”他漠然说罢,径直走向落满黄叶的前方。

*

她被人粗野地捆起了双臂,重重一推,便跌进马车。车中还有人昏迷不醒地侧卧,正是之前被带走的馥君。

相思呼唤数声,馥君也未曾睁开双眼。她心中恐慌,却无法将其搀起,只能奋力挨近姐姐,似乎这样才能够减轻一些内心的焦虑。

从午间到现在,不断奔忙不断受惊,好不容易见到高焕被抓,原本以为自己和姐姐终于能够逃出生天,却没料到竟然会被带回西缉事厂,坠入更深邃更险恶的旋涡。

厂卫到底如何阴毒残虐,是她从来不敢去细想的境况。

她只知道,数十年来能从诏狱中活着出来的官员,简直寥寥可数。父亲当年被锦衣卫押解回京,最终死在东厂,据说死时已经面目全非……

轮声碾动,她倒在车厢内,呆滞地望着前方。过了片刻,却听馥君发出低微的声音,她连忙伏低了身子,唤了一声。

馥君吃力地睁开了眼,直愣愣地盯着她:“……高焕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没有。”相思脸颊发烫,低声道,“那个商人正要拖我进屋……西厂提督就来了。”

“西厂提督?”馥君紧蹙了眉头,艰难地望向车窗,“我只记得,有人向我问起了今日发生的事,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应该就是江大人,后来高焕被抓了!”相思跪坐在她身侧,急切道,“高府也被查抄,所以我们才能出来。”

馥君似乎不敢相信所听到的话,呆滞了许久,问道:“那我们,这是要回教坊吗?”

相思怔了怔,声音喑哑下来:“不是……我们,正被带往西厂。”

“什么?!”

相思怕她承受不住,连忙安慰道:“姐姐,你不要担心!我们又没做错什么事,高焕都被抓起来了,西厂应该也不会为难我们……或许,他们只是要再次审问清楚,然后就把我们放回去。”

“放回去?”馥君脸色灰败,“你知道进了东厂和西厂都会遭遇怎样的酷刑吗……求生不得,求死不成……爹爹他……不就是葬送在这些豺狼手里的吗?他们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兽!”

她说到此,眼神中显露决绝之意:“我曾发誓要好好保护你,没想到你却因为我而牵扯进来,是我害了你……可是静琬,你要记住,爹爹生前就痛恨阉党,我们若是被这些禽兽凌|辱,必定会让九泉下的爹娘蒙羞,还不如趁早了断!”

相思骇然,眼泪不由滑落:“姐姐何至于说这样的话!以前你不是说,不管怎样都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可能等到爹爹所受的冤屈被洗雪的那天吗?”

馥君却痛楚地闭上眼睛,似是已经不再心存幻想。

相思深呼吸了一下,姐姐性情孤傲,多年忍辱偷生已是极限,如今遭遇此难,真怕她在进入西厂后就自寻了断。她看着馥君那伤痕累累的模样,连忙转换话题道:“姐姐,你先不要着急,我之前在淡粉楼遇到了盛公子……他知道你我落难,一定会想办法来搭救。”

她忽而一颤,“你说的是?”

“是盛文恺公子,他回来了!”相思急切道,“我同他说了你的事情,他很担心你。”

“……真的?”馥君脸上有难以置信的激动,又有恍如隔世的悲伤,那双原本已经黯淡的眼眸,渐渐起了波澜。

相思心里抽痛,脸上却还带着笑意:“我怎么会骗你……”

岂料话还未说罢,外面传来马鸣声声,车子渐渐停下。

“下来!”外面的番子神色凌厉,一把就将她拽了下来。相思双臂被捆,站立不稳险些跌倒,见另外两人跳上车便把馥君往下抬,急得叫起来:“她伤得很重,别撞着!”

番子根本不加理会,推搡着她往前去。天色早已黑沉,四周悄寂,恍如幽冥,隐约可见高墙耸立,绵延灰白,只在一侧开了偏门。她跌跌撞撞进了门户,才被解开双臂上的绳索,很快又被黑布蒙住双眼,心底惴惴惶惑。

*

踉跄行了一程,不远处传来少年惊讶的声音。“哎?这是怎么回事,督公不说是去高焕那儿了吗?怎么带回两个姑娘?”

番子道:“督公下令带回的,先关起来再说。那一个还伤得不轻,劳烦您多照看着。”

“呸呸呸,难怪我今早眼皮直跳,这一身血迹斑斑的,可别死在我身边啊……”那人哀叹连连,领着众人又往前去。

相思越发忐忑不安,也不知道又绕了多少路,最后被人推进屋子,耳听得脚步声渐渐远去,脑后忽然一松,有人将那蒙眼的黑布给解了下来。

四周昏暗,唯有靠窗的小桌上点燃一盏油灯。近前站着个穿蓝色团领衫的少年,面色白皙神情不悦,朝着她打量几眼,又继续拨亮灯芯。

相思下意识地紧挨门扉,藏在背后的手抓着闩子才想发力,少年慢悠悠道:“别费劲了,想逃?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她瑟缩了一下,“西厂?”

“知道是西厂就好!”他像个小孩似的撇撇嘴,“在这等着吧,等督公发话了,我们自然会按理处置。”

按理处置?

是要入狱还是要刑罚?相思脸色发白,又见屋里只有自己,不由道:“我姐姐被你们带去哪里了?”

“急什么?又不是带去砍脑袋。”他顿了顿,故作宽仁地道,“我还怕她没挨上几天就死了呢,自然有人照看,你在这儿安分待着就是。”说罢,开了屋门便走。相思才追上一步,房门已被他砰地关上,铁锁一落,便将她彻底关在了屋内。

“我做错了什么,也要被关在这里?”她隔着窗子干着急,“要不请将我带去拜见督公,我再向他请罪道歉……”

“督公忙着呢,哪里有空见你?不该多问的就别开口,咱们抓人还需要一五一十地跟你讲个清楚?”他在窗外横着手做了个手势,有意恶狠狠地狞笑,露出尖尖虎牙,“那边的油锅正起着,就等案犯的心肝肺肾下锅,要不连你的舌头也一起拿去炸了?”

相思紧抿着唇,抓着窗棂再没敢叫喊。

*

杨明顺见她显然已被震住,背转身窃笑了几下,便转身去了另一处院落,看着手下给馥君灌进了汤药,才又刑房那边赶。刑房设在最深处,最初建立者觉得这样能避免嚎叫哭喊声传到外面,可尽管如此,整个京城的人谁不知道西厂严酷?还没靠近便早早地躲避绕道,因此这厂狱虽在皇城西边繁盛处,周围却是甚少有人胆敢逗留。

他踏着夜色来到刑房,里边正哭号得厉害。

那声音尖利刺耳,震得脑仁疼。穿过长长通道,尽头是寒凉石室,浑身胖肉的商人已经浑身是血地倒在数级台阶下。姚康的手下持着浸透了水的牛皮鞭子,正准备再来一场拷打。

江怀越倒是依旧淡漠地坐在高台间,杨明顺忙递上装满卷册的乌木盘,随后退至一边。

江怀越随意地翻阅着那些卷册,向宋引慢慢道:“之前在高府搜出的账单只是冰山一角,高焕仅凭自己也无法为你那些同乡的子孙谋取职位,事已至此,宋大官人还不肯完完全全地说清楚?”

宋引脸上直抖,“大人……我,我实在是不知情呐!高千户收了钱财,就,就安排我们的子侄进京城厂卫,可他到底还找了哪些人帮忙,也不会告诉我……”

他话音未落,身旁的行刑番子已扬鞭猛抽,顿时间皮开肉绽污血直流。宋引惨叫未休,眼看姚康的另一名手下已将烧得通红的铁签递过来,一时间魂飞天外,张大了嘴巴嚎叫着,声音极其惨烈。

姚康不失时机地厉声恫吓:“还敢狡辩?!高焕自身难保,你为他死扛着有什么用?!这签子扎下去的滋味,可比抽鞭得劲多了!”

“我,我真不是死扛啊!”宋引恨不得将心肝挖出来表明,砰砰砰地撞着石板,哭喊道,“我要真知道他还找了哪些官员,还会熬到现在吗?”

江怀越瞥视一眼,番子手中那烧红的铁签已经对准了宋引的眼球,宋引浑身抽搐,眼看就要昏厥过去。杨明顺咳了一声,带着笑意打圆场:“督公您看,这家伙好像也不是有意要跟您作对,只不过想不起高焕到底还找了哪些人,不如咱们给他提醒一下,也好免得他受罪?”

江怀越垂着眼帘曼声道:“你倒是好心,可别到时候被人反咬一口,说是咱们威逼利诱,设下套子叫人往里钻。”

那宋引是何等精明人物,听了这话即刻匍匐爬来,“督公明鉴!我是个糊涂脑子,高千户是跟我说起过那些官员的姓名,可我又不认识他们,听了就忘记……”他抬起满是血污的脸,一边强笑着,一边直掉眼泪,“只要您发发善心提醒小人,小的很快就能回想起来!记得清清楚楚,保准不会再忘!”

江怀越别过脸,不愿意看那扭曲狰狞的面孔,揉了揉眉心不作声。

杨明顺心领神会,随即从乌木盘中取来一卷宗册,在宋引眼前晃了晃,拖长声音念出了五六个名字,“这一回记住没?别过了几天又说想不起来!”

“记住了!记住了!忘记亲爹娘是谁都不会忘记他们的名字!”

宋引磕头如捣蒜,随即有番子将那宗册取过,拽着他的手指按了血红指印。江怀越这才起身,缓缓道:“高焕是怎么跟这些人串通了买卖锦衣卫职务的,还得细问。姚千户,你再审审吧。”

姚康躬身应答,江怀越便施施然从另一侧台阶而下,朝着通道走去。

杨明顺一路紧随,喜形于色:“督公,我今天一早眼皮直跳,就忍不住算了一卦,那卦象上说是时来运转诸事有成。正所谓谋求姻缘不费力,指日高升万象新……”

“会说人话吗?!”

江怀越愠怒地斜他一眼,杨明顺连忙正色道:“恭喜督公贺喜督公,高焕这厮猖狂得很,以前还在宴席上故意挑衅您老人家,这回肯定彻底完蛋!”

延伸阅读

老罗英语培训加盟  http://www.dailymotionepisodes.com/u71k.shtml
老罗英语培训是“老罗”(罗永浩)和他的教师朋友们主持的一家英语培训学校(海淀区至圣嘉

必哈德加盟  http://www.dailymotionepisodes.com/n9zc.shtml
必哈德汽车用品总部经过多年稳健经营,已经发展成为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实力派公司。我司近

炫足鸟加盟  http://www.dailymotionepisodes.com/glwa.shtml
炫足鸟女鞋是温州市鹿城区双屿炫足鸟皮鞋厂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皮质女鞋、韩版休闲鞋、森

泉制冷加盟  http://www.dailymotionepisodes.com/d9r7.shtml
冰泉制冷设备责任创建于2004年11月,工厂位于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濒临中国南部为发

灰蚂加盟  http://www.dailymotionepisodes.com/yug2.shtml
灰蚂眼镜创办于1995年,位于中国浙江台州历经数十年的辛勤耕坛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主要

栗妃板栗加盟  http://www.dailymotionepisodes.com/hvj.shtml
栗妃公司严格遵照国家食品安全规定,保证原材料绿色无污染,成品采用无添加、独家配方口感

芙蓉露加盟  http://www.dailymotionepisodes.com/g8wb.shtml
芙蓉露干洗店连锁小本加盟机构,自一九九五年开始从事干洗,涉足行业十五年之久,是一家品

51出行商旅加盟  http://www.dailymotionepisodes.com/g0t2.shtml
51出行将商旅创业的低门槛高机会提供给任何有商旅客户资源的客户。傻瓜式的商旅办公系统

十足便利店加盟  http://www.dailymotionepisodes.com/6ajv.shtml
十足便利店隶属浙江十足商贸有限公司,它们始终坚持“便民、利民”的原则,将优质的商品和

洗车快手加盟  http://www.dailymotionepisodes.com/7vw.shtml
洗车快手隶属于北京伟科盛世科技有限公司,洗车快手桑拿蒸汽洗车机可以将污渍、油渍迅速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曲楼兰第五章在线阅读

    “小爱呀!!!”得知御神爱遇到危险,御神爱的爸爸——掌握日本经济命脉、每天单子上亿、时间比天皇还金贵的商业界大佬、四大财阀之一、御神集团董事长——御神司,瞬间推掉所有的会议项目,拖着抱着他大腿哭着喊着不让他走的秘书团们冲出公司,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回到家中。商场精英人士外形一秒崩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

  • (樱兰)公主的王子之闺蜜(7)

    慕凌话刚说完,一阵女声就从一到棕色珠帘传了出来,只见一个干练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身绿色碎花裙,头上黑色的发丝绾在一根银质的簪子上,簪子中间由一颗蓝宝石和一个个小巧的珍珠合成一个精小的梅花。小麦色的皮肤健康又有弹性,一弯浓浓的柳叶眉,映衬着她大大的清泉一般的眼睛。双唇火红,身材苗条。比那个什么苏于

  •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在线阅读第一节

    遂古之初,上纪开辟,鸿蒙圣显,道生万物。青荒域,北观密林。深夜里,密林漆黑一片,几乎不可见物。无数株参天巨木,枝繁叶茂,冠笼虬结,缠绕在一起,将整个密林笼得密不透风,甚至连星光月辉都洒落不进来。密林之中,似乎与外界隔绝了开来,成了一方独立的世界,一方黑暗无尽的世界。而在这片无边的黑暗中,寂静成了永恒

  • 无敌暴君系统第1章在线阅读

    “唤醒成功,启动数据分析……”“开始时间同步……”“时间同步成功,现在时刻,1990年5月7日……”“今天白天天气晴朗,夜间有短时雷雨大风,阵风三四级转五六级,出行请谨慎驾驶……”“今天新闻联播的内容有……”“数据混乱……重校中……”“重校失败……”“系统关闭,等待下一次唤醒……”……“时间同步成功

  • 九帝之尊演武场风波(上)

    古月山寨,演武场此时三更以过,山寨里的人都早早睡去了,但还有四人正待在演武场,其中二人矗立在场边观战,而另外两人正在演武场里激烈对战,打得难舍难分,这二人赫然就是水寒还有古月方正。”方正,你还是放弃吧,你是赢不了我的。”水寒闪过了方正的一拳,身体微屈,一个扫堂腿向方正袭去,强烈的腿风激起地面的三两片

  • 过气影帝的女暗卫[古穿今]在线阅读第2章

    赵美伊醒来就发现脑海里有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自己躺在一个不算软的床上,古朴的木纹让她有瞬间错觉。她静静地躺在床上消化着这些突如其来的记忆,等她终于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对于这种只在电视上看到的特殊情节,自诩定力过人的赵美伊都有点承受不住。她细细梳理脑海中的那些陌生的记忆,发现自己现在所在的

  • 遥梦流年在线阅读第2章

    2我跟桐子的交情,说来有点儿莫名其妙。凡是真正跟我熟的人都问过我:你怎么跟个书呆子成了哥们儿?这问题我还真回答不上来。话说物以类聚,可我跟桐子从小到大没一丁点儿相似的地方。我的童年是在楼房的夹缝里度过的,那里堆满了违章建筑和自行车,还有像我这样到处疯跑的孩子。有时也会出现一两堆沙子,立刻就被我们用来

  • 赤水女子第二章在线阅读

    叶青云和慕容欣月一路有说有笑,很快就来到了慕容欣月的家门口,慕容欣月回头问叶青云:“叶青云,你渴不渴,进来喝杯水吧!”叶青云笑着说:“欣月,你以后别经常叫我叶青云了,听起来怪生疏的,来,叫声云哥听听!”慕容欣月气呼呼:“让你进来喝杯水,你却欺负人家,人家不理你了。”叶青云赶忙道歉:“亲爱的欣月老婆,

  • 被迫成为娇软美人[穿书]在线阅读第四节

    叶鱼从来没有期待过这个弟弟的出生,毕竟这个孩子的父亲跟她的父亲并不是同一个人,而且叶鱼本身也很讨厌孩子的父亲——她母亲再婚后,她的继父。但其实在叶鱼的父亲还没有去世之前,叶鱼一直想要个弟弟妹妹来着,因为父母虽然都很宠她,但平时工作也很忙,经常只有她一个人在家,所以她一直想要个弟弟妹妹来陪她玩。叶鱼放

  • 东皇太一今天买萌了吗?还魂之谜

    活不长了?卫桓愣了两秒,皱眉看向莉亚,“你开什么玩笑?”连阿祖也一头雾水,“对啊,他、他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吗?”说完揉了把卫桓的手臂,又拍拍他的大腿,“这也没缺胳膊少腿儿的啊。”“这个。”莉亚扔给卫桓一截针管,“我验过了,是妖毒。”妖毒?卫桓将那针管放到鼻子下闻了闻,果真是妖的气味,好像是……钩吻。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