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暴走的键盘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独步生花 来源:纵横中文网

因为首尔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李知瑷没有办法继续留在日本陪洪知秀,便一个人飞回了回去。一下飞机就直奔美容院为晚上的晚宴做准备。

晚上七点,大宇集团旗下的尼罗河花园酒店,一场盛大的晚宴即将拉开帷幕。

李知瑷穿着简雅的BV春季新款礼服,也是她母亲负责的三星第一毛织旗下新一季的主打款式,从侍者那里两指拿起一杯香槟施施然进了大厅。

刚走进大厅没几步就被人叫住,“知瑷,舍得回来了?”

来人穿着剪裁极能修饰她姣好身材的酒红包臀长裙向李知瑷走来,李知瑷无奈地笑了笑朝她微微举杯,“书雅欧尼,好久不见。”

SK的第二顺位继承人,崔书雅,也是李知瑷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了,现在左//派总统上位动作不断,他们财阀也需要好好部署了,就算李知瑷现在是法院的检察官,但她还是需要首先明白她是出身三星的人。

两人还没说几句话,新韩金融的顺位继承人朴宇年和LG集团的顺位继承人具晸彬也走了过来。

李知瑷叹了口气,今天来就知道是躲不过了。

“李胜利那件事你们法院那边打算怎么处理?”金河俢是四个人中年纪最长的人,90年出生,是现在拥有新韩金融的9.2%股份的董事长,崔书雅92年生,具晸彬和她同是95年生。

“警方那边证据收集得差不多了,总统之前电视讲话说一定要彻查到底,我们法院现在这边压力不小。”李知瑷抿了口香槟,神色淡淡地看了眼对面谈笑风生的韩进继承人赵佑贤,看到他,李知瑷眼神一下冷了下来,真不愧是那个女人的儿子,吃喝,女票,*各个都沾手了。

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却是没做一件人事,但偏偏这副皮囊不知道骗了多少孩子前仆后继地送上去被玩//弄。

“韩进是不是疯了,最近新闻一直不断,让我真正很意外的是他们居然连这种应该被捂得死死的新闻都能被爆出来。”崔书雅冷笑着看着那边肆无忌惮和人谈笑的赵佑贤,奶奶殴打职工,母亲泼水广告经理,自己拿着李胜利当龟公玩。弄**圈的偶像,这个家完全就是一派乌烟瘴气。

具晸彬看了眼朝他们这边看过来的赵佑贤,微微皱眉,移动步子上前为李知瑷挡住了他看过来的恶心的目光,朝他不咸不淡地举杯示意他注意一点。

“未婚妻是NAVER集团的大小姐还能被记者报导出这样的新闻,赵佑贤xi果然百闻不如一见。”金河俢向来是位笑面虎形象,乐呵呵的样子,手段却狠辣至极,说到‘赵佑贤’这三个字语气都变得冷了几个度。

“呵,自己做了恶心的事还要拉别人下水,以为别人都是死的吗?”妍丽大方的崔书雅神色冷厉,不愧是SK财阀第一位女性高级经理,也不是位好糊弄的。

“法院那边大概率会拒捕李胜利,不过韩进集团最近一直在给我们施加压力,朴先旭前辈已经被暗示威胁很多次了。”李知瑷叹了口气,谁不想真的主持正义呢?但是在韩国,天下最大的不是民众,不是总统,不是法律,更不是虚无缥缈的正义。

而是财阀啊,财阀就是韩国的天。

天地不仁。

李知瑷心里一片复杂,看着手上沾染了不少鲜活的少年少女生命的赵佑贤在富丽堂皇的酒会上谈笑风生就忍不住一阵反胃。

“别看了。”

具晸彬虚虚扶住李知瑷的肩头,对上具晸彬担忧的目光,李知瑷难看地扯出一抹微笑。

酒会结束后是年轻人的狂欢,李知瑷的三位堂哥跟着他们父亲李在镕去了美国,所以她作为三星第四代目前唯一还在韩国的年轻人,李知瑷怎么也没有借口不去。

坐在轿车里,李知瑷想到前辈面对韩进财团的施压那疲惫弯曲的身影,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在酒会后的狂欢场里,李知瑷意外地看到了一位熟悉的人——那位处在暴风眼中的女主角。

“怎么还有艺人?”李知瑷挑眉看向出现在被包场的CLUB里几位艺人,里面就有大韩民国的‘国民初恋’朴秀泫xi。

最近风头这么紧居然还丝毫不知道收敛,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位赵佑贤xi了。

“据说赵佑贤最近在追这位世最美小姐。”崔书雅慵懒地坐在卡座里点了根烟,看着一脸清纯无措的朴秀泫觉得有些好笑。

“这张脸,不说别的,确实是我们大韩民国少见的纯天然美貌了,也难怪一向不把艺人当人看的赵佑贤这么低声下气地讨好。”崔书雅嘲讽地笑了笑。

李知瑷了然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现在她总算是知道到底是谁帮朴秀泫将那些新闻八卦压下来了。

NAVER集团主打产业是汽车制造,新闻和搜索引擎也不过是分项产业,这位韩进的公子哥还没娶到NAVER的大小姐就开始行使姑爷的权利了,真是手伸得有些长了。

令人遗憾的是今天大宇的晚会NAVER的人并没有来,倒是少了一场好戏可以看了。

“不过这位朴秀泫xi真的挺厉害的,想必你也知道她和圈子里的男明星的那些八卦了吧。”

崔书雅灭了烟换了个坐姿看向李知瑷,“你说那些男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居然不介意她和别人不清不楚?”

李知瑷微微挑眉,“也许,因为刺激?”

崔书雅好笑地撩了撩自己的头发,“那倒是真的挺刺激的。”

李知瑷也有想过为什么,但她觉得这超过她所能理解的知识范围了,不过这个圈子里千奇百怪的事情多了去了。

李知瑷和崔书雅提前离开了,来了也算是给了面子,但说到底毕竟不是同一个小圈子的人,早走也是正常的。

离开前,李知瑷瞥了眼对赵佑贤欲拒还迎的朴秀泫,摇了摇头,除了这张脸,这个女人还剩下些什么呢?这样不入流的手段,还是真的像外面说的,‘颜即正义’?

最后一期《令人心动的OFFER》的排场很大,节目组邀请了最近大势的几组艺人前来助阵,拿到名单后李知瑷不得不感叹节目组是个狼灭。

看着花名册上的名字就觉得那天录制应该会有点意思了。

郑在玹,金南俊,洪知秀,车银优,俞承豪,姜涩琪,林娜琏,玟星,和朴秀泫。

坐在镜子前,李知瑷翻看着最后一期的台本,有些发笑,莫名有些期待这几个男人和朴秀泫同时出现在同一个片场里,听多了关于朴秀泫的传闻,她终于算是可以亲眼见一见传说中的修罗场了是吗?

合上台本,李知瑷抬起头透过镜子对上悄悄开门进来的已经化好妆的洪知秀,无奈地朝他笑了笑,“呀,洪知秀,你是觉得你这么大一个人进来我是真的看不到吗?”

洪知秀没有丝毫被抓到准备使坏现形的自觉,站到李知瑷身后,笑眯眯地弯下身,“第一次和你一起录制综艺,有点紧张呢。”

李知瑷看着镜子里为了回归新染了浅巧克力色的洪知秀,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又新染了头发啊,都快成枯草了啊wuli知秀尼。”

洪知秀将下巴磕在李知瑷肩上,略有些干枯的头发蹭了蹭李知瑷的脖颈,“变成枯草就不喜欢我了吗?”

李知瑷好笑地看着洪知秀,“你今天怎么了?”

转过身看向神色郁郁的洪知秀,有些诧异,捏了捏洪知秀的脸颊,“欧莫,不是吧?真的紧张了吗?”

洪知秀叹了口气,将李知瑷揽进自己怀里,不让她看到自己此时脸上的懊恼和无奈,“也许吧。”

最终还是没有说他们刚刚在待机室里发生的事情。

李知瑷直觉是发生了什么,但是洪知秀明显不想多谈,她也不愿勉强他,只能等他愿意说了再说吧。

最后一次任务是模拟法庭,李知瑷和前辈金贤勋带的三位检察官实习生和对面李炳瀚律师与孙书俊律师带的三位律师进行庭上辩论。

李知瑷穿着黑色的正装西装,踩着细跟高跟鞋抱着资料进了演播厅,快速地将艺人席上扫了一遍,有些想笑,节目组也是真的胆子大。

第一排坐着洪知秀,金南俊,俞承豪和林娜琏,后面一排坐着玟星,郑在玹,朴秀泫,车银优和姜涩琪。

而朴秀泫坐在正中间,插空坐在金南俊和俞承豪的中间,左边郑在玹,右边车银优。

这么想着李知瑷忍不住第一次在节目里笑得像个日常吃瓜的95后,有点甜。

[欧莫欧莫,wuli知瑷尼笑得好甜啊!第一次啊!]

[真的笑得太甜了吧,欧尼一笑我就仿佛在这炽热的夏天里吃到了最好吃的雪糕]

[姐姐的笑容像是太阳,像是微风,姐姐就是我的全世界!]

[KKKK,楼上的,西八,疯了KKKK]

[2020年穿越回来的告诉你是因为看到了男朋友(笑不出来.JPG]

[JOSHUA xi!!!!!拔刀吧!!!!!]

[看到男朋友那甜蜜的微笑awsl]

[这是什么神仙爱情啊,西八,疯了]

李知瑷:……

李知瑷和前辈一起进来的时候,在场的艺人们都起身和他们两人打招呼,李知瑷将打印好的资料一一发到这几位艺人手上,这次庭上辩论的案例是刑事案件,但检方目前来看是没有太多优势的,因为时间久远,能收集到的证据有限。

发完资料后,李知瑷和前辈坐在了艺人们前面的长桌前,李知瑷坐在转椅上,架着腿,手指优雅地交叉,放在桌子上,西装口袋上夹着一支BASH的限量钢笔。

朴秀泫注意到了李知瑷这一身的行头有些暗自羡慕,早就听闻这位是富家小姐出身,今天算是第一次正面交锋。

想到上次在候机室这位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朴秀泫不着痕迹地看了眼默默注视着李知瑷的洪知秀,微微勾唇,这种富家小姐不就是仗着自己出身还算不错就觉得高人一等吗?呵,等着自己的男朋友移情别恋到她曾经看不上眼的人身上吧,这样看你还怎么高高在上目中无人。

李知瑷微微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瞬间有些冷,难道是最近太热了SBS空调开得更低了吗?坐在一旁的前辈看李知瑷搓了搓手臂,偏头小声地问她,“知瑷xi是觉得有点冷了吗?需要我和节目组说一声吗?”

李知瑷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没事前辈,可能是错觉吧,谢谢前辈关心。”

朴秀泫看着李知瑷矜持的样子嗤笑一声,也不过如此了,打着富二代的旗子,也不过是依附男人的角色,有什么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

想到最近为了自己断了和其他女人联系的赵佑贤,眼底滑过一丝野望,自己有了十大财阀之一的韩进作为靠山,收取好感度会更加方便,等到系统升级成功,她就可以不用再这样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了。

又想到好感值跌破零的边伯贤,朴秀泫神色一暗,微微咬牙,她现在都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他短短一天时间就好感值跌破零,有机会一定要问清楚才行,这种不稳定因素,不能再出现了。

李知瑷看着这三个月来实习生们实力都有很大的进步,冷峻的神色也柔和了不少,这也说明这三个月来她和前辈付诸的心血都没有白费,这群孩子们是真的有好好学习到了。

看着孩子们的逻辑和辩论技巧和第一次见面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李知瑷有些感慨地点了点头。

尽管这样,该提出的不足还是要提出来,第一场辩论结束后,李知瑷拿起话筒,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严肃地看向金秀彬,“秀彬啊,你对《大韩民国刑法》的法条还是不熟悉,对方拿出的法条来辩驳,你居然愣在那里,你身为二辩这样很危险的,你知道吗?”

可能是对人有了偏见后怎么看都看不顺眼,朴秀泫在心里冷笑一声,看着李知瑷在那里只觉得她装腔作势的,但面上却带着一丝崇拜和好奇问身侧的郑在玹,“但是我觉得金秀彬xi说的很好啊,反应速度很快说得很有逻辑啊。”

郑在玹目光落在台上就算穿着普通的正装西装却依旧耀眼的李知瑷有些出神,猛地听到朴秀泫说话还没有反应过来。

车银优见郑在玹没有反应过来,便侧身朝朴秀泫露出他那标志性的秒杀菲林的微笑,轻轻地拉了拉朴秀泫的袖口,“金秀彬xi虽然后面反应很快,但是前半场确实发挥得不是很好,他对法条确实不是很熟悉,李知瑷xi并没有说错,不愧是我们大韩民国最年轻的检察官nim啊,摩西大(真帅气)。”

他本意是想让朴秀泫多看看自己,但是谁知道自己说完那番话后,朴秀泫却转过头可怜兮兮地望向他,车银优微微一愣,刚刚自己是有说错什么吗?

“欧巴,你也觉得金秀彬xi表现得不好吗?”朴秀泫又转过头看向郑在玹,她只觉得李知瑷完全就是个花架子,哪有车银优说的那么厉害。

“学姐说的确实很中肯,金秀彬xi前半场逻辑确实有些混乱,导致对面反方有机可乘。”

郑在玹想到了高中李知瑷作为辩论队的最佳辩手打得大元外高和龍仁外高的辩论队哑口无言的样子,忍不住露出了怀念的微笑。

“学姐?”朴秀泫一下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声音有些大。

朴秀泫没有想到郑在玹居然是和李知瑷认识的,这让她隐隐觉得不安。而且听郑在玹的语气,两人之前应该算是熟悉的。

朴秀泫突然的大声引得周围人侧目。

李知瑷微微给了个眼角给了朴秀泫那个方向,看到她被郑在玹和车银优围着,就觉得这修罗场还是有些辣眼睛的,移开了视线。

又是那种轻飘飘的眼神,仿佛什么事都不足让她上心的样子,朴秀泫微微低下头,掩盖住自己那一瞬间的狠戾,她真的太讨厌这样的眼神了,就像之前在学校里,与那些嫉妒自己好看的女孩子不一样的那个财阀家的小姐,也是这样的眼神看着她,仿佛自己就是跳梁小丑似的。

朴秀泫手紧紧扣住裙摆,深呼吸后平复了自己内心的不甘,自己如果有她们的家世,怎么可能会早早离开这个世界?她的美貌都还没有被更多人认识,现在更是只能靠着系统苟延残喘。这让她怎么能甘心?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她一定会站得高高的,将这群人死死地踩在脚底下。

金南俊拿着一杯温水想递给朴秀泫,他记得她好像这段时间应该是她的生理期,结果转身对上朴秀泫那一瞬间没来得及收好的狠戾,愣在了原地。

收回脚步,金南俊默默地看着朴秀泫。

他,真的有了解过他这位心动的对象吗?

在那层美人皮下,到底住着一个什么样的灵魂?

闭了闭眼,金南俊想到在大阪的那一晚郑号锡和自己的谈话。

“说实话,我很意外你会和知瑷这孩子分开。南俊啊,你到底喜欢朴秀泫xi什么呢?”

从寺庙回来后,郑号锡看着金南俊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叹了口气,和他走到酒店的竹林石桌那里准备好好谈谈。

许是‘分开’这两个字刺痛了金南俊,压抑了很久的感情有些控制不住,失去理智一般说出了伤人的话。

“怎么?你很遗憾吗?是不是因为知瑷和我分开之后,你好像就没有什么更好更合适的理由去见到她了吧。”

反应过来自己都说了什么混账话,对上郑号锡一瞬间变白的脸色,金南俊懊恼地捂住自己的脸,阿西,他都说了什么。

“你是这样想的吗?”郑号锡苦涩地扯了扯自己的嘴角。

金南俊摆摆手,“阿尼,我,我刚刚真的,阿西,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所以之前你是真的有这样想过对吧,”郑号锡摇了摇头,长舒一口气,“之前很难受吧,自己的队友对自己的女朋友有隐秘的心思,抱歉,南俊。”

“我以为我可以控制好自己的,但是我没有做到,之前让你感到难做,我很抱歉南俊。”

看着郑号锡黯然的模样,金南俊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

该说抱歉的是他吧。

他其实很早就知道郑号锡是喜欢李知瑷的了,甚至是在他和李知瑷在一起之前。

一向私下话不多的郑号锡在遇到成员们谈及李知瑷后参与进来,那种隐秘地欣喜,他都看在眼里却从未说破。

后来他和知瑷这孩子确定关系后,更是过分地第一个告诉了郑号锡,还拜托他帮忙保密和打掩护。

看着郑号锡一下僵硬下来却还是答应下来了,金南俊至今都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愧疚又高兴。

之后就算虽然郑号锡对李知瑷有这样那样的心思,但是两人从未逾矩,保持着并没有比陌生人多亲密的安全距离,还多次帮他在经纪人面前打掩护。

可他都做了什么呢?说了这么过分的话。

他真的,令人太失望了。

郑号锡则出神地不自觉想到自己见到李知瑷的那一幕幕,忍不住微微一笑。

他喜欢上李知瑷并不难吧,他不是开朗的性格,又容易自我否认,那段时间他过得很辛苦。而那孩子明媚得像是太阳,自由得像阵风,敢爱敢恨,虽然有的时候有点口是心非,但是这样也让她更加可爱了,逗逗她都会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更加灿烂。

看着她恣意地活出了他想活出的模样,就觉得她的光芒也照到了自己身上,觉得自己也应该更努力地活出自己希望成为的样子。

是她的光远远地给予着他无限力量,是她带来的希望让他也能成为粉丝口中的‘小太阳’J-HOPE了。

给他光和希望的女孩子,他怎么可能会不动心。

“南俊啊,”郑号锡看着金南俊,神色中翻涌着同情和了然,‘你会后悔的’,他还是不忍心说完,只是默默地坐在桌前,看着竹林被风吹过沙沙作响。

如果仅仅是喜欢一具皮相,最后也不过是红颜枯骨。

一旦你错过了李知瑷,你就真的错过了,因为那孩子不会等你的。

延伸阅读

亲之宇记忆枕加盟  http://www.montageservice-online.com/nina.shtml
亲之宇记忆枕成立于2000年主要经销批发的波浪记忆枕、蝶形记忆枕、记忆U型枕、记忆靠

勃瀚森木门加盟  http://www.montageservice-online.com/xrfb.shtml
勃瀚森木门是一家从事生产、经营办公家具、酒店家具及木门的现代企业。2002年北京勃瀚

光恩美术培训加盟  http://www.montageservice-online.com/yhhs.shtml
北京光恩以先进的教学理念,顶级的教师队伍,人性的管理模式在美术高考教育中产生了积极的

皮特公爵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montageservice-online.com/nye.shtml
皮特公爵皮具护理的出现将成为美化城市的新靓点。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奥运会成功举办,

科洁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montageservice-online.com/auab.shtml
漯河科洁汽车用品厂是一家交通运输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汽车蜡刷、防

万达实验仪器加盟  http://www.montageservice-online.com/didx.shtml
福建省泉州市万达实验仪器设备试剂是一家配置实验室设备仪器,化验室各种仪器、解决化验室

成芳花花世界加盟  http://www.montageservice-online.com/63c4.shtml
广州市成芳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成人用品批发和网店一件代发的综合性企业。公司所

铭达加盟  http://www.montageservice-online.com/x5r9.shtml
铭达石榴石饰品经销批发的各种水晶半成品、成品手链批发、青金石、石榴石大卖消费者市场,

E炫银饰加盟  http://www.montageservice-online.com/x9sr.shtml
2001年银铃银饰在长沙市高桥富通小商品城挂牌主营银饰批发业务。2008年台湾珠宝企

一电电气加盟  http://www.montageservice-online.com/giys.shtml
中国一电集团是生产智能电能表三相电压三相电流表数显单相电压表的顾问,一电科技有限公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废品站第3章在线阅读

    五十人的小队伍在不断逼近,最先动手的是一个火元素的法师。一团火焰从他的手中飞出,在王小白愣神期间,硬生生挨了一记火球。火辣辣的灼烧感在自己的背部传来,疼痛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一切都不是**。既然这就是命运的安排,那就走出属于一条自己的命运。“命运之路,你们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你们的生命,将被我依法剥夺

  • 末世领主:开局十阶兵种之风停半晚看斜阳

    路上的行人熙熙攘攘,有的人在体悟生活美好,品位生活滋味;有的人行色匆匆,匆忙对抗面前艰难境遇;有的人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渴求上天给予一次机会;有的人在人们无法企及的高层,俯视脚下行人来去匆匆。有人生而不凡,有人死而不怨。陆晓涛趴在公园高处感慨事事的不平凡。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想当初就不着这么做了。

  • 重活之美女如云在线阅读青缇山

    这三日,虞声晚一直陪在父母身边。期间写了一封信,带给云梦的江澄两人。信上没说什么别的,只是告诉他们以后可能不能经常和他们一起去玩了,尊爹爹的吩咐要去游历。归期不定,但还是彼此的三剑客。收拾好了行头,虞声晚朝父母拜了一个大礼“父母养育之恩,晚儿不敢忘。只惜不能常伴父母左右,以尽孝道。此去一别,归期不知

  • 魔术师再就业在线阅读第7节

    吃完饭后,他就走了。而她继续在店里面忙碌。首先是将他写的所有评语,都输入系统的菜单品评窗口,输入后,系统验证,最后显示:【牛肉料理,品鉴结束,评分精确度:100,评论内容得分:100。】她还特意问了系统,让别人来帮助试味,算不算作弊。系统说:“不算,因为当初任务内容,也没说用谁的舌头。相反,用户,您

  • 海贼王之白夜叉看诊秦琼

    秦逸心里想着‘查看【人物属性】’,看看新任务的内容是什么。————————姓名:秦逸基本技能:琴:1级;棋:1级;书:5级;画:3级。已获得技能:【神级中医】、【神级轻身术】、【过目不忘】、【星际全民广播体操】剩余物品:已获得积分:390任务:1、当天练习基础技能的其中一种,最少一个时辰——10积分

  • 容玄第六章在线阅读

    “不是说我兽族ròu身无双,人族ròu身孱弱吗,那眼前的是个什么玩意?”到底他是兽族还是我们是兽族?“痛快!”杨小羊咧开zui畅怀大笑,笑得肆无忌惮。他已经有十年没有如此畅快过!一场大战,让他知道了自己目前的状态。ròu身足以与兽王争锋,近乎无敌!要知道这可是兽王,与人族宗师同阶的存在。洪荒丹田,可

  • 斗战狂兵之开局绑定全族(1)

    自从盘古开天地之后,洪荒大陆就开始精彩了起来。万族生灵出现在大地之上,于此同时北方大陆诸多凶兽同样开始席卷洪荒。东大陆和北大陆交界处的一处大型山脉中。成片翠绿色的苍天大树屹立,灵气凝聚成云雾环绕。一道年轻的身影出现,白衣胜雪“凶兽量劫么,天地间第一次量劫”猿破天目光露向北大陆方向面色有一些苦恼道。他

  • 伊洺第4章在线阅读

    神秘老者抚须说道:“小友,你刚才不是问本仙人的姓名来历吗?我老人家可是大有来头,在你那个时代可谓妇孺皆知。恕某卖个关子,你不妨先猜上一猜。”李沁大感疑惑:“仙人?妇孺皆知?”“啊!我猜出来了!像您这样仙风道骨的有德之士,一定是兴周八百年斩将封神的**宗师姜老太公。”“不是,不是!”“那就是一定风流潇

  • 海贼之最后一个氪星人之咱们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莫依依上车前塞给我一张纸条,是一串电话号码,我顺手存入手机中,备注莫依依。日子一天天过去,偶尔我哥打电话问起我薄封南,我说没有联系,我哥总会长松一口气。天气越来越热,学校浴室总是爆满,学校周围的小宾馆也是挤满了学生,我们宿舍四个人一咬牙,来到了学校旁边的五星级大酒店,合资开了一间钟点房!“哎呀!大酒

  • 都市之最强黑科技在线阅读掌灯女使:这到底是多大官?

    “天香宫花神殿下到!”门外传来悠扬的通报声。众神立刻起身相迎,除了天帝,以及其他几个老态龙钟的老神仙。看来这花神,地位还挺高。“倾城见过天帝。”花神上前行礼。倾城?名字还真够张扬的。看来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国色天香。不过,从背后来看,的确是身姿婀娜,妙不可言。“嗯,免礼。倾城,你快来看看,以你之见,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