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皇上恕罪疯了

作者:程十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能的,林与朝不想眼前这人翻开这本回忆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不想。

话一出,全场安静。很多人很久都没缓过来,包括林与朝自己……

唐姐看了韩炎一眼,林与朝失神叫错人了。她心想现在完蛋了,星家小公子再傻也应该察觉自己被林与朝当成了某个人吧?他现在不立刻离席都算是礼貌了。

唐姐看周围大家有些古怪的神色,轻咳了一下,“呃,星心你别介意啊,你太符合这个剧本里的人物了,所以……”

小雯也发现有点不对劲!这一屋子人从星心进来就开始窸窸窣窣的碎嘴,林影帝看到星心就像是失了魂,刚才这一叫,现在这个氛围……

她也是参加了审剧本这一环的,他知道这个安安是谁……她的成长速度可能跟不上星心,但她也是个聪明伶俐的,不会不明白。这个安安可能不止是个人物,恐怕是个活生生的人,对于林与朝很特殊的人。

星心能接下这个片子,根本不是人家看上了他。人家看上的是他和某个人很相似的皮囊!哼!林与朝本人是什么样的人她不清楚,但传闻八卦却是了解不少。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星心进这个火坑!

小雯刚想要起身发作,星心抢在她之前笑了笑,开了口,“好。我不动就是了。”说完他松开了捏着纸张的手指。

星心动作很小,刚才可能没有人发现小雯在刚才那一瞬间,被星心抓住了手腕。

唐姐看星心没计较,松了口气。“林与朝这几天没休息好!脑子不灵光!星心,你别和他计较。我们是真心想找你来演这部片子的!”

“我会看会听,不用解释!我们星心脾气好,但我不是!我……”

小雯忍不了。就算面前的是林与朝又如何?她能力不足,但她的艺人被拉进剧组然后给这个影帝过眼瘾这件事,她忍不了!何况这是星心,全世界最好的星心!

“行了。小雯,你先坐下。林前辈口误而已,你反应太过激了。”星心说完看向对面,但目光没落脚,“对不起,我替我的助理给大家道歉。”

他才是要赎罪的那个,不是林与朝。

坐在对面的一众人吓了一跳。星心一个小少爷,却是这样柔软的性子。而且听这意思,莫名其妙地对林与朝维护的有些明显吧……

唐姐微微点头笑笑。“多谢理解。”

韩炎看热闹不嫌事大,轻轻说了句不痛不痒的。“看来是林影帝的粉丝。”

林与朝不屑解释。抬头看了一眼星心,什么也没说。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并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他是安安,但他却又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安安。

星心的视线刚好撞上林与朝打量的眼神,努力错开,“我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星心。”

“星心?”

“今年26岁。”

“26?不对,你应该27了。”

“我出道三年,在去年拿了新人奖。”

“颁奖的时候在国外?”

唐姐实在是看不下去。压低了声音,“林与朝,你够了!”

林与朝盯着资料上星心的一组专辑封面照,他有些怀疑自己了。这个人真的是安安吗?

他明明是的,音容眉眼,独一无二的心形胎记,他叫安安时候得到的回应,他刚才的解释。

可他又不是,行为处事,性格脾气,不是他熟悉的那一套。

林与朝很混乱,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是在胡来。他卸下手上刚才拍摄时装饰用的名牌表,站起身来。“你们先聊,我去一下洗手间。”

唐姐和韩炎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觉得林与朝真是魔怔了,但也觉得有趣。他们已经很多很多年没见过林与朝这个样子了。还真是要好好感谢星心啊。

星心小心翼翼地看着林与朝离开,一口气怎么都松不下去。没了林与朝的谈话勉强可以称上一句其乐融融,但星心的胃开始一阵一阵的疼了。

快中午了,但还是没吃上饭,昨天没睡好,一整个早上就只喝了一杯咖啡和一口梨汤。但他的胃病也不是一两天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就是从离开林与朝之后吧?林与朝总是把他照顾得太好,所以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连饭都不会吃了。疼得太久了,这种程度的还是可以忍忍的。

“星心,聊起来都忘了,你快看看剧本吧。看看有没有什么想法。”大家聊得差不多,唐姐谈回正题。

星心不自觉地摸了一下封面,其实他是想知道的。里面究竟是什么?是什么让林与朝惊惶地下意识叫了他一声安安?

但是……

他摇摇头。“不了,林前辈一会儿回来怕是会生气。”

唐姐看着星心这样乖巧的样子,突然有些好奇。“星心,林与朝的话不必句句都听的,是他说错话了,你还这样维护他?”

星心咽了下口水,斟酌半天。“我,我只是觉得林前辈不是这样的人。”

那段时光是一个秘密,不论是安安还是林与朝,都是星心的秘密。但他从来没有想要去否认它的存在。但如果要让他说出来,还是有些困难,也许是因为那是份珍藏吧,也许是会让他心痛吧。

韩炎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那个,林前辈去这么久了应该是出什么事了,我去看看。”星心开门出去,像是落荒而逃。

韩炎看着觉得颇为有趣。“唐姐,你说星少爷是不是真看上朝哥了。星心做大嫂,我觉得挺好。”

唐姐拍了一下他,“想什么呢?人家已婚!你去打听打听,圈子里谁不知道啊?就你和林与朝这样连手机都不玩儿的老人家才通网!就算你想让星心做大嫂,那也没机会咯!难不成你想让林与朝插足人家?你我也算阅人无数了,一眼就能分真假。星心这样一个软绵绵的人,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你忍心吗?”

韩炎没了话,开始和唐姐聊东聊西。

林与朝觉得自己很没骨气,很怂,但他认了。他现在就是要坐在马桶盖上搜索星心。他不相信,一个人不可能就这样一点痕迹也不留下地变成另一个人!

但他一无所获。

小时候因为觉得爷爷奶奶很孤独,自己选择和老人家一起住在意大利,快上大学的时候迷上钢琴,天分绝佳,顺理成章地上了世界顶尖音乐学院,然后在意国出道,但是由于还是想用母语来传递歌曲所以选择回国。回国后参加星光**的《待你称王》被扒出是星耀的亲弟弟,星光的小公子,并在节目中获得冠军,从此成名,随后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林与朝很想当面问问星心。为什么你叫星心?为什么你今年26岁?为什么我遍地探寻却没有过往的痕迹?

你到底把安安藏在了在了哪里?

他在一个一个睡不着的夜晚,在一个一个深深浅浅的梦里,设想过无数次,无数种和安安见面的场景。

安安回来了以后打听他家在哪里,就这样在昏暗的灯光下等着他,也许腿上还有几个蚊子咬出的小红包。那安安什么也不用说,他就把人带进去涂些膏药,然后吻住他。

或者是一间咖啡厅,他看见安安身边有了心爱的伴侣,相谈甚欢,眼里再也容不下他。那他就微微点点头,洒脱的离去。

或者也可以像今天这样,波澜不惊地坐下,介绍自己,就像从未认识过他一样。那他就静静看看安安这些年过的好不好,是不是长得的更好看了,胖了还是瘦了。在他遇上难题的时候悄悄给些帮助。

但无论是哪种,都应该是安安,而不是星心。

星心这两个字,这个名字,足以把那段过往粉碎,他的过去,没有他。

林与朝想问,但他害怕。害怕星心承认,也害怕他否认。所以他站在镜子前,摘下眼镜,一遍又一遍让冷水进入自己的毛孔,让自己清醒理智地想想,想想……

他刚稍稍整理好心情,打开门,撞上一脸担忧的星心。

星心吓了一跳,立刻退开两步,微微欠了下身子,他用指甲掐了一下自己的掌心。“林,林前辈。”

林与朝的身高低头刚好看见人额前的刘海。“来上洗手间?”

星心低着头,他不敢去看林与朝的眼睛,即使隔着眼镜片。

他思量了一会儿。“林前辈,您出来这么久,大家有些担心。所以我过来看看。”

林与朝沉默了一会儿。双手环抱,轻轻俯下身子,却一步一步逼近星心。“林,前,辈?您?现在是前辈了。早两年干嘛去了?”

他话里没有浓烈的情绪,却把两个人的心都吊了起来。

“我,我……”

林与朝俯身又向前一步,星心一退撞上了冷冰冰的墙壁,这份冷意一下捣上他的胃心,像无数针尖刺上他的骨肉。

“安逸。”他轻声唤了一下这个名字,观察了一下星心的反应,“你没有话想对我说吗?”

星心感觉到一阵钝痛砸在他的胃尖,疼的他头晕,眼前有些模糊。

“我没有。”

这是星心最后的理智做出的回答。想对他说的话,不是没有,而是太多了,十个本子那么多。他不知道怎么说,还有没有资格说,又有没有那个必要说。但就算要说,这里的人也太多了。

这样笃定地回答。他毫不犹豫地承认他是安安,还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他想对他说的什么都没有。

凭什么?你明明记得,但我们的回忆却无法伤你半分心,动你半分情是吗?我想对你说的话那么多,你却依然把我当玩笑是吗?

林与朝一拳锤在墙上,手却没有感到痛,反而有一种把人半圈在怀里病态的满足。

他气得上头,不自觉低吼出声。“你再说一次!大声说!告诉我!我到底算是什么?”

星心越来越晕了,他连眼前的林与朝都看不太清。

“对,对不起。”说完星心就顺着墙壁往下倒。

“林与朝!”

“星心哥!”

唐姐和小雯两个人冲了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刚才林与朝的动静不小,会议室离洗手间不远,大家都听到了。一群人跑出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唐姐吼了一声驱散了人群。小雯愣在原地。

刚才林与朝也吓到了,他整颗心空了一下。这比他见到星心那刻懵的还厉害。但下意识把人接住。

“安安!安安!”

不行!安安绝对不能有事!他不允许安安在他面前出事!

他反应过来,一把把人抱起,快步往外走。“快!唐姐,开车去医院!”

唐姐立刻去拿钥匙,又拿了个毯子,拉上小雯,跟着林与朝到车库,上车。

林与朝把星心抱进后座,自己钻进去把人抱在怀里,他感觉到星心渐渐有些意识了,拿过一瓶矿泉水,小心翼翼地要给人喂。

他的气息倾吐在星心耳边,“安安,乖,喝点水,好吗?”

星心晕的睁不开眼,浑身也没力气,只好由着林与朝抱着,听话地喝了一小口。

唐姐在驾驶坐上飚着车,后视镜里看了眼林与朝过于亲密的动作,皱了下眉。小雯在一旁哭哭咧咧的,让林与朝心烦。

林与朝不轻不重地说了句:“别哭了。让他好好休息。他今天是不是没吃东西?”

小雯:“哦!对!对!我想起来了。星心今早就喝了口咖啡,然后会议一直到现在,过了午饭点了,他什么都没吃。他胃病很严重。是我的错,我一时疏忽了。对不起,对不起。”

林与朝想教训人了,但想了想,没开口。低头看怀里的人。突然间他想就这样多抱一会儿,但星心疼得时不时皱起的眉头又让他不停催促唐姐还要多久才到。

唐姐递过来一个毯子,一顶帽子,还有口罩。

林与朝知道什么意思。他立刻把星心整个裹了起来,然后自己戴上帽子和口罩。

医院到了,他抱着人下车。等星心做完检查,输上液,安然地躺在病床上,他总算是送了一口气。

折腾一番,时间已经到傍晚了。小雯去办住院手续,林与朝做在床边,唐姐站在他身后。医生来送检查的报告。

“医生,怎么样?”林与朝立刻站起身。

“胃病,生生把自己疼晕了。现在还没什么大碍,但他这胃病已经有年头了,要赶紧调养。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照顾自己,仗着年轻,又喜欢熬夜,又记不住吃饭,哎……”

医生拔了针头,“行了,也没什么其他问题了。你们好好照顾着就是了。想出院,或者想要留院观察都行,看你们,就是别太折腾,让病人好休休息。”

林与朝等人走了,轻轻坐下。手指不安分地在床边蹭了蹭,想去抓人的手,但又没名分,唐姐还在身后。最后捏了捏被角,不甘心把手的收了回来。

林与朝盯着星心,“唐姐。连合作艺人的饮食你都照顾不好,吃没吃饭你问都没问。最近,挺松懈啊。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这月工资扣除,我明白。”

“还有,那个叫小雯的,照顾不好自己的艺人,出事只知道哭,遇事以为嗓门大就行。你和尚品的人还算熟,让尚品那边再多派个助理过来。”

唐姐:“……林与朝,我知道安安在你心里的分量,但星心……他不是安安,你明白吗?安安是剧本里符合你的一切取向,嚣张又任性的穷孩子。但星心,是国内传媒龙头星光**星家的小公子,意国银行业龙头许家的唯一外孙,你的好友星耀是他的姐姐,还有……沈恒,列国电视台产业佼佼者的继承人,是他的丈夫!我劝你想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联系了星耀姐,她正好就在星光的上海总部,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一会儿我们打个招呼再走,你别依依不舍的样子,留下破绽。”

林与朝有些没缓过来,特别是在沈恒是他丈夫那句之后。他恍恍惚惚想起来,唐姐之前是说过,星心有个领过证的对象,那时候他还不屑去八卦……

怎么说呢,很意外?那倒也不至于。毕竟已经过去十年了,这些年的世界,已经足够他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过了。

他……只是有点在意。

林与朝:“为什么联系星耀?怎么不联系他……沈恒?”他下意识不想说“他老公”这三个字。

唐姐看了眼林与朝,“沈恒有工作,在外地呢,联系星耀方便一些。”

“嘁。”林与朝双手环抱,继续看星心的睡颜,小声说:“怎么挑了个这样的,真没眼光。”

唐姐看见小雯办完手续回来,手肘怼了一下林与朝,提醒他别说了。林与朝看见小雯走过来坐到对面,收回了眼神。

人类是喜欢说“如果”的动物。林与朝止不住地开始想。如果他当年没有和星心分手,那现在他应该就是别人口中星心的老公了吧。如果是他的话,他绝不会让星心得这么严重的胃病。如果是他的话,管什么工作不工作,外地不外地的,星心都躺进医院,第一件事就是飞回来陪他才对……

哦,错了,不会有如果的。因为他曾爱过的那个小男孩叫安安,不是星心。

可惜了,明明这些年,你一直就藏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

唐姐拍了拍小雯的肩。“别担心,医生说没什么大事。星耀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小雯猛的抬起头。“什么?星耀?耀总可不能来呀!耀总要是知道星心哥胃病疼得把自己疼晕了,那星心这下半年的工作就做不了了!会被送去国外度假村疗养的!”

唐姐愣了一下。

林与朝皱起眉。休不休息暂且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但是万一星心就这样离开了他的视野,那……还会回来吗?

他看了唐姐一样,唐姐明白林与朝是要阻止星耀把人带回去了。

唐姐看向小雯,“那……星心在海市住哪?我送你们回去吧。”

小雯:“星心哥在海市就住在星家,和耀总他们一起……”

唐姐歪头,“他们?沈恒吗?”

“啊,你们知道了啊……”小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现在沈恒哥不在,就没人能帮着星心哥劝耀总了,更不能回去了!要不……还是去酒店吧。”

唐姐打开手机看了看,摇了摇头,“这一片的酒店应该都被定满了,现在是暑期旅游旺季,有点困难啊。”

林与朝结束这场争论:“行了。去我家吧,我家就在旁边。唐姐,我先送他回去,你先应付星耀,我马上回来。”

“啊?”

他自己云淡风轻,但吓了小雯和唐姐一跳。他没等俩人反应就裹着星心,抱起往外走。

小雯战战兢兢,不敢拦林与朝的路,只好拽住唐姐。“唐姐,这不太合适吧。星心哥和林影帝又不认识,这样打扰……不合适吧。”

唐姐听出话里有话。“你放心,林与朝不是那样的人。”

但她对现在的状况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林与朝从来不会带人回家。这是林影帝的底线。别说那几个很快就分手的男朋友,就是她和韩炎也都没怎么进去过。

林与朝很自律,工作通知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出来。自理能力也很强,基本三餐都可以自己搞定。除了保姆会在林影帝不在的时候收拾东西以外,那是一个完全私密的地带。

唐姐思考了半天,只得到了一个结论。林与朝……已经疯了。

延伸阅读

康胜加盟  http://www.floresenrique.com/gc4j.shtml
东莞市康胜家具有限公司技术力量强大,工程技术人员多名,具有十几年的生产经验,工艺达到

HUNFOX猎狐加盟  http://www.floresenrique.com/xad4.shtml
HUNFOX猎狐男鞋项目介绍:HUNFOX猎狐男鞋总部主营男鞋等产品。HUNFOX猎

卡露丝加盟  http://www.floresenrique.com/an52.shtml
干洗店加盟干洗店加盟哪家好美涤卡露丝洗衣小本加盟连锁,来自于美国专职干洗,好环保的干

澳普新朗加盟  http://www.floresenrique.com/yqsy.shtml
澳普新朗灯饰总部是一家高新技术企业,从事研发,生产,销售LED应用产品及相关工程服务

国清加盟  http://www.floresenrique.com/y51s.shtml
国清净水材料(原巩县东风滤料厂)是生产水处理材料的厂家,1982年建厂以来,在中科院

冯德全早教加盟  http://www.floresenrique.com/sazu.shtml
湖北冯德全儿童潜能开发研究所是由我国著名早教专家、“0岁方案”创始人——冯德全教授以

印纪文化珠宝加盟  http://www.floresenrique.com/uniu.shtml
印纪文化珠宝自2012年成立以来,以其新东方主义美学,为珠宝行业带来了一种新的可能。

格利特加盟  http://www.floresenrique.com/b10h.shtml
格利特品牌干洗店加盟的优势1、技术支持。加盟格利特,可以得到公司专业技术人员的持续技

小鱼儿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floresenrique.com/zgi.shtml
小鱼儿婴儿游泳馆是隶属于昆明小鱼儿母婴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公司秉承着“让父母放心,让宝

威威机器人教育培训加盟  http://www.floresenrique.com/scry.shtml
深圳益智天地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著名的专门从事青少年机器人教育的企业,是专业的青少年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此顾心安在线阅读第四章

    冷峻的目光宛如刀锋,扫过李超的脸,李超顿时赶到一阵寒冷,:“李超,我告诉你,今天你看见的,就当没看见过,还有你的手下,要是我有麻烦,我一定饶不了你。”“我.!”李超想说些什么,但是有没敢开口,他在奇怪,为什么一向平静的夏封突然变了,变得陌生了,变得好可怕,没有了以前嘻嘻哈哈的样子,他此刻一点都不想和

  • 摆魂师第十章在线阅读

    莫汝儿立刻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原本打算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离开的打算也歇了下来,想要了解到更多的讯息,客栈、酒楼、还有青楼则是最好的几个场所,莫汝儿自然不会放过。莫汝儿一副怯生生的样子被带到阁楼上,推开暖阁,一股浓郁的香气扑来,莫汝儿是强忍着才没有打出喷嚏来,然后就感觉一个移动花车走了过来,一双手掐着

  • 西游:我!无上妖帝!第1章在线阅读

    人世间所有的等待与相逢,都来自彼此承诺的交织和信守;万物互道珍重,便是这红尘里,最长情的告白。作为契机,故事便在这老茶馆中。东汉末年,皇权虚弱无力,地方过度放权,因而造成群雄割据的局面;时政苟延残喘,民不聊生,乱世之下处处哀荒遍野。郢(ying)州老庙,位于漠北以西,人迹罕至,能够走到这里的人,据说

  • 都市之我的老婆是阴差管家(上)

    凝园正堂上,顾熙言刚端坐在正中央的红木勾莲描金椅上,抬眼一扫,便看到下首有张面孔颇为熟悉。顾熙言正蹙眉回想,王妈妈立即附耳过来道,“姑娘,这是侯爷的乳母,桂妈妈。”萧让的乳母桂妈妈,是当年萧让的母亲元宁长公主的陪嫁奴仆,宫人出身。元宁长公主薨逝之后,桂妈妈伤心难以自已,自请去了侯府名下的乡下庄子里养

  • [魔禁/上一/幻想通行]紊乱在线阅读第10章

    “难道我真的比不过她吗?”秦洛芸气馁的想着。“不行,我不能认输,我一定要把小诚从你手里抢过来,一定。”正在走路的秦洛芸在自己的心中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剩下的三门考试陈亦诚依法炮制,每一门课都没有做完,数学题只做了选择填空,最后的几道大题一题都没有做,不是陈亦诚不会,而是他不想做,这一次考试只是牛刀

  • 魂碎天地在线阅读第六章

    我装作不明情况,说:“我找你干嘛?”单调妹俏皮说:“那好咯,钱归我了。今天运气真好,一下就赚……”刚走开没几步,我就伸手抓住她的香肩,赔笑说:“开玩笑,开玩笑。”既然是地下拳,哪里少得了下*注呢。单调妹佯怒说:“干嘛,谁跟你开玩笑,不是说找我没事吗?”青春灼人的俏脸上因为气温上升氤氲起两团红雾,两眼

  • 久等了我的少年在线阅读第五章

    并未去厅房,与三藏等行礼相别后,返回房中。夜里,龙女送了些斋饭过来。我用过后留她在房中坐了片刻,方得知三藏等已经回了厢房歇息。我请求龙女让我去见她家夫人,已经醒了这么久,若不去答谢,恐人家会怪我不懂礼数。龙女这次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收拾了碗碟后,一刻没耽误,直接引我走去内堂。跟着龙女,一层层不知经了多

  • 大唐之开局就招哥斯拉第2章在线阅读

    霍姝让白苓去问问,今天是否有人潜入了她的院落。白苓很快回来了,却只道并没有人。除了侍卫,就连隐藏暗处的守卫都没有发现丝毫踪迹。闻言,霍姝收起了手中的纸,瞧了瞧窗户,心道:“难道这贼翻窗户进来的?”敢在皇宫做贼,就为了在她首饰盒塞这么一张纸,然后问她是不是他祖姑奶奶?她喜欢当人爸爸,可不喜欢被叫做奶奶

  • [网王+夏目]夏目家的妹妹酱在线阅读第7章

    “快点,你是猪么?就这种训练还要这么多次么?”伴随着魔鬼教官的大吼,我左躲右躲,上躲下躲的。在C4爆炸的最后一刹那,我躲进了掩体里,热浪从头顶上冲过的时候我甚至想点根烟,好吧,我承认我是存心想气她,太可恶了!这女人居然这样的百般刁难!“过了!”我骄傲的站起身子望着教官挺起了我那一点胸肌都没有的胸膛。

  • 化妖之路之第九章

    顾舟把那段视频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又翻来覆去地偷偷看付俊卓看了好多次。他不太清楚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就是心塞塞的总是忍不住去偷瞄付俊卓,瞄一眼就会感觉开心,再瞄一眼又奇特地变成了……心塞。这种体验是顾小孩二十一年的人生中从未有过的,陌生的情愫在心里面钻来钻去,钻得顾小孩坐立不安,浑身上下都不舒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