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吴亦凡综影视」梅格妮幻想日记之无形杀机

作者:哆啦小沫_ 来源:晋江文学城

“ 你个混蛋王八蛋,差点没把我的脖子掐断。哥们不就是带俩妞,在你这里过个夜,差点没被你害死。”打开房间的照明灯后,看到一个金发帅哥气急败坏的骂道。

“ 你个色狼,在外边沾花惹草还不够,怎么跑到我这里浪荡,我这里是烟花柳巷吗,如果不是发小的话,我早废了你头种*为民除害。”王翊笑骂着金发帅男,伸手抓向英俊的金发帅男的下体。

金发帅男躲开王翊袭击,边躲边骂道:“哎,咱君子动口不动手,臭小子我可是你大舅哥,还是你的大股东,你……害了我,对你没好处。” “ 我呸,我怎么摊上你这样的败类,简直是对我人格的侮辱,看我怎么收拾你。”正在王翊和金发帅哥闹得不可开交时,地上的两个女子纷纷从昏迷中醒来,原来这是两个东方亚裔女子,还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其中一个女子,看到有人追打心上人,立马在地上一跃而起,紧紧抱着王翊双腿不撒手,口中还喊道:“惠龙君,快跑。”以王翊身手居然被两只藕臂如蛇般缠绕着双腿无法挣脱,如此巨大的力量,从这个身材柔弱纤细的巨*小萝莉身上发出,让王翊感到非常惊讶,心中暗暗留意起来。 金发帅哥看到情况不妙,怕闹出误会,连忙喊道:“纯子住手,那是我兄弟,我们闹着玩呢。”

女子这才犹豫的松开双臂,忙站起身对着王翊鞠躬道歉:“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冒犯。”

金发帅哥来到女人身旁,一把将女人搂进怀里肆意的亲吻着她的嘴唇,直到将女人亲的瘫软在臂膀上喘不过气来,转过头自豪的笑道:“怎么样,老子的‘马子’很正点吧?又漂亮又专一,羡慕吗?” 金发帅男勾勾手指,将另一个女人也叫过来介绍道:“她们两个是我新交的女朋友,从A国来我们国家留学深造,左边的叫藤香由纯子,右边叫藤香由夏子,是双胞胎姐妹。” 然后,双手很自然的放在两个女人的翘臀上,霸气十足像炫耀猎物一般,挑了挑眉毛。 王翊不屑的比划出中指,对着金发帅男说道:“滚你大爷的,早晚有一天,你会死在女人肚皮上,在你家少爷面前嘚瑟什么”。 “ 哼,本少爷我有钱想怎么样都可以,再说人生得意须尽欢,世上那么多美女,需要本少爷从灵魂与肉体上去解放,这是多么伟大的事业呀!想想都兴奋,哈哈…”金发帅男猥琐的笑道。 王翊不耐烦地打断金发帅男的淫笑说道:“有事没事,没事滚蛋,我烦着呢。” “怎么了兄弟,什么事情能难为住我的‘执行总裁’。是钱的事吗?还是女人?告诉哥,哥帮你摆平如何。”金发帅男很义气的说道 。 王翊严肃的看着金发帅男说道:“我有你那么庸俗吗?但是,我真有事商量,你能不能让这两位美女先回避一下。”王翊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两个外表清纯美貌的双胞胎姐妹。金发帅男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收敛起纨绔子弟的放荡不羁嘴脸,心领神会的点头道:“好吧。”然后,金发男子英俊的脸上绽开迷人的微笑,分别在两个美女脸上各自亲了一口,用充满磁性的男中音说道:“亲爱的宝贝们,今晚我有事,你们两个先回车上等我好吗?一会,我去找你们俩好吗?”

“ 不嘛龙桑,我们姐妹陪着你,又什么话不能当着我们的面说。”那个叫纯子的女人妩媚的抱着金发男子的胳臂娇嗔道。

“ 两位美女,我们聊的是男人的话题,你们不方便在场。你们‘大和民族的女人’从古至今,不是很讲究三从四德吗?怎么现在好传统都丢了… 。”王翊用讽刺口气说。 “惠龙君,你看这个人多讨厌,他在赶我们呢,我们是A国人,不是什么‘大和族女人’…… ”纯子反唇相讥的说。

王翊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金发男子,那眼神好像在说,你是不是男人。这刺激了金发帅男的自尊心,男子脸上青筋鼓起恶狠狠对着双胞胎姐妹吼道:“臭婊子,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在这里叽叽歪歪?找抽呀?滚蛋,有多远滚多远,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双胞胎姐妹似乎被金发男子的反常态度吓懵了,不声不响的携手向门口走去,在扭开门锁的一瞬,那个叫纯子的女子漆黑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寒光,挺直的鼻梁微微皱起,又迅速恢复人畜无害的表情。王翊目送两人离开后,对着男子感叹道:“这俩妞不简单呀,你在哪里找的?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的因果会很深,会有故事发生。”

” 哦,难道兄弟你看上她们了,这俩妞很正点的,我不介意送给你一个。”金发帅男发出莫名淫笑。 “ 嘁,你留着吧,我无福消受,不过我要提醒你,色字头上一把刀,女人外表越清纯反而越有‘心机’。小心点,好歹你也是智商180的京都大学的高材生,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王翊老气横秋的感慨道。 “

“ 哼,哥们把过的妞成千上万,还没在阴沟里翻过船,不过是俩外国妞,放心吧兄弟。我心里有分寸。”金发帅男自信满满的笑着对王翊说道。 “ 哎,就当我没说。弗兰克.惠龙告诉你。两天后,我要陪着执政官阁下,也就是你的父亲访问A国,但是这次任务非同一般,我的‘压力山大’,阁下的安保被全权交给我负责。我担心我走后公司陷入真空无序状态,你能不能回来主持管理工作。”王翊态度诚恳的说道。 “ 没问题,我当多大事呢!我们家老头子出访的地方多了,去去就回。干嘛像交待后事一样,真晦气。”金发帅哥惠龙轻描淡写的说道。

“ 你大爷,你能不能认真点,这次哥们搞不好会挂的,你他妈的跟没事人一般。虽然公司法人不是你,但你是最大投资人。”王翊发觉自己所托非人,不仅一阵失望沮丧。

“放心吧,好歹我也是公司股东,我会认真对待的,好久不见了出去喝一杯吧?”王翊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好接受金发帅哥的提议。

两人走出办公室来到停车场,弗兰克对着智能手表发出指令,一辆无人驾驶智能飞车越众飞出,车子奢靡豪华金光灿灿好似黄金打造的一般,

车内的真皮沙发座椅并排能够容纳二十几个人,中间摆放一架水晶桌子闪烁着五颜六色灯光,车厢内壁遍贴金箔壁纸,对于此等情景王翊已经习以为常,王翊慵懒的把自己丢进沙发中,从桌子下面的冷柜中拿出一瓶上好的酒水,毫不客气的灌进半瓶,扭头欣赏着车窗外繁华的城市夜景,深深喷出一口酒气。弗兰克.惠龙挤眉弄眼的说:“带你去个好地方,哥们投资的产业,让你见识上流社会的人,是怎么生活的。”

车厢内传出温柔的女性电子音问询:“主人是否切换自动驾驶,请问终点站。”

“ 切换为自动驾驶,目的地‘伊甸园会所’,时速850千米/分钟。”弗兰克,惠龙发出指令后,潇洒的走到酒柜旁,拿出一瓶红酒,非常优雅的倒进水晶杯中,轻轻地摇着杯中的红酒,用鼻子嗅着陶醉其中。车子快如流光平稳的飞行着,车内两人静谧和谐,谁也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大概两刻钟过后,忽然车身抖动起来,接着车内的照明系统从亮如白昼转为暗红色,智能主机的电子女声发出警告声:“请注意,能源供应系统遭遇破坏,必须立即迫降…。”王翊在三秒的惊愕过后,身体如弹簧一般蹦起来,反应迅速冲向驾驶室,对着被突发事故吓得呆若木鸡弗兰克.惠龙大吼:“快趴下,有情况。” 王翊的声音刚落,弗兰克.惠龙透过车窗看到一道璀璨的‘蓝光’投射到车子上,接着车身如同遭遇重锤撞击一样,淹没在一片‘蓝光’之中,车内的动力系统四处冒着火光,犹如散架的废铜烂铁,极速向地面坠落下去。车中两个人,被物理惯性颠簸的晕头转向。但是,在性命攸关的刹那间,王翊抓住车子的操纵杆,对着智能主机喊道:“最新指令,启动备用安全舱能源动力系统,送我们到安全的地方,快快…。” “ 对不起,你没有权限,请提供密码口令。”智能主机电子音无情的拒绝道。

“ 我操,你妹呀,老子快挂了,还要密码口令。 ”王翊气急败坏的爆粗口。

“ 口令正确,请进安全舱。”智能主机的答案令王翊哭笑不得。王翊忽然想到‘创造’这个的奇葩口令的主人,声嘶力竭的喊道:“弗兰克,你他妈还活着吗?”

在驾驶室门口,一个满脸血污的脸露出来,声音微弱的的答到:“我在这里,快拉我一把。” 王翊‘嘭’抓住弗兰克的手,用力拽入驾驶舱,只听车厢‘砰…’四分五裂的爆炸声响起,火焰的冲击波迎面向俩人袭来。在千钧一发的关头,王翊用脚猛踹驾驶舱的门后‘安全闸’,闸门应声而合。随后,驾驶室脱离主车身,备用能源动力系统启动,驾驶舱外围形成能源光罩,载着二人飞向未知的地方。王翊看到弗兰克就在脚边躺着安然无恙,高度紧张的精神迅速放松下来,身体的疲惫和疼痛感传遍全身,不由自主的瘫软在地板上,感觉脑袋和眼皮发沉,直接昏死过去,陷入无边的黑暗中……。

延伸阅读

美的洗涤干洗加盟  http://www.farmersfiberglass.com/gob5.shtml
石家庄美的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1991年,本公司是以洗涤、洗涤产品销售、干洗店加

神龟馅饼加盟  http://www.farmersfiberglass.com/uj7w.shtml
“神龟”创立于一九九三年三月八日,二000年成立威海神龟餐饮有限公司,二00四年更名

奥黛丽AODELY加盟  http://www.farmersfiberglass.com/n9gm.shtml
奥黛丽AODELY珠宝店“AODELY奥黛丽”品牌源自国内外巨星奥黛丽·赫本,奥黛丽

沃扬加盟  http://www.farmersfiberglass.com/dv0n.shtml
沃扬床上用品总部主营无印风格的针织四件套,水洗四件套,夏被,懒人沙发,坐垫等家居产品

依尔丽洗衣加盟  http://www.farmersfiberglass.com/jgk.shtml
开拓、创新、求实、速度是依尔丽干洗的精神,质量、价格、信誉、服务是依尔丽干洗经营方针

小麦铺加盟  http://www.farmersfiberglass.com/f5r.shtml
北京小麦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旗下小麦铺是一家24小时智能无人值守便利店,通过集装箱的形

爱妃丽尔加盟  http://www.farmersfiberglass.com/064.shtml
广州尚凝化妆品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爱妃丽尔,秉持“以科技智慧赋予肌肤美丽新生”为宗旨。

东方华美装饰加盟  http://www.farmersfiberglass.com/u7hv.shtml
北京东方华美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型装饰企业,具有建筑装饰设计**、施工一级、建

憨豆加盟  http://www.farmersfiberglass.com/dshc.shtml
憨豆家纺布艺总部是四件套、婚庆多件套、夏被、凉席、蚊帐、毛毯、羽绒被、被子被芯羊毛被

力拓加盟  http://www.farmersfiberglass.com/ggbm.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大人您的锅!之将计就计

    “算了,先不说这大夏国藏宝图的事情了,眼下我更关心的事情是太子和兵部尚书李忠的事,怎么样找到他们之间密切联系的证据了吗?”宋杰面色露出为难:“回王爷,太子和这李忠私交密切,这已经是朝野之中公开的秘密了,只是他们之间的联系一直都很谨慎,每次都会事先打探好情况,想要拿到铁证,恐怕……”“这点我知道,不谨

  • 红杏深花在线阅读第4章

    前世没有看透的种种,一点一点浮现出了水面,何冲“善意”的忠告听在宋煜的耳中只剩下厌恶与压不住的愤怒。雨渐渐停了,只剩下寒凉的空气与满是积水的地面,宋煜默了片刻向城门的方向跑去,何冲诧异的回过头来,对上即使发丝微乱亦是姿容绝色的宋煜,念从心起眯了眯眼正要再说些什么,宋煜已是率先开了口。“何冲,何使者”

  • 逆世途在线阅读第七章

    一堆人坐在大厅里,跟三堂会审似的,那气氛别提有多压抑。难得成为话题中心的穆瑶,把背挺得直直的。她平静地扫了一圈在场人的表情,轻轻吐了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和。那箱子东西,被穆宝当做罪证似的,摆在茶几中间。穆瑶扫了一眼对面管昊阳,只见他一脸的愁色,想必新婚第二天自家老婆就闹这么一出,他现在也是焦头烂额

  • 无所不知的她慌了[综]在线阅读再下死人沟

    盘旋在死人沟顶上的白气原本已经淡了不少,谁料老赵家这爷俩刚走到沟子近前,就听见“嗷”的一声悲鸣,随后阴风乍起,沟子顶上瞬间像是铺了一层大雾,那层白气不知打什么时候,白得像是糊窗户用的米浆子,浓得直想往下边滴。眼瞅着赵丰年的眼睛又开始发直,赵老拐抬起条瘸腿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这他娘的还没下沟子呢,

  • 我在古代搞种田枪名绿沉

    叶池看了看地上的长箱子,表面上雕龙附凤看起来很精致,轻轻拉起箱子,一把造型古朴的长枪躺在箱子的凹槽里。枪长约2米,枪头30厘米左右,枪杆木制而成,枪头看起来像是不锈钢锻造的,呈菱形,脊高刃薄头尖;枪杆是木质的,直而不曲,细而不软,摸起来很有手感,杆后端粗及盈地,愈向枪头愈细,一缕红缨点缀在枪头与枪杆

  • 还有一个世界第一章在线阅读

    “叮,恭喜宿主成功绑定了系统。”“哎呦。”江游落地一个踉跄,同时脑海中浮现一大片信息。“什么?我穿越到了电影西游降魔篇里面?还要进行西游?这…………神经病吧?”江游皱着眉头,心里觉得可笑,但是当他把视野放宽,看到眼前黑夜中显得渗人的乱石荒野。却是被吓住了。“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咚!”还没等到他多想

  • [快穿]不着调的女主角第九章在线阅读

    林然他们跟随那个女人又是走了两三分钟,来到了第二个岔路口位置。在这一路上林然都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包括观察那些武装直升飞机去了哪里?他们所走的这个方向正是直升飞机的方向,但是接下来他们却不与直升飞机相同,飞机依旧是往前飞行。知道不能再继续往前走了,哪怕是为了不暴露身份。对着身后的两名黑衣壮汉点了点头

  • 为妃不为后在线阅读第一章

    七夕,巍峨华贵的娴毓公主府前。水梅疏的帷帽遮住了她清丽柔婉的倾城国色,却遮不住她的身姿楚楚,自带的一段天然风流韵致。透过帷帽垂下的轻纱,她望门前立着的那一排新鲜荷叶制的巨型荷灯。这是为七夕灯集准备的,只等入夜就点燃。往年这荷叶皆由水梅疏家里的花田供应,可今年她家的半塘荷叶现在还密密地铺满水面,她却连

  • 天后反撩计划在线阅读旅程?

    “我看没有那个必要了,我们不过是被遗弃之人,实在受不起李族长如此的盛情。”听得老者的话语,李敏冷冷的说道。闻言,老者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又瞟了一眼少年说道:“我知道这些年你们受委屈了,不过我尊重你们的选择,你的意思呢?”毕竟,以前的萧凡可以说什么都不会,纯属是一个十足的草包,但是从萧凡刚才的表现以及那

  • 穿越之天王系统洗髓丹

    ‘叮,恭喜玩家跑到新手村边缘被结界传送回新手村,导致等级清零,获得唯一称号‘无聊之人’获得全区公告,是否隐藏姓名’刚回复活点正检查自己背包中的药有没有丢的东方仟云在听到系统的声音后哈哈笑了两声,愉悦的选择了否神临**有很多为博得玩家一乐的**用称号,虽然没什么用,不过触发条件非常艰难,并大都非常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