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星际争霸之虫母传奇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Eagal 来源:纵横中文网

辰时二刻,天上落的小雨已经停了,大道却还是湿湿的,街上行者渐多,人来人往,攘攘熙熙。这东京汴梁乃是大宋京师,此国中最为繁华的地带,自多年前澶渊盟约签订后,同北方契丹的关系便缓和下来,又几年前于庆历年间与西夏交好,自此边境再无战患,太平日久,呈现一派盛世景象。

城之西北有一片小竹林,这会儿葱葱郁郁的,远处瞧见便觉可爱,引得不少文人雅士前往观赏,或饮酒或填词,好不热闹。

往竹林去却必经汴梁御街北端,绕过城内最大的酒楼方能到得。正值早间人们出行采买吃食的时候,那樊楼当然也是人山人海,络绎不绝。

在这行人间,只一看就发觉有一人的衣衫格外突出显眼,织锦羽缎绣金丝的书生袍子,腰束玉树带,垂了个通透的羊脂白玉,翡翠扳指于阳光底下熠熠闪耀,他身后还跟着个穿黑衣窄袖衫子的剑客。虽瞧着是低调,不过仅这身行头明眼人自猜得出此人来头不小。

恰路过一摊子摆卖折扇的,那小贩刚将货列齐,一抬眼瞅着他,忙堆上笑脸来揽生意。

“哟,这位公子,咱手里的扇子可是一等一的好货,您瞧瞧这柄……”他说着就展开一把,那扇面画了亭台河柳,整整齐齐写着“池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处,待得月华生”。

原本是不欲搭理他的,不过待他拿了扇子出来时,这年轻公子似乎觉得有趣,竟也伫足认真看了起来,手指在墨间拂过,唇边忽然溢出笑声。

“这词……是欧阳先生的。”

“是是是,正是。”小贩听他这么一讲,赶紧喜笑地解释,“这字儿也是欧阳老先生的,不是咱夸口,这把扇子就只得一把,还是咱千辛万苦弄来的。但看公子是个识货的,也就不多跟你要价……”

“仿得的确不错。”他将唇一抿,颇为肃然地翻看,对面的小贩顿时凝了笑。

“公、公子,看您这话说的,这怎是仿的呢,小的对天发誓……这可是小的真真切切从欧阳先生那里讨来的。”

“这倒不必。”那年轻公子风轻云淡地把折扇搁至一边,闲闲地迈开脚步,却落下话给他说道:

“欧阳先生的字,我也不是头一遭见,家中还摆了不少他的墨宝,改明儿拿个真迹来让你见识见识,省得他老同我抱怨,说是没瞧得有人仿他字画的。”

……

那小贩听得一愣一愣,呆在原地一头雾水地望着这公子远去的后背,半晌后才挠挠头,犹自不解地把扇子又放回去。旁边卖鱼的老汉一脸没奈何地对他“啧啧”几声,手指摆了摆,语重心长:

“小子,你是才来的罢?”

小贩点点头,慌忙跟他请教:“大爷怎么说?”

老汉把自己鱼篓提上摊子,取了腰间的破汗巾擦擦脸,这才皱眉道:“方才那位可是温大世子,圣上跟前的红人,莫说欧阳老先生,便是当朝晏相的字画他也求得到手,你这小子当真是不识人!”

“嗬!”那小贩闻言,往自己脑门上锤了一拳,跺足好笑,“咱还真是敲到老虎头上去了,亏得大爷教导,否则还不晓得吶。”

“要在京城做生意,不好好打听这城里城外的事儿,你当能混多久?”

“是是是,大爷教训的是……”

……

听得身后这二人说话,温子楚不觉心情大好,那笑越发收不住,他打了个响指却又摇头。

“这卖扇子的的确是好笑,我本以为上回碰见的那个已经够蠢的了,竟不知他这落款落的是晏相的名字,词反而缀的欧阳先生,倒还同我说是欧阳先生的词,你说他傻不傻?”后半句话自是转身问的跟在他后侧的穆信。

后者不过微抬了抬眸,也不知有没有听见,就抱拳规规矩矩地回答他。

“公子说得是。”

温子楚笑僵在嘴边,刚刚似还想说什么的,可经他这么一反应,倒让他觉得没趣起来,怏怏收了表情,颇为耐心地开导他。

“我说穆兄,今日好好儿的只是出来游玩,你也犯不着同我这般生疏,横竖爹爹也不在,主仆之理就免了罢。”即便如今春暖花开,繁花似锦,他却仍喜穿深色的衣裳,白白将这灿烂景色全给融进杂碎里了一般。

穆信顺从地颔首,淡淡地抱拳应道:“是,公子。”

“……”温子楚头疼地扶了额,确是拿这人没有办法,好歹他们也相处有七八余年,说是自小一起长大也不为过,但因身份有别,穆信从不与他多说话,即便偶尔并无外人在场,他也分毫不失礼节,完全一副侍卫模样,实在令他无聊得很。

视线里正扫到他时常逛的那家古玩店,温子楚犹豫着要不要顺道过去看上一看,左右时辰尚早,他所约的那几个友人量来也还没到。

如是所想,刚转了步子要往那里去,怎料只闻“啪”的一声脆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他心上一怔,待弯腰看去时,眼底一只手朝他摊开来。

“你的玉坠儿?”

温子楚扬扬眉,对方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样子眉清目秀,发髻挽得可爱,一双眸子水灵灵的,格外清澈,他不禁笑道:“正是。”

“拿好了。”那人塞到他手里,也没多说什么,很随意地转身,“别又掉了。”

“多谢姑娘。”

温子楚颇为感激的作了揖,又仔细看了玉,这么一摔竟不曾碎,虽有些细微的裂痕,但反而添了几分美感,他微微一笑收进袖中,自弹了弹衣摆,迈步仍朝古玩店而行。

跟在他后面的穆信轻轻蹙了一下眉,张了嘴原想说些什么,但迟疑了一瞬也就缄默。

却不想才走了没几步,他就觉得自己何处不对劲,上下那么一打量,顿时就往腰上的钱袋摸去——空的!温子楚脸色蓦地一变,倒不是为那几个银两,不过他堂堂世子还携了随从出门,竟被小偷给扒了,这说出去颜面何存,他摇着头,直对着穆信叹道:

“你看你!——”

穆信波澜不惊,仍旧神色浅淡地望着他。

温子楚拧着眉心跺脚,“穆兄,你说你不说话也就罢了,这会子连我钱袋给人偷了去,还赏个什么景呢……”

穆信颔首抱拳,低低道:“是卑职失职。”

“……”就他这态度,温子楚也骂不起劲头来。左右思索,猛然间想起方才替他拾坠子的那丫头,犹记得她的手脚颇为灵活,动作也极快,自己半分没瞧清楚玉坠就到手上……如此说来。

“想是那个姑娘偷去了。”他微微颦眉,心里多有些感慨。那般容貌的丫头他本是很有些好感的,怎料得到会是个偷儿。

穆信垂眸沉吟了一会,点头。

“属下这就擒她回来。”

“诶——”温子楚刚欲叫他不必追究,岂知他腿上轻功甚好,才抬眼就没了影子,原地里就见那风卷的尘土滴流滴流打转。

*

汴梁河畔,清水悠悠荡荡,水面拂了几枚柳叶,翠绿的颜色映了满河的鲜嫩。近处一块干净的大石头上,初然兴致勃勃地坐在那儿,手里数着一张张的银票和一带白花花的银两。她自然晓得这官家子弟的银票最好别用,至于其余的钱财倒都可以往兜里装。

今日出师顺利,一手就宰了只肥羊,那人浑身上下都是宝,可惜跟了个武功不差的护卫,否则她还能再偷些来。

欢欢喜喜地把银子收进怀中,想了一想,初然又分了几锭出来,用银票裹着,寻了个城外偏僻的农家扔了进去。

老远听得几声狗叫,那院子里的老农念念有词,扛着锄头走出门来瞧。初然躲在栅栏外面,满眼期待地等着他的反应。

果不其然,待他俯下身去摊开银票来一看之后,顿时吓得把锄头一扔,踉踉跄跄就跑进去里唤他老伴,门外闻阵阵惊呼赞喜之声。初然在门口笑了一阵,多有些满足的意思,她把别的银票随便往地上一埋,拍拍衣袖准备走人,不想刚回到城门口,迎面就瞅见一个穿着玄色衫子的人踏着屋檐一路往她这边追来。初然骇了一跳,知道这是那个公子哥儿跟前的侍卫,慌忙撒腿就跑。

沿汴河周遭围着城墙跑了一圈,初然累得气喘吁吁,时不时往身后看,那黑衣剑客不依不饶地追着,半点没有吃力的模样,眼瞅着二人距离越发的近了,她更加着急,脚步凌乱得险些看不出是轻功。

虽做贼多年,可自问还是没做过甚么亏心之事,再者她所盗皆是小钱,同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盗侠“十三猫”比起来是差得许多,但从做这一行起师父就曾交代,千万莫要和官府的人打交道,牢房去了一次就有第二次,去得多了往后手上便生晦气,再想偷也不成了。

初然此刻是心如焚火,扭头四处扫,想找地方躲避一下,怎奈何附近都是民房,恐怕自己跑进去了,这人还是将追着来的,故而当下得去一个他去不得的才好……

视线里忽闯进御街东南的浴堂,她灵机一动,脚步偏转,作势就将跃身上去,后面的穆信自明白她意图,抽出腰间的长剑,剑柄一震,抖起一圈银色链子来,直往初然脚踝袭去。

原来他这剑柄上乃缠有一圈银质的锁链,正用于将剑同柄分开来,做两用。

这边的初然只顾着逃,哪里想得他会有这一手,才注意到时,左脚就被他链子缠住,自己腾空了一半就被迫往下坠。此时她脑中一个念头闪过,只想自己决计不能被他抓了去见官,便不多在意什么,拔出自己的佩刀来在墙上一划,竟硬生生把他链子挣开来,铁索勾着皮肉,霎时划出血痕,把裤脚浸得暗红。

穆信略有些惊异,想不到她的反应如此激烈,一时也就没施展轻功继续追捕,人只站在这围墙下面,抬头眯着眼,瞅见初然步履蹒跚地从浴堂北面的窗户间爬进去,那脚踝的鲜血直淌着,呈现一道殷红的痕迹,印在城墙上。

他心里不忍,只低头莫名地轻轻叹了一声,继而也收了剑,移步往回走。

延伸阅读

胜豪客西餐牛排加盟  http://www.hoffmann-bau.com/sjrf.shtml
中国团队自1998年便开始从事西餐行业,至今已有十余年的管理和经营西餐行业的经验,同

十之味调味品加盟  http://www.hoffmann-bau.com/avx.shtml
十之味调味品是由重庆十之味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食品原料专属产品,采用国内外先进的工艺加

卡酷七色光早教加盟  http://www.hoffmann-bau.com/dwar.shtml
北京卡酷七色光文化有限责任公司秉承北京电视台和卡酷动画卫视的人文宗旨,借力北京电视台

丝蒂奇十字绣加盟  http://www.hoffmann-bau.com/66yj.shtml
丝蒂奇----她全球技术领先的纺织品综合供应商闻名遐迩的图案创造者--DOME在中国

金欧雅加盟  http://www.hoffmann-bau.com/agzz.shtml
金欧雅装饰经过多年的经验积累及化的空间设计、施工,为广大客户精心打造了满意的住宅、办

半夏护肤品加盟  http://www.hoffmann-bau.com/gnm4.shtml
韩国半夏化妆品0加盟费,诚招代理加盟,门槛低,支持一件代发、实体小额批发、专柜加盟等

塔头加盟  http://www.hoffmann-bau.com/av8h.shtml
塔头家纺总部是集开发、研究、生产以乌拉草为原料设计、销售推广的企业;同时研发乌拉草健

华飞达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hoffmann-bau.com/n2wp.shtml
华飞达汽车用品主要生产车载手机支架、平板电脑支架、GPS导航车载支架、iPad车载支

万历海藻食品加盟  http://www.hoffmann-bau.com/yrom.shtml
烟台万历海藻食品有限公司位于山水秀丽的滨海城市—烟台莱山区,西临204国道2公里,东

衣讯女装加盟  http://www.hoffmann-bau.com/6mxz.shtml
公司简介香港衣讯(国际)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公司在2000年注册并推出EX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欢迎参加逃生副本第八章在线阅读

    提着丛林之剑出了望月之城,外面是一片开阔的丛林区域,果然,一些10级黄鼠狼正盘踞在养鸡场的外面。。。。不对,不是盘踞,是躺在地上!因为在这里杀黄鼠狼的人估计是黄鼠狼的2倍。。。。所以,那它就只能躺在地上了。。。。完蛋,这任务做不了啦。。。确实,有同学提出来了,可以组队嘛,但我想告诉你,有一个名词叫做

  • 妖怪封印师左倾川和林安然复出

    安灏轩看着手表和刘睿坐在沙发上等着车辰希和淋春收拾好一起走。车辰希穿了一个绿色的长袖裙子,一个​白色毛绒马甲,一个肉色的棉裤,一双绿色高帮板鞋,一个白色的毛绒外套。头发梳了一个马尾,背着一个双肩背下楼了。淋春也开门走出来,一个米白色的裙子和车辰希一样的裙子。一个酒红色的毛绒马甲,一个白色的毛绒外套,

  • 赛尔号之现实梦境赚钱

    “真真,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嘛!”乔真在想着其他东西,不免走神了一瞬,却被谈云翳敏锐的察觉到了。“嗯,我知道了,谢谢你。”谈云翳有些不满,自己这次真的是好心才把班主任的话给带过来的。虽然女孩子之间少不了拈酸吃醋的心思,但她以为自己和乔真一直还能算是朋友。“你什么态度啦!真真,我发现你真的变了,变得

  • 女朋友诈尸以后第七章在线阅读

    咔嚓!两柄红色长qiang,以雷霆之势,从下至上,瞬间将蟹王巨大的身躯贯穿。就那样,将之高高挑起。如果陈方舟现在有人类的表情,那么一定是漠然的。蟹王的外壳固然坚不可摧,但是,并不是全方位的将之包裹,朝着地面的腹部,仅仅只有一层薄薄的软甲覆盖,脆弱无比。一捅便穿。要知道,他可不只是只有花之绞杀这一种攻

  • 妖域降临在线阅读蘑菇云

    “不是我们不带你,是实在顾不得你了,你别怪我们。”捆在悟真旁边的素锦充满歉意的说。歪过头悟真对眼前的三颗大树说:“你们在玩儿爸爸去哪儿了吗?”树妖:“我们没有爸爸。”“人怎么可能没有爸爸?”悟真问。“我们不是人!我们的种子飞到哪儿就在哪儿扎根,每一年都有好几万颗种子发芽,我们没事认那么多儿子干吗?”

  • 遇见对的人GL在线阅读第五节

    就在古琪的夕阳红蛋炒饭受到很多好评的时候,她那还不如挤牙膏速度的进度条终于动了,而且一下就满了。熟练度够,美味度以及火候掌控程度虽然差了点,但是因为创意加了不少分,所以她提前完成任务。完成任务以后,上面终于有了第二个菜谱——青椒酿肉。现在,她可以做黄金蛋炒饭和她的衍生菜夕阳红蛋炒饭以及青椒酿肉。不过

  • 不要打扰我修炼职业神棍(1)

    宁城是宋恒的地盘,衡玉自然不会傻到在那里一直呆着。而且宁城里有男女主还有各路男配女配出没,衡玉懒得去掺合原著剧情,她现在只想好好当自己的高级神棍。她早早就找了一个可靠的商队,交了一些钱后坐在商队的马车里,跟着他们一路来到了青城。衡玉在城中最大的酒楼里住了下来,她现在有钱,自然不肯委屈自己。至于财不外

  • 火影:我能看到BUG半路捡来的便宜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杨灵馨就知道她又换了一个地方,而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她无从得知。每一世的轮回都是从小长大,现在她能动,环视周围的一切,她想自己恐怕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女。起身,看到房里大大的镜子,看着里面的那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墨紫色的长发,毫无暇疵显得完美的脸蛋,纤柔而细致,微抬的卷睫,

  • 僵尸世界:我家女鬼超凶在线阅读带妹吃鸡

    海岛还剩10人。决赛圈刷在了学校的宿舍里。陆明的队伍里只剩下了陆明和呆妹二人。剩下的八人是二支满编小队。应该不是野队。陆明是靠实力进决赛的,而呆妹,是靠苟进决赛的……呆妹跑到陆明旁边,说:“小哥哥……”“呀!老女人当众撩汉!”“明明别上当!”“我们明家军决不同意!”晕!什么明家军都扯上了!真佩服水友

  • 全民挖宝之第六章

    安楚辞不知道此时自己应该怎么做。是故作亲密的依偎到殷承商的怀里,和一只蠢萌的白毛露出一样的谄媚相;还是就这样不解风情的坐在一旁,看着金主大人和一只满眼惬意的白毛互动。认真算起来,两个人其实就是有着亲密关系的陌生人。故作亲密太做作,而且,安楚辞并不想在失身之后再舍弃那最后的一点尊严;但不解风情的坐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