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轮回新位面在线阅读第3章

作者:酒竹鼠 来源:纵横中文网

沈默凝神,似有所感,起身也追随前方几人而去,来到了九重的执法堂。

九重作为国都,旗下却并未单独另设府尹,所有案件均由执法堂直接受理,较大的案件甚至会直接交到朝堂,引起帝君的注意,所以九重很少有案件发生,许久不响的惊堂鼓响了,着实吸引了大批百姓的注意,纷纷跑前围观。

沈默被挤在人群中,透过攒动的人头看去。

宽敞明亮的执法堂内,时安跪在那里,声含悲戚的状告着一对夫妇,指责他们是“失良失德无慈悲之辈”。

而执法堂内,两旁各立一排肃穆的黑衣侍卫,各个神情严肃,腰别宽刀。

堂中,乌木案几后歪歪斜斜的倚着个人,那人五官平常,一张最普通不过的大众脸,谁都像,却又谁都不像,他神情悠闲,虽也着一身统一黑衣,袍角袖口却比旁边的侍卫精细许多,多了些许金灿的纹路,整个人与这肃穆的执法堂格格不入,却又无人感到意外。

他百无聊赖的听着时安老先生一声厉过一声的控诉,不曾抬眼。

原来,这一对夫妇,妻子并非原配,而是续弦,家中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年过十五,是已病逝的原配之子,小儿子才两三岁,是续弦后生的孩子。

这四口之家不算富裕,也并不穷苦,维持温饱本不是难事,小儿子出生前,大儿子尚且还有一席之地,但自小儿子出生之后,大儿子便成了继母的眼中钉肉中刺。

大儿子名为娄析,是个爱学问的,也颇有几分灵性,小儿子没出生时,其父望子成龙,便将他送到了德修书院,指望着他能有所前途,父凭子贵。

可自从家里小儿子出生,家中需养两个孩子,而继母又对小儿子所食所用要求精细苛刻,这供娄析上书院渐渐就有些困难,于是在听了几天枕边风后,再加上小儿子的确懂事可爱,娄父便让娄析停了上学。

娄析自己当然不愿,可现实所迫,他又是个性子软的,只得听之任之,可变故就在德修书院里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时安,这时安老先生素来关爱学生,无私奉献,惜才爱才,听闻此事,便主动提出资助娄析念书,娄析喜不自胜,本以为可以继续求学了,没想到娄父还是不同意,意为希望娄析出去做工帮忙抚养年幼的弟弟,读书成才这种事情自有他弟弟来代替他。娄析虽然性子软糯,但面对好不容易得来的求学机会也执拗得很,宁可每日受着娄父娄母的责骂,也要求学。

可时日久了,从单单的责骂到□□的打罚,身上总带着伤痕,娄析整日惊惶不已,便被时安老先生看出来了,老先生几番打听,逼问出详情后气愤不已,多次跑到娄家求公道,但一个读书人又如何吵得过乡野粗人?便是次次败下阵来,却仍旧屡败屡战,这事儿在书院也是一笔笑谈。

但今日,时老先生敲响惊堂鼓不只因娄氏夫妇的失德,还有娄析的失踪。

对,娄析已经几日不曾来书院了,时安去娄家找也未找到,娄父娄母称以为时安闹脾气又跑了出去,自从娄析执拗的要读书以后,他经常在被责骂之后跑出去宿在外面,所以娄父娄母根本不在意,可以往娄析宿在外面,都是宿在时老先生家里,这次娄析不在自己家,也不在时安家里,又不去书院,几日下来,如何不让时安着急担心?

几番找寻下来找不到人,时安六神无主,不得已才来敲这惊堂鼓。

不一会儿,娄氏夫妇便被带了过来,两人一到执法堂,就跟时老先生争吵了起来,两方直争得脸红脖子粗也没个高下。

终于,堂上那没有正行的人坐直了身子,敲了敲惊堂木,暂停了双方的争吵。

那人开口,嗓音也是慵懒平平:“你们说吧,该怎么办?”

堂中之人似乎对他的反应无甚意外,围观的百姓也只是交头接耳低语几句。

“宿大人办案还是老样子啊。”

“是啊,从未变过。”

此时时安抢先开口,“大人,当务之急是先寻到娄析。”

娄氏夫妇闻此也并未反对,“找到那小崽子,我们当面对质,到底是不是我们赶他出去的!”

那宿大人闻此,手一挥,只一个字:“查!”

便有一队黑衣侍卫鱼贯而出,穿过围观百姓自动自发空出的位置,消失在街尾巷角。

随后,那宿大人便张嘴十分不雅的打了个哈欠,又毫不避讳的伸起懒腰来,一手撑在案上颊边,瞌睡了起来。

见他睡着,堂中之人便都十分安静的或跪或立在两边,连围观路人都纷纷散了开来,轻声离开。

人群散开,沈默似有所感般回头,便看到不远处的树荫下,两人一前一后的站在那里看向这边,在注意到沈默望过来时也不避讳,前面那人反而冲着沈默勾唇一笑,笑的自是从容淡定,趁着面庞更加多情风流,引得几个躲在角落偷看的小娘子轻声嬉笑起来。

沈默摸了摸眼睛上的黑布,向着那两人的方向走去。

他走的十分稳当,半点也没个瞎子该有的样子,也不知带那黑布到底是何意,在与那二人擦肩而过之时,沈默低头,当前一人袍角下两只锦缎靴面纤尘不染,踩在地上的姿势十分稳当,随后,他便步伐不停的离开。

这二人正是曾在沈默那里卜算过的唯二之一,凛暮和闻璞。

皆知当今帝君身有残疾,缺失一条左腿,可那凛暮双腿健在,走路稳健,“若为君者,亡国之命”的卦又该何解?

此时沈默心下疑惑,但此时另有要事,便未过多思考,反而向着城外走去。

他这几日所宿的破庙附近有一条河,这便是他现在的目的地。

“水山蹇”到底所寓为何,他心中已有了些许猜测,只待这次证实。

他虽因算卦系统得了一身卜算的本事,但这凭空多来的技艺使用起来到底生涩,沈默也是慢慢摸索着来。

蹇卦上卦为坎为水,下卦为艮为山,山中有水,山重水复,险象环生,而时安最近的烦恼大约就是娄析的事情,卜卦问事,离不开卦名卦辞,最终的答案,一定在这三字卦名里。

那么娄析,不在山便在水。

沈默逐渐靠近河边,却看到那河边已经围了几名黑衣侍卫,持刀肃立,严阵以待,而在他们中间,则是一个身体朝下,一身湿衣的人。

执法堂人数众多,武艺高强,不需卜卦问事,就是全城乱搜,也比沈默要快上一步。

在沈默看到他们之时,那几个侍卫像是早已察觉到了沈默的靠近,此时正面色不善,严禁着人的靠近。

沈默又上前一步,却发现那几个侍卫动也不动,视线却是向着沈默身后的。

蓦然回头,身后,正有二人不远不近的站在那里,此情此景何其熟悉,当前一人在看到沈默时,眉尾一扬,眼神甚是耐人寻味。

“……”原来令侍卫们所戒备的并非沈默,而是此二人。

见到沈默站定,那两人缓步走来,当前之人行走间袍角飘荡,端的是行姿潇洒。

“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行至面前,那人低头,笑意盈盈。

此时沈默年方十六,身高不过勉强到这男人肩头,距离一近,便觉得气势压人。

沈默不语,直接转身,继续看着那被几名高大侍卫遮挡的人影,那人到现在一动不动,不知是有事晕了过去,还是……已经死了?

对于沈默的不搭理,凛暮并未恼怒,就连他身后的闻璞此次也无过多反应,只见凛暮上前一步,来到沈默身侧,道:“那人已经死了。”

沈默侧头,黑布遮挡,虽看不到沈默的眼睛,凛暮却像是知道沈默要问什么一般,答道:“你看他半响胸膛后背一丝起伏也无,便是没了呼吸,能这么久不呼吸的人,不是死人又是什么?”

闻言,沈默向那趴伏的人看去,此时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那人的距离不算远却也不近,隔着仿佛被阳光扭转的距离看去,模模糊糊,又怎能看清胸膛有无起伏?

这凛暮怕是身怀异禀,身份不会简单。

片刻过去,不远处传来扑扑簌簌的脚步声和偶尔的争执声,随着声音近了,便看清是那古古怪怪的宿大人带着一干侍卫和时安、娄氏二人来到了这里。

那时安老先生一见到趴伏的人影脚步便停了下来,似是不敢置信。

“娄析!”

娄氏夫妇见此双双惊叫不已,当先跑了过去。

离的近了,几人便被黑衣侍卫拦住,不许再靠前一步。

身后宿大人一步一摇慢悠悠的走过去,大体看了一圈后对沈默几人视而不见,只懒散的说了一句:“这人已经死了,你们还是不要妄动尸体为好。”

“死了?!”

“什么?这兔崽子死了?怎么可能?”

随后娄父便冲趴伏在那里的娄析大喊大叫起来:“娄析!娄析!兔崽子,你给老子起来!”

娄氏夫妇被侍卫挡在一旁,仍旧想冲开侍卫的遮挡,奈何被侍卫死死拦在一尺开外。

时老先生此时已经慢慢走了过来,步履蹒跚,膛大双目,眼中血丝弥布,看样子要比娄析的父母还要悲痛。

那眼中的悲痛渐渐被愤怒遮盖,时安转头死死盯着娄氏二人,怒声道:“你们!你们逼的娄析百般苦难,你们枉为人父——老天不长眼啊!”

此话一出,娄氏二人哆哆嗦嗦的反驳几句,看着娄析的尸体,却是最终禁了声也不再闹腾,似是终于相信趴在那里的娄析已经没了性命。

突然那黑衣侍卫中的一人大喝一声:“谁!”

说着便飞身向身后草丛中揪出一人扔到了众人面前,那被扔下的人狼狈的滚了几圈,才爬起来,神色十分惊慌,一身的学生服饰,双手摆在身前拼命的摇着,嘴里喃喃。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我不过就推了他一下,他怎么就死了,不可能,不可能的……”

延伸阅读

康妮贝尔加盟  http://www.hugediscountmall.com/amvs.shtml
康妮贝尔品牌男装公司成立于2007年,位于中国名城------苏州市。总店落于吴中区

欧尼密加盟  http://www.hugediscountmall.com/dl47.shtml
欧尼密手机壳是手机壳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福田区

省时力加盟  http://www.hugediscountmall.com/pjf5.shtml
省时力机械总部是一家生产泡腾片包装机的企业,目前主要产品有:ZPP-50型筒管瓶片剂

星健基因减肥加盟  http://www.hugediscountmall.com/gf4p.shtml
“星健基因减肥”是一种科学、健康、个性化的减重方法。星健基因减重源自人类基因组学和分

贝壳风铃美甲加盟  http://www.hugediscountmall.com/pizm.shtml
贝壳风铃美甲即香港重量级品牌BaykiNail整个品牌形象以现代清新风格着称。Bay

舒婷果业加盟  http://www.hugediscountmall.com/dbm.shtml
舒婷果业是一个主营新鲜水果、干果以及坚果的生鲜品牌,总部位于杭州市,其店内的水果品质

摩瑟水晶加盟  http://www.hugediscountmall.com/gpmo.shtml
MOSER的理念:从悠久的传统和现代生活获取灵感,我们创造出高质量的、具有很高审美价

皇诺世家加盟  http://www.hugediscountmall.com/dei3.shtml
皇诺世家孕妇装是睡衣、家居服、月子服、孕妇装、布料、辅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小松鼠壁挂炉加盟  http://www.hugediscountmall.com/b3q6.shtml
小松鼠壁挂炉加盟详情广州迪森家用锅炉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坐落于广州市经济开

兆亮珠宝加盟  http://www.hugediscountmall.com/gwcs.shtml
深圳市姚氏珠宝饰有限公司兆亮珠宝隶属于深圳市姚氏珠宝饰有限公司,成立于1989年,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耶!出于运在线阅读第1章

    西海。某个贫困的海岛。呼呼~~~高空之中,有一个身影,正在极速往下掉落。嘭~~~一声巨响,这个身影,砸中某个东西了。“叮咚~~”“双重选择系统,抓获宿主成功。”“双重选择系统,正在确认宿主。”“双重选择系统,确认宿主无误。”“宿主韩风,经系统确认无误,下面,请宿主进行双重选择选项。”“1,卡彭贝基把

  • 开局一个小恶魔在线阅读第3节

    白光持续了很久也没有散去,我有点疑惑。怎么回事?难不成是《神话》出现bug了?这不应该啊,虽然说《神话》是第一款拟真**,但好歹也是全球第一的天痕集团耗费了近十年才研发出来的,没这么容易出现bug啊!又是许久,白光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眩晕感。我只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恢

  • 诛天之拳之初次杀怪升级

    “兄弟!上前试试采集术吧,正好给技能开荒。”壮汉也不在意别人分享战利品。“好!那我也试试看看。”依尘从腰间拔出短刀,向着狼的尸体走去,此时狼身上已经没了模样,他看狼牙完好就动了手。果然和高个男人说的一样,第一次采集尸体系统提示已学会采集术。虽然可以把狼牙挖出,但是技能不成功到手上就会消失,整整满口狼

  • 我的黑猫我的团无形的危机

    本想生个火,奈何没有工具,这个时候,凢小落有点羡慕抽烟的人了,至少身上有个火机,不过转念一想,似乎有火机也没得什么用,因为没有木柴作为燃体。按理来说三面都是密林,应该是不缺木头的,但凢小落估摸着自己要是进林子,大概率就不是他对树木动手,而是树木对他动手了。来到这里个把小时了,他对这片天地间某些东西的

  • 生死柱第四章在线阅读

    圣逢城位于君朝疆域的东部,也许是这里过于偏僻的原因,城内只有一所民办私立高校,即圣逢高中。十年前的零渊之战,导致君朝西北部一片生灵涂炭,国库亏空,经济损失严重影响到了全天下,一时间民不聊生,百姓人人自危,教育条件也一度萧条。为了加快经济恢复,同时减轻百姓的负担,君主君未期,决定暂时延缓学生上学的年龄

  • 真香预警之帮我带个话,自此之后,再无陈家!(求鲜花啊)

    噗嗤!声音落下,太一神剑骤然间爆发出一团光辉,当场,那个靠近叶不凡的出租车自己只感觉自己的心脏一痛,不知道什么时候,太一神剑已经贯穿了自己的心脏。呼!叶不凡左手轻轻一伸,掌心一抬,刹那间,一团献血便从出租车司机的胸口当中钻了出来,这是他心头的精血,完全被叶不凡给抽了出来,并且,将其中蕴含的能量给完全

  • 东旭鹰散文集在线阅读第一章

    舒惬29岁,研究生毕业后直接留校,目前是深州大学的老师,同时与好友谢语在深州共同经营着一家咖啡书屋。早在上个月,我的死党邱玹和温浅打电话来说八月八号要办婚礼,舒惬是唯一一位新娘。我也正好回家看看爸妈,顺便把他们接到深州。但不凑巧的是就在八月七号这天温浅的飞机延迟了十五小时,所以在婚礼当天才匆忙赶到现

  • 她看起来超高兴[无限流]意外消息

    坐在了飞行器内他沉沉的说道“我们又输了是吗!”那人咬了咬牙虽然很不服气但还是点点头说道“输了!而且输的很惨,联军五十亿部队基本全部拼光了,我们联合球所有的星球都爆炸了,现在只有少数人流离星外,其他人,基本都没了!”说完他们都沉默了。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对了你刚刚说的那个最后的希望是什么意思?”那人

  • 北方候鸟北曲炎凉

    就像他不可能告诉于谦这件大褂花了他多少钱,下了多大的决心,非得装成无所谓的样子,好像这钱自己一点都不在意。人心大抵如此,越是穷的时候越是敏感,于谦明明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知道他一天没吃饭,他却自己琢磨出一千种意思,而他最不愿意的就是被于谦同情。想到这里,郭德纲立刻就要走,拾起只剩一半的包裹,走的时候看

  • 风云:次元崩坏第10章在线阅读

    是夜。晚上向阳还是和往常一样修炼,虽然明天向阳要去调整卡卡西,但是向阳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输。虽然他们二个都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见过血,但是卡卡西有他爸爸旗木茂塑教导,基础和刀术肯定比自己强。旗木茂塑号称“白牙”凭借雷属性的查克拉和家传刀术在忍界闯出偌大的名头。据说有点忍者村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只有是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