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LOL:举报就变强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茅小道 来源:飞卢小说网

秋小寒不是个犹豫不决的人,她保持着平衡,一口气冲到了街对面的大楼门口。

在她前脚刚刚踏入楼里的时候,外面的深渊瞬间不见了,再次变成了平静而空旷的普通街道。

好险,要不是她运气好……

秋小寒一阵后怕。

她在大楼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打量着这个地方的环境。

巨大的黑色方块安静地悬浮在空中,距离她所在的位置,初步推断,至少还有十多公里。

这是一个高楼林立的现代化都市,整个城市安静得没有任何嘈杂的声音,所以时不时从远处传来的惊恐尖叫就特别突出。

就是不知道他们是被帽子杀手所杀,还是落入了突然降临的深渊而死。

秋小寒一边处理着自己的伤口,一边坐在原地思考。

从艾尔的话里,她发现“规则”是被提及最多的东西。

也就是要想赢得*局活下来,她必须寻找遵循并利用所谓的“规则”。

目前她所了解的规则是哪些呢。

在这个*局空间里,她的本体力量受到限制,不能做出超越这个空间正常水平的举动。她并且如果在这里身亡,就真正迎来死亡。

帽子杀手的眼神不正常,不能做正常沟通交流,求饶或者交涉不成立,他们似乎只能在楼房之中活动,不会来到街上,当然,不排除他们知道街道会产生深渊状态而从不踏足。

艾尔给的资料里并没有涉及帽子杀手及三脚机器人、黑色方块的目的。

如果要了解更多的话,恐怕只能在楼房里寻找刚刚掉入深渊的女人那样,这个世界本来就存在的人类,从他们嘴里打听到更多的东西。

这样她才能有把握和计划的完成第一步,找到王的所在。

“艾尔,你能够搜索周围帽子杀手的数量和位置吗?”秋小寒问。

“抱歉,这违反规则。”

“好,我换个问题,你能搜索这附近的普通人类位置吗?”

“可以。”

“告诉我距离最近的人群集中地。”

“不需要最近距离的人类,而是人群吗?人群最低数量是多少,请明示。”

“三人以上。”

艾尔:“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秋小寒环顾了一圈环境,淡淡地道:“根据资料,如果这个世界的形成,是突然发生的事件,那么,作为原住民的这个世界的人类,面对三脚机器人和帽子杀手的突然降临,他们会有什么想法?”

她竖起两根手指:“两种。第一,极度恐惧,屈服于三角机器人和帽子杀手。第二,想办法获得更多的资讯,活下去。”

“单个的个体或许对这个世界的规则有部分了解,但肯定不如那些为了获取更多生存信息而聚集在一起的人群。”秋小寒起身,活动了一下腿,“人类本来就是群居动物,每个人都害怕孤独,特别是面对生死的时候。”

伤口被她用简易方式处理后,止住了流血,但疼痛感依旧强烈,只要意志足够,倒是不影响行动,但肯定不如健全的双腿行动利落。

也就是说,像刚才那样一口气狂奔十四楼的百米冲刺速度是不能用了。

艾尔搜索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在这栋大楼的对面,左转弯有一间餐厅,那里聚集了五个人。”

秋小寒点头:“好。”

艾尔:“咦?你不是要去那间餐厅吗?怎么往大楼里面走。”

秋小寒:“去之前,我有几件事想要调查一下,想要获得陌生人手里的讯息,自己也得有能够相应交换的筹码。”

艾尔:“你不怕再碰见帽子杀手吗?”

秋小寒:“如果因为恐惧而停下探索的脚步,我就不再是我了。”

当年她连防御体质都没有的时候,都敢对进化了的丧尸出手,捕获丧尸来研究。虽然这个*局空间目前对她来说就是一团谜,但她并不认为刚刚袭击她的那个帽子杀手,能有二级丧尸可怕。

从帽子杀手追踪她的凌乱而急促的呼吸声可以判断,他们本质还是普通人。

只要是人类就好办。

他们总会有弱点。

*

“你们也是看到我张贴的海报,而聚集到此的吧。”

坐在餐厅圆桌前的男人,是个穿着西装的小胡子,他的头发梳得光滑整齐,扣子一颗颗地完好无损的在他的衣服上。从姿态上看,他比眼前两个刚刚进入餐厅门口的男女要从容冷静得多。

那对男女不仅身上满是血迹,连鞋他们都没有穿,赤着的脚上面也满是伤痕,很多都已经凝结成疤。看到小胡子男人后,那对男女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找到了安慰。

能从容不迫的人,总是有能力有办法的人。

“我叫于夏阳,这是我女朋友汤曼。我们在附近逃亡已经有三天了。请问你们是?”

小胡子指着自己,表情看起来比较友善:“我叫郑白,这个西餐厅的老板。另外两个是先你们来这里的,高个子单眼皮的那位叫汪宏,挺着肚子一直抹汗的那位叫闫博。闫博是附近写字楼里的上班族,汪宏是我们这个片区的民警。”

汪宏拍了拍腰间的□□,看起来十分可靠:“我从枪支管理那里拿过来的。”

可能是平时有着依赖警察的心理,看见汪宏之后,于夏阳明显情绪更放松了。

“真是太好了。”他的声音都有些呜咽起来。

郑白道:“好了,言归正传,你们是带着知道的情报,来跟我们做交换的吧。既然如此,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因为帽子杀手是随机游走的,谁也不知道他们下一刻会不会来到这个餐厅。”

于夏阳和汤曼两个情侣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郑白又道:“既然是我召集的,而且因为我在这里已经存活了十天,算是你们的前辈,我会先说出我这边知道的讯息。其中第一点,根据我的存活时间跟你们的时间不同,我想你们心里也有数了,不是我们的世界改变了,而是我们进入到了另外的平行世界。”

“这里的一切东西都没有改变,我的餐厅依旧是同样的布置,甚至我放在右下角柜子里的香烟,仅剩了九根,都还原于我来到这里之前的状态。”

“我可以大胆猜想,既然我们是进入的这个世界,那么就有出去的办法。”

郑白这样的话,明显地鼓励了这对情侣。

他们的爱情才刚刚开始,还不想就这样死在这个鬼地方。

“轮到你们了。”郑白说完,掌心向上,平摊着手对着他们,“我可以开头,但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说话。”

于夏阳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只是还没整理好思路。主要我不知道我听到的是幻觉还是真实的,那我就先说出来吧。”

“三天前,我和汤曼突然出现在前面三条街的购物中心里。因为刚好藏身在仓库中,我们没有被帽子杀手发现。你知道购物中心仓库有一面墙是大楼的玻璃,我们就站在玻璃背后,看见了奇怪的一幕,楼外有两只高度三层楼左右的三角机器人,它们正在用长长的柔软机械臂,把一顶顶红色的帽子,给普通人戴上。”

郑白:“等等,你是说,帽子?”

于夏阳点头:“是的,我们都吓坏了,第一次看见那种科幻剧里才有的巨大机械生物。三脚机器人把一个普通人的四肢用他们伸出的柔软机械臂缠绕住,然后在那人的惨叫声中,把帽子给戴在了他的头上。但是戴上帽子不到十秒钟,那人的头就炸开了。”

说到这里,于夏阳想起之前的惨状,还有些后怕。

但他只是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听到了三角机器人里发出来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和模糊,但是有一句是很清楚的,它们在说‘反抗强烈,控制失败,毁灭’。”

郑白:“从你的信息看来,帽子杀手本来是普通人,但是被三角机器人戴上了帽子,才变成了帽子杀手。另外,不是所有戴上帽子的人可以变成杀手,很可能是意志弱小的人才会被帽子控制[注1],一旦他们反抗帽子对他们的控制,就会被当场炸飞脑袋,对吧?”

于夏阳:“是的,我是这么猜想的。外面的街道会因为人踏足而大范围变成深渊,那么落入深渊的人又到了哪里去呢,肯定是落入那些黑色方块里,人在面临绝境的时候,意志最为薄弱,最容易被控制,落入深渊的人被集体传送到三脚机器人旁边,再被三脚机器人控制为帽子杀手。所以我们只要从楼里跑出来,帽子杀手就不会追我们,比起杀死我们,让我们被改造的事情更为优先。”

郑白笑了起来:“小伙子很能分析嘛,看你样子还是大学生。”

于夏阳脸一红,说:“我是职高生,看起来长得壮,我只是书看得多,所以想法比较多。”

郑白的笑容更温和了:“还有其他的吗?”

于夏阳摇头:“我们就知道这一点,后来就一直不停的被帽子杀手追杀。我们发现虽然外面街道会时不时变成深渊,但只要是两栋楼大门之间是相对的,那里就可以有一条两脚宽的通道,我们就是靠着那条通道不停地在附近转,寻找其他活着的人。”

郑白笑道:“真是很努力的两个小朋友呢,辛苦了。”

他话音刚落,砰砰地两声枪响,于夏阳和汤曼在近距离被子弹击中,两人剧痛而倒地,躺在地上挣扎着看着对面掏出□□的汪宏。

“你,你不是警察吗?”汤曼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你为什么对我们开枪。”

汪宏没有说话,对着这对情侣的膝盖,再次补了枪。

这时候再多说已经没有意义,于夏阳挣扎着,利用还完好的双手向外爬。却见汪宏对着身边的闫博扬起了下巴。

闫博叹了口气,跟汪宏一前一后抬起了于夏阳往外走。

汤曼惊恐地看着郑白把裤子褪开,直到露出了不堪入目的东西。

“你要干什么?”她哭了起来。

郑白笑得很残忍:“收起你的眼泪,虽然你没什么价值,但在死之前嘛,总可以拿来找点乐子的。现在这种环境,简直要把人逼疯了,人总得释放点压力才行啊。”

“不要——”

于夏阳听到女朋友的惨叫,挣扎:“你们要对她干什么?”

闫博总归是不忍,开口:“先管好你自己吧,你恐怕还不知道,我们在这里不仅仅是十天,而是三十天。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改变太多的东西了。”

“比如我现在也能面不改色地把你丢在帽子杀手的必经之路上。”闫博松手的瞬间,脸上的愧疚和无奈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漠之色。

于夏阳被扔到了餐厅所在的写字楼二楼楼梯上,他脑子里还是一片茫然:“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楼梯上方突然响起了踏踏的脚步声,沉重而机械。

于夏阳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像是白领的帽子杀手,眼白上翻,唇角微笑诡异地呵呵笑着靠近他。

在那个帽子杀手的手里,握着一根从办公椅子上拧断的钢制椅腿。

那条椅腿扭曲的金属尖端,沾满了人类的陈旧血迹和新鲜的肌肉组织。

于夏阳的眼眸,骤然收紧,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刚刚走到楼下的汪宏回望了一眼,然后转头就走。

闫博跟了上去:“怎么办,已经搜索到二楼了。再到一楼,就到了我们所在的地方,我们要不要转移了。”

汪宏站定,不屑地冷笑:“不是还有一楼吗?只要再来个替死鬼,帽子杀手就会返回最高的三十三楼,从头再来了。”

根据他们得到的情报,帽子杀手如果将大楼里某一层的活人杀光后,将停留在这一层一天,第二天才会继续往上或者往下搜索。

除非那一层的目标逃脱,他们才会追上去,直到对方离开建筑,走到街上。

根据郑白的判断,只要他们不断地给帽子杀手“献祭”,把不能动弹的人类送到帽子杀手要搜索的某一层,至少在那一天,他们所在的大楼,帽子杀手将不再寻找其他楼层的活人。

他们通过这个方法,已经连续一个月毫发无损了。

就像郑白所说,他们都是被带到这个世界里的。

不断的有人死去,也不断的有人进来,只要有新人补充,他们不愁没有献祭的材料。

只是这种循环往复的生活,这种随时提心吊胆没有明天的生活,已经枯燥和可怕到让人窒息,逼得人的精神快要崩溃。

回到餐厅,郑白刚好穿上裤子,他对汪宏勾了勾手指,目光往地上一扫:“该你了,女人不是随时都有的,控制点力道,留着可以多玩几天。”

汪宏没有迟疑地解开了腰带,压了上去。

在痛苦的嘶喊声中,闫博低下了头。

郑白冷笑:“良心不安?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跟那些三脚机器人对抗,或者杀几个帽子杀手,你可以自己去试试,不用来加入我们。”

想起自己铄遭遇的帽子杀手的可怕之处,闫博脸色都变了。

当初跟他一起的三十多人,最后只剩下他了,帽子杀手可不止有这个餐厅楼上那种挥舞着普通凶器杀人的,还有那种……

闫博浑身发冷,仅仅回想,就动弹不得。

“我,我跟你们一起。”闫博瞬间的良心,早就被恐惧给侵占,变得冷硬而麻木。

*

于夏阳捂着滴血的眼睛,用仅剩的一只眼,震惊地看着挡在他跟前的女人。

这个女人看起来年纪并不大,十六七岁?或者十八岁?看起来还没有二十岁的稚嫩的脸,比他女朋友汤曼还要像学生。

她相貌极美,长发黑直,散开披在肩头,一双暗红色的眼眸,近乎妖异。

然而就是这个女人,引着那帽子杀手追到了楼梯边,利用早就在那里的绳索陷阱,将那个帽子杀手的脖子套入了一条手腕粗的麻绳圈中。

接着,她动作利落地双手抓住楼梯护栏,在空中一荡,翻身到了帽子杀手的身后,将瞬间停下动作的帽子杀手给撞下了楼梯。

那条绑在楼梯护栏上的麻绳,如绞刑的绳索,将掉下去的帽子杀手给吊了起来。

帽子杀手在空中挣扎了一会儿,最终不动了。

于夏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让他恐惧和苦恼了三天的帽子杀手,第一次在他面前被一个普通人给杀死了。

“你,你怎么做到的?”

秋小寒转身,在于夏阳跟前蹲下,解释道:“非常好运,附近有杂货店,连这种绳索都有。实际上只要位置准确,以帽子杀手的力道,脖子上被套上绳索的瞬间,会压迫到他的两条颈动脉,造成大脑暂时性缺血,人脑在缺血的状态下,是难以接受和发出指令的。我是医生,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于夏阳:“不,我不是说那个。”

他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做那么复杂的绳索陷阱,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他所在的这个大楼里,以及为什么……救了他。

秋小寒从背后挎着的新背包里,取出一把剪刀,剪开了于夏阳的裤腿,将枪伤暴露在她的面前。她脸上的笑容明媚而阳光,在夕阳的余晖中闪耀着动人的色彩:“想问我为什么能做到吗?”

与此同时,距离此地三公里远的某个酒店里。

周围安静得可怕,手里还紧握着一把带血菜刀的帽子杀手,此刻却身首两处,倒在地上。墙壁上还沾着一块块的碎肉以及一些人类的内脏。

坐在地上的、穿着登山装的运行型男,双手撑地,一步步后退,惊恐地看着眼前穿着黑色上衣的男人。

“不,你不能杀我……不,你不应该杀我,帽子杀手已经死掉了……”

黑衣男人熟练地转动着手里的一把军用匕首,在运动男跟前蹲下。

“你不是说要拿我献祭吗?”他的声音深沉而清冷。

运动男快要哭出来了:“我要是早知道帽子杀手是可以杀死的,我哪里需要找这么多替死鬼。”

匕首突然从运动男正面刺入,深深地插进了他脑袋背后的墙壁。

运动男连痛呼都没能发出,就那样断了气。

黑衣男人抽回匕首,随手将擦匕首血迹的毛巾丢在了死者的头上,盖住了死者那双至死都没合上的惊恐双眼。

“所以只有蠢货才在原地等死,搞什么献祭,帽子杀手说到底也是人类。”

黑衣男人脸上的笑容冰冷而疯狂,带着嘲讽傲慢的弧度。

“只要是人,总会有弱点。”

他和秋小寒在不同的地方,同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延伸阅读

肤健高科加盟  http://www.chiclana-es.com/gwt3.shtml
革命性的防霾口罩一、雾霾随着我国工业化的发展,空气污染特别是雾霾已成为全天候影响人民

千椒百味火锅加盟  http://www.chiclana-es.com/s8h4.shtml
千椒百味火锅创建于二〇〇〇年,是重庆椒汇点餐饮管理公司旗下品牌。以时尚、休闲、美食、

mama加盟  http://www.chiclana-es.com/dxbb.shtml
mama婴儿用品总部是杯子、小家电视、日用品、无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沪韵加盟  http://www.chiclana-es.com/xlny.shtml
沪韵饰品总部专注于设计和编织各种饰品和工艺品,如:合金毛衣链、韩版夸张项链、手工手链

渔夫钓具加盟  http://www.chiclana-es.com/uhwz.shtml
渔夫钓具加盟渔夫钓具研发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香精、饵料畅销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三得利啤酒加盟  http://www.chiclana-es.com/b4kk.shtml
三得利(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是由日本三得利株式会社投资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日本三得利株

五加一连锁便利店加盟  http://www.chiclana-es.com/bq9u.shtml
五加一是一家专业经营24小时便利店的全国性连锁公司,总部设在深圳市龙华区,现是深圳市

箔莱化妆品加盟  http://www.chiclana-es.com/a6ga.shtml
箔莱化妆品,定员工近500人,和一支具有现代营销思维和执行能力很强的营销队伍。分部本

燕子说燕窝加盟  http://www.chiclana-es.com/6ri3.shtml
燕子说的马来西亚燕窝是我们自己在印尼的洗燕厂经过8道工序的手工挑毛,基本上到我们手上

英国邦纳福加盟  http://www.chiclana-es.com/dwmi.shtml
[img=1]http://ims.jmw.com.cn/125173622725.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怨无悔的青春第一章在线阅读

    五百年前绝世妖王孙悟空大闹天宫,震惊三界,百万天兵之中无敌手,只因和西天如来争斗被其击败封印后不知所踪。在一处了无人知,人迹罕至的山洞内,一白袍小和尚正对着空中被铁链锁着的暗金色猴孑说道:“大圣,只要你愿意倍伴小僧一路西行取得真经,小僧愿放你出这五行山”孙悟空抬起头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看向小和尚,满脸寒

  • 向往的生活之爆笑天王之情定三生(7)

    第七章情定三生陆云望着天边升起的太阳,又看看手中刚刚做好的一长条钢板,笑了,笑得很开心。玉璇来送饭时,发现所有工人都趴在地上睡着了。她心疼得将陆云搂在怀里,看着陆云在睡梦中脸上还挂着会心的笑,她忍不住轻轻在陆云的脸上吻了一下。陆云惊醒了,发现自己躺在玉璇的怀里,又眯缝着眼睛装睡,玉璇看着他像个孩子似

  • 青云之上在线阅读第4节

    将兵粮丸的药力加在腿上的姬胧月速度更快,身体猛然一晃在原地留下个淡淡的残影,带着蓝色火光的手指插向牧野冰叶的双眼,五指轮弹不断,留下的残影仿佛十根手指在上下翻飞,分不出那一根才是真正的手指。根据网络对战规定,双眼被人插中,使用者四天内登陆网络对战公会,眼前都是一片漆黑,这一击显然是要让牧野冰叶四天不

  • 大唐:开局变成一条龙学生会副主席

    “喂,苏易;我刚刚听说了你的事情,怎么样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电话里传来了章北辰的声音。章北辰也是苏易在学校玩得比较好的人之一,他从小就对计算机感兴趣,在这方面绝对可以用天才来形容;他来这个学校读书看中的就是明理中学的智能实验室,这座实验室是目前国内高校智能实验室里面实力排在前三的,有着很完善的设

  • (泡沫之夏)酷夏微雨在线阅读成也地堡败也地堡 (求鲜花求收藏)

    恶火战车变形至恶蝠机甲,送上一血,没有远距离,高速度的载具单位进行牵制,雷诺跟泰凯斯可以大杀一痛。然而,现在毕竟是帝国军的主场,逻辑上,三阶建筑重甲的地堡,在雷诺跟泰凯斯的火力打击下,最终还是会爆开。只是,SCV存在的情况下,地堡是可以修理的,只要多弄几个SCV在地堡的背面,地堡可以抗住雷诺跟泰克斯

  • 青龙传纪第7章在线阅读

    当黑崎一护自己走进家门,看到自己的母亲在做饭,向着她走去:妈妈,我回来了!对着她说。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是不是不想学了啊?如果不想学咋们就别学了哦!说着就对他问长护短的。看到这里黑崎一护觉得自己一定要变强,把这个难得得到的亲情给守护住。没有的妈妈,我都学会了,所以他就让我先回来了!黑崎一护解释到。哦

  • 九世影杀黑色公文包之谜

    ″呼~″作为久不出门的某人,仲长律还是挺有身为宅的自觉的。而此时她却在新干线上悠闲地品着茶,晒着太阳,看着书,再加上那悠闲淡然的表情。活脱脱是一个老人暮年悠闲生活。身为宅出门是必有原因的,准确地说,她是来看看能不能碰到琴酒,毕竟按剧情,工藤新一变小后第一次看到琴酒是在新干线上。。。时间也差不多。。。

  • 余闲历撞见与开锁

    大晚上邀请同龄异性到自己家中喝茶,短短十六个字塞满了各种要素,但是柯薇妮的想法的确很单纯——她只想证明自己的屋子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从而打消怀疑。不过库赞和萨卡斯基能不能会到她的意,这一点很难说。库赞挠了挠头,脸色有点古怪:“啊啦啦,我们就不去打扰了吧。”萨卡斯基难得与这位同僚站在同一立场:“我们马上

  • 一眼倾城第6章在线阅读

    “嘎吱——”木门的轻响传遍了整个浴房。两个蓝衣小厮轻车熟路地走进了浴房里,他们来到浴池旁,将四个红色鱼嘴里面放置的塞子拔.了出来,很快,冒着热气的热水从红色鱼嘴里面汩汩涌了出来。浴池经过特殊设计,一旦超过水位,就会从隐秘的夹缝中溢.出去,随着热水源源不绝地从红色鱼嘴里面流出来,这浴池里的水很快就会变

  • 诛仙青云之琴帝系统之迎喜神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整个世界万籁俱寂,空气里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刘老三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他是官庄镇上硕果仅存的一名更夫,他已经在这个古镇上生活了整整七十年,做了整整五十年的更夫。“咚!咚!咚!咚!咚!咚!天干物燥,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