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女装巨巨逆袭日记[快穿]在线阅读第1章

作者:从来不问 来源:晋江文学城

鸡刚叫过一遍,许云歌就从床上爬起来。

除了刚从这具躯壳里醒来的那日,这一个多月来,她一直睡得不太踏实,且不说这四处漏风的屋子,光那潮湿发霉的被子,还有那咯吱咯吱作响的木板床,就让云歌有些受不了,每次一上床,总感觉这床有种摇摇欲坠之感。

胡乱将头发挽起来,横竖她也不会梳古代的发髻,换上那常见的农妇装束,云歌这才走到了院子里。

东方还翻滚着鱼肚白,篱笆外已经有人在走动,或扛着农具,或提着篮筐。早春的天气有些冷,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疾走两步到角落里拎起扫把,开始了一大清早的忙碌。

如果说,刚得知自己以一个陌生的的身份活过来那日她有些惊慌失措,那么如今,冠上许云歌这个姓名的她对自己的处境可清楚的很,一个正当妙龄颇有姿色的寡妇。据说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是安阳城许员外家嫡亲的女儿,与她那短命的丈夫是指腹为婚,许员外死得早,许云歌刚一及笄,便由庶母做主嫁给了顾知航,谁曾想顾家家道中落,顾知航身体弱,她嫁过来还没两日,就去见了阎王。

原本清河村里人人艳羡,这穷的叮当响的病痨鬼顾秀才能娶城中大户许员外家的千金,哪里会曾想到这冲喜没冲成,倒是那许小姐,刚一进门就成了寡妇,还得照顾顾秀才那一双弟弟妹妹。

村子里可从来不差那爱说闲话的妇人,这从安阳城来得顾家媳妇可成了清河村里农家妇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打篱笆外经过的妇孺不懂得收敛,有时候音调高了,云歌也听得明白,无非说她跟那顾秀才八字不合,抑或她命中带煞之类的话,也许这原身就是因为受不得这番议论才去投得河,不然怎会便宜了她鸠占鹊巢。

云歌才扫完院子,抱了些木柴去厨房生火,准备做饭。

说是厨房,其实只是搭了个棚子,底下盘了个灶台,就连那一口大铁锅,也有些年头了,锈迹斑斑的模样。

云歌前世是个实打实是农村孩子,不是没干过农活,但那到底是在社会主义的新中国,农村再穷也没有这揭不开锅的情况,她刚刚可是看了,瓮中的糠米都见了底,更别说精米白面,在这穷苦地方几乎是别想见到的。可她上辈子好歹通过自己的努力买车买房,过上了村里老人所说的城里生活,可加班加到凌晨三四点,天天应酬喝得烂醉如泥的滋味谁知道,到最后医生把那份胃癌的诊断报告交给她的时候,她什么话都没说,辞了职收拾东西回了那个宁静的小乡村,没有了都市的喧闹,反倒最后的这段日子,是她最为安逸幸福的。

是以,即便是再活一回遇到了这样的状况,云歌除了心里偶尔发发牢骚,倒也没什么太多的不满。

她提了两桶水进来,累得浑身是汗,就瞧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站在那里揉眼睛,显然是还没睡醒,她搁下手里的桶,甩了甩发酸的臂膀,道:“你怎么起得这般早,多睡一会去吧。”

小姑娘摇了摇头,“嫂子肯定很辛苦,蓉儿想给你帮忙。”

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云歌心里想着,可看着顾秋蓉那面黄肌瘦的小模样,又是止不住的心疼,她前世折腾到二十八岁高龄都没能结婚,最为羡慕的就是朋友家那粉嫩可爱的小宝贝,如今在这顾家兄妹面前,也能过一把当妈的瘾了。

她笑眯眯地揪了揪顾秋蓉的脸蛋,说道:“嫂子今天给你做好吃的,你乖乖等着。”

到底是小孩子心性,一听有好吃的,小姑娘不禁眼睛放光,可随即,刚弯起的嘴角又瘪了下来,“嫂子别逗蓉儿玩了,咱家里哪还有好吃的。”

云歌并不作答,只是拍了拍她的头,转过身去忙碌。

等米下了锅,云歌一边给灶头添柴一边问:“小轩呢?”

打从原身那轰轰烈烈的投河事件过去,她从这具身体里醒来,顾知轩这小萝卜头生怕她丢下他们兄妹二人一走了之,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怎么今日天都大亮了,居然没见人影。

“哥哥……他……”小秋蓉看着她欲言又止,清澄的目光里盛满了为难,哥哥出门前还叮嘱她一定得瞒着嫂子,可嫂子问起了,她到底说还是不说呢?

云歌一看她的模样就知道有事了,故意板起脸来逗她,“蓉儿要是不说,嫂子可就生气啦,你这好吃的可就没有了?”

一涉及到吃食这件人生大事,秋蓉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家哥哥给卖了:“虎子说,东边鲁家村有个老爷,家里挖了口池塘,想收些鱼虾回去养着吃,哥哥一大早就跟他去河里捞鱼去了。”

云歌嘴角的笑意顿住了,随即又装作不在意的问:“是上回嫂嫂掉下去的那条河?”

“是啊,村外头不就那一条河吗?嫂子你不记得了?”

灶底的柴火噼里啪啦地炸开,一粒火星子落在云歌手背上,她这才回过神。锅里已经腾起热气,女子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笑眯眯地摸了小秋蓉一脸灰,心情这才稍微好一些。

米粥煮的有些烂,点缀着些绿莹莹的东西,那是云歌瞅见墙角有些青菜,许是开春的时候撒的种,已经长开了,她便掐了些嫩叶切碎了,又给粥里加了些盐,往日淡而无味的白粥,让她这么一捯饬,刚出锅就散发着浓浓地香气。

给秋蓉盛了一碗,从吊着的篮子里端出昨天吃剩下的咸菜,云歌这才净了手,嘱咐秋蓉一个人待在家,出门往河边走。

清河村外的这条河是山上的小溪汇聚而成,清澈见底,得名清水河。清河村的人洗衣吃水都离不开这条河,此时河岸边走着一位身形窈窕的少妇,正是云歌。她一路顺着河岸往上游走,下游那都是妇人们洗衣的地方,中游才是捉鱼捕虾的地方,这早就村里不成文的规定。

清风一吹,云歌便感觉到了丝丝凉意,她从河里被捞出来的时候,身子是麻木的,还以为是死前做得梦,便安心闭了眼,没想到再度睁开眼就已经换了人间。她旁敲侧击的问过,这是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年代,不过风俗习惯同历史上的唐朝倒有几分相似。

心思变换间,她已远远地望见有几个半大少年在一处玩耍,离着河岸倒也不近,这些娃娃们都是在河边长大的,自然会水,可停留在身体里那种溺水的压抑之感如同一块大石悬着,如今见到小轩安然无恙,心底松了口气。

有那眼尖的孩子早就看到了她,冲身畔的少年喊道:“顾知轩,你嫂子来喽!”

少年的目光下意识顺着同伴所指,望了过来,正巧与云歌的视线撞个正着,见嫂子面上笑着,顾知轩有些心虚地别过头。。

看在云歌眼里,衣衫有些乱,还沾了水的顾知轩才像个小孩子,少年嘛,合该有段叫童年的时光。

“嫂子……”摸不准嫂子有没有生气,毕竟是瞒着她出来的,顾知轩言说话没有丝毫底气。

云歌笑了笑,“知道错了?”

嫂子好像不是很生气,许是家庭原因,顾知轩小小年纪已经学会察言观色,听到云歌问他,忙不迭地点头。

“错哪了?”

认了错的小人儿没想到嫂子还会追问,一时间答不上话来。

“小孩子哪里会有错,错的是大人没教好。”

清亮的男音从一旁传出来,云歌这才看到,岸边坐了个男子,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模样,在这乡野之地说来,长相倒是耐看,可说出的话却让云歌有几分不喜,尤其是那人还毫不回避地瞪着她。

她皱了皱眉,心里却担忧着另外一件事,这里有个陌生男子,她现下顶着小寡妇的名号,可不能多待,虽说靖国民风开放,可也架不住有心人的传播。

拉着小轩就要急匆匆的往家走,可一向听话的小轩这回却甩开了她的手,指了指地上,“嫂子,鱼还没捞完呢。”

云歌以为,孩子们不过是心性野,一见了玩伴,就忘了出门的缘由了,却没想到原来他们想出了省时省力的法子来捉这些小鱼小虾。

地上挖了四五个半米宽的小洞,约莫一尺深,小洞同河岸处挖了一条浅沟,河水顺着沟流到洞里,连带着些小鱼虾也像发现了新天地似的,争先恐后往过游。

云歌瞧着心里高兴,揪了揪小轩白嫩的脸蛋,夸了句:“我家小轩最聪明了,竟能想出这样的法子。”

嫂子打从醒来以后变得亲切许多,顾知轩也很喜欢同她亲近,可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嫂子□□,少年还是红了脸,一边躲避云歌伸过来的魔手,一边嗫嚅道:“这法子不是我想的,是楚哥哥想的。”

楚哥哥?这里都是些半大孩子,她又望了望岸边的男子,恰好看到他扭过头去,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好像看到那人的侧脸染上了一缕红。

顾知轩一路都是笑着的,有了这一桶鱼虾,家里就不会没有饭吃了,他都跟虎子说好了,明天一大早就去鲁家村换些银钱回来,要给妹妹做身像样的衣服,要给家里置办些物事,还要把哥哥留下的债还上。

少年心思单纯,殊不知这一桶鱼虾能换来的,与他所求不过是九牛一毛。

延伸阅读

[综韩剧]辩证爱情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rongjie2018.cn/n9rd.shtml
叶锋的眼睛越来越亮,脸上立即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我要提取幸运药水!还有,从现在开

入赘狂婿在线阅读顺其自然  http://www.rongjie2018.cn/ug2i.shtml
这里是哪儿?叶鸣云环顾着四周的黑暗,自己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提灯,提灯的光亮微弱渺小

[希腊神话]男神女装的可能性神秘血刀  http://www.rongjie2018.cn/u0ev.shtml
天幕已经遮盖了苍穹下的声色,只有一轮寒月高挂在苍穹之上,万赖皆静无声,一幅寂静安详的

召唤师今天要当人吗?[综英美]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rongjie2018.cn/sig1.shtml
林爱爱接着黄毛的电话顿时觉得一阵恶心,她虽然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好姑娘,但是对黄毛这

诛罗虚空目之第九章  http://www.rongjie2018.cn/yrmi.shtml
第九章来的人怎么会……是他?梅苒用力闭上双眼,怀疑自己是出现了幻视,她之前见过这个男

神奇宝贝之我是坂木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rongjie2018.cn/spdn.shtml
吉尔忍受着全身到指尖都僵住,连脑髓也烂醉如泥的感觉。眼前的景象和勇气无关,是单纯从人

禅(gl)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rongjie2018.cn/sipk.shtml
沈裕泽和韩桉到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好在周末水族馆会比平时多开放一个小时,所以也不算

六界录之林夕传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rongjie2018.cn/udrb.shtml
将瓶子砸开?不行,这么高档的琉璃破坏掉,实在是太可惜了!他拿着雪碧瓶子左右摇晃,只看

我弱鸡,却无敌啊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rongjie2018.cn/3hf.shtml
朱老大一看这情形还不知道谁是始作俑者,直接对‘老贾’阴笑道。“老贾,看来你今天精神很

我家先生总说我不是人老头  http://www.rongjie2018.cn/bijp.shtml
戎装女子回头看了看山洞,手中长鞭骤然间挥出。一道血红之光祭出,竟然将山洞上的石头击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心怀旧梦之玩家选择(2)

    “对,就这样办了,我得计划一下,该接引多少人才行。”华兹沃斯确定下了自己接下来的目标,不由的跑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坐下之后伏在上面使用着原始的书写方式,开始设定自己的计划了起来。华兹沃斯知道自己的智慧不会是那些天才的对手。而且,自己也不懂电脑技术,更不要说这个世界里还有着人工智能这种霸道的网络霸主了。

  • 豪门绝配之离家出走的夏千金在线阅读第10章

    霍绍庭深呼吸一口气,脸上又重新恢复到了平时的冷静。车子里都是解酒药那股子古怪味道,闻着就让人作呕。他把车停在路边,打电话叫了代驾和车子。做完这一切,他打开了秦淼淼这边的车子,居高临下看着车子里的缩在座位上的秦淼淼,“下车。”秦淼淼不知什么时候脱了凉鞋,光着白嫩的脚趾蹲坐在沙发上,两颊坨红,眼神迷蒙地

  • 我!恶魔果实始祖蒙混过关

    再次进入皇庭,还是那一阵微微的眩晕感,不过想较之先前,已是好了不少,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玉霄还是暂且以狐型跟随着珞凌。本以为只是什么身份较高的使者在义正言辞地控诉着珞凌的罪行,没想到竟是炼熙亲自前来,而且他竟然是笑着与皇帝相谈甚欢!!玉霄狐疑的歪着脑袋看他,这小子葫芦里到底又在卖什么药?炼熙眼角

  • 二货,放开那只暗卫戏精! 三更!(求鲜花!收藏!)

    “好了,既然咱们要演习,就得训练一下有用的东西。”江辰看向刚站起来的几个人说道。“演习无非就是那几种,其中对观察力,反应力和你的极限思维能力以及身体素质,枪法等等!都有着联系。”江辰缓缓说道。“当然有时候你的直觉也能帮到你。”江辰补充道,这是他亲身体会过得,他的直觉救过他不少次。“报告,那我们到底要

  • 离个婚怎么这么难之对狗男女

    叶天歌不问,慕倾城自然不会主动跟叶天歌说,毕竟现在两人只能算是朋友,关系还没有到那个地步。随后两人又说起了出院的事情,最后慕倾城见叶天歌确实没有事情也答应了,不过也要求叶天歌要检查清楚,医生确认没有事情之后才能出院,最后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也确认叶天歌没事之后,这才办了出院手续。至于病房被叶天歌打

  • 人设被小霸王带偏了在线阅读事起(1)

    月照西楼,南陈江府的别院里灯火通明。别院四处种着兰草,青绿的颜色丝毫不像刚刚挺过严冬的样子。院子的尽头,一间屋子半掩着门,暖黄色的烛光虚散着从门缝里溜出来,像是在和春风捉迷藏。沉水香透过精致的小香炉氤氲着在房中升起,刻着劲竹的木制屏风将房间隔成两半。一侧摆着书案,案上一副字帖似是刚刚完成还透着微光。

  • 凌日生命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你在说谁没脑子啊混蛋太宰!!”反应过来的中原中也火气十足地反驳道,直接将那枚所谓的发信器当作小石子朝人脸上踹了过去,太宰治像早有预料似的随手接住。“而且——不是说好了这边由你负责的吗?!不要什么事都丢给我然后自己一个人快活啊!”距离太宰治最近一次发信号才过去五分钟不到,尽管中原中也第一时间便

  • 重生后计划逃离豪门秦安古地

    天水,古称也是天水,自汉代武帝时期建郡以来,这座甘肃南边的城市便一直延续了这个称呼。两千多年,这里的文化源远流长,并辐射向了全中国,算得上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尤其,扫荡六合建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的秦国,便是在这里起源的。准确的来说,秦起源在他下面的一个小县城内,这个县城叫秦安。光听名字

  • 浮念生界在线阅读机缘巧合的打工?!

    黑崎一护保持着挠头的姿势站在楼梯口,而脸上去是一副好像白痴的表情,是惊讶还是惊吓。直到夏梨出声:“一护哥,你怎么了?铃姐姐不是你的同学么?”“啊啊~~铃,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看错了呢?你怎么会来我家啊?哦,是有事找我么?”一护回神,下楼走到几个人面前疑惑的嘴角对铃说道。之前害自己变得莫名其妙的人突然

  • 筠山洛水传在线阅读第6章

    “宇智波族内同意和谈了。”柱间突然说。斑看了柱间一眼,点了点头,“千手也同意了。”“......”千手柱间转头盯着斑不说话。你那一脸求表扬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斑不忍直视的扭过头,面对这个蠢货也是够了。他们几个人正暗搓搓的凑在“秘密基地”处商议,而斑和柱间还处在互换的状态。诶......斑看都不看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