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夜郎古国小神医之第二章(2)

作者:夜郎哥 来源:飞卢小说网

才进入五月,榕城的天气就开始闷热起来。

汽车里空调开得足,童佳坐在副驾驶座上,外头阳光猛烈,照射进车里白晃晃的使人睁不开眼。她手里是一沓项目计划书,有关这次拍摄的。她眯眼,白色封面上的字因为强烈反光一个都看不清楚,她又尝试着瞟一下,拿出墨镜戴起。

驾驶位的人侧头对她客气地笑笑,小声说:“回酒店看吧,不着急。”

童佳没吭声,修长的手指摁着纸张边缘前前后后地翻。

她看得仔细,李亮亮耸耸肩,目光在她精致的侧颜上停留了几秒,又滑到她纤细单薄的肩颈处,这才转向了前方。

车厢里暂时一片安静,空调风口簌簌簌的发着声响,

不一会儿,童佳把那一沓翻过的文件往挡风玻璃那一丢,人靠进椅背里。她从自己随身背的小包里摸了盒烟出来,又掏了掏,没找到打火机,才想起来上飞机前这玩意已经让自己给留在安检那了。

“喏,给你。”

一个红灯,刹了车,李亮亮从中控台里摸出一只塑料打火机。

童佳眼神谢过,细长的烟衔在嘴上,两手拢着点火.

火星一明一暗,她手指夹起吸了一口,摇下车窗对外吐了烟雾。

“有什么想法吗?”李亮亮随口一问。

童佳眉头微皱,倾身往前,一手去摸那本被自己丢在前控台上的本子,仍是没说话。

童佳穿的是件紧身的螺纹棉背心,两胳膊就这样露在外头。她手臂细长,不过并不纤弱,勾出去的瞬间肌肉线条绷的特别好看,倒像是常年练瑜伽跳芭蕾后的成果。

“你和我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李亮亮终于没忍住,把这一句话说了出来。他也是第一次见童佳,原本以为和他们台里几位女编导一样,是个出门讲究着装、注重妆容的女生,没想到……

“别瞎想象,也别瞎以为。”童佳难得开口,语气却并不怎么友善,“这一行最忌讳自以为是。”

一句话把谈话掐死。

李亮亮是执行制片又兼做外联和统筹,善于变通,往往这条道走不顺就换条道。他又转回先前的话题,问童佳对这次的拍摄有没有新的想法。

童佳又吸了口烟,手指夹着燃了半截的香烟塞出车窗窗缝外掸了掸灰,眼睛盯着眼前这一份计划书看。

计划书的封面上写着“榕城新貌”四个大字,后面一个括弧,注了三个字“纪录片”,下面有几行小批示,特别标了红色。

童佳眯了眯眼,眼神反复扫了几遍,认真读了上头的每一行字。

“先去酒店吧,我会出一份新的脚本。”

李亮亮一听,吃不准她是不是完全有了把握,想再看一眼她的表情。

童佳戴着墨镜,小细节看不清,但是大表情就是一脸的淡定。她烟已经抽完,烟头被直接弹出了窗外。李亮亮还想搭讪几句拉进彼此的距离,没想她头一歪,直接靠在车窗上睡起了。

**

李亮亮的车一进酒店院子大门,三个等在大堂的男人就迎面走了出来。

他把车停稳,下了车和这三人打了个招呼,径自弯到后备箱那儿取行李。

“看过脚本了?”

问话的这人叫赵平,三十来岁,是组里年纪最大的,平时负责脚本核对,工作的时候喜欢拿腔拿调,所以组里人都管他叫老赵,这次这个项目就是他争取来的,算得上半个负责人。

“看了。”

“怎么说?”

李亮亮抬车盖的手一顿,“没说什么,就说先回酒店。”

他把童佳的两个大箱子从后备箱里搬了下来,见三人站在副驾驶那儿一动不动,吼了一声:“干嘛呢?过来搬啊。”

三人中最年轻的那个叫戴晓天,听李亮亮对着这边吼,挠了挠头,笑得贼兮兮的,“这不是迎接领导吗。”

“甭迎接了,人没在车里。”李亮亮一边用手猛摁后备箱箱盖,一边说道。

戴晓天伸着脖子往车窗里望了望,发现还真是李亮亮说的,忙走去帮忙。

费小虎也朝副驾驶窗里望了望,问:“人呢?上哪儿了?”

李亮亮拍了拍手里的灰,“烟没了,刚才门口见到一杂货店下车买烟去了。”

赵平慢吞吞踱了过来,听见李亮亮说的开口调侃:“也不知道有没有真本事。”

李亮亮睨他,似笑非笑,“有没有真本事不知道,人长得不错。”

“一个干纪录片的丫头,风吹日晒,到处跑,还抽烟,能美到哪去?”费小虎插了句。

赵平鼻腔里发了声嗤笑,戴晓天在一旁点头附和。

李亮亮看看戴晓天又看看赵平,最后看向费小虎,笑得更邪了,“你们要不要*一把?”

费小虎玩性大,说:“一人一百,来不来?”

“行了掏钱吧,这三天夜宵有了。”

李亮亮这话是对着费小虎说的,赵平和戴晓天都瞪着眼看他,他说话的声音在院里打飘:

“人是个天仙儿,美着呢。”

**

童佳提前下了车,她在榕城的大街上肆意走动,太阳光毒辣辣地照下来晒着她的皮肤,没多久一块儿露在外头的皮就泛了红。她怕真晒伤了会很麻烦,人又走回到树荫底下。

站着望了望天空,她觉得榕城的天还是那样的湛蓝,那样的明净。不只是天,连她随便走过的一条小巷藤萝和三角梅都没变,整墙整墙地爬满,都和好几年前她离开时一样。

她有些恍惚,在树底下又站了几分钟,这才掏出手机。

想了一小会儿,她给对方发去几个字,简短干练的一行。

“我回了,在榕城。”

消息出去好一会都没等到回复,童佳突然想到这会儿西半球正值半夜,笑了笑将手机收起。她再一次抬头看榕城的天,加快脚步去了酒店。

中午那顿饭童佳请客,就在酒店旁的一家粤式海鲜坊。

来餐厅前李亮亮给大伙作了介绍:

“这位是赵平,叫老赵就行,是我们这个项目的策划人,也是后期的剪辑。这是费小虎,负责摄影。戴晓天,助理摄影师,兼做收音。”

童佳眼神分别和这三位对视。

赵平身板属瘦高型,戴着副眼镜,表情夹杂着不屑。费小虎看上去挺壮的,膀子上的肌肉明显,但是人不高,皮肤也有些黑,看人的眼神带着玩味。戴晓天就不同了,白白净净一张学生脸,腼腆又拘谨。

李亮亮又笔了笔童佳。

“这一位就是童佳,今天起正式加入我们组,她负责整个纪录片的脚本,以及,是我们这个项目的导演和监制。”

费小虎和戴晓天从刚才起就一直盯着童佳看。赵平可能心里本来就不服气,看过一眼童佳后,别过了头“嘁”了一声。

童佳习惯了被人打量,对这三人的眼神并不往心里去。她同时也不喜欢挑事,凑上去问对方看什么,她觉得那样反而有搭讪的嫌疑,所以干脆不吱声。

进餐厅后,她找了服务生过来点菜,先按着自己的口味点了几道,又拿给李亮亮,让他们选。

这几个男人平时风餐露宿惯了,对吃并不讲究,对菜的要求是能下饭就行,所以菜单给到他们也是白给。

最后菜单落在戴晓天手里,他来回瞟了几眼,又在几道肉菜边上择了勾就把菜单给了服务生。

上菜之前是一段可以聊天的时间。

童佳对着桌上几个人说:“之后白天不需要取景,改成晚上,从六点开始,先定下几个点。”

赵平第一个反对:“白天不拍只拍晚上会不会有问题?这一次是讴歌改革开发三十五周年成果的专题,又不是单单介绍夜生活的。”

这一句很明显是对童佳能力的质疑。

童佳没什么表情,就他的话说:“白天外面人太少,拍不出市场一片繁荣、人民生活热情高涨的画面。晚上六点正好是下班时间,车水马龙,拍延时会好看。而且六点天还亮着,看着不像夜晚。”

她眼皮懒懒抬起,说话的声音不徐不疾,没什么重音,却充满了力度。

赵平还是不服气,继续挑刺:“六点天的确亮着,可也就一小会天就会暗下去了,拍延时你能拍多久?”

童佳说:“一直拍到晚上。”她顿了顿,“晚上才是重头,榕城的夜景很有名,夜生活也丰富多彩,很能拍出一个城市的活力。”

李亮亮打圆场:“夜景的确不可或缺,我们本来就有安排的。”

费小虎有些唯恐天下不乱,拔高嗓音对着李亮亮说:“她现在的比重全在夜生活里。嘚,本来还想着是个苦差,现在和隔壁组有得一拼了。”说完,看了眼赵平,对着他饱含寓意地勾了勾唇。

这次的项目台里特别重视,同时出了好几个摄制组进行拍摄和制作。隔壁组拍摄的地点离东莞很近,东莞因为某种产业发达被称为是男人的天堂,于是之前在台里分任务的时候大家都说笑,嚷嚷着羡慕死那个组的组员了。

童佳不知道隔壁组的那个梗,对费小虎刚才说的话竟然认同。

“就是想多拍榕城的夜生活。我准备从几组不同的人群入手,以故事的方式拍摄,从白天他们为了生计忙碌奔波开始切入,一直拍到入夜后他们各自不同的生活状态。夜生活有精彩也有趋于平淡的,但我的主基调会积极向上。”

逻辑清晰,表述明确,几个人顿时鸦雀无声。

没多久,服务生托着餐盘走近,一一给这桌上菜。

不知谁发了句声音,问:“那白天我们干啥呀?”

童佳想也没想,说:“在酒店睡觉。”

延伸阅读

相约未来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dosearch.cn/6z34.shtml
时间像拉不住缰绳的野马一样窜过去,很快大一的上学期结束了,寒假迫不及待的来临了。陆远

无限杀业之重任天降  http://www.dosearch.cn/b3w1.shtml
高远风还以为叶老的话是惯常的嘲讽,傲然地说,“害怕了吧?嫉妒了吧?嘿嘿,小爷有九成的

上仙之路在线阅读学堂  http://www.dosearch.cn/xy1z.shtml
清晨的太阳带着一股晕黄,碎金阳光驱散了秋晨的一丝冷意,洒在人身上,叫人分外舒服。嘎吱

灵殇月辉在线阅读一人和一把剑  http://www.dosearch.cn/6b61.shtml
那一日,九玄大陆的中央大陆上空,高空中的气流狂涌,黑云遮天,其遮天蔽日之景,令一丝一

印证爱情第二章  http://www.dosearch.cn/gaaf.shtml
“啊~”古正义爆发出一声怒吼,一个回旋冲向了贺知:“你看,你自己看,又给我惹出事来了

影帝的征婚启事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dosearch.cn/bv3m.shtml
翌日清晨,当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此时的林懿已是整装待发。站在母亲所住房间的们口,林

[一人之下/王也]娇蛮总裁,霸道妻伤逝与仇恨  http://www.dosearch.cn/dgh7.shtml
轻轻握住妻子瘦骨嶙峋的手,夏天风极力噙着泪水,不让它滴下来,怕妻子看见了更加难过。怎

你知我好之中越孤儿(6)  http://www.dosearch.cn/be7f.shtml
车子在一片清新迷人的田园风光中轻盈前行,闲不住的年轻人们不一会儿就开始唧唧喳喳的吵闹

河洛梦书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dosearch.cn/pnwm.shtml
“这尼玛的新手装备也太坑了吧!好歹也要给件衣服吧!”“就是!这什么狗屁待遇啊?防具没

[综文豪野犬]和上司同使用一个身体怎么办洪锋  http://www.dosearch.cn/x7hx.shtml
1938年,河北沧州,中秋时分。东兴码头上依然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只不过和往年相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让爱跨越行星在线阅读第2节

    美帝。石晗刚起床就遇见一桩奇怪的事儿,青年长手捏了捏眉心,指尖上有作画时留下的菲薄茧子,刚刚看屏幕喝着那口水差点呛出来,屏幕上的话语浪荡得能扭出一朵花。并不是很像他认识的那人语气。好看的眉眼皱起,手放在键盘上迟迟打不出下一句话来。再次用鼠标点击开头像,头像,还是那个头像。里面的姑娘确乎也是石晗认识的

  • 道系少女第1章在线阅读

    “父亲,飞霞宗这次实在是欺人太甚,萧然虽然言语有些激动,但却没有针对他们,没想到赤炎子竟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对萧然施加了精神威压,还仙人呢!哪有度量这么小的仙人。”广宁府李家的大厅里一个身材高大,面相粗旷的汉子愤愤地说道。“闭嘴,老四!飞霞宗的仙人们也是你能够议论的,你想将咱们李家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吗

  • 妻宠疑似艾德曼合金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36D!蝰蛇心也好累,她好歹也是九头蛇的高层之一,更是与上古之邪神Chthon(冥神)签订契约,获得了几乎永葆青春的能力、毒素免疫,这两项非常BUG的能力,由于是毒素免疫,,她对各种地球上毒物的性质和用途了如指掌,并且除了生化毒素之外,她还擅长自己发明毒素,牙齿

  • 柯南之杀手教师在线阅读第五节

    “什么刘星啊?你就巴不得刘星犯错是吧?”姥姥生气了,后果很严重,“我就不跟你说刘星了,反正在你俩眼里,他就没好的。”这话说的夏东海有些无奈,想解释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啊,找你们来呢,不是为了刘星,而且为了小雪。”“小雪?”两夫妻对视一眼,那孩子咋了?“妈,那个小雪怎么了吗?”夏东海询问。作为乖乖

  • 偏偏最爱你呀在线阅读第十节

    “嗯。”“有何事?”“听说下月祭天?”“你怎知道?”凤萧昀问。“听府里丫鬟说。”“嗯,颜是想要与我一同去?”“是。”“为何?”凤萧昀问,淡漠的样子,眼中却是探究。“想要,与你并肩而站。”“如此。”凤萧昀翻开一页书,看了一会儿,司马颜以为凤萧昀不会回答了,转身要走。“颜,不是不喜欢人多?难道,是我看错

  • 我们站在爱情的边缘在线阅读第1章

    白希子是时空管理局反派组的金牌任务者,每次的任务都能做到恶贯满盈拿到sss的评定,在反派积分榜甩开第二名十万积分,一个任务拿到sss也就一千积分,可见她是有多么丧心病狂,这让她在反派部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反派部门众人今天的画风,不是讨论白希子的凶悍程度,也不是望着排行榜膜拜白希子大佬,而是…

  • 原来的世界(全5册)在线阅读第6节

    老师看了几眼我,似乎不明白我一个没有报到名的学生竟然出现在了他的班级当中。虽然在他的眼睛里面看不到那种鄙视人的眼神,但是我就这样坐在那里感觉有点儿如坐针毡。浑身难受,也不敢看着老师了。蒋丹还是继续看着她的书,那几位同学坐到了第三排的位置上面。老师看了看全班的同学说道【大家好,我以后就是这个班的班主任

  • 网游:我能看到必杀率在线阅读第十节

    此时站在周围一圈的少年听到C级的时候都不由向贾舒看去,毕竟C级资质已经算比较罕见了。在周围人崇拜的目光下,贾舒不由有些飘飘然。“如此之高的天赋,还是灵力觉醒者,谁不羡慕啊!但是....”许宙依然笑眯眯的当从许宙嘴里听到灵力觉醒者的时候,贾舒神色骤变想组织许宙继续说下去,但也来不及了。“但是大名鼎鼎的

  • 克妻狱头的填房妻在线阅读第七节

    凄厉鬼哭不绝于耳,惹得半空中的黑色铁剑震颤不止,好像随时都要四分五裂。青色鬼神掌心处的青烟攀上了黑色铁剑的剑身,如一只手托举着剑柄,将剑锋对准了青色鬼神。就在眨眼之间,黑色铁剑就如离弦之箭般刺入青色鬼神的体内,只留一截剑柄在外。黑色的怨气从剑身上喷涌而出,蚕食着青色鬼神。青色鬼神的身影越来越黯淡,随

  • 我不懂天在线阅读第10节

    不等顾岚多想,几人聊了一会儿联邦第一军校的报名截止时间就到了,空中一阵轰鸣声吸引了所有考生的视线,顾凯抬起头,只见三架炫酷的黑色机甲华丽地在空中做了好几个难度颇高的动作,还故意留下一堆尾气,让人能看清他们运动的轨迹,大概持续了五六分钟后,这才施施然地落了地。厉蘅眼皮跳了跳,暗暗扯了扯顾凯的袖子,压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