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LOL:五个活化石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南十七 来源:飞卢小说网

牧朗然坐在阮钰的工作台前,翻看着她的手写谱。本来牧朗然是不会看谱子的,但是因为阮钰的天才一般的实力,眼睛看着五线谱,脑海中就自动浮现了旋律。

牧朗然食指和无名指之间夹着一支笔,白色的笔杆在指间,和整个手如同一体。手指灵活的转动着,笔如同蝴蝶一般在指尖飞舞。

丰闲华坐在旁边看得出神。

余光中,牧朗然看到了丰闲华托着下巴盯着自己的手,便故意作了几个非常华丽的动作。笔在手中转的飞快,一套动作下来,又稳稳地落在手中。丰闲华也跟着笔杆的转动挪动着双眼,随着笔停在手中,佩服的感情全都显现在眼睛里。

牧朗然把笔递到丰闲华面前,道:“试试吗?”

丰闲华看到后,愣了一下,摇摇头,道:“不了,我不会转笔。”

牧朗然又道:“不会才要试试,刚才看的那么出神。”

丰闲华道:“刚才我没有在看笔,我在看你的手。”

“手?”牧朗然皱眉,“看我手干什么?”

“好看。”丰闲华立刻道。

牧朗然伸出了手仔细端详了一下,这是阮钰的手,指尖早就因为常年拨吉他布满了茧子,手指也因为写字而变形。翻到手掌,手心的纹路干净整洁,每一条线都非常平缓。

“天生的老实人啊……”牧朗然道。

丰闲华:“啊?”

牧朗然收回了手,低着头接着看谱子,道:“没什么。”

看到阮钰这样的手,便想起来自己的手,还有右手手心的一条狰狞的纹路。

又翻了几张,牧朗然发现有些曲子是大体上是相同的,只是副歌部分改了些。牧朗然打开电脑,调出了她们之前比赛的视频。

看完视频后,牧朗然靠在椅子上,有些激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感慨道:“阮钰啊阮钰,你可真是个天才!”

看到牧朗然这个反应,丰闲华有些疑惑,道:“怎么了?”

牧朗然拿过那一沓手写谱,把椅子拉到了丰闲华身边,道:“你看这张,这是她们比赛时用的曲子,这张是改动了副歌之后的曲子,你看看哪个更好?”

丰闲华虽然懂音乐,但是还没达到看见曲子就能自动合成音乐的地步。丰闲华摇摇头,道:“看不出来。”

牧朗然拿过墙边的吉他,道:“刚才放的是原曲的,我现在弹一遍改动后。”

修长的手指拨动着吉他弦,音乐如同有形一般围绕着牧朗然,随着到了副歌部分,牧朗然不自禁地跟着旋律轻哼出声。感情酝酿到深处,牧朗然闭上了眼。

此时不再是她在弹吉他,而是阮钰,她只是一个听众。

这首曲子名叫阮钰原定的名字是“诗酒趁年华”。这是她从家里离开不久后,搬到了这里,收拾好房间后,因为有点下小雨,天气比较闷热,就跑到的楼顶上。那会儿正好是春天,城市绿化做的不错,放眼望去大片的绿色,便想起了苏轼的《望江南·超然台》。【注1】

只不过后来卫若烟作词的时候,是按照自己的心情来的,这首歌子便改名为“在雨时想你”,曲子也为了迎合歌词做了改动,才有了她们在比赛时唱的歌。

她们的歌基本都是这么来的,阮钰不会用文字描述自己的心情,只会用音乐,所以作词只能让卫若烟来。阮钰觉得卫若烟拼命迎合自己的曲子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己也应该在曲子方面让步,就没有偏执于自己认为最好的旋律。

一首曲子过后,牧朗然睁开了眼睛,可能是自己现在用的是阮钰的身体的缘故,这首曲子中的感情全部印在心里。

“想家了啊。”丰闲华道。

牧朗然有些诧异,道:“你听出来了?”

“嗯。”丰闲华道,“能感觉到。”

牧朗然盯着丰闲华的脸沉默了许久,脸上带着笑,道:“你可真是阮钰的钟子期。”说罢,牧朗然把一些谱子拿出来,道:“这些你能作词吗?”【注2】

丰闲华接过乐谱,道:“我试试。”

走到沙发上,牧朗然把吉他拿到她面前,道:“需要吗?”

吉他突然出现在面前,丰闲华略微怔了一下,道:“我不太会吉他。”

“那我弹?”牧朗然弯腰,靠近了丰闲华身边。长发顺着肩膀滑落,正好扫在丰闲华的脖颈上。

丰闲华浑身一震,道:“不、不用了……”

牧朗然起身,把头发别到耳后,道:“好吧,那我出去了?”

丰闲华小声道:“嗯。”

……怎么感觉又在怕我?

牧朗然心里有些纳闷,但是为了不打扰她作词,就没问,悄悄退出了房间。

牧朗然:“1016,看一下大小姐的身体状况。”

1016:“大、大、大……我有、有、有点、卡……”

牧朗然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此刻复杂的心情。

系统提示:您的个人系统1016已关机。

系统提示:您的个人系统1016正在启动。

牧朗然:“……”竟然因为太卡而关机重启。

1016:“哎呀——待机时间太久就是会卡啊!”

牧朗然:“老年机。”

1016:“是老年人啦,个人系统一般的寿命最多五年,一般陪完一个宿主就该下岗了。但是因为我只使用了半年,所以才没让我下岗。哈哈,因祸得福,因祸得福。”

因祸得福,这是牧朗然奶奶经常说的一句话。

初中的时候,牧朗然经常发烧,去不了学校。邻居家的小孩正好是她的同班同学,还是个非常热心的小姑娘。每次放学回家,都会直奔牧朗然家里,帮她把作业带回来,教给她今天学的课程,然后和她一起写作业。

因为那个小姑娘,牧朗然当时的成绩没有退步,反而进步了不少。

当时奶奶最喜欢念叨的一句话就是“因祸得福。”

1016:“然姐?”

牧朗然:“嗯?”刚才竟然因为1016的一句话愣神了。

1016:“大小姐除了有那么一会儿有点心率波动,其他都正常。”

牧朗然:“波动大吗?”

1016:“就是普通紧张时有的波动。”

紧张,为什么会紧张呢?

牧朗然道:“知道了。”和自己在一起,会紧张吗。

牧朗然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温水,抿了一口,靠在厨房的柜子上。

牧朗然:“1016,你觉得阮钰那个结局是因为她自己太傻了吗?”

1016:“是卫若烟太坏了吧。”

牧朗然:“我觉得是阮钰傻,明明那么好的作品。”

1016:“……你打算干什么?”

牧朗然:“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想让卫若烟痛苦很简单,只要她红不了就行,只要阮钰不给她做曲子了她就很难红了。实行起来也非常简单。卫若烟知道阮钰比较容易受打击,所以才会在那次比赛过后,等阮钰完全冷静下来才开始跟她商量作曲的事。”

1016:“所以你只需要在决赛过后故意做不出曲子就好,对吧!”

牧朗然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的聊天界面,置顶就是卫若烟。

牧朗然:“那样做是可以,但是太便宜她了。”

1016:“那你想怎么做?”

牧朗然:“你知道一个人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

1016:“是什么?”

牧朗然:“就是一个普通人拼命努力才得到的东西,一个天才随随便便就得到了,而且天才得到的东西还比自己的质量好。”

牧朗然打开了和卫若烟的聊天界面,“卫若烟不是想火吗,就让她火就好了,阮钰之前给她写的曲子我一个也不会少给她。”

阮钰修长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飞快地打了几个字,“若烟姐,我想把唱过的所有的歌记录下来,这样有时间就可以拿出来听了。”

现在应该正好赶上卫若烟休息,没多会儿便回复了,“你自己录吧,记录什么的按自己心情来就好。”

牧朗然挑唇,心想: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一直以来,阮钰都对卫若烟死心塌地,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了她。而且还非常信任她,愿意让她来经营自己不擅长的领域——填词和社交。

其中的社交却恰好成了害死自己的毒药,如果阮钰会用微博,卫若烟发的那个微博就不会奏效。再往前说,如果阮钰多和粉丝互动的话,经纪人找的恐怕就不是卫若烟一个人了。就是因为卫若烟不愿意和粉丝互动的性格,经纪人公司才会觉得她很难捧红。不和粉丝互动,哪来的流量和曝光。

牧朗然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伸了个懒腰,道:“没有流量就做实力歌手好了。”

回到了工作室,牧朗然拿起丰闲华填好的词看了看,道:“不错。”随后拿着填好词的乐谱,走到电脑前面,打开录音设备。

丰闲华停下笔,趴在沙发靠背上看着牧朗然。

牧朗然活动了活动手腕和脖子,拿起了吉他,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来,手指放在弦上。

这首歌就是刚才的“诗酒趁年华”,眼睛注视着丰闲华的填词,突然牧朗然发觉自己眼睛有泪水在打转。

阮钰哭了……

牧朗然挑唇。

看来,填词是找对人了。

“莺时细雨朦胧了人家,只今趁我桃李年华……”【注3】

电脑屏幕上映出牧朗然的倒影,三分阮钰的柔和,带上七分牧朗然的神色。恍惚间,丰闲华仿佛看见了牧朗然本人坐在那里。

两条修长的腿懒懒地搭在一起,垂着眼睛,眼底尽是深情。

丰闲华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生怕发出一点声音。

一曲过后,牧朗然关掉了录音设备,戴上耳机听了一遍刚才唱的歌。

随后一记清脆的击掌声打破了此时的安静。

听完一遍后,牧朗然下意识的拍了一下手,道:“完美,一遍过!”

丰闲华:“……”

延伸阅读

霸王鲤渔具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gab0.shtml
霸王鲤新款渔具总部是鱼竿、海竿台钓竿、溪流杆、手竿、渔具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信义房产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6vqi.shtml
信义房屋隶属于上海信义房屋中介咨询有限公司,位于上海,创始于1981年,公司走上了快

36524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yi1h.shtml
国大36524便利店是河北省较早成立并实行规范化管理的现代化商业连锁企业,主要发展以

乐仕堡儿童多元智能拓展中心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s1za.shtml
乐仕堡儿童多元智能拓展中心,以多元智能理论为科学依据,专注服务于3-12岁儿童多元智

迈康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nf3l.shtml
迈康健身器材是一家生产运动、休闲的产品企业,主营迈康品牌系列健身运动休闲产品,是经相

玉品世家玉器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syfa.shtml
玉品世家隶属天和世家(北京)珠宝有限公司,公司是以翠玉纪念章、纪念币、高档翡翠礼品和

特穿火线饮料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djgk.shtml
特穿火线饮料主要生产有:功能营养饮料、维生素饮料、运动饮料、醋饮料、果汁饮料、茶饮料

庄束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nukz.shtml
庄束钟表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吉盟珠宝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eig.shtml
2000年,GMOND吉盟珠宝品牌诞生了。凭借对挑剔选材、精湛工艺和非凡创意的坚持,

恒大钢衬加盟  http://www.publisms.com/x47e.shtml
恒大钢衬主营钢衬、发泡胶、断桥、塑钢五金配件、中空配件、幕墙结构胶、玻璃胶、三元乙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热血之黑曼巴重生仲夏之夜

    夕阳西沉,余晖脉脉,整座城市刚从仲夏热浪中喘过气来。S市最好的音乐学院,却仍然处于人声沸腾中。今晚在此举行的是S市毕业生夏季音乐会。几年前,为了把音乐会办得更具影响力,校方还特地向附近几所兄弟院校,以及不少社会名流和高知名度媒体发出邀请,颇有将校级音乐会办成音乐盛典的气势。轮到宁微大三时,夏季音乐会

  • 梦魇追凶在线阅读沈嫣然

    就在南宫希佑出手对付赵望的同一时刻,本市最大的能源研发企业禾淼集团正欲举行新闻发布会,新上任的副总裁沈嫣然将进行演讲,内容是禾淼集团今后的战略方向,发布会结束后晚上还有个慈善晚宴。沈嫣然是沈瑗同父异母的姐姐,今年27岁,本在国外进修MBA,一年前突然回国代表其父沈安在股东大会上宣布将参与禾淼集团的管

  • 漫天星光[鹿晗]在线阅读第一节

    “我劝你还是投降吧,你不是我的对手。”朱龙一的口气很大,他面前的吹箫狼已经大汗淋漓了,能把群狼会第一战力逼到这种境地也确实是一种本事。“你这话说得太早了吧?”吹箫狼自己也已经能感觉到自带的对手和以前的不是一个级别的,他的防御能力堪称顶级,手中的箫无法对他造成物理性伤害,而现在又无法腾出手来对他进行幻

  • 我,反派亲爹,仗崽欺人在线阅读托尼的答复【六更,求收藏!】

    在阿富汗军方的帮助下,杨广和托尼终于上了回M国的飞机,而伊森博士也如愿回到了家人的身旁。系统发布的第一个任务,杨广也算是完美的完成了,如愿的增加了一点成就值。再增加亮点成就值,便可以解锁那雪饮狂刀。雪饮狂刀乃是聂家的传家之宝,天下间至寒之物,为女娲补天所余之物‘白露’铸成,威力巨大,且能释放范围攻击

  • 末世之红警崛起千秋万岁(三)(捉虫)

    常蕙心自己则将谢景的玄宫阅览了一番,心潮起伏:他居然做了皇帝,还修了帝陵,这里将是他百年之后安葬的地方……那他把她藏在这里做什么?谢景为什么要杀她?常蕙心疑问重重,扫视帝陵。陵墓尚未完工,玄宫机关没有安装,等雪化路通之后,定会有工匠再入玄宫——为避免工匠们察觉,亦为避免工匠上报上去,让谢景察觉,常蕙

  • 御世修真录在线阅读第五章

    讲道,开始了。至于千米高空,这个包裹在了云雾当中的巨型讲道当中。被划分为数百块,大大小小讲道场所内。显然,其中一个巨型讲道场,人数是爆满的。大约,有三万余人堆积在这里。为的,就是听听梁成太上老祖讲道。......梁成太上老祖,那可不得了。身为天元宗五大太上老祖之一,修为位于仙者第四境界,不惑中期。实

  • 寻罗第5章在线阅读

    城市外的某处荒野。乾巧变身的faiz和真理紧张地贴在一起,背靠着背,周围是漫山遍野的奥菲以诺,层层环绕,好几层的穿着黑色作战服的奥菲以诺开着摩托将他们紧紧地包围在圈子里。“阿巧......”真理紧张地说道。“没事的,真理,相信我。”乾巧缓慢转身,观察着四周,意图找到突破口。“阿巧,你自己先逃走吧,以

  • 女配高攀失败之后第1章在线阅读

    刘连城是兵部尚书爱女,只是自小体弱多病,好不容易长到了十六岁身体却一直不见好转,这一天连城又一次晕倒在了花池边,看起来却好像睡着了一般,现实中的人,已经被吓破了胆:“快!快去请大夫!小姐晕倒了。”连城自幼体弱多病,从来没有见过院子外面的光景,连城想要出去看看,可是爹娘不允,因此长到了十五岁的连城,记

  • 亭书浅墨黛画生花在线阅读第十节

    等段千雪看清林云的行为,饶是见多识广,也是吃了一惊,“他,他竟然在吸收我的极寒之气?”但见湖泊上的冰层越来越薄,岸边的寒气急剧退缩,树木又露出碧绿的枝叶,汇集到湖泊附近被林云吞噬一空。而林云体内的气血越发澎湃,若之前是海浪滚滚,那现在就是惊涛骇浪,隐隐还有低沉的龙吟声响起。哗啦啦!随着元力的涌动,只

  • 海鲜盛宴唯有牡丹真国色(八)

    大漠的夜,天穹的月。风像刀子,刮在脸上,仿佛是呼啸的厉鬼,一定要从骨头上撕下一片血肉,才肯心满意足地离去。营帐外亮着篝火,兵将们在喝酒唱歌,穿着一身如火红衣的貌美歌姬拧着琵琶,自弹自唱,言笑晏晏,眼媚如水。急行军了三日,才在应城外驻扎休息下来。有喝了酒的将士坐在她的旁边,伸手揽住西江水的细腰,她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