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亲爱的祁医生第八章

作者:山有嘉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邵义带着嘉吉大叔走出屋内,打开大切诺基的后备箱,几个大布袋静静地躺在里面。

嘉吉大叔打开了其中一个来看,里面全是发光的蜜蜡,剩下的布袋里还有玛瑙和绿松石。他一把抓起来,塞到自己车的后座底下,再把车给锁好。

邵义给嘉吉大叔递去一根烟,两个男人依靠着车抽着烟。

嘉吉大叔再次确认:“你之前打电话跟我说,你找到蓝锥想要的人就是那个小姑娘?”

“对,她是鉴定师。”邵义点了点烟灰,“刚才给你的那批货我找她鉴定过了,她眼睛很尖。”

“眼睛尖不是什么好事,蓝锥最喜欢她这种人了。”

邵义突然不说话。

蓝锥一向贪婪凶狠,他们本只走.私珠宝,货源的质量参差不齐时,便会采取加工的方式,以次充好。后来变本加厉,直接雇佣鉴定师造假,流通于下家的珠宝真假难辨。

因为他们上下其手的做法,近几年蓝锥成为各地警方的眼中钉,是各大珠宝商的肉中刺。

半年前的一次抓捕行动,蓝锥内部近乎一半的鉴定师被警方抓获。他们的珠宝造假计划被迫中断。

蓝锥需要大量鉴定师的补给,邵义猜测,夏眠的师姐谢茵应该还活着,为蓝锥所用。

夏眠一直想的太简单,她认为蓝锥冲着海蓝宝原石和数据而来,实际上他们的贪婪超出她的想象。

一旦夏眠落入蓝锥手中,必成傀儡。

“我今晚启程去安多,那儿的人供你差遣。再给蓝锥多一点时间,引他出来。”

一口烟在喉咙里千回百转,许久之后,邵义才说:“好。”

夏眠呆在班戈的旅馆已经两天了,警方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也就是说还没有章教授他们的消息。

照这样下去,蓝锥的人很快就会带他们去到矿区,那时便生死难保。

校方和家里人担心她的安全,想让她快点回到G市的D大,万万不可落到蓝锥的手里。

飞机票已经替夏眠订好了,现在她只需拿着手上的证件前往纳曲机场,便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她担心章教授和师兄的安危,但就算呆在这儿,也无能为力。

此时天光大亮,澄澈的天空一望无际,可以从窗户直接看到不远处夏天还覆着白雪的山峰。

这么好的天气,她却开心不起来。

拿着行李出门时,夏眠经过邵义的房间。暗色的房门紧闭着,她伸出手想敲敲门,但手顿了一会儿还是沉了下去。

邵义的人或许出去了,或许还在沉睡。

夏眠想告诉他自己要即将启程回校,但她还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他家住哪个城市……

临走前,才发现她对邵义了解甚少。而就在昨天,他还救了自己的命,她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说出口。

早在之前报完案时,夏眠便说过她要走了,那时那么决绝洒脱,可现在却犹豫徘徊。

夏眠心事重重地办理了退房手续,出了门,正巧见邵义在大切诺基旁抽着烟。

她来到他面前,站定:“我该走了。”

跟上次一模一样的说辞,而这次邵义却没有挽留。

邵义并不惊讶于她的决定,她本就该离开。只可惜她来时热热闹闹,离开时却是孤身一人。

他抽出一根烟,点燃,眯眼看着她:“我带你去机场。”

“不用,”离旅馆不远处就是可以去纳曲机场的客运站,“我去坐班车好了。”

邵义突然向前一步,高大的身影笼罩着眼前的人儿,伸手就从她的口袋里拿走钱包。夏眠始料不及,踮起脚去夺回来。

他叼着烟,似笑非笑道:“也不防备着点儿?这样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去机场?”

夏眠看着自己的钱包在他手里随意地把玩,心里乱的像一团被扯乱的毛线。

她想说因为你是邵义所以自己才没了戒备心,但她说不出口,都要离开了,或许以后再也没有交集,说这一些话只是徒增暧昧外再也没别的用处。

邵义打开她的钱包看,可能是因为线上支付用的多,她身上的现金只有一百块钱。藏区还有电子支付未普及的地方,带点现金会靠谱许多。他当着夏眠的面,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几张人民币塞了进去。

邵义把钱包还给她:“注意安全,别被偷了。”

夏眠连忙掏出手机:“我用微信还给你。”

“不用还,”邵义吐出一口烟,指了指自己的脸,“给男人点面子,懂吗?”

她收回手机,声音细如蚊呐:“懂了。”

夏眠刚才突然冒出一个小心思,用微信还他钱就能加他为好友,但很显然邵义并没有这个打算。

他是一个热心肠的人,自己于他而言,只是旅途中帮助过的沧海一粟。

有时候人的感情是不能对等的,夏眠珍视于他,但他未必。

邵义揉揉她的脑袋,道:“再见。”

夏眠一脸沉静,道:“嗯,有缘再见。”

邵义单手插在兜里,脸上也未见波澜。

她把钱包收好,客运站门前刚好停着一班车。

许多藏民排着队走上去,夏眠站在队伍的末端,小小一个。

每个人都有同伴,唯独她孤寂一人,与周围格格不入。邵义立在原地远远地看着她,一口烟又在喉咙中千回百转才吐出。

最终他还是转身走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夏眠静静地坐在车上,失落的情绪不在她脸上显现半分。她有时候太过寡淡,没有人知道她心中所想。

大巴缓缓地开动,随即从邵义身旁略过,他看到的只有车尾,夏眠看到的只有未知的路。

邵义把烟扔到路边碾灭,他打电话给嘉吉大叔:“我把那小姑娘给放走了。”

那边一阵沉默后,道:“你心软了。”

风声静止,湛蓝漫天,阳光缓缓地洒下来,邵义走在阴阳的边界,晦暗不清。

他声音低沉沙哑,散在风里:“对。”

嘉吉大叔没想到他会承认,在此之前是认为他是临时改变策略了,夏眠会对他有另外的利用价值。

邵义也惊诧于自己的肯定,但他知道夏眠要再留在自己的身边,他就会下意识地去保护她,与其让自己再次心软或她会再承受危险,那不如把她放走。

“她去哪儿了?”

“去机场,会回学校。”

“没有她蓝锥还会出现吗?”嘉吉大叔在电话的另一端苦恼地揉鼻梁,“你知道矿区系统里的数据转移需要她和教授的指纹,等他们到达矿区发现整个团队都没有利用价值了,我们不可能引蓝锥现身!”

邵义单手打开车门坐进车内,“我不可能再陷她于不义。蓝锥手下抓到整个团队的时候,我猜测他已经启程去申扎矿区,他若浪费太多的时间暴露在外就会越危险。”

嘉吉大叔犹豫了许久,邵义听到电话里他来回踱步的声音。

最后他道:“那我信你。可如果蓝锥到矿区发现缺少她的指纹,肯定拼了命挖她出来。”

“那现在更适合放她走,要不是团队里另外一个女学生自称是鉴定师,蓝锥的手下也不会意识到少了一个重要的人。”

“好,”嘉吉大叔应承下来,“来安多找我,我们的部署还需要进一步的确定。”

邵义挂了电话,发动引擎后离去。

去机场的班车缓缓地行驶在山路上,陡峭、颠簸。行李和人挤在一块,让车内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味儿,闷热难耐。

夏眠一脸安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外的阳光灿烂地让她微眯着眼睛。坐在她前面的小女孩频频回头,高原红的脸蛋衬得她眼睛明亮,带着好奇。

这个大姐姐好漂亮好白,一眼望过去就感觉清凉多了。

夏眠斜眸看了她一下,别过去,一会儿再转过来时,还见到那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

“……”

她表情淡然,看不出情绪,但她回看了小女孩,小女孩开心地扭头坐正,咯咯笑了几声。

小女孩的笑声让夏眠想起了谢茵,她笑起来的声音很奇特,像卡通人物一样会发出“咯咯”声。谢茵曾经跟夏眠抱怨这种笑声会不会显得自己不淑女,但她总是一边担忧又一边肆无忌惮地继续咯咯笑。

夏眠低头看挂在自己脖颈上的玉佩,温润细腻,心中随着它的温度渐渐微凉。

她还记得每天向自己报告新鲜事的谢茵突然在出事那一天变得杳无音讯,她在实验室内询问教授,他欲言又止。校方把研究生外出实习却卷入刑事案件的事情压下来,可谢茵妈妈来到学校里讨说法,夏眠才知道她失踪了。

谢茵失踪那几天,所有人都束手无策。夏眠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她尝试联系谢茵实习的质检所询问情况,但为了造成不必要的恐慌,质检所不会向外透露风声,监控也只会给警方查看。

夏眠每天能做的只是等消息、等未知的结果。她一向不把心思显露在脸上,没有人知道她惶惶不可终日。夏眠的手机一接收到信息就立马查看,但最终她等来的,只是一块已经失去主人的玉佩。

这一次团队的遇害,她见证经过清楚原委,但又只能在报了警之后回到学校里一筹莫展。

很多时候的无奈,都是因为自己的无能。可夏眠承认,她确实做不了什么。

班车逐渐驶向301省道,路面比山路平坦,偶尔只因小碎石而颠簸。放眼望去天地广袤,没有雪山和草地,只有最简单的蓝天和黄土,偶有一星半点的绿点缀其中,铁路横穿其间,像是天地的分割线。

夏眠把食指按在窗户上,铁路从她指尖穿过,向前绵延而去。过了不久她放下了手,车窗留下了她指纹的印子。

她碾了碾自己的手指,恍惚中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自己留下来或许还有点用处。

延伸阅读

震龙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d5he.shtml
震龙餐具总部是一家专门生产及销售各种日用餐具、厨具、不锈器皿、酒店用品、礼品等的不锈

戴维尼钻石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swwz.shtml
戴维尼珠宝网,创立于2005年,中国区总部设在深圳。戴维尼专注钻石批发及OEM加工已

YODA由达家用多功能榨油机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gdro.shtml
主要经营批发少售“yoda由达”系列厨房小家电、厨具产品.由达家用多功能榨油机是由达

喜多拉面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u4x9.shtml

多多爱家纺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a6cb.shtml
多多爱家纺品牌于1837年由英国皇室成员查尔斯公爵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于定居英格兰所创

罗格瑞硅藻泥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6mv8.shtml
罗格瑞硅藻泥加盟品牌隶属于苏州罗格瑞壁材有限公司,公司位于美丽的人间天堂苏州吴中,公

达勤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nanv.shtml
东莞市达勤体育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10月,东莞市达勤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主要生产

教育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g3wd.shtml
1、成为教育的合作伙伴

诗百汇洗衣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733.shtml
“诗百汇”是香港邦威(国际)洗涤服务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同时也是香港的知名干洗品牌,

业通加盟  http://www.ace-apparel.com/dz2d.shtml
济南业兴通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矿山、公路、铁路、水利、市政、机场、港口、冶金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仁不为己第一卷 第七章情敌较劲

    听清龚宇的声音,吕霞琳心中一块石头才落了地,缓缓回答对方的疑问:“我们市场部与你们信息部业务密切,所以我们这里有你们每一个调研员的电话号码。”龚宇:(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对不起,我刚才手机没带身上,而且今天电也没充足。这么晚才给你打电话,打扰你……你跟戴瑟休息了,对不起!吕霞琳:没事,戴瑟有事刚出去

  • 娇鸾令之翻身(2)

    但是叶南天不知道的是……他的儿子叶子枫会变成如今的模样。全是因为自己偷偷送给叶子枫的丹药而引起的。自己偷偷给叶子枫送的丹药,都是非常珍贵的。但也正是因为他们的珍贵,才酿成了如今的悲剧。如若叶子枫偷偷藏起来还好,其实叶子枫原先是准备立刻就吃掉的。但他父亲叶南天偷偷把丹药交给他的时候,刚好被大长老的儿子

  • 西风冷冷在线阅读第4章

    【4】江流儿倒也奇怪,听了这话不惊不惧反而跑上前,一脸好奇地蹲在孙悟空面前,端倪良久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真的是齐天大圣?”“是又怎么样?”孙悟空接过小和尚递去的桃子,懒懒地偏过头去看着一旁发呆。江流儿一下子就来劲了,激动地说:“我知道我知道,戏文里说过……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

  • 逆袭菜鸟在线阅读第九章

    盯着床上睡死的青年,大概雷打都不会醒来,青年身上散发着淡淡酒香,显然是醉的厉害。苏陌摇了摇头,青年终究还是太嫩了一点,居然一点戒心都没有,才出去多久,就把自己卖掉了!“这是喝醉了,龙爷这边有解酒药吗?”苏陌转身看向龙渊说道。站在边上的龙渊立刻点点头道:“应该有吧,我不是很清楚,管家你去看看,有的话就

  • 穿成等离婚的女配后之你不去,我就帮你全球征婚!

    回到了别墅内,此时也不过刚刚步入酒店,但是白浪并未见到自己的父母,待他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才发现老爹居然端着一杯红酒在等着自己。“回来了?玩的开心吗?”白岩笑着为白浪倒了一杯询问道。“不开心,总感觉没有之前的那种懵懂与憧憬了。”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白浪面色如常的回答道。白岩心疼的看着杯中的红

  • 凰权医妃第6章在线阅读

    一晃便是五年了,如今的锦生步入了少年时期。城西云柳巷的铁匠铺中有一白衣长衫锦绣鞋的少年正在店铺内的茶桌上品茶,这少年头戴银色面具,面具下稚嫩而帅气的脸庞配上黑色深邃的双眸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修为已达炼骨初期距离突破中期也就几年的时间了。茶桌对面则是坐着另一少年,黑色马褂配着紧身皮绔加上马靴,脸色冰冷

  • 不小心拿到男主剧本肿么破[快穿]之第七章、大水牛疯了(8)

    那天下午我和三子二胖在田里追着跑,刚入冬的天气虽然有点冷,但也挡不住我们之间的热情,我追着三子就跑,三子在前面,二胖在我后面。入冬之后的稻田里只剩下一些硬梗,一颗颗的被我们踩在脚下。“牛发疯了,冲着田里跑过去了。”也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嗓子,我当时就停了下来,直勾勾的看着牛冲着我跑了过来。脚下就跟生了铁

  • 大秦:开局成为嬴政的系统在线阅读第2节

    几日下来金光瑶都找不到突破口,便不再纠结一时,趁着时日还多着,四处寻找提高修为的法子。几个月之后,金光瑶回孟家的时候在路途上歇息了一会,听见远处隐隐传来的说话声。思索了会,谨慎地将自己停留的痕迹抹去,然后准备快速地绕了远路归家。将要离去时,他隐隐听见有人喊了声“蓝宗主”。金光瑶的身形一顿,呼吸瞬间加

  • 星觉在线阅读第六章

    葛天疯了。村头儿家的女人来给他送早餐,只见他目光呆滞,嘴里一直重复着那句话:“我从这边来,你往这边去,去时路上多魑魅,来时一步一回头……”女人立马叫来了人,“村头儿”走到葛天面前,盯着他良久,最后终于摇了摇头:“他彻底疯了,找人送他回去吧。”葛天听闻,突然抬起头对着面前这个干瘪的男人狂笑起来:“你往

  • 大明:我真的只想当王爷之直播打呼噜(5)

    温学晟觉得自己今晚梦里恐怕都得出现这种四四方方的盒子,真可怕,这么一点大,里面装得怕不是骨灰。可是这个盒子看上去有些粗糙,木头与木头之间缝隙有点大,装骨灰肯定得漏出去,所以这里面其实是把人给掰成一个扭曲的姿势硬放进去的吧。这么一想还有点疼!温学晟打了个寒颤,觉得自己脑子怕不是有点毛病,一个盒子也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