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在总裁文里发家致富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水月儿月色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09

之后一个多小时,池凡工作得异常顺利。

被傅念宇“教训”了一顿后,孙经理就消失了,至少池凡没再看到他。其他员工本就不待见孙经理,这事儿一发生,简直恨不得给池凡贴个“为民除害”的标签,还没到11点,就有人主动接了池凡的班,当他换好衣服去2717号包厢时,比预定的时间还早了几分钟。

出乎池凡的意料,傅念宇居然已经等在门口了。少年正低着头靠在门边玩手机,听到动静立刻抬起头,正对上池凡的目光。

“学长?”傅念宇立刻露出了笑容,“你终于下班了。”

傅念宇本不是个爱笑的人,平时挂在嘴角的笑意也是冷笑或嘲笑居多,但无论这辈子还是上辈子,他一见到池凡就会不由自主地弯起嘴角,整个人从里到外都被阳光照了一遍似的,皮笑肉不笑的毛病也没了,整个人看着都清爽阳光了不少,用上辈子王磊的话来说,就是——

这他妈的就是爱情的力量!

“你们还没散场?”池凡走过去时隔着包厢门的玻璃窗往里瞄了一眼,看到里面居然还有不少人。

“他们还要玩一会儿,我先撤。”傅念宇对池凡眨眨眼,“毕竟我是个需要上早自习的高中生嘛,得早点回去洗洗睡。”

“……”

说实话,要不是池凡实打实地给对方补了两天课,他根本不敢相信傅念宇是名牌高中的优等生。想想自己高中时读书读得昏天黑地,连搬家打包行李时都不忘提笔算几道数学题,再看傅念宇这么优哉游哉成绩还挺不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走吧,我都叫好车了。”傅念宇笑嘻嘻地搂住池凡的肩,带着他往外走,“出门就能走。”

池凡瞄了一眼傅念宇搭在肩上的手,嘴巴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其实不太喜欢和不熟的人勾肩搭背,但对方今天也算是自己的“恩人”,他不好意思扫傅念宇的兴,就随对方去了。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两人“勾肩搭背”往外走时,傅念宇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用力握了握拳,心底振奋地“耶”了一声。

肩都搭上了,离拉小手还会远吗!

***

出租车就停在门口,两人上了车,傅念宇报了个街名,车子很快启动了。

“你选的地儿在S大附近?”池凡有点惊讶。

S市很大,池凡作为刚来不久的外地人,对一些具体的街道路口还不熟悉,但傅念宇刚才报的街名他可太熟了,是S大后面的一条购物街。这条街上分布着不少学生喜欢的小吃店,但基本11点前就打烊了,他们现在过去的话,宵夜是别想了,只能吃到闭门羹。

“放心吧,我选的店现在肯定还在营业呢。”不等池凡提醒,傅念宇像已看透他心思般,抢先开口道,“学长你就放心跟我来吧。”

池凡问他店名,傅念宇也不说,只是笑眯眯地表示去了以后自然就会知道。

等车子行驶到了目标街口,傅念宇开始口头指挥起方向,他们没有驶入那条购物街,而是穿入了街口旁一个不起眼的小巷,车子在昏暗的路灯下又往前行驶了几百米,最终停在一条小岔路外。

“到了。”

池凡一头雾水,跟着傅念宇下了车。这条岔路的路口十分狭窄,车子很难驶入,最多只能容下三个人并肩前行。他们往前走了十几米,视线突然豁然开朗——岔路的尽头是一片空地,空地外围了一圈参差不齐的铁皮小矮房,上面挂着各种各样的招牌,新的旧的,老土的新潮的,充满着挤挤攘攘的市井气息。

傅念宇带着池凡径直走向其中一间矮房。门面看着不大,里面空间倒是不小,摆着食堂常见的那种塑料餐桌,桌与桌都挨得很近,此时室内基本已满座,一打眼看过去全是黑压压的人头。几个服务员游走在桌与桌狭窄的间距里,灵活得不可思议,添茶倒水上菜端饭,一点没耽误。

有人看到傅念宇和池凡迈步进来,立刻扬起嗓门。

“有客来诶——”

接二连三的吆喝声紧跟而至。

“37号桌候着呢——”

“客官这边请——”

一个接一个的传话,嗓门洪亮让池凡不由得想起了古装剧里喊着“威武——”的衙门差役。他心里觉得好笑,后退一步想看看店门口的招牌,视线转了好几圈,才在门口旁的地上看到一块旧黑板,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几个白色粉笔字——“一间面馆”。

这店名……还真是随便。

傅念宇明显是这里的常客,他连菜单都没看,直接对迎上来的服务员伸出两根手指摇了摇。

“牛肉面,两份。”

“好嘞——”服务员对傅念宇笑了笑,继续扯着嗓门喊,“落座——茶水伺候——”

两人在一张刚清扫干净的小桌前坐下,池凡喝了一口倒好的茶水,环顾一圈四周,笑起来。

“这地方有点意思。”

“我经常来。”傅念宇麻利地拆着餐具,给池凡面前摆了一份,“这边的牛肉面很不错。”

池凡感叹:“这么偏僻的地儿,也亏你找得到。”

傅念宇无声地笑了一下,停顿片刻,又轻轻叹了口气。

“我也是被人带过来,才知道这里的。”

“怪不得。”池凡点点头,“我猜也是,否则真想象不到你能主动走进这种店里。”而且似乎还是常客。

“是吗?”傅念宇饶有兴趣地问,“为什么?”

“气质不符吧。”池凡打量着四周,他对这种藏于市井中的苍蝇馆子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在KTV看到你我不会吃惊,哪怕你和那群社会人拼酒喝成哥俩好,我都不会太意外,但要说你坐在这店里吃面……”他转回视线,盯着傅念宇看了几秒钟。

“……有点难以想象。”

傅念宇笑得差点被茶水呛到,半晌才忍着笑说。

“不用想象,等会儿就给学长你来个真人表演,”他合拢筷子,往桌上一敲,“现坐现吃,绝对新鲜。”

池凡也跟着笑起来。

没过多久,热腾腾的两份面汤端了上来。

黄亮劲道的面条在鲜香的牛肉汤汁中半露半浮,白净的萝卜片和煮得烂软的牛肉铺满了大半个汤碗,一层厚而鲜亮的辣子红油泼洒在面上,引人垂涎,食指大动。

“啧,忘了和他们说你的这份不要辣了。”傅念宇蹙了蹙眉,立刻拿汤勺把池凡碗里的辣椒油撇出来,直接倒进了自己的碗里。

此时池凡才刚刚拿起筷子,他看着男生行云流水的熟练动作,愣了片刻才说。

“……你怎么知道我不吃辣?”

傅念宇拿着汤勺的手停了一下,但很快又继续搅动着碗内的辣椒,让澄澈的面汤变成红油油一片。

“学长你不是说过你的胃不好吗?”傅念宇放下汤勺,淡定地抽出筷子,看了池凡一眼,“一般胃不好的人都不吃辣啊。”

“我说过吗?”池凡有点疑惑,他只记得自己看傅念宇喝蜂蜜水时,猜测过他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有胃病,但当时……他有把自己有胃病的事直接说出来吗?

“嗯,说过。”傅念宇笃定地点着头,趁对方细想之前,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今天天冷,赶紧吃吧,一会儿面就凉了。”

虽然已经吃过晚饭,扑面而来的香气还是让池凡萌生了食欲,他夹起面尝了一口,面条的柔韧爽滑混合着汤汁的鲜美香味,带来了堪称完美的味觉体验,池凡又连吃了好几口,发自内心地赞叹道。

“味道真不错。”

“是吧?”傅念宇笑得弯起眼睛,好像池凡表扬的是他本人一样,“以后可以再尝尝别的,这家其他面食也都很不错。”

虽然是自己请客,却意外发现了如此合自己心意的一家小店,池凡有种自己才是受益者的感觉,好像不仅没还一点傅念宇的人情,反而又欠了几分的错觉。

“可惜这里不送外卖,”池凡遗憾地看了看墙上贴的“不外送”的大字条,“以后还真不一定能有时间过来。”因为兼职多,他平时行程都排得很满,有时连去食堂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来校外专程吃顿面了。

“学长,我之前就想问了,”傅念宇停下了筷子,“你有没有想过换份兼职?你现在兼职数量太多,地点也很杂,跑来跑去不仅浪费时间,还分散精力,最好能集中一下,找个能覆盖你空闲时间,但又不会太密集让你喘不过气的那种。”

“我倒是也想啊。”池凡叹了口气,“但时间足够灵活又适合我的,哪有那么好找。”

“我正好知道一家。”傅念宇马上说,“是一家木艺小店,他们在招木艺培训师,客户群主要是小孩子和初级爱好者,只要有基本的木艺或雕刻基础就行,时间很灵活,时薪也不错。学长你不是正好会木雕吗?感不感兴趣?”

池凡一听,的确很有兴趣。

“地点在哪里?”他问。

“不是很远,城北商贸街那边。”傅念宇说,“我周六正好要过去一趟,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周六上午池凡有别的兼职,下午则是要给傅念宇做家教,如果要抽时间,恐怕只有周六中午了。

“我应该没法和你一起过去,”池凡喝了一口汤,缓缓道,“我只有中午才有空,你去的话,应该是上午吧?”

傅念宇想了想:“那我就先去,你中午的时候再过去,等你和店长谈完了,咱俩再一起回来,下午直接去我家补习。”

这个安排很合理,池凡点点头:“好。”

两人又聊了些别的,很快面吃完了,池凡去前台结账,看到账单的时候不由一愣,轻轻“咦”了一声。

“怎么了?”傅念宇问。

池凡突然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会是故意要帮我省钱吧?”

“嗯?”

“这也太便宜了。”池凡把账单给傅念宇看了一眼,“简直有种我在占你便宜的感觉。”

傅念宇笑得不行:“那学长你以后再多请我来几次呗?”

“没问题。”池凡点点头,露出一丝笑意,“就这么说定了。”

“好。”傅念宇笑得弯起眼睛,像只奸计得逞的猫咪,“一言为定。”

池凡付了账,和傅念宇一起往外走,忍不住又感慨了一遍。

“这儿的性价比也太高了,高得我都有点不敢相信,S市居然也有这么实惠的小店。”

“这有什么稀奇的。”傅念宇侧着身子穿过桌与桌之间的狭窄过道,“这种小馆子,价钱都贵不到哪里去,只是这家恰好口味又特别棒而已。”

池凡“嗯”了一声,片刻后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真神奇。”

“怎么?”

“总觉得……”两人走出店门时,池凡又看了看那张写着“一间面馆”的旧黑板,四个白色粉笔字简洁得近乎敷衍,“这种物美价廉的小店,应该是我领着你来才对。”

只有他这种一分钱掰成八半花的穷学生,才会特别钟情这种物美价廉的小店,门面破一点烂一点没关系,价格便宜最重要,如果恰好味道又特别棒,简直就是心头好,是必须推荐的宝藏小店,有机会的话肯定会带朋友过来尝尝。

傅念宇没有说话,直到两个人已经走出很远,他才回过头,远远望了望在夜色中已经看不清楚的那张黑板招牌,淡淡笑了笑。

“是啊。”他自言自语着,声音轻得只有自己能听见。

“我也是这么……觉得呢。”

延伸阅读

欧洁家电清洗加盟  http://www.obsidianasylum.com/g991.shtml
欧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清洗地热,家电的环保公司,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引进创新效果的家

雪中花加盟  http://www.obsidianasylum.com/ar3e.shtml
雪中花服饰韩流时尚与休闲的出色结合是“雪中花”的风格。“雪中花”针织服装带来了浪漫都

草原春乳业加盟  http://www.obsidianasylum.com/yddz.shtml
草原春乳业成立于2003年,公司坐落在呼伦贝尔市海东工业开发园区是开发区重点企业。公

超级飞侠英语加盟  http://www.obsidianasylum.com/67hq.shtml
超级飞侠英语是以《超级飞侠》这部深受小朋友喜爱的动画片作为教学故事发展主线,经过北美

千针坊家纺加盟  http://www.obsidianasylum.com/ut2l.shtml
企业介绍家纺加盟的用料,剪裁一丝不苟的精神盒严谨的工作态度,加上不失时代潮流的制作,

旭马饰品加盟  http://www.obsidianasylum.com/xprm.shtml
旭马饰品是耳饰、头饰、项链、脚链、胸针、戒指、服饰扣、鞋扣、礼品、工艺品、饰品、饰品

轩影化妆品加盟  http://www.obsidianasylum.com/y0pu.shtml
轩影化妆品公司座落于南海之滨的轩影化妆品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美容化妆品、日化产品科

宇程饮料加盟  http://www.obsidianasylum.com/pab0.shtml
宇程饮料由占地面积60亩的农副产品加工物流基地和600亩生态果园基地组成,总建筑面积

南银加盟  http://www.obsidianasylum.com/nxym.shtml
南银机电设备代理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综合型企业,凭借雄厚的技术实力和多年的实践、选型经验

迷离界女装加盟  http://www.obsidianasylum.com/aldn.shtml
迷离界女装:迷离界品牌起源于时尚潮流圣地“香港”,隶属于香港馨光四射(集团)服饰有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依依不依之第八章(8)

    第八章酉时一过,二皇子先到。凌风进屋禀报,府上的蒋先生才从塌上起身离开,“王爷先忙。”寒霜天一到夜里,冷的越是刺骨,二皇子裹紧了身上的大氅,哈着一团白气进来。“皇叔你这屋里怎么也不搁盆火。”二皇子进屋后不停的搓手,原以为外边冷,进屋了能暖和,谁知道进来了还是一片冰凉。安王习惯了。“凌风,去端盆火来。

  • 奇点转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碧染随着从宫里来的三位公公一路快马加鞭,穿过热闹的集市,没过多久便到了宫门前。碧染翻身下马,跟着之前在络银仓宣旨的那位公公往宫里走,其他二位牵着四匹马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从宫门进去后,碧染默默地跟在公公后面,一言不发。公公身着常服,步态与常人并无太大不同,他自顾自地往前走,头也没回就对身后的碧染说:“

  • 都市超级实习生平河之战 (中)

    春夜无寒,皎月当空,虫鸣唧唧,多好的良辰美景啊,可埋伏在平河边的康国将士却没有心情去欣赏头上的明月,就算有人抬头去看,眼中也都是嫌恶之色。常言道,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顶着这么亮的一轮明月去偷袭还不把赵人笑死,而且还一丝风都没有,简直是杀人、放火两不宜啊。池生两眼直勾勾的望着河对岸,清冷的月光把一

  • 渣爹登基之后之阿姐

    一夜好眠。清早醒来,让入画剑衣两个服侍着梳洗了,却听院外隐隐欢声忙乱,厉弦拧着眉毛问了声。入画笑吟吟地禀道:“公子,今日应是大娘子要自郦山南苑回来了。”“……大娘子?!”厉弦一楞,怔怔低语:“厉澹。”澹乎若深渊之静。他一母同胞的嫡亲大姐,并不象母亲希望的那样是个恬然宁静的淑女,却明媚如焰,性烈似火,

  • 逍遥无敌之盖世邪君第十章

    不知不觉,杏子在世外村生活了快半个月,天天玩,和尼克去海边,去世外村的魔法游乐园,和小姐妹们去美容院做头发,烫了个爆炸头,去逛街喝下午茶,去看魔法表演,杏子完全忘记要回拉玛娅国了,也忘了要变强大打倒魔王。但她还有没忘记的事,这天夜里,她邀请哈德瓦上屋顶放烟花,烟花盛开美丽极了,她边吃着哈德瓦做的蛋糕

  • (西幻)梵伽物语之出人意料的第一

    方安手持巨斧指向两人,与其说是两人,不如说是指向方林,方林随之气息暴涨,紫色光芒散发而出。方安回之以礼,同样爆发出紫色光芒,细细看去,方安的紫色光芒更盛,隐隐压过方林一头,方汉江于是乎被无视了,他也十分自觉,慢慢走到擂台边处。方安忽的又消失在原地,他将《残像典》练的炉火纯青,一斧劈向方林后背,方林脚

  • 小郎中混异世在线阅读第4章

    望着狼群冷锋瞳孔微缩,他实在是不明白自己何时被这群狼盯上,而且还被它们找上门来,现在他面临着绝境,要么冲出去,和这群狼拼个你死我活,然后侥幸逃生,要么龟缩不出这个石洞,等待天亮看有没有人来解救他。可是看似两条路,每一条路都是九死一生。冲出去,大战一场绝对是九死一生,虽然冷锋从缝隙中只看见四五只狼,各

  • 我的具现化分身之皇后失踪(2)

    暖春时节的锦川,被笼罩在一片苍茫的白色花朵之中,站在宫墙上远远望过去,恰如苍茫雪海。唐素茹在叶萧远的搀扶下,慢慢靠近墙边,单手附在石壁上。“皇上,今年锦川的棠梨花开得甚是鲜艳呐。”她眯缝着笑眼,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倘若是个公主,不如就叫棠梨吧。”叶萧远目光清亮,看着满城雪白,点点头:“就依皇后。”两

  • 相思诀别动,动就爆你头

    “呜呜呜……”“对面那人,铁石心肠,连辣么可爱的小团团也杀,真是太残暴了!”“我们还是放下武器,做他的俘虏,当他的女奴吧!”说完这话,小团团扔掉自己背上的枪械,对正走过来的叶凌弱弱道:“主人,可爱的小团团已经放下武器,求求主人不要再杀可爱的小团团了!”“呃!”“主………主人……”已经放下枪械,正在扶

  • 桀骜在线阅读第4节

    李默用手搂着他的肩膀,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微笑着说道:“摸你的屁股。”“啊?”郝强明显没明白。“我要你脱了衣服,在办公桌上好好的跳一段摸屁股舞。”李默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里不断的回荡着。当初郝强不是故意羞辱他,当他面不停的摸孙畅的屁股吗?那么喜欢摸,不如摸自己的,好好的体会体会。“默少爷,您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