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花杀之剥魂

作者:倾城欢 来源:晋江文学城

长治久安的和平生活让人们丧失了大部分警惕性,以致于在意外来临时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的坐以待毙!

尽管赵友钱有所警惕和防备,但是依旧没有躲开突如其来的变故,他被握着黑色纱巾的黑手捂住了口鼻上,饶是极尽挣扎,也死活挣脱不开。

暮黎任由赵友钱的双手死抓着自己的右臂和左手,默默感受着对方的剧烈挣扎,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忍。

但是不忍归不忍,他的右臂依旧紧紧勒住对方的脖颈,左手丝毫没有放松,仍然紧紧的捂住对方口鼻。

赵友钱疯狂的挣扎着,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挣不开对方的手臂,甚至连呼喊声也无法传出,而让他更加骇然的是身体竟然在迅速失去知觉。

“他不是想要求财吗?他究竟想做什么?想要把我怎么样?”这是赵有钱在昏迷前的一连串疑惑。

药效发生的很快,不到十秒钟,赵友钱剧烈挣扎的身体便软了下来,暮黎稍微松开手,任由其滑落在地。

时间有些急迫,他无法保证是否有人路过,过往的车辆中是否有人注意到这里,所以必须争分夺秒。

然而在即将动手时,他再一次心软。

看着昏迷在地、任人宰割的中年男人,暮黎的眼神非常复杂,有痛恨,有不忍,甚至连已经挥出的右手,也缓缓放下:“他还有家人,我若是杀了他,他的家人会悲痛欲绝,也会失去经济支柱。”

暮黎知道赵友钱上有老,下有小,而将心比心,他深知失去至亲的悲痛。

林国风曾对他说过:“赵友钱对老人很孝敬,对女儿十分疼爱,他为了让女儿就读最好的初级中学耗费了极大的精力。”

因此,若是不考虑出卖同事和背叛妻子,赵有钱也算得上是一位慈父和孝子。

然而,暮黎也清楚赵友钱的罪行,若以法律的角度来看,对方根本罪不至死。若以证据说话,对方更不会受到法律制裁。

这肯定不是暮黎想要的结果,因为他一定要让赵友钱以命来偿。

“彼之善人,我之恶人!”看着软绵绵躺在地上的赵友钱,暮黎的心情极其复杂,脑海中正在天人交战,而其中的一方是良善和不忍,另一方则是疾恶和报仇。

两者势如水火,互不相容。

“杀,还是不杀?”面对这个令人纠结的问题,暮黎的身体开始轻轻颤抖起来,双拳也不由自主的握紧。

虽然杀了对方可以为自己大哥报仇,但是很可能会让一个家庭崩溃。

所以...杀,还是不杀?

这是对道德的质问!

这是对法律的抨击!

这是对善恶的疑惑!

这是对对错的判断!

这是对人性的考验!

“不管了,跟赵友钱成为亲人也算是他们倒霉,赵友钱身为新闻记者却不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为了利益而扭曲事实,蒙蔽百姓,更是无视人命,若是继续留他在这个世界上,必然还会有其他人遭受祸害。”暮黎的双眼微微泛红,而由于心中的决定,身体颤抖的频率逐渐加剧,这是肾上腺激素在作怪,因为他将要杀人。

此刻,暮黎已经在心中给赵友钱定罪,而罪名主要有三:

第一罪,张天意虽然不是被赵友钱亲手杀害,却是因他的出卖而死,他算是半个杀人凶手。

第二罪,赵有钱明知重金属制造厂排放污水,却不履行新闻记者的职责,不仅没有将其曝光,反而收受贿赂,与其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算是坑害百姓,是社会的蛀虫。

第三罪,赵有钱背叛妻子,私养情人,枉为人夫。

虽然按照当今社会的道德和法律约束,赵友钱罪不至死,但是暮黎仍然决定击杀对方。

“仅我所知你便有如此恶行,而我所不知的,你究竟又做过多少恶事?况且只需第一罪,你就该死。”死亡名单已经列好,眼下就要手刃第一个仇人,暮黎有些兴奋,眼睛里释放着强烈的快意。

“也不知那人的话是否为真,如果骗我,我该怎么办,一走了之?还是将他勒死?”在制定好的计划中,暮黎将道人教的东西作为报仇的依仗,所以他才将第一个目标定为赵友钱,而不是其余两人。

首先,赵友钱是报仇对象中最弱的一个,属于软柿子,好捏。

其次,他想将赵友钱当做试金石,用来证实道人教的东西是否为真。

第三,如果道人教的东西为真,他将有能力继续报仇,并且不留作案痕迹。但若是为假,他只能从长计议,另寻他法。

不得不说,杀人的手段有很多种,杀人其实也很简单,但是难的是下定杀人的决心。

而既然下定了杀人的决心,暮黎也不再犹豫,直接调动出青衣道人教给自己的一法一诀。

同一时间,一直沉寂在脑海中的一法一诀活了过来,就像一个个散发着金光的蝌蚪文字,在脑海中不断游动着,不断组成一个个神奇而玄奥的图案。

根据引魂法的指诀,暮黎生涩的抬起双臂,以左手掌心下压,右手掌心向上的姿势同时平举在面前,然后又将其缓缓收拢至胸前。

而在收拢双臂的同时,双手的食指与中指顺势并拢,拇指压住无名指和小拇指,以双剑指的姿势,将双臂呈正十字型交叉:左臂在外,右臂在里,左臂压住右臂,左剑指指尖平行朝右,右剑指指尖垂直朝上。

在这连续的动作中,双剑指代表天地规则令,右剑指向上指天,是代天号令,左剑指水平指世间,是号令众生。

当剑指令成型后,暮黎以右臂反压左臂,保持左剑指指世间,同时将右剑指缓缓指向赵友钱胸口的膻中穴,而这一动作则是替天号令众生,进而勾取人魂。

虽然指诀并不复杂,但是暮黎在做出这些动作时,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变得非常黏稠,无论是抬臂,还是做出双剑指的动作,均要耗费大量力气,仿佛有他人或它物在和自己唱反调,强按着自己的双臂,强压着自己的手指,试图阻止自己完成指诀。

而当他艰难的完成指诀时,双臂的力气险些被耗尽,他的额头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胸口剧烈的起伏,不断的大口喘气。

但是这还仅是个开始,因为接下来还要默念十分复杂的引魂法口诀。

而在默念口诀之际,暮黎感觉自己的口鼻仿佛被一层塑料薄膜堵住,很难喘过气来。

不过幸好口诀不用念出声音,只需在心中默念即可:“魄无魂不生,魂无魄不旺,魂魄本无光影,却因光影成相。今本圣邀尔证菩提,且自离凡胎容器,以随本圣灵魂虚度,抛却红尘五谷... ”

洋洋洒洒近百字,暮黎强忍着窒息感默念完,而下一秒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从赵友钱的身体里抓出了一个人型虚影,而在此之后,虚影就如同投影仪投在帷幕上的光影一般虚幻的站在赵友钱的躯体旁。

这个虚影正是赵友钱的灵魂,虽然有些透明,但是五官的轮廓都清晰可见。

而道人未曾告诉暮黎的是,一个人的身体就如同一间拥有双层门的民居,引魂法指诀是打开外门的钥匙,引魂法法诀是打开内门的密码,如今两层门均被打开,藏于其内的灵魂自然就会显露出来。

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一幕,暮黎隐约感到有些不太对劲。

他的灵魂曾被道人抓出来过,而那一次他虽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灵魂的意识尚在,可是此刻面前的灵魂仿佛不存在意识一样,对方虚幻的双目紧闭,灵魂体像个木头桩子一样虚立着,一动也不动。

虽然发现了面前灵魂的异样,但是眼下的情况并不允许暮黎去深究,既然引魂法成功,这就意味着道人教给他的东西为真,也意味着他的报仇计划可以进行下去。

所以尽管他对面前的异样产生疑惑,对道人的身份感到惊疑,但这不影响他继续使用渡恶诀。

而渡恶诀的指诀很简单,只需要保持先前的指诀不变,将右剑指向上弯曲一百八十度即可。

然而在弯曲右剑指时,暮黎感觉指尖好像挂了一个千斤秤砣,甚至隐约听见了指节的脆响声。

这一幕让他有些担忧:“我的手指不会被折断吧?”

不过他的担心没有成真,手指没有被折断,渡恶诀的指诀也顺利完成。

而摆好指诀后,他开始默念渡恶诀:“世道恶,人心恶,大世皆恶,本圣无善无恶,却应恶渡之,渡天,渡地,渡人心,渡尽世间恶...”

同样是洋洋洒洒近百字,很快默念完毕。

而与此同时,暮黎看见了赵友钱灵魂的胸口处突然浮现出一缕黑色的半透明能量线,那能量线就像是被右剑指隔空勾住了‘线头’,被牵引着朝自己的会阴穴方向飞来。

“这就是恶能量吗?”看着越来越近的能量线,暮黎拼命的沟通着‘线头’,试图让它牵引着能量线朝其它魂魄寄居的轮脉飞去。

然而他很快放弃了自己的打算,因为他发现‘线头’根本不搭理他,仍然按着特定的轨迹飞行着。

这时他才明白,解开封印的顺序有着特殊限定,只能由低到高一个一个的来。

而其实刚才也只是他的一个好奇尝试,即使没有固定的解封顺序,他也会先解开最低级的封印。

理由只有一个:拿在手里的苹果不代表就是自己的,只有吃到肚子里的才算。最低级的封印也意味着最容易解开,进而会获得可能存在的能力,才能在第一时间让自己提升几分实力。

延伸阅读

仙道魔途传山崩地裂状之二  http://www.hbjiulu.cn/rh4.shtml
李纨匆忙给青阳电话:“同学们给你凑了多少?”“两个小时凑了4万五,红梅凑了6万,剩下

[我英]叶久的英雄笔记势力线开启  http://www.hbjiulu.cn/77f.shtml
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张飞和老爹张扈在房间里面商量了一晚,也不知道在谈论些什么。

江湖夜雨录在线阅读赵依云  http://www.hbjiulu.cn/6pcv.shtml
就在这条蛇快要得逞的时候,培风突然咬牙道:“自在天魔掌!”只见,培风回防的那只手突然

七十年代穿二代任务塔  http://www.hbjiulu.cn/5vx.shtml
任务塔,位于整个逆战界的核心位置,共有七层,塔身由宇宙合金筑成。除去第七层是管理人员

武破九霄九重天之兑换超能力5/5(新书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  http://www.hbjiulu.cn/nhpv.shtml
“可是为什么才这么点?”楚云记得当时通过群众得到的点数可远远不止这么点。“这些人的情

和爱豆隐婚后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hbjiulu.cn/ue60.shtml
病理主任听着苏薇的话将自己近来所有的药物都进行了整理,而且以及仓库里的药物也进行了整

[火影]浑身燃烧吧!彩女!在线阅读天女身边坐,惊惶便自生  http://www.hbjiulu.cn/bxi9.shtml
李言一边拱着手,一边满头大汗,过了稍顷,然后对云青说:你要不,以后能多来几次?云青说

[大圣归来]现已加入混沌豪华午餐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hbjiulu.cn/sfac.shtml
那一瞬间,纪星岚眼中一闪而过的嫌弃,让言邱的自尊心受到了一百点暴击伤害。言邱赶快把裤

直播:女神的二哈秀到爆!一只蜜蜂引发的惨案  http://www.hbjiulu.cn/y92j.shtml
下车后,穆迢再次叮嘱穆情看顾着苏寻,穆情嘴上答应地好好的,等他一走开就立刻变了脸:“

老婆你最大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hbjiulu.cn/nkdd.shtml
今天沐成赫带她去吃的是家创意杭帮菜,鱼头汤好吃、虾仁好吃、茄子好吃、小笼包也好吃,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敌军还有三分到达战场[王者荣耀]在线阅读意外前奏

    ~~~~~~~~~~~~~~~~~~~~~~~~~~~~~~~~~~~~别墅内~~~~~~~~~~~~~~~~~~~~~~~~~~~~~~~~~~~~~蝶薇站在窗前,看着刚刚飞过去的人影:“几斗,你们怎么又打起来了?不累吗?”无奈的看着两个人微微一笑然后拉上帘子换了身衣服走了出来,就被一个跑过来的女

  • 洪荒:开局登基当天帝之我很想你

    慕浅浅娇斥:“吓死我了,怎么突然这样,你快放开我呀。”话语有她自己也没发现的娇嗔。而莫倾闻言心中一乐,这傻丫头。昏黄的灯光中他能清楚地看见她动人的神情有些羞恼,娇艳的红唇上下相合说着什么,莫倾的眼神变得幽深,喉头一咽,头脑一热,突然,不受控制般猛地俯下身子吻住了她的唇,唔,好滑,在她柔软的唇上辗转厮

  • 祭品女王在线阅读第七章

    初生的阳光透过火车浅绿色的车窗从厚重窗帘中间的缝隙里落在地板上。整个夜里,伴随着剧烈的疼痛,黑色的夜幕和火焰中的庄园好像跗骨之蛆如影随形,明明知道只是个无论如何再也不会发生的梦境,但是还是冷得浑身都可以颤抖起来。苍不语蜷在地上,一半的脸埋在柔软的羊毛地毯里,呼吸微弱的仿佛随时都可以停止。过了一小会,

  • 荒山清泉在线阅读第3节

    轰!天穹似是要炸开,发出振聋发聩的巨响,黑暗将大地笼罩,狂风吹卷云层,似乎天地在颤鸣。太初大殿中,诸多大教老祖皆是神色一变,今日乃太初帝子诞辰,按道理说,天地会隔离万法,不允许有生灵在今日渡劫,可这怎会有天劫出现?太初帝后石芸动了,她玉臂一挥,面前光景变化。众人望向光景内的场景,那乃是一名面貌约十五

  • 穿成影帝的隐婚前妻[穿书]第六章

    江初月和吴长超双手一片青紫,正掐的兴起。江初月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小拇指有液体流过的痕迹,是血!吴长超那个小王八蛋居然留着寸把长的指甲壳儿。最后一节课下课,在章纯凌用剪刀剪开绳子之后,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窜开了,都离对方有几米远的距离,实在是都恶心的不行了!江初月原本白皙修长,指节分明的双手现在布满了指甲

  • 南宋小奸臣第10章在线阅读

    “什么?”听到儿子的回答,林成德心里很诧异,在他的认知里,一株‘血参’完全可以让一个锻体五段的修行武者突破到锻体六段了,可自家儿子才达到锻骨小成,这也……狠狠盯了几眼林峰的肚子,林成德有些郁闷的说道:“一整株‘血参’还没有突破一个小境界?你是不是把这‘血参’当白菜吃了,连消化都不消化,就拉出去了?”

  • 穿越阿拉德之死亡骑士在线阅读第7节

    第六节昨天的家宴,张云帆和高怀德也都喝了不少,但却只有王朗一个人喝高了。这情况要在别人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发生在王朗的身上却比要了他的命还严重。假如这事发生在张云帆身上,他的反应一定是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趴着,可王朗则一定要在酒桌上丢的脸一定要在酒桌上找回来。王朗是真的没想到张云帆这看起来弱不禁风的

  • 火影之双穿法则第3章在线阅读

    “好了,现在凝神静气,接受本皇的传承吧。”东皇太一在张紫夜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就对张紫夜开始了传承,现在的张紫夜有了世间最顶尖神兽三足金乌的身体,再加上自己的传承,一定能够快速变得强大,从而帮助自己集齐东皇钟的碎片。只要能够集齐东皇钟的碎片,那么东皇太一就能够和自己的这位老朋友再次相见了。东皇钟陪

  • 大唐:我真没想称帝啊在线阅读拜我为师,传你大道!

    华建社区是整个云海市最老的一批综合性社区。里面盘根错节有着不少的小区建造在一起,由于当时规划上有着根本性的问题,所以导致现在社区建筑物之间摩肩擦踵,非常拥挤。而这条小巷子,那也是名副其实的小巷子,两边是又高又糙的水泥墙,墙沿上还用碎玻璃糊了一条简易的防盗装置,此时一只小花猫小心翼翼地沿着墙边走过,z

  • [庆余年]第三位穿越者在线阅读第四节

    顾风闻言打眼看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栋东西朝向的双层建筑,比之教学楼要小上许多,但也比他心中所猜测的要大。建筑物的中间则是紧闭的正门,墙面外立有精致的木雕花纹牌子,上面标识着‘音乐综合室’几个大字。“快看!是方老师他们,方老师回来了!”二楼外面都有个露天阳台,几个女生的声音正是从二楼阳台传下来的。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