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人间不值得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老杨半仙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下落不明……陛下正在紧要关头,此时听了这样的消息,他怎么能够安心生产。

果然,阿绿看见那明黄的衣袍下已有斑斑血迹渗透出来。

阿绿喝道:“陛下羊水已破,若是再多加活动,恐怕一尸两命!”

“我们才不管这么多,带走!”那些人怎会管这么多,更加不会在乎他的身体,拖了人就往马车上走。阿绿连带着被他们带上了马车。

马车用一层黑布裹了起来,阿绿完全不知将会被带到哪里去。既然尔辰那边出了岔子,今日可真是生死未卜了。

来者多是一些莽夫,多者并未成婚,哪里见过这等风情。陛下就算是再有风度,可这磋磨不断的坠胀阵痛下,也不得已歪靠在车壁上,略微打开了双腿。

马车一路疾驰颠簸,陛下实在遏制不住的时候,便□□一两声,接着将剩下的痛呼压抑在喉间,难耐地低哼。

马车中的其余人听见这样的声音,也不禁面红耳赤,有几个忍不住偷偷地瞥了几眼那颤动不已的大肚。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在陛下意识里,每一刻都更加难熬,马车总算停在了一处竹舍前。

篱边是盛开的丛菊,院内似有药香味传来。

蒙面人将两人往竹舍里一丢,不耐烦道:“你快帮他接生,生下来好杀掉。”

阿绿这才明白为什么他和大牛会被带上马车了,原来是来接生的,这正合他心意。

他赶忙抱了些柴草给陛下垫在腰后,羊水已经快要流尽,必须赶快将孩子顺下来。

可一切准备就绪后,陛下却制住了他的手腕,“不,不能生。”

阿绿愕然地望着他。

“方才朕在马车上便想过了,他们为何不直接杀掉朕,必然是还有用处,可这孩子若是一落地,必然惨遭毒手。那么,只要朕还活着,皇儿能在朕的肚子里多呆一刻,便多活一刻。”

“可是……”

“没有可是,朕说不能生就不能生。朕的孩子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朕便拿你试问。”

听听,经典台词来了。

阿绿只得拿出了药箱中所有可以用的药,清清凉凉地涂在陛下的肚皮上,以期延产。

他一直坚信,尔辰会来救他的,他从不怀疑!

只是,这又是催产又是延产的,已经快到极限的陛下,真的还受得住吗?

在他们这队人马出宫之后,另一队羽林卫也出了宫,直奔宫外驻扎的摄政王军队而去。

他们正要对两位王爷交代些什么,只见大将军已经走到了军营门口。

摄政王大骂道:“唉,男儿成事,最忌妇人之仁,你跑去干什么,救你的好陛下吗,救你的皇侄儿吗?”

之前一句话没说的尔辰背对他,倏地转身,猛然叩拜,“我说了,你们是叔侄,我们是兄弟,而更是君臣。”

摄政王道:“好,好!你去罢!再次相见之时,必定是你我叔侄反目之时!”

**

然而,过了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除了陛下越来越痛苦的喘息声,丝毫没有动静。

竹舍外的黑衣人显然等得不耐烦了,不知从哪里抓来了几个姑娘,要给陛下接生。

一刻不停地向下推腹,陛下再怎么夹紧腿也没有用,再推片刻,皇子真的就要被推出来了。

陛下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时候还哪管什么风度气度,嘶吼道:“你们杀了朕吧,杀了朕!”

现在在这种痛苦的折磨下,陛下受不住了,想要玉石俱焚了。

只见他从袖中掏出了一块白布,阿绿还以为是什么密令秘闻之类的,心道这历史性的关键一刻难道又要由他来见证了吗?这么想着,心中对于系统的埋怨也少了几分,这个世界,还是蛮刺激好玩的嘛。

谁知,那块白布展开,里面竟滚落出几十颗糖果,包装花哨,形状各异,与此刻的氛围格格不入。

陛下颤抖着手拿起了一颗,面容却极度纠结,仿佛手里拿着的是一颗毒药。

大牛见了,扑了过去,道:“皇上,万万不可啊!”

阿绿一脸莫名其妙。

大牛回头道:“老大你怎么了,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陛下自杀吗?”

系统很“适时”地弹了出来:【此国**质特殊,因此往往吃高糖食物自杀。】

啥玩意儿?虽然陛下真的是万念俱灰才要自杀的,论情论理都是悲痛万分,然而,这吃糖果自杀,也还是,有点,太好笑了叭!

阿绿憋笑憋得腹筋抽搐,这种情境下又不能张嘴大笑,故而默默地流下了两行清泪。

大牛又道:“老大,老大?你也用不着哭吧,我觉得,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阿绿抹了好几把止不住的泪水,从陛下手里抢夺过了那包糖果。同时,他感受到,陛下怕是真的到了强弩之末。他毕竟是一个男人,此刻却一点力气都没有,那包糖果被阿绿极轻易地就抢了过去。

因为那几名姑娘都认识阿绿,知道他是韶龄阁阁主,因此颇给他面子,站在一旁不再动作。

陛下从剧痛中清醒了几分,意志也渐渐恢复,阿绿握着他的手臂,劝慰道:“陛下再坚持一下。”

这真是又一句苍白而无力的废话,延产是陛下自己选的,可再延,也总得瓜熟蒂落,摄政王和大将军的势力又不知在哪里,他有些不知道,坚持,是不是对的了。

“吓着你们了吧,别怕,朕还能忍。”

阿绿和大牛同时抬头看了看陛下,心道:不愧是帝王!

这人果真如孟子所言,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才能坐在这么一个位子上啊。

阿绿这次不说废话了,由衷地感叹道:“陛下很坚强。”

陛下笑了,“阁主这话倒像是在表扬小朋友了,朕若不坚强,又能怎么办?”

是啊,坚强都是被逼出来的。

与此同时,快马飞奔的羽林卫首领心中好生感动,他几乎能感受到主子此刻多么急迫。万岁爷是正在承受怎样的苦痛折磨,而主子爷慢一步,万岁爷便多被折磨一分。而即使他们找到了陛下,若是他们不放人又该当如何。

陛下和大将军从小便感情要好,首领不敢想像若是陛下出事,主子会怎样,他至今还记得当年先皇后被逼自尽,大将军当场呕出一口鲜血。那样的场景太恐怖了,他也不敢多回想。

终于,终于,尔辰一行人在太阳落下之前,赶到了竹舍。

尔辰几乎是杀红了眼,那些武功高强,万里挑一的近身侍卫在他面前根本犹如树枝蚂蚁,可以轻易打折践踏。

而陛下,他也终于等来了他的希望,他一直坚信,三弟一定会来救他的。

二人还来不及互诉为对方担心的话,又一波追兵便来了。几人再次架起陛下,一路拖上马车,然而阿绿的药箱还放在屏风后面,再要去拿,却已险险被追兵的利刃所伤。

陛下这时立下决断:“阿绿,那些药不要了,快逃!”

人在极度紧张的时候,是没办法自己思考的,这句话便像是从天外而来,阿绿听到之后,便不由自主地转身,快速回到了马车上。

然而冷静下来之后,他才发现,此刻身边没有任何接生用具或药材,他方才替陛下检查,陛下尾骨损伤,怕是阻碍了孩子的坠势,那么,要怎样顺利平安地产下孩子呢?

马蹄疯了一般朝着山上奔去,山路崎岖难行,转弯处若不是走到近处,根本不知是否有路可走。

终于在一片怪石面前,再也没有前路可行。

尔辰道:“不如,我们弃车前行,到那石洞中去躲避一会儿,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不过,追兵尚未追上来,我们驾车返回一段再找他路也是可行的。一切但凭陛下做主!”

阿绿隐隐觉得不好,陛下的脸色已经苍白,眼神有些无力,连之前因用力而暴起的青筋也颓了下去,急促的喘息也只剩了好久才往外吐的一口气。

阿绿道:“恐怕要尽快为陛下接生了,不然,只怕只能保一个了。”

他以为,自己要被狠批一顿了。

然而,经典的三句台词他居然一句也没听到,尔辰只是点了点头,吩咐人将陛下扶下马车。

在原来的世界,阿绿是个不婚不育主义者。他一直觉得史上最惨烈的死法便是难产而亡。那种剧痛中一点一点感受原先流动的生命力在自己体内消逝,事情不在控制范围内的无力感,以及不知何时结束的剧痛,无异于将人陷入无间地狱。

可是寻找藏身之处的过程却仍旧漫长,阿绿几次不禁要出声催促,可一来顾忌着身份之别,而来,那在前方领路的是皇上的亲弟弟,他能不比他着急?

与此同时,系统还在作死地一直弹窗提醒他OOC,阿绿一胳膊就抡了上去,问道:“抡起来的风呼着你了吗?呼着的话就闭嘴。”

系统:【委屈.JPG】

那破碎的气声已经成了嘶声,他很害怕地去摸陛下的脉搏,浑身快要与他一样凉了。然而产程越是拖延,他身上檀香味的信香却似乎越强烈。这几乎等同于告诉了敌军他的行踪,只怕摄政王再过不久,就会派人循着气味追赶过来。

天就要亮了,终于在一片荆棘林后找到了一处隐蔽的山洞,然而踏过丛林之人个个身染血迹,那近在咫尺的荆棘林恍若远在天边。

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阿绿忽然见荆棘林中间慢慢削出了一条道路,枝茎和针叶皮肉分离,整整齐齐地分别码在两边,而丛林中间,便现出一条好走的道路。

阿绿抬头,只见大牛正站在道路尽头,抬起一只手擦了擦汗,松鼠般的兔子大板牙还叼着一根荆棘条。

尔辰,阿绿,陛下和其他侍卫皆是目瞪口呆——牙还能这么用?阿绿只道大牛刀工了得,没想到此时派上了大用场。

一行人快速通过,最后的一拨人又将荆棘林盖了回去。

身后虽没有了追兵,陛下却挖了个坑将自己困了起来。侍卫站在远处放哨,阿绿和大牛刚才不知为何,同时崴了脚,此刻爬不了山,陛下也同意他们不必跟随,毕竟,孩子的头已经露了出来,他带着他最信赖的三弟和老奴,到那山洞中做最后的挣扎。

无药无医,没有工具,阿绿实在放心不下,悄悄爬上山崖,却见陛下跪在地上,而尔辰的脸上,渐渐浮现一种微妙的神情。

他的手放的那个位置,看似是在帮陛下,其实,却是在阻止孩子出生。尔辰伏在陛下耳边道:“跪着更容易生,不是吗?”

阿绿端的一阵不寒而栗。

陛下抬头挣扎道:“三弟,你做什么?”

延伸阅读

忠博化工加盟  http://www.sierrapacificdesigns.com/pvib.shtml
忠博化工设备购销公司产品现货供应,以信誉求发展,以质量求生存是本公司的长期宗旨,多年

清泉大语文加盟  http://www.sierrapacificdesigns.com/6t7q.shtml
清泉大语文是山东拳拳之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连锁加盟品牌,公司总部位于山东济南,是优

米尚服装加盟  http://www.sierrapacificdesigns.com/6dad.shtml
东尚服装股份有限公司(DGC),简称东尚股份,是发展中国服装出口自主品牌的先锋企业,

阳光嫂衣物护理加盟  http://www.sierrapacificdesigns.com/g0wi.shtml
陕西阳光洗染科技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陆军预备役高射炮兵师信息技术分队)是一家集

科源世纪加盟  http://www.sierrapacificdesigns.com/ayc2.shtml
科源世纪地板总部是实木地板、多层实木地板、复合地板、红木家私、地板坯料、原木等产品生

鹤林堂加盟  http://www.sierrapacificdesigns.com/6qip.shtml
鹤林堂健康事业(中国)总部,是专业的苗族养生保健项目的开发商与推广商。为弘扬民族特色

X2密室逃脱加盟  http://www.sierrapacificdesigns.com/sjs6.shtml
密室逃脱游戏有着广阔的市场,所以不仅吸引了消费者的关注,也成为创业投资者争相选择的项

绒之魅加盟  http://www.sierrapacificdesigns.com/duif.shtml
绒之魅毛绒玩具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邗江区星雨悠

翠绿珠宝加盟  http://www.sierrapacificdesigns.com/swqe.shtml
翠绿珠宝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翠绿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是一家集黄金、铂金

格美净水设备加盟  http://www.sierrapacificdesigns.com/x6rw.shtml
格美电器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制造自动售水机的公司,公司致力于自动售水机品牌的研发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灵泉有点田之第三章(3)

    “好了,东西都买齐了。我劝你,如果你不想有什么麻烦的话最好不要去惹……”卡卡西才开口,就被思维欢脱的鸣人堵住了。“好了,我知道!我应该去国王十字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乘火车前往霍格沃茨,而不是和你这家伙一身绿焰地回到那里,这样我就能和所有的一年级新生一样在渡湖的神圣中缅怀先贤了。”“如你所说。”看到

  • 摊牌了!老子是财团太子爷在线阅读第9章

    “审神者大人——!”两人回到本丸时,堀口千里刚推开大门就听见狐之助隔着八百米扯开嗓子的叫喊声,四条小短腿倒腾得寸草不生的干涸地面扬起一片飞沙。这狐狸式神向来个头虽小,速度却是一等一的快,眨眼的工夫已经蹿到了他俩的面前。“审神者大人!”它尖着嗓子哭丧道,“大事不好了!”看到狐之助这幅样子,千里第一时间

  • 迷空煞魂之魔界捕快第8章在线阅读

    ~~~北陵皇朝~~~“哎呀,稳住稳住……”,呼,终于不晃了,这人间的地可不比天之痕,摔一下绝对屁股开花。“啊……砰”,云姽婳已是万分小心,刚低头看了眼脚下令人头晕的密林,还没来得及抬头就被人撞了下来。若不是这树林太密了,她是绝对不会冒险在上空中飞的。云姽婳垂直的从天上掉下,树林里周边的鸟禽和一些低阶

  • [我的女友是九尾狐]我的男友是除妖师之第九章

    孟奕辰被沈轩辕说的实在无语了,干脆就不搭理他了。坐完了碰碰车,王瑾月的心情似乎很好,“我们去鬼屋吧,”王瑾月说道。沈轩辕:“好啊,你要是害怕可以抱住我哦。”王瑾月:“哼,老娘怎么可能会害怕。”林言:“奕辰,不然去吧”。孟奕辰:“去哪?”林言:“鬼屋呀。”孟奕辰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他。去鬼屋是两个人一组

  • 分手前和渣攻灵魂互换了在线阅读第2节

    “周天!死了吗?”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砸在周天头上的一只拖鞋。周天正拿着一个托盘站在厨房门口,被拖鞋砸了个正着。“叫你那么多声都不应,你聋了?”柳秀芬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怒气冲冲的指着周天,“还以为果儿嫁给你能享福,结婚前就破产,克死了爹妈的丧门星!要不是我们收留你,你早就出去要饭去了!你

  • 浣灵子在线阅读第2节

    闪烁的白炽灯映衬出那个男人的身影,他面如死灰的站在我的面前,双眼瞪得很大,犹如一具从棺材中倒出来的尸体。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猎物。我缩着身子,躲藏在男朋友的身上,不敢去看。男朋友刻意的将我向着他身前拉去,好似对于我的作为很是厌恶。我吓呆了,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我拉着男朋友的衣角,很不情愿的被

  • 末日之世界变异第三章

    “您可真是……”药研藤四郎沉默地叹了口气。清点完资材并收拾干净手入房的短刀捧着一大堆没有花的梅枝走出来。本来是开得很灿烂的枝条,可是被一只跳脱的鹤,孩子气得拔走了所有的花瓣。树枝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变作光秃秃一片,满地鲜红的梅瓣也像血迹般凋枯死寂,不,那就染着鲜血呢。“就算持着不同的观点……您也差不多适

  • 落尘国缘之城市--斯文败类

    未离疲惫回了家,客厅漆黑空旷,没有一扇窗子透出光亮,只有最高层的阁楼窗玻璃透出薄弱的光线幽魂,乌云遮月,即将灭绝。她微呼一口气,想必父母又去出席晚宴聚会了,早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呆着的未离能一毫不差地摸到吊灯开关,她咔吧按开,一个男声在此时响起。“做什么去了?”未离手一哆嗦,她转过身,看到宋环长腿交

  • 那些年逝去的事在线阅读第7节

    不知从何时起,李仁慈不再那么主动地联系刘宇,她害怕听到,不愿看到,无法承担,只此一人。周而复始的练习,上班,考证,充实自己,那么优秀,想着到时要在他面前狠狠扬眉吐气。而随之的偶遇竟也不知所措,纵然在工作中已经得到提升,见到了他,也不愿一提——如果可以,暗自祈祷:我愿我的前程似锦换你之于我的回眸一笑。

  • 特种兵之灵气时代之神兵现世(2)

    正当二人交谈之际,只听得结界外一句,“大师兄,小师妹,师父有请。”李时雨听闻此言便解开结界,收起自己的情绪,拉着小潇湘出得门来。见得来人,李时雨负剑拱手道,“原来是鸿羽师弟,师父唤我们有何要事吗。”惊鸿羽面有难色,犹豫说道,“说来也怪,师父平时乐乐呵呵,有什么事基本都会和我们几个核心弟子说,似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