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星际机甲事件调查组之一条柔弱的蛇

作者:间歇性抽筋 来源:晋江文学城

柳扶修死了,在陌生森林里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蛇。

目前是第三天,已经接受现实,正努力求生中。

早上开始森林里就下雨了。冰冷的雨滴落在鳞片上,感觉不太舒服。

柳扶修望望天,找到一根有盘曲气根的树,小心探头看了看气根下面。

——没有危险的动物。

于是扭着自己那也就两指宽的小身板躲了进去,细长的蛇身盘在一起。这姿势会感觉温暖一些。

雨有些大,天被乌云遮蔽。树林里有喧闹人声传来,隔着雨声嘶力竭地喊叫。

无法得知那是什么,柳扶修只是听到那模糊的声响,感觉不像什么好事情。他现在倒也面前算悠闲,不想用自己这柔弱的身板子去凑热闹。

现状真是太不能让人冷静了。

事实上比起现在这些,柳扶修甚至觉得持枪暴徒更能让他保持冷静。

虽然说起来得算是持枪暴徒害他变成蛇的……

“咕噜~”

肚子饿了。虽然刚才啃了棵蘑菇,但看来不太耐饿。

作为一条无毒蛇,目测是翠青蛇。在森林里没悬念的社会底层。他又是新手蛇,这几天光顾着逃命了,会饿也没办法。

看什么都需要仰着头的生活,一时还真是有点难适应呢……

一只蜈蚣从柳扶修面前爬过,“啪”被柳扶修一尾巴拍死,嫌弃的远远扔开。

柳扶修一脸柔弱的想着,连蜈蚣都跑出来吓他,他太难了。

瞧瞧自己这纤细的身子,生活的重压压在他这么条柔弱纤细的蛇身上就没有负罪感吗?嘤,真是重得想要哭泣啊。

“唉~”

默默吐着蛇信子,又扇走一只想过来跟他挤树根的青蛙,想睡觉了。

“哗哗哗……”

雨下得很大声。

密密麻麻的雨点砸在树叶上,噼噼啪啪的。

柳扶修将头塞进身体空隙里。

地面湿冷,雨水顺着树根淌进来,泡着柳扶修翠绿的尾巴尖。让柳扶修做了个游泳横穿太平洋的糟糕的梦。

“啊——吗特诶——”

“哈呀库咔嘞哦尼嘎嘶呐!”

人的叫喊是突然出现的,柳扶修清醒过来,警觉。

又睡到一半就没得睡,长此以往,柳扶修感觉自己真的会精神衰弱。

唉,当蛇真难。

地面传来紊乱的脚步震动。

蛇的身体对这种震动很敏感,对震动的接收功能让脑中很快有了画面感。

一个,两个,三个……

很多。

其中有一个相对小而灵活的,在奔跑。

如果没出大问题,应该是两只脚的人。

当然在这种神奇的情况下,就算是出现三只脚的人柳扶修觉得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毕竟他一个有胳膊有腿的人都变成蛇了。

感觉脚步好像是往他这边来的,柳扶修决定换个更好的位置躲。于是爬到树顶,找了个新位置。虽然防雨性能不太好,但好在是居高临下,安全。

柳扶修记得翠青蛇这种蛇被当宠物饲养的时候,只是环境吵闹没有遮蔽物就会吓到暴毙。

所以他要善待自己,远离是非。

雨天最适合睡觉了不是吗?

柳扶修闭上眼睛。蛇没有眼皮,只有作为第三眼睑的瓣膜。此刻瓣膜合上,回笼觉正在向柳扶修招手。

叫喊声更近了,很快雨中出现一个人。

一个少年。

有着麦色的皮肤,衣着原始暴露,手里拿着一把脏污的骨匕,紧紧捏着。脸上溅着泥和血,在湿滑的泥路上矫健得像一只羚羊。

他被追赶着,伤痕累累,但眼神很明亮,透着某种坚强的意志。

他跑过树前,草鞋带起湿泥。

他身后追来一个脸上画着花纹的高壮男人。男人手里拎着长矛,因为追不上捡起一块拳头大的尖锐石头劈手朝少年砸过去。

少年没能躲开,摔倒在地上。

痛哼被淹没在嘈杂的雨中。

男人面露喜色,朝身后喊了句什么。

柳扶修没听懂,那是一种陌生的语言。但是倒是成功让回笼觉跟他说拜拜了。他心情略差,看着树下杀气腾腾的轻笑一声。

呦,是人呢~

“还想跑到哪里去?”

男人掂了掂手上的长矛,朝前方的少年走去。

少年似乎摔伤了脚,站起来的动作很勉强。但他也没有丝毫示弱,摆出迎战的姿势,目光凶狠。

“崩兰,你要么就在这里杀了我!否则我终有一天会报仇!你们都会付出代价!”

少年隔着雨声吼叫着,眼中透着愤怒和决绝:“我若不死,终有一天我将会向部落的其他人证明父亲的正确!而你们都不过是阴险罪恶的臭虫!腐烂的蝇蛆!”

男人满不在乎地哼笑两声:“那你就死在这里吧。”调整长矛准备动手。

少年咬牙,一矮身冲了上去。

柳扶修:嗯?小家伙长得挺好看的~

雨下得很大。

真的很大。

两人缠斗之间都没注意到从哪里突然蹿出一条翠绿色的蛇,旋转跳跃闭着眼,脏兮兮的身体甩着泥点子从空中划过。

男人眼睛上被准确无误地糊了一蛇尾巴污泥。

“啊!”

柳扶修姿势优雅地落在草里,整理仪容,深藏功与名。

少年反应也快。

见此情景登时急转弯,放弃上前攻击,几个踉跄下逃进了深林。其它追捕的人围上来,却已经丧失了少年的踪迹。

“啊啊啊该死!”

被糊了泥巴的男人抹掉泥巴,气急败坏。抄起长矛四处敲打,想找到那条坏事的蛇。

柳扶修头都不回,找准一个方向就扭着腰跑出去。直到再感受不到身后敲击的震动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

“嘶嘶~”

看来跑掉了呢~

野蛮人,没有青少年保护法,真是落后和糟糕。还得要他一条蛇挺身而出阻止暴行,太过分了。

话说人真是到处都有呢。

讲道理他现在这个情况真是恨不得生活在一个永远看不到人的森林里。这样大家都是动物他心里还能平衡一点。

“咕噜~”

好饿。

肚子叫了一声,柳扶修没了抱怨的心情。带着空空如也的胃和无力的弱小身躯,艰难地爬向前方。漫无目的地乱走。

路上在草叶里发现了一只肥嫩的蚂蚱,似乎被雨打下来掉了一只腿。

柳扶修靠近过去,审视一下,还是算了。

不像是什么能生吃不得病的东西。

要是有火源就好了啊……

毕竟烤蚂蚱还是有那么一道菜。不过调料也是个问题。

“不知道附近还有没有蘑菇……如果是香菇就更好了,生吃味道也很棒。”

“咕噜噜噜噜噜~”

胃开始抗议。

“不知道蛇不吃东西的话要多久能饿死……要是也有一只兔子撞死在我身旁的树上就好了。讲过那么多遍守株待兔的故事突然觉得农夫那家伙运气真好,好羡慕。”

吐着蛇信子,低声碎碎念着离开了。

蚂蚱在他身后蹬着腿儿,终于翻过身来,快速逃走了。

翠绿色的小蛇吐着蛇信子,四处查看,想找个温暖舒服的地方躲雨,以慰藉自己忍饥挨饿的心灵。

运气不错。很快找到一处可以躲雨的好地方。那是一个土洞,杂乱肮脏,还透出一股野兽臊气。不过却也真的是没有心情嫌弃了。

柳扶修在洞口探头望进去,洞的主人似乎并不在家。

洞外的雨水让他浑身湿漉漉的,体温不断降低,非常不舒服。

看了看雨,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没有经受住诱惑,柳扶修悄悄爬进去,躲在一团干草里。

温暖,干燥。

柳扶修仔细地蹭干了自己的鳞片,整理了干草。并用尾巴卷出了一个小巧可爱的干草枕头。

下巴搁在枕头上,很快就有了睡意。

这一睡就不知道到了几点,干草被踩动的声音惊醒了熟睡中的柳扶修。

柳扶修睁开眼睛,却没有乱动,而是静心听着。

很快他就判断出进来的并不是洞的主人。

——没有人会回自己家还如此蹑手蹑脚,动物也一样。

他从草里小心地探出头,看见一个湿淋淋的泥人走进来,手上拿着的骨匕。

竟然是刚才的少年。

真是意外,刚管了闲事,一转头就又遇上了。

少年四处看了看,竟然也看中了洞边堆着的这坨干草,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还不等柳扶修纠结出来要不要狠心放弃这舒适的被窝,少年的手已经按在干草堆上——正按在柳扶修的腰上。

然后他坐了下来,靠着墙,拢了拢干草。

柳扶修被压住也不敢乱动。

还好这少年也不沉,柳扶修现在还没有要被压死的感觉。反倒是人类的体温传过来十分温暖。

柳扶修一动不动地坚持了一会儿,感觉来人应该睡着了,才小心地从草里探出头。

“唰!”

谁知道刚露头,迎面便刺过来一柄骨匕带着股狠劲儿。

“嘶嘶嘶!”

哇啊啊啊啊杀蛇了!

柳扶修吓得当场跳起来,险险让过匕首。随着身体的动作,尾巴一卷,连干草团加少年全被他翻了个底朝天。

少年摔在那里,爬起来的表情有点懵。

柳扶修看着被自己掀翻的那一团,自己也有点懵。

一人一蛇下意识地对视一眼。

“假的吧,我刚才被这么小一条蛇抛起来了?”

柳扶修感觉自己听到谁在说话,四下看了看,却没看到除了这少年以外的任何人。

柳扶修又转头看少年,少年还僵在原地。

“它在看什么?”

柳扶修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翠绿色的小蛇歪着头盯着少年,紧紧攥住少年的视线。那金黄色的眼孔似乎有某种魔力,让少年忍不住去盯着看。

于是柳扶修又听见了声音。

“这条蛇好像有问题……”

“我该怎么办……”

“有什么……往哪里逃走……”

柳扶修移开自己的视线,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原来蛇这种动物是有读心的能力的吗?

那好像就可以听懂面前少年的意思了?然后是不是可以申请做个宠物什么的,至少做饭用的火应该就有办法解决了。柳扶修在地上盘了一圈,抬起尾巴,想了想,在地上画起简笔画。

两个火柴人,一个手上拿着长矛,一个手上拿着匕首。还有一条面条蛇,飞在空中,横在拿长矛的火柴人的脸上。

柳扶修还在蛇上画了个箭头,然后用尾巴指指画,又指指自己。

柳扶修又去看少年的眼睛,想看看他明不明白。

少年内心:“这条蛇在干什么?”

很显然少年是正常人,跟柳扶修并不在一个脑回路上。

少年又想:“不管了,我得想个办法杀了这条蛇。”

柳扶修:?

柳扶修一使力,不小心把泥土的地面戳了个洞出来。

“!”

少年刚巧瞧见,以为柳扶修要进攻,握紧了骨刀摆出战斗姿势。

身为战士的直觉告诉少年,这条蛇虽然不粗,但举止怪异可能有些危险。

柳扶修:嗯~局势似乎不是非常友好的样子呢。那我下次再来问吧?先走了。

某条蛇说走就走,毫不犹豫。

没关系,等他走了这幅画总能起点什么作用。

他当然不会真的放弃。一起吃饭的事儿在他找到第二个不那么危险的人类之前,是不可能这么算了的。

呵~

————

等柳扶修离开土洞,名叫崩睿的少年才渐渐放松下来。

也不敢去追赶,扭伤的脚一阵阵刺痛着,他太需要休息了现在。

他这次长了记性,没有随便就坐下来休息。而是四处敲打查看遍整个土洞,确认没有别的蛇之类的还藏着才放心坐回了干草堆里。

“那条蛇……有点奇怪啊。”

崩睿往草里钻了钻,咕哝着。草又刺又痒,在这种天气里能提供的温暖也很有限。不过他还是很快就睡过去了。

迷迷糊糊睡到一半,崩睿忽然想那条蛇是不是在地上写了什么?

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可笑。

就算刚刚因为一条蛇的关系捡回一条命,也不能匪夷所思地想着蛇会写字啊?

不过想着,还是起来看看。鬼使神差的,毕竟那条蛇有些奇怪。甚至让崩睿也怀疑,那条蛇是不是故意救他然后找他寻求什么帮助之类的。

“不可能写着什么的吧……”

走到近前,看着画得颇好的图画,崩睿用力抹了把脸,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

半晌,不可置信道:“天啊母神星,那真的是条救命恩蛇??”

“那我把它赶走了怎么办……这里该不会是它自己的洞穴吧……”崩睿有些焦躁的踱步,心里想到自己可能蛮横霸道,伤害了一条善良并帮助他的神奇的生物就觉得很过意不去。

他来到洞口朝雨里呼喊,企图把被赶走的蛇再喊回来,不过却已经不见救命恩蛇的身影。

心里难言的有些愧疚和忧心。

“都还没说声谢谢呢……”

崩睿自嘲的笑了一声。没想到族人那样对他,而陌生的蛇却救他帮他。

他要在这里等救命恩蛇回来。

这里是它的洞穴,应该会回来的。

延伸阅读

哈呀呀饰品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bvfd.shtml
哈呀呀是一家专注于女性用品的时尚连锁机构。经过多年的市场锻炼,已培养了一批成功经营店

维力驰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g2jm.shtml
汉威科技(HANWEITECHNOLOGY)是中国规模的综合性能源企业之一,被中国中

船牌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pywe.shtml
船牌日用品六十八年来,东南人劈波斩浪,逆风而上,正如其同期创建的商标——“船牌”,在

LBFilm改色膜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p717.shtml

维邦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nx1s.shtml
维邦材料本着“科技为先,质量为本,服务为荣,改进为续”的质量方针,立足于氟、硅系列浸

麦乐香一元饼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uenk.shtml
麦乐香一元饼加盟。时光荏苒,中华饮食文化发展到今天,台湾成为了美食的集结地,各种小吃

奇美X6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dwjb.shtml
奇美国内外涉足OUTLETS不是偶然,十几年国内外贸易经历,让奇美积累了丰富的渠道资

璞砡斋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6taa.shtml
璞玉斋翡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翡翠赌石产品策划,开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为一体,战

鲱鱼宝宝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6xqb.shtml
鲱鱼宝宝公司简介:鲱鱼宝宝社交能力早教(上海鲱鱼宝宝教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立于20

明微加盟  http://www.xtremshoot.com/avma.shtml
明微饰品是饰品配件、饰品挂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义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最强掌门在线阅读第1章

    《白月光说她只想要钱》文/杨幽*早上起床后,林曦总觉得今天诸事不宜,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要去翻个黄历。不只是她刷牙时错把洗面乳当成牙膏,吃了一嘴的洗面乳,或是她出门时电梯临时维护中,必须从二十楼走下去,更是刚到办公室才发现昨天晚上辛辛苦苦做的资料被她放在家里。“难不成是水逆?”林曦跟好友兼秘书陈莉吐槽

  • 英雄联盟之我不是英雄第一章在线阅读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表演很精彩,请不要假装不理不睬。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不要被我的样子吓坏,其实我,很可爱……”新生季,又是春情萌动的季节,嗯,这个春并不属于四季而是属于男人或女人的心。学校的操场上,一名大三的男生坐在树旁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抱着吉他对着不远处

  • 一生风月且随缘之尸鳖如潮(6)

    苏成一笑,接下潘子扔下来的枪一阵密集的点射,瞬间爬进来的尸鳖清理完了。但是,还是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快走!这里还有尸鳖。”苏成声音一震,吓得吴邪赶紧抓住潘子伸下去的手,一下子上去,潘子把手伸给苏成,苏成也上去了。现在他们上去的只是一个墓道,苏成估摸着那胖子也该下来了。果然不出一会儿,一声巨响传来

  • 洪荒佛门二教主第9章在线阅读

    宗门大选结束了,五大宗门的长老在大厅里为了争夺天才闹得乌烟瘴气,而这些天才们都回到了西玄城,静待消息。秦松在大选广场的一个角落终于找到了爷爷秦远山,老头抱着秦松老泪纵横,哭的稀里哗啦。秦家作为边远小家族终于出了一个天才,一百零六名的排名绝对属于上等资质。被秦远山抱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秦松感觉很不舒服

  • 我在天界当大神第1章在线阅读

    “唰唰!!”白杨林在夜风的吹佛下,发出阵阵唰唰的声音,今夜和往夜显得异常不同,月黑风高阴风阵阵。“呱!呱....”时不时有几只乌鸦拖着长长的后音,在白杨林中凄厉的叫个不停,让人听了心里毛躁躁的。届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白杨林中仿佛有人在仓皇的逃跑,循声望去仿佛有两高一矮,三个人正拼命的逃跑,他们似

  • 战神凰妃在线阅读第6章

    本是大病初愈,陪着娘闲聊了一会儿,就准备去瞧瞧公务缠身的爹爹。边亚岚刚到书房外,便被门口的小厮堵住,怕是爹爹有要事再谈?“我来看望爹爹,何时方便?”边亚岚问向小厮。小厮回道,“小姐,怕是一直不方便,老爷正和凇少爷说事呢。”大哥?她的大哥是庶出,虽被她的娘亲收养,但无法世袭郑国公位,好在勤而好学,科举

  • 天下业火令在线阅读第四节

    一年一度的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伴随着新生的入学,一个新的学期即将开始,鸟语花香,欢声笑语,还有新生们对新校园、新生活的憧憬。是的,当开学典礼结束之后,他们就成为名副其实的高中生了,而对于夏依然这些高中元老来说,今天只是一个不用上课的日子而已……“唉,又有一群傻孩子们踏上了高中这条不归路。”何雨宫在一旁

  • 银绿骄傲在线阅读猪

    “我不走。”无论如何,魏凌都不能离开这里,任务提示里的字被魏凌扣得很清楚,庄家就是安全屋,出了安全屋,外头那群村民必定把他啃得骨头都不剩。庄岩原本无波的眼神慢慢亮了起来,像暗夜里被吹走乌云,露出了原本挂在半空的星子,亮亮的,一闪一闪。魏凌随便找了个借口,“我已经写信给家里,他们不会来接我的,我只能在

  • 我貌若天仙的999个师妹剑拔弩张

    沈宁盯着城墙上的宇文德,目光阴冷。两人眼神在空中激烈的碰撞。片刻后沈宁缓缓举起右手,正当他准备挥手下令攻城之时身后大营方向跑来一匹快马,沈宁微皱着眉头看着这骑兵到近前翻身下马从怀中掏出一卷密令递给沈宁。沈宁结果发现居然是皇帝陛下的密旨,开打阅读之后面无表情的拔马掉头向后走去,冷到极点的撤军两字如同寒

  • 拜见神明在线阅读第8节

    随缘饭店里面人声鼎沸,而封夕他们一桌的情况却是,另外两个人在静静地看着封夕一个人吃。两个女孩都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们一个是原配女友,而另一个则是偷钱的主谋。毕竟,因为一个小鬼擅自给封夕免了单,如果他有钱的话,又怎么会体验到辛苦赚钱的生活呢?剧情也就没办法继续下去了,后面这个才是重点吧!由于已经觉醒了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