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即使是神明也有怕怕的人第4章在线阅读

作者:酸酸牙疼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云国的国都名为祥云城,一千多年前开国皇帝从这里起兵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征战扫平天下,在所有人都认为国都会是在前朝的大风城时,祖皇帝却定在了祥云,只是将大风城改了名字唤作白云城。纵观天云上下,重要的城市都是以云来定名,北疆出云城,东方流云城,南方临海海云城,长河岸边彩云城,这几个城市哪一个不是人口众多繁华似锦。天云从建国到如今历经三十六帝,每一位都称得上明主二字,才有千年不衰一代更胜一代,才有如今天云这大好河山。天云百姓富裕安定,当然对这个国家更是热爱,在天云人心中国都祥云城就是他们心中的圣地,每一位去祥云城的人都怀着无比的敬意。

祥云城百姓足有三百万之多,每日里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即使在现在这已经萧瑟的冬季。祥云城依清江而建,引清江水做护城河,而这千余年间祥云城扩建十次,每一次扩建都会多一条护城河,形成了现在这般独特的情景。护城河十道但城门还是四门,四门又分四个小门,相对于城墙来说自然是小门,只是比起千年前也不知高大气派了多少倍,人站在城门前显得太过渺小,每一个第一次来祥云城的人都会被这高大的城墙巨大的城门所震撼。

这一日有两个年轻人站在城门前驻足观看了一会之后才向前走去,城门卒也只是看了看二人没问什么。两个年轻人一黑一白,那黑脸的手拿折扇,在这寒冷的冬季也是摇摇摆摆的,白脸的身后背着一个奇怪的背包,让人不免多看两眼。只是在两人进城之后一只信鸽从城门处飞出,飞向城中。

信鸽在空中飞过八道护城河之后落在一座靠近皇城的府衙之中,不多时一小斯拿着从信鸽腿上取下的纸条走进正堂,待见到正堂之中的情景那小斯一笑倒也是见怪不怪了。只见正堂之中十来个人围着个桌子,本该挂在腰间的长刀被放在墙角,有的直接扔在地上,本该带在头上的官帽此刻都在椅子上放着,十来个人挽衣叠袖个个面红耳赤、一双双眼睛紧盯着中央桌子上还未掀开的骰子,那个按着骰子的人也是满脸紧张,脸上糟杂的胡须也微微颤抖,一双铜陵大的眼睛恨不得从脸上飞出来,右手颤抖着掀开一条缝隙,拿眼睛向里面一扫,缝隙虽小,但他是何等眼里,只是那么一掀一盖便已看清里面的点数,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看看面前的银子,算算陪完了也不够,这要是掀开了连老婆给的也得配上。此时另外的人已经开始不满,个个吆喝着快开快开,急得他是满头冒汗,心道今日要在这帮兔崽子面前丢人了,正当他无计可施之时看见那小斯从门口进来,双眼滴溜溜一转计上心来,只见他对那小斯喊道:“可有紧要事情?”他声音极大,震的耳朵发颤,众人也被他一声喊叫引了注意,个个转脸向门口看,趁着这机会只见他右手掀开左手迅速把其中一个骰子换了面将盖子落下,速度之快当真是如电光闪过。待众人回过头来他早已是胸有成竹,不慌不忙,满脸镇定的掀开盖子,众人只见盖子掀开下面露出了“三三二”的点数,一个个摇头跺脚,悔恨不已。垂头丧气的将面前的银子推到前面,不忍再看一眼,推过之后当然是喊着再来,只是无奈那拿着纸条的小斯已经走到大人身边,附耳说着什么,又将手中纸条递过去,看过之后只见大人面色一紧,点点头,挥手让那小斯下去;那小斯下去之时颇为同情的看了看众人,心道又有赏钱了。

云百川双手已经离开桌子,手中纸条在桌下展开,他低头又看了看,眉头锁的更紧。底下一众人看见自家大人这样自是不再哄闹,一时间鸦雀无声,都怔怔的看着自家大人;不大一会只听云百川说道:“有事了。”众人一骨碌的起来腰刀在那放着,官帽在哪里,伸手就能取到,只是片刻间已是穿戴整齐,威风凛凛的站在大堂的两侧,脸上一股英雄气概。云百川已经坐在中央桌子前,满脸的愁容,看着下面一众人,伸手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银子说:“裴玉状、裴玉康、裴玉锋。”

只见下面三人抱拳而出,站在中央齐声道:“属下在!”

云百川对着三人吩咐道:“刚才城中来了两个人,城门处的探子说这两人极有可能就是在两个月前在彩云城和霸刀门交手的那两人,这两人现在早已是名满武林,具体来自哪里却也不知,据他们自己所说祖先乃是咱们这里人,但也无从考证。彩云城一战,那个黑脸的叫做赵灵枫的一人独战霸刀门两位好汉不落下风,当真是一个高手,而那白脸的李思华却没有显露过什么本事,情报上上说他会巫术,却也不能肯定,这两个人一路上游山玩水晃晃悠悠却也败尽了许多成了名的好手,老少皆有。只是这二人倒也奇怪,好似两人在做一种**,过不了两日两人的身份都会变一变,一人为主一人为仆,倒也有些意思。他们既然已经到了国都你们三人便去会一会他们,能不动手最好,只需告诉他们这里是那里,让他们知道这里谁说了算就行,安安分分的大家都好,外邦人,总要友好些,去吧。”

裴氏兄弟三人齐声道:“大人放心!”腰刀挂好转身而去。

云百川自是放心,这三人在未入神捕营前在清江上也是鼎鼎大名,名声不比霸刀九杰小,只是这些年在朝廷做事名声渐渐不显,他们三人联手即使是他也倍感吃力,能让他云百川感到吃力的人在这武林之中又有几个。

在裴氏三人走后,云百川拿起面前的一块银子轻轻的敲击桌面,眉头紧锁,余下的人知道大人在想事情也不出声打扰,一个个站的笔直的在等着大人吩咐,没多大一会云百川开口:“卫盛,秦老三带着小六子走了也快有四个月了,中间传来几次消息,查到了一些线索,只是不能确定,如今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消息传回,虽说我对秦老三一百个放心,可是能杀死追风狂刀的人又岂是泛泛之辈,这事已经过去这么久,霸刀门的人再过几日也就到了出云城,他们已经被怒火和仇恨冲昏了头,去了那里对于秦老三来说未必是好事,我寻思着让你过去一下帮帮他们。”

云百川说完下面卫盛刚要领命,之间之前那小厮又急匆匆闯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纸条送到云百川面前,云百川打开看过之后面沉似水,拿着纸条的手越收越紧,左手更是握成拳状,好大一会云百川才将纸条放下,看着底下一个属下面露愧疚之色,声音缓沉的说道:“小六子去了,十天前。”

云百川说完下面便有一人摇晃一下,身边同僚伸手扶住他,这人四十来岁,面相稳重,而此时他的手在不停地颤抖,浑身无力。云百川的一句话抽走了他所有的力气,只觉得天昏地暗,看着身边的人和物都如梦中一般,想开口却又不知如何,双手颤抖,神情哀伤。身边同僚此时都围着他,一脸关切,一脸同情,一脸悲愤。

“大人,请告知!”左天目强自压着痛骨之伤,抱拳弯腰面向云百川,眼中已是强忍着不让泪水滑下,上下颚咬的紧紧,盯着云百川。

云百川看着左天目,眼中愧疚之情更甚,思绪不知不觉的回到从前。

小六子名叫左成云,这个名字还是小六子满月时云百川给定的。左天目自幼学艺在赤雪山天剑山庄,虽是外门弟子却也是在年少时闯出了名号,细论起来他还是云百川的师弟。天云国神捕营历代大人都是出自天剑山庄,云百川也不例外,云百川与现在的天剑山庄庄主乃是师兄弟,上一任神捕营都统大人卸任之后云百川自天剑山庄来到国都,受命与皇接过神捕营都统职位,那时左天目便已跟随云百川,乃是云百川绝对心腹之一,如今在这神捕营中也是黑云卫六大统领之一。左成云是他唯一的儿子,今年也不过才十七岁,上一年才加入神捕营,这一次去北边还是他主动要求的,当时想着有秦老三在身旁不会有什么大事,却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云百川待他情绪稍微稳定之后将手中密报递向他:“天目,节哀!不管是谁杀了小六子这个仇我们神捕营必报。”

左天目紧走两步来到云百川案下接过纸条,仔细观看,双手青筋凸起,双目泛红。这时另一人对着云百川道:“都统,秦老三呢?他这黑面阎罗白叫的么?有他在怎么还会让小六子出事。”

“这怪不得老三,老三身受重伤,如今在出云城中养伤,还未苏醒,是我预计错误想着只是一般的江湖争斗,却没想到对方如此强大,功夫也是了得,连老三也不是他的对手。就连天云第一栈也被凶手杀的干干净净,上上下下算上那些在客栈中歇脚的客商总共三十六人没留一个活口,据密报上所说凶手及其狠辣,客栈的尸体中只有一具完好的,便是掌柜白胜,其他的都是被人用利器分解,这当真是前所未见。这次是我对不住你了天目,看来这次对手很是厉害,我却要亲自去上一趟。”云百川满脸歉意的看着左天目说道。

手下人听后俱是一惊,什么人竟是如此残忍,然后便只觉得愤怒,从天云立国,神捕营成立到现在何曾有人敢这样挑衅,当下几人纷纷请命北上誓要将那凶手寻到捉住。云百出摆摆手压住下面声音却见左天目拱手,脸上悲切未去,双目强压泪花道:“都统大人,国都重地少不得大人在此,成云命薄怨不得什么,进了神捕营生死已置之度外,只是我心中难受,他的仇我来报,这个案子我去查,请大人准许。”

云百川盯着他看,左天目目光坚定,可是云百川却不敢草率下令,这个案子现在已经是头等大案,左天目刚刚痛失爱子心中难免浮躁:“天目,我知你心中悲痛,可是这件案子已经不单是简单的武林仇杀,对方丝毫不怕霸刀门更是不把朝廷放在眼中,武功之高更是难以想象,只是在天云第一栈中包括咱们的人在内死去的好手就多达十八人,即使是我也不敢说能在那十八人手中全身而退,能做到这种地步的我所知道如今武林之中只有寥寥几人,可那几人却都不在漠北,若是团伙作案那么少说也要有十几人,如今详细的报告还未出来,不若你先在家中休息一些时日,等那边消息如何?”

左天目向前一步依然拱手:“大人,丧子之痛固然难以忘记,但我亦是神捕营一员,公是公、私是私属下还分得清楚,绝不敢因私废公,还望大人成全。”

云百川盯了一会叹息一声:“罢了,便依你,黑云第六卫统领张成玉,黑云第五卫统领左天目听令。”

下面出来一人站在左天目身边拱手道:“属下在。”

云百川坐在上面,手中拿起一块令牌递与张成玉:“从即日起命你二人率领部下,同时将秦黑子第三卫带去漠北,务必查出杀害霸刀门路子风师兄弟和屠杀天云第一栈的凶手,此次所有事情以张成玉为首。若是人手不够成玉可凭手中令牌去往漠北军营之中调兵协助,此去路途遥远万事小心。”

张成玉左天目弯腰拱手齐声道:“属下遵命!”

云百川吩咐完之后摆摆手说:“都下去吧。”

待到下属全部离开,云百川站起身闭上眼睛沉思一会喊道:“小七。”

送密报的小斯双眼通红的从门外进来,眼中还有未擦完的泪滴,云百川看了看他叹了一口气,小七抬手擦擦眼泪看着云百川:“爷,我不相信六子就这样没了,他走时还说回来一定请我们几个去万花楼一趟呢,他还没做到怎么能没了。”说着说着眼泪又下来了。

云百川走到他身边用手抹了抹他的眼泪:“小六子为国捐躯,是个好男儿,你们几个当用心练武,把小六子那份也带上。”

小七狠劲点点头,云百川拍拍他肩膀:“吩咐人备轿,我要进宫一趟。”

裴氏兄弟三人领命之后带了六个手下出了神捕营向南边走,李思华和赵灵枫两人是从南门进的,几人自然也是向南边走。裴氏兄弟在神捕营中地位次于黑云卫统领,相当于副统领级别,却不属于黑云卫编制。黑云六卫是神捕营最精锐的存在,武林中都知道单单黑云六卫就是一个不弱于任何门派的势力,六卫齐出即使是像霸刀门那样的存在也得避其锋芒。裴氏三兄弟早年在黑云卫中当过队长,每一个任职神捕营的官员几乎都在黑云卫中磨练过。

老大裴玉状不爱说话,老三裴玉锋最是话多,老二裴玉康介于他们之间,话不多不少。老三裴玉锋在哪都是话唠,从出来到现在就没停过。

“我说大哥二哥,我可是听说了,那两个人可没一个简单的,一会咱三一定得配合好了,单打独斗咱们那个比得上霸刀九杰。”

“三弟你消停一会,那次出来你都要把这事唠叨几遍,不嫌烦啊,再说了咱是去见见,又不一定要打打杀杀的。”老二一脸不耐烦。

“说的也是,听说万花楼近期来了一位姑娘,长得那叫水灵,弹得一手好琴,那曲子听人说特别好听,我说还是人长得好便什么都是好的了。”裴玉锋话头一转又谈论起了花楼中的事情。这次老二没搭腔。倒是他们身后的手下一人接话:“三爷说的是,现在城中谈论最多的就是这件事,小的我有幸与朋友去过一次,那姑娘名叫夏青青,年方十八,长得那叫一个漂亮,那个美啊,当时万花楼中很多人称她为仙子,我就看了那一眼差点把我魂儿给勾走了。”说完还啧啧两声。

“呦!小子行啊,万花楼都去过了,你三爷我还没去过呢,怎么样里面热闹么?”

那手下急忙笑道“三爷我也是朋友拉去的,若是自己哪有那闲钱进去,热闹那是相当热闹啊,那里面的姑娘们说话那叫一个酥啊,听着都能硬起来。”

“好了,成何体统,以后莫要讨论这些事情。还有你老三,整天没大没小的,也不知改改。”

手下被裴玉康呵斥,自是不敢再说,倒是老三还是那样撇撇嘴“二哥,就是讨论讨论又没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颗闷骚的心。”

后面六个手下听到个个偷笑,他们也知道三位爷的脾气,二爷总是爱管教三爷,三爷还不听他的,最可怕的是大爷,只要大爷一开口,那两位都乖乖闭嘴。

这次老二裴玉康只是瞪了老三一眼就别过头去,大概也知道说不过自家弟弟干脆不说。老三却是憋不住的,一会不说话能憋死他.

“听说那云悠然露面了也不知是真是假,那小子也忒厉害把人家万毒教的圣女给拐跑了愣是没事,带着那圣女也不知跑哪去了,这时候大概孩子都会玩泥巴了吧,嘿嘿!万毒教圣女啊,万里雄这次吃了个哑巴亏,养了十几年的闺女白白的让人拐跑了。不过云悠然也不地道,身上还有婚约竟是还要勾搭别人,呵呵!也就天剑山庄了,换个人还不得被天下武林追杀啊,真想看看那万里谣有多美,比之凌霄烟如何,比之刚才说那个夏青青如何。”

一众人就在老三裴玉锋唠唠叨叨的声音中走到南城五河与四河之间,这时便有探子来报说二人已经进了万花楼,万花楼离此不远也在这一片,老三顿时来了兴趣,哈哈大笑:“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刚才还说没进过这楼呢,今天为公也要进去一次了。”

“老三,你当真没进过,别以为我不知道,只是懒得说你。”裴玉康瞪了他一眼。

裴玉锋呵呵干笑:“二哥,我说的是自从那什么夏青青来了以后没进过,这时这个月的第一次。”

老二还要说他,这时老大开口:“好了,都别说了正事要紧,这次的事情不简单,我总感觉有事要发生,一会进到里面不要贸然向前,老二你先过去探探二人口风,莫要生起争执,能不交手最好。”

“是,大哥。”老大出声二人便也不敢再多说,一行人快步向万花楼走去。

万花楼非常出名,出名到什么程度,可以说在整个天云国只要是一座大点的城镇就有万花楼的分店,在这天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万花楼的背景,从来没有人敢在万花楼中寻衅滋事,偶尔不长眼的醉酒的闹腾一下,那些人总是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万花楼却也非常公正,花什么样的钱做什么样的事,万花楼中大多都是那些卖艺不卖身的,那些皮肉生意虽然也做却是要双方同意,若是姑娘不愿意即使出再多的钱万花楼也不接。大多流落风尘的女子都会来这里寻求一个庇护,只因这里对她们极好。万花楼每年都会选出一位才艺极好的姑娘,被选中的姑娘有进宫为皇帝表演的机会,一旦被皇帝相中那自然是飞上枝头,身份显贵。

一个月前万花楼中来了一位姑娘,这姑娘一身贵气,身边还带了两个丫鬟,只是这两个丫鬟便是人间一等绝色,这姑娘却还是要比丫鬟好看许多。万花楼的老鸨犹记得那天这三人出现在楼中之时整个大堂中都变得鸦雀无声,男人们的目光都被她们吸引到身边,特别是那中间的姑娘,国色天香,人间少有。老鸨那时心道若是能把她招到楼中国都中的男人还不得挤破这里,却不料不用她招那姑娘却是自己来了,只是说要在这楼中表演才艺,七天表演一次,老鸨大喜,别说七天一次,就是一个月一次她也愿意,到了年底把她向宫中一送,这等绝色美人皇帝陛下那有不喜之理,到时候自然少不了给她一番奖励。

这姑娘就是现在名满国都的夏青青,才艺琴棋画这三样没得说,自然是好,特别是琴道上堪称大家,只是书嘛就不怎么样了。自从她来了以后,老鸨从来没见她书写过任何字,只是有一日老鸨不经意间看到她在屋中提笔写字,只是那字还不如三岁小童的好,老鸨那时摇头叹息,人无完人啊!

今日又到了夏青青表演的时间,虽然现在还是正午刚过万花楼内已经座无虚席,门口小二对着进去的客人点头哈腰,李思华赵灵枫二人便是此时来的。赵灵枫迈着八字步,手中一把折扇,腰间一把宝剑,仰头挺胸就如暴发户一般,身后李思华背着大包,一身青衣跟着。来到门前,门口小二急忙过来对着赵灵枫弯腰拱手:“这位爷,里面请,只是大堂已经坐满,二楼也已经包圆,二位若是不嫌弃可在大堂柱子边观看,不过也是要缴纳一百两纹银的,不知......”

赵灵枫没出声身后李思华上前,把包裹放在地上指着小斯的脸骂道:“瞎了你的狗眼,竟然让我家公子站在大堂之中,也不打听打听我家公子是什么身份,小心把你这万花楼给拆了。还不赶紧的给我家公子腾出一间雅座,找几个水灵的小妞陪着,算了还是让那夏青青过来吧。”

万花楼的人何曾受过这种气,在这国都之中即使是王爷来了也是规规矩矩的进去,何曾有人敢在这里闹事,李思华这一闹倒把小二气乐了,当下小二直起腰身,双手抱胸,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斜眼瞅着二人,套了一会耳屎用嘴吹了吹指头:“呦!爷见怪,小的孤陋寡闻,敢问你家公子是什么来历,看着面生的很。”

李思华大声说道:“你可听好了,我怕说出来吓死你。”然后用手指着赵灵枫,赵灵枫被他一指立马抬头四十五度斜望天空,双手背在身后,尽显王霸之气。

“我家公子乃是赵家当代家主第五子,一身绝学镇压星空,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迷倒万千少女,沉沦无数少妇阅尽古今限制级片人称万花从中过夜夜换新娘的赵灵枫赵五公子是也。”二人这说话水平早已不似当初,说起天云话已经是麻溜的很。

赵灵枫听后一抬脚就要踹向李思华屁股,李思华说完后那等他来踹,说完就闪身了。

“李思华,你给我等着。”赵灵枫没踹到,气急将手中折扇摔向李思华,李思华又一闪身躲了过去,那折扇不巧正摔在小二脸上,啪的一声。

小二脸上一疼指着二人骂道:“那里来的狗东西也敢在万花楼闹事,嫌命长了。”

赵灵枫一听顿时大怒,紧跑两步抬起右脚一脚就揣在小二肚子上,他这一脚自然未用内里,只是如寻常人打架一般,可也不轻,只把小二踹出去五六米远,碰到门墙才停下,小二被踹的捂着肚子嗷嗷叫唤。这动静自然惹得里面人注意,呼啦啦从里面跑出七八人,个个身材高大,孔武有力,他们自然是这万花楼的打手。看见自家人被打那还了得一个个叫喊着冲向赵灵枫,只是去得快回的快,这些人都是寻常武夫,踹个寡妇们欺负个老实人行,遇见赵灵枫这种人只有挨打的份,七八个人只是片刻间便被赵灵枫都给打飞了回去,落在里面,惊得里面大堂中的人都站了起来,瞅着门口处走进来的二人。

老鸨在二楼看着二人心道这两位是什么人,谁给他们的胆子在这里闹事,但是不管是谁敢在万花楼中闹事,那就要做好死的准备。老鸨刚要喊人,只听进来两人那黑脸的公子喊道:“*&¥@#&*.....”老鸨一愣,这事什么鸟语,一句也没听懂,管他说的什么,先拿下再说,可是就在此时从夏青青的房间内走出两人,向下一看,见到赵灵枫二人顿时满脸欢喜,口中叽里呱啦的说了句就飞奔下楼,大远的就抱在了那二人身上。老鸨一看这不是夏青青身边带的丫鬟么,他们认识?更令她吃惊的是平常都不出门的仙子般的夏青青竟也从屋中走出,站在楼上欢喜的看着下面,她这一笑也不知迷醉了多少人。

老鸨看着夏青青,夏青青对她微微一笑:“他们是我家中之人,来此寻我,让你见笑了。”

老鸨笑道:“原来是姑娘家中之人,说开就是,无妨无妨,只是姑娘这国都内藏龙卧虎,还是多多约束他们,万一惹了不该惹的即使姑娘出面也不好说,今日就看在姑娘面子上不计较了,只是还望姑娘好生教教他们。”说完脸色一沉也未看夏青青脸色转身走开。

夏青青眼中精光一闪,漏出一个不屑的笑容也未再理她。这时赵灵枫二人被两个女孩拉着上了楼,夏青青看见他们两个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看的许多人心神荡漾,看的李思华赵灵枫却是直打冷颤,心道坏了惹这姑奶奶生气了。

夏青青连同丫鬟五人回到房中,下面一阵哗然,此时裴氏三兄弟带着手下走进楼中,一身黑衣,身绣云朵,要挂长刀,那些正在议论的人顿时失声。

同一时刻,一百五十多骑从国都北门而出,黑云三卫尽出国都向着北方出云城而去。

南方三江汇流之地,七秀峰山下,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背着一把大剑,手中还拿着一把,向着七秀峰走去,一道光亮从天而下,落在离他不远处,少年抬起头看向那边,稍微犹豫一下便循着方向而去。

延伸阅读

贝德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gev6.shtml
贝德利大型户外玩具现面向各地人气高招商中,贝德利大型户外玩具由温州市贝德玩具有限公司

建业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dbbm.shtml
建业毛绒公仔是邗江区建业玩具商行旗下产品,总部生产批发的各种毛绒玩具、玩具公仔、靠垫

丽泉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a5jy.shtml
丽泉化妆品是一家集研发、生产、营销、服务于一体的性较强的化妆品公司。旗下设有广州研发

猪师爷秘制猪蹄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8xk.shtml
作为熟食类行业之一,猪蹄产品同样需要非常重视品质的问题,猪蹄作为大众日常消遣非常喜爱

源本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n8ei.shtml
源本幼儿园床上用品项目介绍:源本幼儿园床上用品主营幼儿园床上用品、敬老院床上用品、三

文合教育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6ude.shtml
文合教育,主要提供各门功课的辅导,在教育行业已有多年的发展经验,经过不断的创新与改进

周连发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aexr.shtml
周连发石榴石饰品主营天然水晶、虎眼石、红玛瑙、黑玛瑙、石榴石、天然水晶、虎眼石、红玛

恒松日用品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as2x.shtml
恒松日用品经销批发的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恒松日用品与多

九天绿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preo.shtml
九天绿养生保健品是一家集从事药品、保健食品和营养食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型高

士多侠便利店加盟  http://www.regards-culinaires.com/6f7y.shtml
士多侠便利店(StoreMan)是一家集鲜食快餐、优选潮品、社区休闲为一体的新型连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长的美说什么都对第六章

    路尧加的土方法很管用,郁宁宁脚踝的淤肿当时就消了些,所以次日又去了一趟。没有告诉白缙。仅仅一天的功夫,路尧加就摇身变为正常人,不单额前那撮毛乖顺地服帖着,衣服也换了板正端庄的款式,看起来总算和医生沾边了。还是那只小瓷碗,他点好火坐下开动,脸扳着,好像不想理人。郁宁宁倒不惧人脸色,客套了几句,又说:“

  • 影后成婚路在线阅读第九节

    系统的提示传来,楚风心中振奋。“恭喜宿主,得到高级歌唱技巧、高级编曲技巧。”楚风只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顿时多了一段知识,这些知识正是关于歌唱和编曲,它们就好像是与生俱来一般,全都深深的印在楚风的脑海之中,随时可以运用。“系统果然有时候还是很给力的。”楚风很难得的夸奖了系统一句。有了歌唱和编曲的技巧,楚

  • 冰心不言坚且婉之第十章

    学校最近举办七十周年庆,各班要组织节目,当天还有市领导和外教员过来参观学校。顾西川作为学生会主席,每天要安排的事情太多,整日泡在班里或者学生会。因为市领导和外交员过来,所以学校特别重视,抽签在各个年级选取了几个班级,让他们认真努力的想创意出好节目。二十九班也在内,他们班的人学习不行,但是对于玩很在行

  • 我的建模能提现在线阅读第10章

    第十章原来真的有修仙翌日清晨。时一练习完太极拳后,乖巧地来到师傅身边,恰好伍鸣在煮茶,时一也没有打扰,就跪坐在一旁,一直等了差不多近一个时辰。昨晚,伍鸣于破庙中灭了女鬼之后,师徒二人并未在庙中耽搁,趁着月色赶路,到了邙山镇边缘的一条小溪旁。伍鸣看到潺潺溪水清澈见底,便萌生了煮茶的想法。伍鸣看见时一欲

  • 花儿与少年之幸好有你侍寝

    连着三天,显帝都翻了宋淑仪的牌子,在后宫众女连撕了好几条手帕之后,第四天翻了安婕妤,第五天翻了赵贵嫔,都是宿了一晚,结果第六天翻了兰嫔,竟然连着宿了五天,而第二天的时候,兰嫔就被提了份位,升到了从四品兰贵仪,这可是这届里的头一份,这下后宫里可热闹了,李青元每次去给皇后请安时,各种酸话叼难就冲着兰贵仪

  • 被当做人鱼跟猫和亲之第四章

    薛洋的眼神充满敌意,躲在晓星尘身后像一只炸毛的小型犬。聂明玦觉得自己幻听到了呲牙声。他仔细打量着瘦弱的薛洋,思忖了一下说道:“这孩子……不适合学刀。”“聂大哥?”晓星尘以为聂明玦要拒绝。聂明玦又说:“要学我聂家刀法首先要结实的体魄,他这个样儿……啧,太瘦了。我就教他剑法吧,剑虽轻便却也实用得紧。”晓

  • 女装娇妻掌上宠在线阅读救援行动

    苍魂一路疾速地奔跑着,头也不回,因为他时时刻刻可以感受到后面的威胁正在快速地接近他。小溪的旁边,之前那个胖子捡起地上的石子,不断地抛入小溪中,溅起阵阵水花。抱怨道:“这个老鬼,怎么杀一个孩子要这么久的时间?真是废物!”瘦猴在一旁玩弄着自己的镰刀,他的武器是用绳子把镰刀绑在一起,因为甩起来感觉很帅,所

  • 病弱大佬又骗我宠他[穿书]在线阅读世界十大爱情故事

    【萧毅】(低级剑士)称号游侠攻击93—102防御43气血220真气200等级10级成就值0所属国秦攻击太猛了,能和全力加点的剑士一拼,黑铁剑果然不是凡品啊,有此剑,我的升级速度必然大幅度提升。看了包裹中那绿油油的新手宝箱,这颜色太显眼了,我不可能把它给忘了,直接使用,不知道能开出些啥东西,会不会蹦跶

  • (柯南同人琴新)黑色曼陀罗的爱情第6章在线阅读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安然深刻体会到了这种训练对于控球的好处。隐隐约约能够触碰到人球合一这种境界的边缘。通过每天不懈练习,终于监狱里的人都习惯了每天有个神经病来来往往穿梭在人群中。从最早的三分钟,直到现在一分多钟。可以说只有自己最能感受到那种感觉的变化。而史密斯则是惊叹安然的学习能力,最为关键的是他懂

  • 夫君你马甲掉了炎炙虎

    啪啪在炎炎太阳的后山之中,不断的传来衣袖抨击了啪响声,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一道身影在空地上,那舞动的身姿,动作,比起之前来更显得愈发得章。抨击的响声也是越发的清脆。太阳的火热,晒打在叶凌的脸颊上,再加上不断的卖力挥动手攻,脚步,他的精神几乎都处于一种紧绷状态,片刻不得分神,每一个动作都必须集中精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