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在线阅读我是抽风了才喜欢你

作者:璇昭 来源:红袖添香

他们每天都像在上演童话故事一样,恩爱有加,我看着他们牵手拥抱亲吻,当然看到这一切的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班上的女生们都看到了,他们都羡慕娜娜成为了元辰的女朋友,我却不是羡慕她,我只是有些心疼,心里有点点失落,因为毕竟元辰是喜欢我的,现在看来,他是深爱着娜娜了.他们会很幸福吧,就现在的情形看,是很甜蜜的.

他给她买漂亮的发卡,漂亮的蛋糕.各种新奇的小礼物.带她去做各种浪漫的事情,一起放风筝啊,去江边钓鱼……一起去看电影,手拉着手逛过大街小巷,在街头拥吻……

这些都是娜娜告诉我的,她比从前更加喜欢元辰,元辰给她的,是她从未感受过的,而娜娜的幸福也衬出我不够幸福的事实.

元辰和我自从那天吵过之后就没有说过话,他每次看到我,就躲着,其实应该说是互相躲避的.我不知道如何再开口对他说话,他也没有要对我说话的意思,我们本来是好朋友的,现在却是僵持不下.娜娜知道我们两人不再说话,想要从中调解,我都阻拦了,而娜娜在元辰面前提起我的时候,元辰当即就会冷下脸来一整天不跟娜娜说话.闹了几次之后,娜娜在他面前不再提起我,却依旧是会在我面前提起他.我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没有制止她诉说他们交往时候的点点滴滴.

地上的落叶越来越多,已是深秋,他们交往了差不多两个月.爱情让娜娜容光焕发,娜娜爱着元辰,是彻底的热爱着,每次一看到他,两只眼睛简直像着了火一样,接着就只看着他,移不开目光.他就像是一块吸铁石将她完全的吸引住了,她和他就像是铁与吸铁石的关系……

在他们交往的第六十天,元辰拿着一个礼盒从我的对面走来,我们即使是躲着对方,总还是会遇到,毕竟都是一个班的同学,我们刻意的回避相遇,却还是免不了要遇到……

我想要避开,却已经是来不及了.他已经走到我的面前了.

“巧巧,这个盒子漂亮吗?"他开口对我说话了,却是这样一句话,我怎么都没有料到他会问我盒子漂不漂亮.

“漂亮."

“如果你喜欢,你可以拿去."他将盒子递给我.

“你不是要送给娜娜吗?"

“我有说我要送给娜娜吗?"他反问我,我哑口无言,他的确没有说过.

“你……"

“我什么我啊,我高兴,想送给谁就送给谁."他突然就特别的拽的说道.

“你变脸变的蛮快啊,我拒绝接受."我将盒子推了过去.

“你……"

“你的脸啊,就像四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的,时而温和时而神经质."我说.

“你以为我愿意神经质啊,都是你这个笨丫头把我弄得跟个脑残一样."

“关我什么事?"

“叫你拿着就拿着,我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就当做是和解的礼物."他将盒子塞给我,然后比我先一步跨进教室.

娜娜走了过来,看到我手中的盒子,当她知道是元辰送给我的,她笑了.“巧巧,你们和解啦?太好了.你可是我最好的姐妹,而元辰是我的男朋友,我不希望我在乎的人闹别扭."

“恩,算是和解了吧."我说完这话就走进了教室.一到座位上,我就趴在桌子上睡觉了.不知道是不是被元辰传染的,以前我不会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自从他跟娜娜恋爱后,我就喜欢上趴在桌子上睡觉了.元辰和娜娜交往的第一天,就不再是我的同桌,但是他还是将这个奇怪的习惯传染给了我.

“巧巧,放学了,你还睡觉啊."有人拍了我一下,我抬起头一看,是元辰.

“我睡了多久了?"

“应该是一节课."

“怎么老师没有骂我?"

“骂你干嘛啊?这节课是自习课."他拍了拍我的头,笑了起来.而我到现在还是有点晕忽忽的,是不是睡的太久呢?

“我们一起回家吧."

“娜娜呢?"

“尹娜娜走了的,刚才跟她不小心吵了一架."他淡淡的说.

“恩?你们吵架,为什么?吵架那么彪悍的事情,你怎么说的那么淡然?"

“和她吵架就像是吃饭一样很经常的事情,你何必大惊小怪."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我看着就来气.

“她是你女朋友,你这不是故意欺负她吗?吵架跟吃饭一样是经常的事情……你这话算个什么."

“我心情不好,所以就吵吵架了,即使我跟她吵的天翻地覆,她还是愿意喜欢我,然而我却怎么都没办法爱上她.你觉得我很喜欢吵架吗?你明白吗,我爱的是你,我爱的是你啊,你知不知道,我每天跟一个我不爱的人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演戏,我很累的."

“你可以不演戏啊."

“我想要跟她分手,我如果跟她分手了,你肯定会很生气的.但是我不希望你不快乐,你说过她是你的好朋友的.如果我让她难过了,你也会难过的,所以我在努力扮演我的角色."

“你……"

“我……我那天对你说那些话,是无心的,我只是被你气到了,你和他拥抱,而且他亲吻了你,你是我爱的人,我受不了这个."

“那你认为我受得了你在我面前亲吻我的好朋友?你觉得你们接吻,我站在你们面前有意思吗?你有必要在我面前这样做吗?你以为你是在演电视剧吗?"

“你在乎我?"他高兴的喊道.

“我才不会在乎你,你只是不应该在另外一个女生面前显摆你的幸福."

“巧巧……我是抽风了才喜欢你."他有些挫败的说道,“我多想这样骗自己,但是我是真的喜欢,我并不幸福,我想要的女朋友是你,但是你却要我跟一个我不喜欢的女生交往,因为喜欢你,所以答应你的要求,不论你说的是什么,我都无条件选择接受.你能否体会一下我的心肠……"

我能体会,但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我不能接受他,因为娜娜,也因为我的心里住着一个更好的男生.

他站在我的面前,等待着我的回答,我却什么都没有对他说,我们相互对望,也只是对望,有一种很奇怪的错觉,他和我是天与地的距离,可以看见彼此,却隔着整个人间,很难跨越……

我的心里住着另外一个男生,所以他始终都没办法进驻我的心脏.而他的心似乎在等待我,然而我是不值得被等待的.

“巧巧,一起回家吧."他淡淡的说,他的话打破我们之间的沉默,气氛也变得自然了一些.其实我知道,只要我愿意,他的怀抱会为我张开.

回家的路上,他没有说话,他骑着单车,我坐在后面,他不说话,我也不想说话.

“我们还是朋友吧?"他将我送到我家外面的巷口,刹车.我从车上下来.

“恩,是的."

“我送你的礼物,你喜欢吗?"他又问.其实我还不知道礼物是什么,我放在书包里没有拆开礼盒.

“好吧,我知道了,等你看过了,在回答我好了."他见我不回答,就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什么都没有说,他却知道我没有看过他给我的礼物吗?

“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

“是啊,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信不信?"他笑了起来.

“别恶心我了,我肚子没那么大,装不下那么大的一只蛔虫."我翻了个白眼,很是不屑的说.

“哈哈哈,跟你开玩笑的,你忘了我是元辰吗?所以我理所当然的了解你,比任何人了解你."他拍了拍我的头,骑上单车离去.

看着他渐行渐远,我的心顿时空荡荡的,似乎什么东西回来过又走了.我和他之间现在又成为了朋友,但是不是真的像从前那么友好呢?彼此的友谊得以延续,是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对的.

回到家里,倒床就睡,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才起来.

“谁家的丫头像你这么懒的啊,一天到晚只知道睡觉,一回来就睡觉,你还要不要吃饭了?"妈妈在我面前叫道,

“我睡了多久了?"我揉了揉眼睛问道.

“你放学的时候是五点半,现在都六点半了."

原来已经睡了一个小时吗?我还真能睡啊,刚开始在教室里面也睡了一节课,为什么依旧是没精神呢?我到底一天要睡多少个小时才够呢?

“快吃饭啊,吃饭也能发呆,你是怎么一回事啊."妈妈拿着筷子敲我的头,我赶紧将碗里的饭吃完,吃完饭,我就回房睡觉了.我感觉我的头很沉,只想要睡觉,如果就这样睡过去,不再醒来,薛奇会不会在心里给我留一席之地?这个我闭上眼睛最后一个意识……

醒来的时候,我在医院.妈妈在我旁边.天已经亮了,我睡了一夜吗?

“你发烧了,为什么会突然发烧呢?"她像是在跟我说话,但是我回答不出她的问题,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发烧啊,有时候疾病就是这样,在没有预兆的情况下出现.

“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医院?"

“明天."妈妈说,“等你退烧了,就可以回家了,我已经跟你老师说了,给你请了几天假."

“哦,知道了."

“有同学来看你."

“恩?"

妈妈没有回答我,而是将门打开,她出去,他进来,身后跟着娜娜.

“你们来了?"

“听说你病了,就来看看你了."

“谢谢."

“巧巧……我给你带来了水果."

“啊,谢谢娜娜,就知道你最好."

“呵呵呵,那你要把我送给你的水果全部吃完哦."

“好."

“娜娜,我可以跟你的好朋友单独聊几句吗?你出去陪陪阿姨."

“这个……"

“你又不听话了吗?"他看着她,有些不高兴的嚷道,“待会儿我们一起去游乐场玩.这是交换的条件,如何?"

“这个……好."娜娜走了出去,娜娜还真是容易满足啊,元辰应该对她也算是满意吧.

“有什么话要说?"

“你……你是个白痴."

“你是个笨蛋."他骂我白痴,我就骂他是笨蛋.

“是的,你是白痴我是笨蛋."他握着我的手说,“你怎么就感冒发烧了呢,太不小心了,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难过."

“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你的谁."

“你是……你的确不是我的谁谁谁,但是我的心,你是知道的.我多想以男朋友的身份陪在你身边?"

“我们能不能不说这个了?"

“巧巧,我要走了,你照顾好自己,我等着你回学校上课呢.没有你,我觉得教室很空."他温柔的说,他的言语消逝,他的手也离开我的手.看着他转身,离开了我的病房,突然觉得他的背影是那么的挺拔,他是愿意照顾我的吧?只是……我的心感激,却不能说,你留下吧,我的心里还是薛奇更重要.

他已经离去,却又折返回来.

“你……"

“我忘了给你这个了."他递给我一个盒子.是一盒巧克力.他怎么知道的?我最爱的是巧克力,现在我看到巧克力,我的心情非常的好.

“为什么要给我这个."我问他.

“因为我觉得你会喜欢.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只要吃巧克力心情会好,会忘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现在你病了,吃点巧克力,你或许可以忘记你在生病."

我有说过这句话吗?我都快要忘记了,那是我七岁的时候说的吧……那是多么悠远的过往了,他竟然记得我说的话.这让我诧异,也让我感动……为什么是他呢.为什么他如此温和,总是在我的身边,而我深爱的那个人呢?他不知道我生病了,他若知道了,会做出什么反应呢?他会心疼我吗?会不会像元辰一样的温柔呢?他知道我在思念他吗?他知道吗?

“喂喂喂,你不是被我感动了吧?如果真的感动了,你就做我女朋友吧."

“你觉得你一盒巧克力就能收买一个女孩子的心吗?"我反问他.

“我暂时不能,我做不到,我知道你不会因为一盒巧克力就跟我在一起的,如果你真的这样,我会很意外的."他笑了起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以干脆沉默,他看了看我,说了一句好好休息就退出去了.

………………………………

本人最近要出一趟远门,三天左右不能更新,见谅了.

在我准备休息的时候,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看到是薛奇打来的,我立马按下了接听键.

“巧巧,我要回来看你了,后天坐火车回来."他说,没等我做出反应,他就又说要介绍一个朋友给我认识.我并不想要再认识什么人,我只要能见到他就可以了.能见到他,我就足够开心了.

离开医院,是第二天早上,中午的时候,我就返回了学校,我不想旷课太久.刚刚进教室就撞到了一个人.

“巧巧,你的病可好了吗?"

“恩,好了."我回答,不必抬头看,我就知道我撞到了谁,这人当然是元辰.

“好了就好."他说着给我让开道,让我进教室.

刚刚回到座位上,娜娜就来到我的面前,不停的问我,身体是不是好了,水果好不好吃.

“我已经没事了,水果还没有吃完,蛮好吃的."

“你喜欢就好."她笑了起来,两只眼睛变得像月牙一样.

“巧巧,听说薛奇学长要回来了."停顿了片刻,她开口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

“元辰告诉我的啊,元辰认识薛奇呢."娜娜说,其实,我早就知道薛奇和元辰认识.

“哦."

“听元辰说,薛奇学长现在好像恋爱了."娜娜说,“巧巧啊,如果元辰说的是真的,你会不会伤心啊?"

“我……我不知道啊."我笑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想这种事情.

“巧巧,你可千万别为他伤心."娜娜说.她的手掌覆盖着我纤细的手指.

“我才不会伤心呢,他又不是我的谁,我干嘛要伤心啊."话虽如此,却不是真心话,谁真的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男生喜欢上别的人?但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伤心呢?他并不知道我是喜欢他的.所以我即使伤心也得不到他半分的在乎.如果他知道我喜欢他,他是不是就舍不得让我伤心呢?我痴痴呆呆的想着……

我终于是见到薛奇,在一天之后的下午.再见到他,我有一种隔世的错觉.就好像我们一个世纪没有相见,爱情在我们之间是那样淡淡的情意.淡的就像他脸上的浅笑,浅笑过后只剩下安静的呼吸,在整个空间里弥漫着,弥漫着……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女生,干净明晰……有着灿烂的笑容在脸上,有着明媚的双眼,微薄的双唇.长长的黑发,披在肩上.她柔顺的样子像是一个乖巧的陶瓷娃娃.而我永远没办法像这个女孩子一样柔顺.

“巧巧,这是伊薇.我的女朋友."他对我说,然后他告诉身边的那个女孩子,说我是他的妹妹.我和他的关系不过如此.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妹妹.

“呵呵呵,原来哥哥是想介绍你的女朋友给我认识啊."我笑了起来,看着他们牵手是如此心疼,但是我还是要笑的,我总不能哭吧?那样会让他手足无措的.

“你们好般配啊."我咧着嘴笑的夸张,我只能笑,我不能哭,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在心痛.

“呵呵呵……"他笑了,此刻只剩下笑,我们两个人像傻瓜.笑的很大声,好像真的很高兴,其实高兴的只有他吧?这次恋爱,他有几分真心呢?我看着他搂着她的纤腰,他是我爱的人却拥着别人,与那个女生牵手,走过多少条街道,度过了多少个甜蜜的日子?我多想知道,又怕伤了自己.

“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他温柔的说,我摇头拒绝了,我的心很小的,没办法承受他给我带来的伤痛.这一切来的太快,我需要一段足够久的时间来接受来习惯.

“巧巧,你长得好可爱."那个叫伊薇的女生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你是薛奇的朋友,那么就是我的朋友了,为何不一起吃个饭呢?我好想和你成为好朋友."

她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容,她说我漂亮,她说想要跟我成为朋友,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那么想,我已经无法思考更多的问题了,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离开这里.我觉得我是个多余的人,他们是一对恋人,而我是多出来的那只电灯泡.

“我有事情,要先走,再见.谢谢你们的好意了."我说着就转身离去,我再不离开就会支撑不住的,我受不了这样的场面,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拥抱着别人.这是一种很疼痛的感觉.我无法形容这种疼痛,我只是觉得我的心空荡荡的.

他们并没有出言阻止我离去,也感谢他们没有这样做.

走在回家的路上,任凭风呼啸而来,仓促而去.我低着头,不想看这个世界,不想知道周围的人有什么样的面孔,那些树叶是朝着什么方向飞舞降落……

“巧巧,我带你回家吧."一辆单车在我面前停下,那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不用抬头就知道了.此刻只有他会关心我吧……突然他是个无比美好的人,却偏偏不是我想要的人.

“谢谢,让我自己走回去吧,你不必管我."

“你现在这样子,他并不会怜惜的.你是个笨蛋啊,明知道他会带着女朋友回来,你却还要见他.你确定能够自己一个人走回家吗?你走路都不看路,我担心你被车撞啊."

“我不要你管.你不必管."我低着头不看他,他一直陪着我走,我很感激但是我却没有说感激他的话,只是希望他离开,不要管我.

“巧巧,你别想了,先上来,我带你回家."他拉住我的手说,我将他推开,他却再次将我的手抓住.

“你不要那么任性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你的心情低落,我知道的,我怕你这样回家出意外,让我送你回家.有些事情不该让你一个人来承受的."

“难道该由他来承受吗?"

“我可以替你承受."他温柔的说,声音好听而认真.我不能忽略了他的认真.

“谢谢你,但我真不需要."我摇着头,告诉他.

“你真是个傻瓜,你看清楚,他不爱你,你不该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那么伤感."

他说的有道理,我其实也看的很明白,但是我爱着薛奇啊,这就是我伤心的缘故,我爱他,他却不爱我.

“可是……我喜欢他啊."我固执的说.

“你是个白痴加笨蛋."他一把将我揽在怀中,“你可以试着哭出来,我知道你很难过,我可以借个肩膀让你哭."

在他的怀中,我有片刻的安稳,我突然很想很想哭,于是就真的哭了起来.我的眼泪被他轻轻擦干,他的怀抱是温暖的,然而为什么每次我伤心或者开心都只有他在我左右?为什么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人?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何时才能解答出来.我感激他的深情,却无法对他说一句情深意重的话来抚慰他的心肠.我一定是个很糟糕的女孩子,不值得他对我好.

有时候啊,心里的疼痛就像一场雨,下过一场,就会放晴.虽然喜欢他是一件绵长的事情,他恋爱了,我是伤心了,但是心是不会那么快绝望的.我想,他总有那么一天会察觉到我是喜欢他的吧?

那天是元辰送我回家的,他是唯一一个理解我的人,说句很真心的话,他是个非常英俊的男生,比薛奇还要俊朗数倍,若我跟他恋爱,就表面而言,是得到了全校最好看的男生做男友.只是奇怪的是,我竟然还是喜欢薛奇的.不能因为薛奇没他长得帅而不喜欢薛奇.有些人,总是无可取代的,即使他现在是别人的男朋友.

我能成为他的妹妹,是不是就该知足了,是否在多年以后想到此刻的时光,他才能够察觉我是喜欢他的?我闭着眼睛听着窗外的雨滴发出细微明晰的声响,心里的思绪万万千,关于薛奇的,关于他的恋爱,关于元辰,关于他的深情.

早晨,阳光还算温暖,我刚刚起床,拉开窗帘,就接到了元辰的电话,他说他在我家附近等我.

“恩,你没有必要如此,好像你是我的男朋友一样,娜娜会怎么想?"

“她能想什么,我们三人不管怎么说,都是朋友,不是吗?而且我本来就是为了你才回到这里来的.当然最重要的是温暖你的小心脏了……"他笑的很夸张,这些话,不知道是玩笑还是认真的,我懒得去想更多,就当他是在说笑吧,这样,我们的关系也要融洽些.

“巧巧,过几天,我可能要离开学校,你会不会想念我?"他嬉皮笑脸的问我.我坐在单车的后面,没有回答他.

“好吧,你不说,就当是你会想我了."他自圆其说,我也懒得计较了.

“巧巧,不知道下次见你是什么时候了."他突然说,在我们双方沉默了好久之后,他再开口却是这样一句话,此话是什么意思呢?

“你要去哪里?"

“我……我也不知道,我想我是该离开这里了."他叹息了一声,“父母希望我离开这个城市,随他们去国外."

“出国?"我有些诧异,他竟然要出国……

“是啊."他说,“巧巧,我以为我有很多时间陪着你呢.不过也许,我还会回来的,分离若能够让我忘记你,我就不再归来,这样,你的心里是不是会好受些?毕竟你爱的不是我."

“你真的要走?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啊?"

“没有啊,我的样子像是开玩笑嘛?"他笑了起来,他笑的那么灿烂一点都不像是在说真话,倒像是在说一个显而易见的谎话.

“看你的样子,听你的口气,你所说的一点都不像是真的."我说,

“那你可以将我说的当做假话.巧巧,你能够明白吗?我是真的喜欢你."他突然不再笑了,表情认真.

“巧巧,也许时间一久,我们会彼此遗忘,也许,我们还是忘不了彼此,那个时候,我会回来的.希望那个时候,你的心里没有他."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我们已经到学校了.我从他的单车上下来,感觉需要对他说一点什么,不该总是沉默面对这个对我情深的男生.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忘记他,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会彼此遗忘,但是不论怎么样.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恩恩,是这样的."他点头表示赞同,他的衣衫被风吹着贴着他的皮肤,突然发现他穿的很单薄,他会不会很冷呢?

“你……今天怎么穿的那么少,你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吗?你真够拽的."我说.

“巧巧啊,我是男生嘛,当然是要风度."他嘻嘻哈哈的推着单车去了学校的车棚.而我则向教室走去,我们两个人是否从此不再相见了?他说他要离去,我的心里有些不舍,但是我却不愿意告诉他,我的不舍.或许……或许他只是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吧?我怀着这样的想法跨进教室……

这天之后,我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元辰,他应该是离开了.他说走就走,当我把一切都当做玩笑的时候,却被现实告知,他是真的离去了.

“巧巧啊,他怎么不来上课了."娜娜对我说,“他怎么都不告诉他去了什么地方,不会又是病了吧."

“你问我,我能问谁?"我反问她,我不想告诉她,元辰已经选择了出国,怕她接受不了告别.

“巧巧,你看这条短信."她将手机递给我,上面只有一句话,“我去国外了.祝你和巧巧安好."

“他一定是跟你开玩笑的."我说.其实吧,这个时候,我觉得我特别的小人……我早就知道他会出国,但是却在娜娜的面前装成一副不曾知晓的样子……

“这种事情也是可以开玩笑的吗?"她哀哀的问我,眼泪已经簌簌而下了.

“别伤心了,他总会回来的."

“我一定要问她是为了什么."她一边哭一边说.

“他去国外一定有他的想法的."

“他应该早点跟我说的,我都没来得及跟他道别呢,你说,他是不是不喜欢我,所以他都不想要跟我道别."

“你胡说呢,他要是真不喜欢你,肯定就不会告诉你了."我说.他对娜娜应该是有爱情的吧?

“好吧,是我多想了.天啊,天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你要等他,对吗?"

“恩,是啊,我想啊,如果他喜欢我,他一定是会回来见我的."她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而我却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总觉得这次离别会是很漫长的.他肯定不会在短期内回来.

我感觉有风吹过脸颊,这阵风的名字是不是叫离别?虽然并不觉得他比薛奇更好,但是他是我的朋友,还深深的喜欢着我,突然的离去,让我有些难以接受,他的告别是不是有那么一分是因为我呢?如果是这样,我是不是个罪人了……在他离开之后,娜娜一直都很不开心,我也不太开心,朝夕相处的人,即使是没有什么交情,大概也是会觉得不习惯吧?又何况这个人是爱我的呢?

有一天晚上,我接到了他的电话,在电话里,他的声音还是好听的,只是感觉遥远.

“巧巧,最近好吗?"

“恩,很好啊."

“你都不想念我啊."他在电话那头半认真半开玩笑的问道.

“你什么时候会回来啊?你走了,娜娜很伤心."

“我知道,我刚刚跟她发过信息了."他笑了起来,“巧巧,你希望我回来吗?"

“随便你,我又不是神,怎么能够左右你的思想和行为."

“哦,好吧,我知道了."他又笑了起来,“那以后再说吧,晚安."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断线了,我想再说一句什么话,竟是无从诉说了.将灯关上,我闭上眼睛躺在床上,想念着离别了的人.他会回来吗?我突然发现即使我是不爱他的,我还是有些思念他,希望他回来的.窗户未关,风刮过,有阵阵声响,离别的风,呼啸而来,匆匆而去了……

………………

断更了几天,实在抱歉……

元辰走了,一切都变得有些乏味了,但是慢慢的,我们就习惯了.自从他离开之后,我和娜娜再也没有见什么帅气的男生,未免有些遗憾.

娜娜总是长吁短叹,她是觉得时间过的太慢,让思念变得绵长而感伤.她一直痴迷的等待着元辰回来,我原以为我已经是很情深意长的女子了,却没想到娜娜也是.

时间匆匆,轻轻一晃,我已经是高三的学生了.

娜娜和我同班,我们从初中的时候就一直是同班.我感觉我们之间的情谊是一辈子不会断绝的.追求娜娜的男生数不胜数,当然我的身后也有追求者,然则,我却从不动心.娜娜似乎也是如此.

“巧巧,你看,这些巧克力我都快要吃腻了."她拿着一盒巧克力坐到我旁边的位置上,“要不,你吃一点,算是帮我解决掉?"

“是你自己要接受人家的巧克力."

“你知道,我对巧克力没抗体."她笑眯眯的说,“被人喜欢的感觉其实蛮不错,但是我不会跟他们任何一个人约会的,我们马上要高考了呢."

“你还在等他?"

“当然要等,他可是我最喜欢的男生呢."她说.

“那你等着吧,或许他也希望你等他呢."我说.

“呵呵呵,我也那么想呢."她说着将一块巧克力塞进我的嘴里.

“你自己留着吃吧,我都快要被你的巧克力给闹出了病."

“恩?什么病?"

“厌食症."我翻了个白眼说道.她笑了.“你不知,那些礼盒多么好看,看到他们那么痴情的送我巧克力,我不好意思不收啊,收了巧克力当然要跟你这个好姐妹分享咯."

她笑着端着巧克力盒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我的确是快要被巧克力给弄出毛病来了,喜欢她的人很多,她常常收到巧克力.然后常常将巧克力分我一半.

我留着长长的头发,感觉比以前要好看了一些,是谁说的,女大十八变?我拿出自己小时候的照片跟现在的照片比,我突然就发现自己原来也可以漂亮起来.但是与娜娜相比,我就差了一些了,她永远比我耀眼.

这几年,我常常见到薛奇,薛奇一直在跟那个叫伊薇的女生在恋爱.他一定很喜欢她,所以才会交往了那么久吧?

高三将近,快要毕业的时候,日子变得有些乱七八糟,因为要高考,心里总是有些慌的.就算我胜券在握,我也还是会有些心慌意乱吧?更何况是我根本就不是胜券在握呢?

高考之前的一天,薛奇跑到学校来见我.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的心是充满感激的,他是在乎我的吧?哪怕只是有一点点.我感觉他对我是关心的,他能够关心我,我就应该谢天谢地,又何必奢望与他相守呢?

“巧巧,你越发漂亮了,我们去吃饭吧,我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你的女朋友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她在学校外面等着呢."他笑了起来,“马上高考了,今天回来给你加油的."

“谢谢."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他递给我一个盒子.里面是一对耳环.我依稀记起,那次元辰与我和解的时候,也是送的耳环给我.跟他送的这一对,只是颜色不同……

“为什么送耳环给我?"

“妹妹戴上耳环肯定好看,我也不知道该送你什么好,是薇儿帮我选的,我是个男生嘛,当然不能挑男生喜欢的东西送给你."

“那要谢谢你和薇姐姐了."

“别总是提谢字啊,多生分啊."他拍了拍我的头.我们两人一起离开学校.在学校的外面,我一眼就看到了伊薇,她越来越漂亮了,只有足够漂亮的女生才配得上他吧?

我们三人一起吃饭,有些不够自然,但是也并不算太过尴尬.伊薇也送了一份礼物给我,是一盒糖果.糖果是粉红色的,在我的眼中,爱情的颜色就应该是这种颜色.

饭桌之上,我们并没有说什么话,不过是随意的聊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吃过饭之后,薛奇说要送我回家,尹薇似乎是有些不高兴,但是她也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反对.

“薇姐姐,薛奇学长,我可以一个人回家的.你不用送我."我虽不算聪明,但是我也不至于看不出伊薇心里的不情愿.她的情绪都明显的写在脸上了,我若没看着,那才是傻瓜.

回家的路上,接到了元辰的电话,元辰兴奋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着.

“巧巧,我知道你马上要毕业了,等你毕业了,我就回来了."他嘻嘻哈哈的说,“这么几年了,你从来都没有说过你想念我,这次可不可以破例说一次?"

“我想念你."我很平淡的说.

“演技未免太烂了,一点都没有投入感情……算了,不跟你计较了,好好考试,你一定行的."

“恩恩."

“巧巧,我觉得我好像离开了好久,我还是很想念你,所以我会很快回来的.到时候我回来了,你别不见我."

“好.我不会不见你."

“这样就好."

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于是我沉默了.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我们都沉默了.言语在我们之间消失不见了……

“巧巧,就这样吧,再见."隔了一会儿,他说了一句很淡的话,就挂掉了电话,我只听到断线的声音“嘟嘟嘟……"

高考来临,在见到了薛奇之后,在接到了元辰的电话之后,我对高考有了一点点信心,他们都为了我加油打气,都在关心我,我一定会好好考试的.

刚刚挂了元辰的电话,娜娜就打电话给我了,我没等她开口就猜到她是要跟我提及元辰即将回来的事情.

“巧巧,元辰要回来了,还发信息叫我代他向你说一声."

元辰这是唱哪一出啊?他自己已经亲口告诉我了,有必要再说一次吗?我真不明白.

“恩,知道了,你现在可是高兴坏了吧?"

“是啊,他要回来了,我当然高兴啊."她在电话那头说个不停,她是兴奋的无以言表了吧……感觉她还有很多话想说,只是我的手机很不争气的没电了……她喜欢的人即将回来了,我喜欢的人却还是不知道我喜欢他.

高考之后,天气越发的炎热,我都有些不敢出门,娜娜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说是元辰回来了,她如果不加一句“元辰回来了"我才不想出门.外面的阳光太烫,会烫伤皮肤的……

在咖啡厅见到了元辰,他看着我笑,他的容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很俊美.他依旧是他.

“我都很久没有见到你们两个美人了."他一点都不正经的说道,“我还真是怀念一起读书的日子."

“你回来就好."娜娜乖巧的说,他的手放在桌上,把玩着搅动咖啡的勺子,并没有回应娜娜的话.

我坐在他们的对面,用小勺子搅动咖啡.

“高考完了,你们都放假了,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度假?"

“度假?去哪里?"娜娜眼睛闪闪发光.

“巧巧,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他又一次忽略掉了娜娜,只是拿眼睛看我.而娜娜也看着我.他们都在等着我的回答

“我……想去丽江."我说.听说丽江是个很美丽的地方.

“丽江是浪漫之地,人文淳朴,你还真是会挑地方……娜娜,不如我们就去丽江吧."

“好啊.去丽江玩肯定非常有意思."娜娜举双手赞成.我抿嘴一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为什么还是像以前那样,那么在乎我的言语?难道时间不够久,不够让他忘了我吗?他不该对我那么好的,我有什么值得他如此对待的吗?

“你是不是不太想去啊?干嘛不说话,要是不想去,我们可以去海边晒太阳,吹海风抑或冲浪啊.海的辽阔,你一定会喜欢的."

“元辰,你们去旅游度假吧,我不去.我才不要当电灯泡."我说.娜娜伸出手来抓住我的手.

“巧巧,别这样啦,我们是好姐妹,当然要一起去咯,没有人觉得你是电灯泡的."

我看着她的眼睛,想要看出她眼中的意思,但是看了半天却只看到她真挚的友谊,如果不答应她是不是会太冷漠?

“就是啊,我们都是朋友."元辰加了一句.

“哦……那好吧."我知道我是没办法拒绝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总不能太冷漠吧?

喝过一杯咖啡,我们相互道别,元辰坚持要送我回家,当然这是在送娜娜上了公交车之后.他是如此坚持,我不好拒绝他的好意,再说我们已经很多年没见,一见面就给他泼冷水是太绝情了吧,我从来都不是个绝情的女子.

“这几年,我在法国的普罗旺斯."他对我说,普罗旺斯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一想到这个地方,我觉得我的眼底全部都是薰衣草田.我看过一些图册,那里面有讲到过普罗旺斯,还有它的薰衣草,一整片一整片的紫色是多么漂亮啊,真希望有一天能够去到这个地方,去观赏让我神往的风景.去亲吻那诱人的紫,还可以闻到那淡淡的花香……

“普罗旺斯是个美丽的地方呢,你真幸运."我感叹一句,他笑了,他的笑容很灿烂,很柔和,我觉得他一点都没有改变,好像改变的是我.我的头发变长了,样子也跟以前不太一样,而他还是那个他,变化一定是不够大的,所以我才察觉不出他的变化.

“我想你一定会很喜欢那个地方的,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带你去见识一下."他说.

“恩,谢谢啦,你有这份心,我已经很感激了."

“我不想跟娜娜继续交往下去了,虽然她等了我很久,但是我还是没办法喜欢她.我以为我离开那么久,她可以将我淡忘,却没有想到她对我是一片痴心.只是……我没办法跟她长相厮守."他突然跟我提起娜娜,提起他的这段恋爱.

“那你是要把她甩掉吗?岂不是辜负她对你的情意?你这样做不是太残忍吗?"

“残忍?那你呢?我喜欢你,你一直都知道的,但是你却一直喜欢着另外一个."他叹息着,“我们都是悲哀的人."

“好了,我不想再听这个了."我说.

“可是,巧巧,你知道吗,我已经试过了,我失败了,我没办法忘记你.我真恨他把你的心偷走了."

“如果你离开娜娜,娜娜会恨我将你的心偷走了."

他听到我如此说,竟是无言了,半天没有再开口说话,直到把我送到我家附近的巷口.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其实娜娜可以遇到一个更好的男人的.我不爱她,不能给她幸福,我只能给我爱的人幸福,我愿意一直追随你."

“元辰……你为什么爱我呢?"

“因为我是元辰啊."他说,这个理由,又是这个理由……他从来不会给我另外一个理由.

“可是我……没办法让你快乐啊."

“你终有一天会明白你的选择有多么的错误,你回头看的时候,我会一直在这里,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

“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在我身后看着我,等着我回头看你,如果我一辈子不回头看你,你等我一辈子吗?"

“是的."他很坚决的给我一个异常肯定的答复,我沉默,我只能沉默,他让我不知道如何说话了.我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在整个静默的空间里平缓的持续着,他温柔的对我笑,笑容有些凄苦.他是知道我的心在何方的,他想要得到,但我却无法给他,我感觉异常的抱歉.

“巧巧,我很抱歉让你知道,我喜欢你.其实有时候吧,我有些后悔告诉你,我喜欢你.这给你带来了困扰,请你原谅,但是也体谅我现在的行为和言语,我不想让自己的心残存遗憾,我是喜欢你的,我的心告诉我,我该告诉你,我喜欢你."他说,他的表情是认真的,深情的,我不忍对视他的双眼.

“或许我们只是缘分太浅,我才没有爱上你吧."

“不,你只是爱上了他,当你知道他不是你的真命天子,你就明白你该选择谁了."他笑了起来,他说的也许是有道理的,但是我总还是认为薛奇是我的真命天子.

爱情是多么的无可奈何,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怎么没有遇到一个相互热爱的恋人呢?我的爱情是无奈的.元辰的也是.娜娜的,或许也是.

我们四人陷入了爱情的怪圈之中,但又或许,这不是怪圈呢?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爱情戏剧……

他依旧是他,我其实还是我,我们的心都没有改变,我还是爱着薛奇,而元辰依旧深情如昔……我们该如何相处呢?没有谁给我们答案,只好这样继续下去了……继续沉沦在爱情的无可奈何之中.

延伸阅读

贝智高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dx3j.shtml
贝智高幼儿奶粉秉持“做良心产品,卖有机牛奶”的企业经营理念,以为消费者提供安全优质产

锦和珠宝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6atz.shtml
锦和珠宝,拥有20年珠宝行业的成功运作经验,凭借多年累积的专业基础和丰富的运营经验,

苏仕的净水器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b8kw.shtml
SUSHIDE智能共享隶属于滁州扬子沃特净化设备有限公司,在不断应对市场变化的过程中

正通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xwp5.shtml
正通汽车导航主要经营环境光传感器、红外线传感器,移动电源、LED驱动IC电池监视器、

奇丽尔内衣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6acl.shtml
奇丽尔内衣是上海奇丽尔制衣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来自台湾,是由世界顶尖内衣品牌台湾华歌尔

微少爷智慧酒店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zt5.shtml
微少爷智慧酒店致力于为顾客创造愉悦、时尚、舒适的休息体验,打造温馨、环保及个性兼具的

高思VIP一对一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6ru6.shtml
高思VIP一对一隶属北京高思博乐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成立于2011年,当时正是

万松堂生物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go8q.shtml
万松堂生物创始于1996年,是一家专门开发、生产与经营生物医药、保健茶的现代化高科技

醛清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dto0.shtml
醛清甲醛检测仪加盟总店总部坐落于素有企业摇篮之称的中国--北京。近十余年来兢兢业业,

东陶卫浴加盟  http://www.woodcabs.com/sr5s.shtml
东陶卫浴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东陶公司是一个生产、销售民用及商业设施用卫浴及相关设备的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情公寓:我要让大力过上甜蜜幸福生活之三个星期(2)

    “亲爱的,要不然咱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你已经发烧到40℃了。”羽柴中野的妻子跪在床边,紧紧攥着他的手。羽柴中野无力地摇摇头,取下额头上温热的毛巾,含糊不清地说着:“不行,我还要参加今晚的授勋仪式,我是个军人,我可能被感染了,嗜血人,不,我不想死……”羽柴中野说着说着,竟然哭出声来。妻子心疼地摸摸羽柴

  • 极品贱男人之邱惜珍(9)

    金燕西和白秀珠二人自来是门当户对,白秀珠的哥哥白雄起是金燕西父亲的门生,若是说要结亲,这也是绝对合适的,所以以前白秀珠总以为金燕西是他的,等到金燕西开始离开了,她才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现下白秀珠脑子里飞快地掠过这些想法,表情却还很淡静,“我知道是谁了,不过浩然老师您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这事本与我不相

  • 反派同窗他命带锦鲤之第六章

    “爷!”李承霄动作一滞,姚姝月空洞的眼神,恢复了几分神采。姚姝月往后撤了撤身子,和李承霄拉开几分距离,她抓住衣襟,垂下头不敢看他。“爷……”尹平声音发颤,身子抖得也厉害,屏息立于门侧,硬着头皮站在暖阁门口,又喊了一声。“太子,您,您,先去吧!”姚姝月回过来几分神,小手推了推李承霄的胸口,目光始终不敢

  • 与你偕老不白头之旅途

    到了爷爷家,却没人开门。“这户人家和你的关系是?”​许南阳送她到她爷爷家。“我爷爷。”​说这话时,许南阳能明显感觉到她的喜悦。“我也找你爷爷。”​温北之前是没听过许先生提过和自个爷爷认识,便问他:“你怎么和我爷爷认识?”“杨盛林我舅舅,和你爷爷关系好,然后你爷爷经常去我舅舅家或者我爸家做客,所以我也

  • 他的小被窝里舒服第五章在线阅读

    头顶的雨蓦地停了,低垂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双乌黑锃亮的皮鞋,上面趴着一些小水珠,在橘黄的街灯下泛着微微的光泽。那是——她飞快地抬起头,一身黑色西装的陆彦正撑着伞,一手斜插在口袋,低睨着目光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逆着光,她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他没有开口说话,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咬紧咯咯作响的牙,抱着膝盖,

  • [综]赞美女王第六章

    第六章郑好谦嘴里的刘公,便是指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刘知远的长子刘承训已二十二岁,为人温厚,博学多识,据闻有魏晋时卫玠之姿容,只是自幼体弱,少见外人。但因郭荣的养父郭威是刘知远的心腹,郭荣同刘承训才有所交道。郭荣对刘承训,一向是称赞的,而郑好谦十分佩服郭荣,对他的话,自然也十分信服,爱屋及乌,便也爱将话

  • 百媚千娇在线阅读分手

    林姿清醒的意识到宗炜才是她想要的那种男人,她心里的结婚对象不一定是宗炜,但一定要是宗炜那种条件。只有他那种条件,才能让她活得优雅体面。只凭她自己,林姿很清楚,她不是什么女强人,没法在事业上取得很大的成功。事业不行,能依靠的只有父母或者婚姻。她家虽然条件还过得去,但是也就是普通小康,最多算个中产,只能

  • 温言晓语在线阅读第10章

    周-柴米油盐酱醋茶皆不进-泠冷冷道,“我倒是很想杀你。”任你说破天去,我就是想杀你。既然已经成为武林一害,还有什么不杀她的理由?周泠想道。石观音怒道,“那就来试试吧!”石观音的招数更狠厉了起来,可周泠又后退一步退出范围。只见他把剑往琴中一插,悬空而坐,[孤影斜横]!疏花弄月,绰影重摇。他修习的是“刻

  • 综:我是好爸爸在线阅读雄英高层的关注

    上鸣绝和耳郎响香的交谈,并没有持续多久。等到拥挤在门口的人群,进入会场之后,上鸣绝三人也一同进入了会场。只是,有点出乎上鸣绝意料的是,作为说明会解说的,并不是那个声音英雄麦克,而是那个十八禁女英雄午夜…“也就是说,这是另一个会场吗?”上鸣绝忍不住呢喃自语。“另一个会场?什么意思?”听力敏锐的耳郎响香

  • 我家兰花成精了!之陷害(一)

    陪风眠晚喝完汤,让她留在房里看书,这些年王则臻不光让风眠晚习武,还让她多看史书,兵法,亲自教她读书识字,术数,还请了医师教她医术,不求她多厉害,只要她可以自保就行了。接着王则臻去看了昭王,王则笙刚好也在。“拜见父王,姐姐也在啊。”王则臻先向昭王施了一礼,又向王则笙打了招呼,就和王则笙一起扶着昭王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