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主家教]非典型性废柴苏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李小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为工作关系,阿蛮很擅长观察人。

每个人都有两面,有些人一面是真的一面是假的,有些人,两面都是真的。

简南属于后者。

那个纯良无害半夜送药会关心植物死活的话痨是真的,现在这个把偷猎形容成动物世界做什么事都用交换解决看起来近乎冷血的人,也是真的。

他说他来这里是因为国际兽疫局申请进入血湖需要批文,时间太久,他怕伪鸡瘟控制不住,所以就自己先来了。

白天要排了很多手术,要来只能晚上来。

他说他那张工作证真的是偷的,他说他这一包装备有很多都是在国内就买好了一盒一盒寄过来的。

絮絮叨叨的十分话痨,却总能很准确的绕过猎人陷阱。

他绝口不提今晚看到的那场屠杀,阿蛮却看到他采样的样本里面有几个贴了鳄鱼字样的样本收集包。

他能分辨动物脚印,能分辨动物粪便,却不想去分辨人。

他说,等他拿到样本,国际兽疫局的人应该就可以申请到批文了;他说,他这两周也已经把所有感染了伪鸡瘟的村庄都处理过消过了毒,只要没有外来病源,这次伪鸡瘟应该就可以控制住了。

他说的兴致勃勃,却当她问他事情都他做完了,那国际兽疫局的人要做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就不吭声了。

夜色渐渐深了,屠宰场里的偷猎人陆陆续续的开着车子离开,有很多人喝了酒,夜空中飘散着他们带着酒意的笑骂声,越来越远,直至安静。

血湖的雾气变浓,烟青色的水气从湖面上袅袅升起,一直弥漫到血湖入口的林间小路上,空气中有刺鼻的腥臭味。

阿蛮站在血湖外面的丛林里,看着简南从僻静的角落摇摇晃晃的开出一辆破皮卡,皮卡车上印着费利兽医院的标志,挡风玻璃上还放着一张OIE合作字样的地方通行证。

所有设置都在为他这次单独冒险做准备,他想过自己可能会被抓,他也想过他可能会死。

但是他仍然来了。

为了这不会传染人的伪鸡瘟,这些伪鸡瘟的来源,只是那几个本来想来他们兽医院讹钱的村头混混。

阿蛮等简南晃晃悠悠的把车子停在了她的面前的时候,拍了拍了拍车子的引擎盖,告诉他一条回城的近路:“一直往东边开,三十分钟就能进城。”

简南一怔:“你呢?”

他们不是一起走的么?

阿蛮说她来的时候搭得顺风车,他以为走的时候,他就是她的顺风车。

阿蛮耸耸肩:“我还有事。”

她得往相反的方向走,最近切市风雨飘摇,有很多富商急着从切市撤资,急着跑路,她接了很多半夜带人或者带钱跑路的单子。

简南坐在车里看着她,皮卡车车身高,阿蛮个子小,简南居高临下的皱着眉:“很晚了。”

凌晨十二点多,是真的半夜了。

“我送你吧。”他打开车门跳下车,从车头绕了一个圈,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作为交换,你帮我两次,我也帮你两次。”

他觉得阿蛮刚才那句以命换命他亏了的话并不客观,他也救活过很多命,虽然是动物的,但是他也很值钱。

送她出去,才算是公平交换。

阿蛮侧着头看他。

有点好笑。

他离开了黑暗的掩护,在车灯下,看起来就又变回傻傻的样子,连下车给女士开车门那么绅士的举止都无法挽回的傻乎乎的模样。

“还是往东开,把我送到能搭到车的地方就行。”她最终还是上了他的车。

破皮卡在这种泥地上颠簸的每一个零部件都在颤抖,没有空调,发动机的热气和带着暖意的夜风一起涌上来,并不舒服。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简南专心开车,阿蛮专心看着窗外。

奇怪的是,气氛并不尴尬。

“前面有个坑。”阿蛮突然开口。

“哦。”简南动作灵活的转动方向盘,车子歪歪扭扭的避开了那个坑。

阿蛮坐在副驾驶座上,放下椅背,舒了一口气。

她没想到这几天忍着恶心在血湖拍照的工作会用这样舒服的方式结尾,她陪着这个人捡了一个晚上的动物粪便和尸体,听他解释伪鸡瘟,听他把每一个奇奇怪怪的植物都叫出名字,分出科属。

这个人真的知道的很多,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能说很久,难怪能上报纸。

“六月十九号的城市日报上面为什么会有你的照片?”阿蛮突然想到简南对那些医闹的人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的报纸。

简南并没有马上回答。

他踌躇了一下,提醒阿蛮:“是在第三版。”

阿蛮:“?”

“城市日报第三版中缝有外国人登记公示页。”简南声音带了笑意,“六月十九号我刚来一个月,所以上面登记了我的照片。”

外国人登记公示页是自愿形式的,有些类似于学校里的转学生报到,会放上照片简单的简历和联系邮箱,夹在城市日报第三版中间的夹缝里,小小的一块,一般人都不会注意。

阿蛮彻底无语了。

她以为是多牛逼的事情,毕竟简南当时的语气可骄傲了。

“你真能唬人。”她感慨。

可能因为不能撒谎,他言之凿凿的时候看起来会特别权威,真的特别能够唬住人。

简南笑了,眉眼舒展,在颠簸的卡车里,笑得露出了大白牙。

***

那夜之后,切市市区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枪战,脸上纹了半只鳄鱼的光头贝托失踪,切市的暗夜变得一片混乱。

阿蛮再也没有去过血湖,她把她拍到的所有照片都交给了达沃,达沃看过了照片和影像,没有再找过阿蛮麻烦。阿蛮按照规矩手足了尾款,就又开始了夜夜卖命的日子。

她几乎快要变成富商们运钞车上的专有保镖,在城际之间,把那些暂时没有办法存入银行的现金和金条一点点的运出城,夜夜如此,所以她几乎没有时间想到血湖,想到简南。

在这样的时局下运送财物,大概率会遇到想要趁火打劫的人,拳脚无眼,阿蛮因为外伤进出费利兽医院的次数就多了很多。

只是她到的时间都是简南最忙的时候,她悄无声息的走后门,很少会遇到简南。

“你现在这个精神状态,最好不要再接单了。”戈麦斯戴着老花镜,拿着放大镜看阿蛮的瞳孔。

阿蛮扯嘴角,心情不佳:“你又不是医生。”

戈麦斯瞪她,放下了放大镜。

“你头上这个伤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已经轻微脑震荡了,不能掉以轻心。”戈麦斯拿出一张纸,开始给阿蛮写药方。

“唔。”阿蛮应了一声。

昨天晚上被那伙人揪着头发砸到了保险箱的钢板上,她拽拽头发,觉得该剪了。

“别不当回事!”戈麦斯看着鼻青脸肿却仍然漫不经心的阿蛮,叹了口气,“我有个研讨会要离开切市一个月,所以这次给你多开点药。”

“重的伤一定要去医院复检,我给过你名片的。”阿蛮有些伤口去医院会引来麻烦,所以戈麦斯很早就给过阿蛮一张名片,让她受重伤的时候不要找他,去找这个医生。

“他收费很贵。”阿蛮哼哼。

她找过一次,差点被账单吓死,去一次就花掉她一次的保镖费,她要是每次都去,就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在给谁赚钱了。

“财奴!”戈麦斯白了她一眼。

“我不在的时候医院是交给简南负责的。”戈麦斯怕阿蛮不记得简南,多加了一句,“就是那个喷了你一脸消毒水只给你一张纸巾的家伙。”

阿蛮低头笑。

他还了,血湖那天晚上还给她一个口罩。

“国际兽疫局的人还在,照理来说费利兽医院近期不会出什么事,但是我怕万一。”戈麦斯摘下老花镜,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最近……”

大白天都有人开枪,郊区都开始宵禁。

“所以你有空帮忙看着点,我按每天两小时的价格给你算钱。”戈麦斯很不放心,“其实我想这一个月干脆关掉医院的,但是简南不同意……”

他一个人偷偷摸摸从血湖弄回来一些样本,帮国际兽疫局的人争取到了禁区许可,戈麦斯觉得,现在关了费利,也确实会影响简南的工作。

“不用算钱,你请不起。”阿蛮答应的很爽快,“我会帮忙看着的。”

戈麦斯意外,想了想,想出一个折中的方法:“简南有护理学位,你万一真出了什么事也可以找他,我帮你跟他说说,他这个人信得过。”

“不用。”阿蛮摇头,“我这一个月不接单了。”

戈麦斯这回意外的眼睛都圆了。

“我也需要休息。”阿蛮半真半假的自嘲。

这阵子趁乱她赚了不少钱,但是现在时局越来越乱,昨天劫车的那伙人身上都带着枪,她觉得再接单子迟早会出事。

她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吃都吃不饱的小孤女了,她的积蓄够过冬了。

“快乱到头了。”阿蛮解释了一句,接过了戈麦斯的牛皮纸袋,“账单发我邮箱。”

她走的有点急,像是不想再解释她这次为什么一反财迷本性,居然放过大好的工作机会,她的价格按天算钱真的很贵,戈麦斯为了简南也挺舍得出钱的。

她经过后门的时候顿了顿,眼角瞥到医生办公室里蹲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男人面前,一个看起来六七岁的男娃娃哭得天崩地裂。

阿蛮脚步停住。

“你别哭了,我给你吃糖。”简南哄孩子的声音。

男娃娃打了个嗝,接过简南手里的糖,然后喘了口气,哭得更加大声。

丢了糖却没有达到目的的简南脸僵了片刻,挠挠头。

“其实……”他声音生涩,听起来就手足无措,“狗能活十六岁已经很久了,你家的辛巴是自然老死的,并没有很痛苦。”

男娃娃声音停顿了半秒钟,继续嚎。

简南继续挠头。

他都快要说出你家狗其实是喜丧这样的话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想要找个更能安慰人的。

“我们会把辛巴火化,你可以带他的骨灰回去,洒在院子里,种上树。”他终于想出一个安慰的理由。

男娃娃这回哭得声音轻了,抽抽搭搭的问:“洒在院子里,长出来的树就是辛巴么?”

简南窒住。

“不是……”他艰难的说了实话,“死了就是死了,骨灰只是一堆无机物。”

大概从来没有人和男娃娃说过那么残忍的话,男娃娃张着嘴,倒真的忘记哭了。

“但是你看到树,就可以想起它。”简南补充,说的一如既往的认真。

阿蛮低着头走出兽医院后门,笑了。

这人……

莎玛拿着动物死亡火化申请表进医生办公室的时候,咦了一声。

“怎么了?”简南终于哄好了孩子,满头大汗。

“没事。”莎玛把申请表递给简南,“只是我刚才好像看到戈麦斯的客人了。”

戈麦斯的客人,下午一点到两点之间。

简南看着申请表格皱眉。

阿蛮最近,来得太频繁了。

延伸阅读

晚来将欲雪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frxcl.cn/ptt.shtml
小冉那边,却是愁得不见云开。怎么闺女就一定要嫁人呢?爹娘到底是个怎么想法?她倒在床上

玩命直播:这个主播无人敌太子遇刺她舍命相救  http://www.frxcl.cn/ukvk.shtml
这些时日,顾苑感觉每天都胆颤心惊,总怕他又想到什么新招来“折磨”她,回到家,她也不敢

漫威刺猿聊天群找茬  http://www.frxcl.cn/u6lz.shtml
第九章找茬“下品上等燃魂香八十九根。”“下品中等燃魂香一百七十根。”“下品下等燃魂香

仙朝帝师只能灭口了  http://www.frxcl.cn/pw7i.shtml
所有的人都已经跑出去看董卓了,会议室里除了吕布与陈宫,就是两个被吕布打得昏迷不醒的保

人类饲养指南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frxcl.cn/pvnl.shtml
“以后的每天可以吃胡萝卜,但是,却不是整根整根的给,就像这样一朵一朵的,怎么样”安谨

铠甲:从反派开始进化第四章  http://www.frxcl.cn/a0c7.shtml
没想到,刚来第三天就进医院了啊...艾莉森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天花板,边

我的超神之梦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frxcl.cn/gv53.shtml
4月的G城,阴雨绵绵。傅念两个月前来过,那时候也是天阴风冷,到处灰蒙蒙一片。傅念收拾

大焱于世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frxcl.cn/doh3.shtml
两个人这边正说着话,虽说宫人们大多去乞巧了,然而两人年岁毕竟是大了,行为愈发放的端庄

封印神域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frxcl.cn/bj66.shtml
久违的悸动带来的新鲜感让沈知闲久久不能忘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窗外万籁俱寂

[综]她来自地狱K先生的陷阱  http://www.frxcl.cn/do65.shtml
“什么?是你的亲哥哥?我可从来都没听说过你有一位亲哥哥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神火剑侠之SSR的关注点(8)

    你看这个卡它又长有宽,就像这个眼镜它又大又圆。措不及防一张好人卡Get的小侦探一脸懵逼,大大的眼睛里写满大大的迷茫。工藤新一,作为一个颜值高智商高人气高的新时代三高青年,人生第一次被“你是个好人”打发。最可气的是,对面的高中美少女(?)说的一脸真挚,那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里毫无心虚的波澜,满满都是透彻

  • 我的少女时代如沐清风在线阅读第3节

    韦世棠在和女友分手前,经历过一段冷战。两个都是冷静的人,没有争吵,没有纠缠不清,冷战进行到某一天,他回到家时,女友已经把她的东西都搬走了,纸条上留下一句:“Sorry,我想我们不合适——Janet.”关于分手的原因,他不是很确定,因为可能性实在太多。女友是医生,他是警察,两人时常都忙得约会时间都没有

  • 贼船,等等我!在线阅读第六章

    宋辞原来在府里的时候,沐浴都是用木桶,侍女们会不停为她加热水和花瓣,但木桶空间有限,坐进去其实不是很舒服,所以一般不会泡多久就会出来,现在她看着眼前这个明显躺进去会很舒服的浴缸,有些犹豫地表现出一个“惊喜得眼睛都发光了”的表情来。由此元曲得出初步观察结论:大姑娘不爱财,喜欢泡澡。看来是个享受派。既然

  • 大石钟之第四章(4)

    被“美色”迷惑的谢有容,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她决定码个几万字冷静一下。回到家后,谢有容把手机备忘录上的内容拷贝到电脑里,打开了小说网站的网址,一条黄色的站短跳了出来,她看见了上面的名字——发信人:编辑南华毫无疑问,是编辑邀请签约的站短。谢有容第一时间加上了南华的企鹅账号,在等待的时候她顺便看了眼后台

  • 穿成修仙文里的小可怜后[穿书]第六章在线阅读

    009修行『不修佛!不修道』不久后,师父捡到我,定居居阴山。一切都稳定下来。师兄劈柴开荒,师姐补衣做饭,师父负责指挥。而我跟在后面捣乱。一边嘟嘴哭,一边折断师兄种下的幼苗。憋不住的时候,还尿在盛饭的锅里。大秦历七八零年,我四岁,师父开始教我识字。两年后,六岁,开始修行。世俗凡人读四书五经,而修行者读

  • 仙道雷修之深深门庭

    春来草自青,正是当春好时节。北方的冬季长得好像没有尽头,整整一个冬天,厚重的衣服层层包裹着,让人透不过气。好容易可以脱去厚重的冬装,云宁顿时感觉身子轻了一大半,呼吸更顺畅了一些。淡粉色的锦绣软烟罗绸缎长裙穿在身上,袖口处一朵朵桃花绽放,云宁放松地摊开手,任由小丫鬟罗云给自己整理着服装。“好了,小姐。

  • HP里德尔拆迁大队在线阅读第九节

    从工作人员那里得知林闲将会在上午九点半过来。此时距离林闲前来还有两个半小时,施彩柔提议:“不如我们利用这段时间把歌练会,这样等林导师来了直接唱给他听。”众人都没有意见,除了江然。他木着脸,心里慌乱无比。他本来打算先提前找时间练一会儿,然后再和大家一起练,这样虽然还是达不到江嫣的水准,但是不至于差太多

  • 战神联盟之梦秘抉择在线阅读第3节

    我为了安静而来,但她再不愿相信。其实年少时的爱,太过于捕风捉影。即使我说了,她也未必就会信。你看,人类,果然是最奇怪的生物。只是某天,我一觉醒来,发觉自己变成了一只猫,那感觉……好吧,还不算太糟糕,毕竟,我成为了她身边那只,一只被她搂着,宠着的猫安安。嗯,感觉嘛……还不算SObad……你们懂的,她身

  • 从闪电侠开始的穿越时空之第二章(2)

    大家好,我是无惨,现在在我面前俄就是我命中的宿敌,你说我是鲨了他好呢,还是鲨了他好呢。果然还是鲨了比较好吧!然而……战斗力还是负五的我眼睁睁的看到一个十岁小屁孩轻松干掉一只狼——我还是再苟会儿吧,活着不好么?讲真,虽然我长那么大个,大概也继承了无惨强悍的身体和恢复力,然而战斗意识就是小女生揪头发的水

  • 只差一步我叫王大锤(二)!

    京华市。某中档小区。客厅中,一身白色睡衣的王若云斜躺在沙发上,无聊的按着遥控器,电视屏幕上,是奇异果影视的TV客户端页面。“好无聊啊,最近似乎没什么好电影可以看了。”适逢假日,作为一家杂志社的编辑,由于文笔好,她平时除了工作之外还是一位业余的影评人,经常在各大论坛里发表剧评,久而久之,现在倒也有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