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离思殇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紫夜墨 来源:17K小说网

巫英见姜钰神色淡定,面无波澜,心中甚是吃惊。巫派数百年来不得势,现已沦为祭山祀水时的跳大神角色。

她冒死前来,本不求活命。若女王纳言,她至少对得起手中羊角卦。若女王听不进去,白兰注定覆灭,她也不愿苟活,此刻死了便好。

来之前,她预估后者可能性极大。

“大巫师,可有什么解卦之法?”姜钰沉气问。

“臣无能!”巫英难掩愧疚。

她这一代巫师只能算卦,绝少解卦,这才是巫派式微的根本原因。

姜钰淡然道:“不如,大巫师此刻再卜一卦。且看如何?”

巫英微微一怔,低头称是。

洗手焚香后,巫英恭敬请出手中两枚羊角。此乃神山鹧鸪山上之稀有白羚羊头角所作。中空镂制,手掌可握。弧面为阳,平面为阴。巫英所持羊角沉淀着岁月痕迹,白灰相间,边角磨痕甚重。

卜卦方法十分简单,心里默念所卜之事,同时投掷羊角于地上,以出现之弧平组合为卦象。

巫英恭敬道:“请陛下投掷。”

姜钰并非初次见此种卜卦手段。之前她与南陵国二皇子汤澍的婚事便用此方法求得大吉。

姜钰深吸一口气,默念道:此去雍城吉凶与否,请神灵明示!

手掌一松,两枚羊角跌落于地,与木板相碰,发出清脆声响。

巫英只瞧一眼,便忍不住惊叫一声。知御前失礼,她连忙跪下告罪,“请陛下饶恕!”

“无妨!卦象如何!”

“臣用此法,投掷三次,皆是两枚弧面,弧面为阳,阳卦也。而陛下乃坤,为阴,阴阳相抵,陛下此去雍城大凶。而今时,陛下投掷出一弧一平,一阳一阴,此乃……”巫英皱眉,满脸疑惑。

“此乃如何?”姜钰手掌紧握,语气焦灼。

“此乃平卦。根据卦象来说,此去雍城,有凶也……有吉!”

巫英急道:“请陛下再投掷两次。”

姜钰依次投掷两次,两次皆是平卦。

巫英汗津津盯着见了鬼的羊角,心道这两枚羊角历经数代大巫师,次次卜卦,从未出错。之前她明明卜得大凶之卦,如今为何变成有凶有吉?

她颤巍抬头,“陛下,巫英也不知卦象为何变化?求陛下恕罪!”

姜钰盯着地上平躺着的两枚羊角,她似乎……知道为什么。

她如今再活一世,不就是变数吗?!

“大巫师,既然上苍明示,有凶有吉总比大凶好上数倍。你无需自责。”姜钰走到巫英面前,堪堪扶起她。

巫英顿首道:“陛下仁慈,我女国一定会度过此劫。”

姜钰端坐于殿中,指了指搁置在一旁的金冠,“大巫师,帮孤戴上金冠!”

巫英颤了颤了身体,“喏!”

金冠在手,沉若高山。巫英郑重将白兰金冠戴于姜钰头顶,顿时金辉一片,撒在白缎朝服上,格外耀眼。

此刻,苏琨在外道:“陛下,吉时已到,崔相已在宫碉前等候多时。”

姜钰身形一顿,眸光里闪过一丝冷意,“走吧!”

宫门骤开,初春阳光透进来,落在女王脸上。

飞眉红唇,潋眸深邃,英飒风姿,神态坚定。苏琨只瞥了一眼,便不敢再看第二眼。今日女王陛下,变得有所不同。冷色多过温润,霸气多过温吞。

刚她与巫英在内说了许久,按理说,巫英这种失势派,女王平日里甚少搭理,今日女王怎会有如此闲情?莫不是巫英口中所言大凶让女王犯了疑?

她心急如焚,等会一定找时机让崔良玉知道。

宫碉乃是九层巨碉,高达五六十米,期间石板阶梯要盘旋数次才能到达碉顶,普通人上碉且要气喘吁吁,女王尊贵,怎能如此费力。宫碉建造者们苦思冥想后,发明一种快速上下碉楼的方法。

中原地区打水时,通过转动轱辘,拉动绳索,将水桶轻易从井下拉到井上,省时又省力。受此启发,建造者们造数个直径半米余宽的石盘,将中间部分剔除。

而后又于悬崖峭壁处找来粗实麻藤,用桐油浸泡增加其韧性,缠绕在凹陷石盘上。再用上等杉木,制作轻巧结实的框辇。框辇中铺就雪白羊皮。年轻力壮男奴们则拽动绳索,控制上下碉楼的速度。

姜钰端坐在框辇中,巫英在左,苏琨在右,陪之其中。

拉索男人们一声长啸后,在“女王陛下,坤宜寿绵”的呐喊声中,框辇缓缓而下。

姜钰此时此刻,鼻头微酸,右手紧握扶手,心中翻腾着诸多情绪。

箭在弦上,她不得不去。

大凶大吉,她亦不肯定。

只是,去国经年,归来不知何年?归来是人还是魂?谁又能料?

……

初春十分,乍暖还寒。何况白兰女国地处高山群谷之中,比之最近的大雍国西山道治所益州来说,还要冷些。

崔良玉一身玄衣,冷风卷起衣摆,越发衬得脸色苍白。那些女官们避嫌似的,各个与他隔着数米之远。在一众女官中,崔良玉当真惹眼又碍眼。

有人道:这崔良玉不过是白兰国附属小国凉国的逃奴而已,被宅心仁厚的女王陛下意外遇到,不知这小子使了什么阴招,竟让女王陛下冒天下之大不韪,将贱奴提拔为女国之相。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白兰俗重女子而轻男子。女子为吏职,男子为军士。女子贵,则有多侍男,男子不得有侍女。生子也从母姓。如此制度下,崔良玉能在女王麾下,统领众女官,可见女王此举之惊涛骇浪,匪夷所思。

然,女王虽仁慈却一意孤行,无人敢有异议。

有人碎嘴说女王陛下看上崔良玉的容貌。但崔良玉身形高大精硕,剑眉如山林之秀长,凤眼如泉水之清澈,好似笼着一层光。可这偏偏与白兰女国的审美大相径庭。

准王夫汤澍乃南陵国二皇子,出身高贵,清秀俊雅,自带风流,这才是主流之美男,这才是女国王夫该有的样子。若不是白兰身处战事,无暇婚事,不然汤澍早该入住宫碉。

好多人都在看热闹,等汤澍成了女王的王夫,看崔良玉如何自处?

宫碉耸立在王城最高处,整个王城建筑由此呈扇形向左右分布,低处的碉寨、碉卡,高处的碉楼、巫塔楼,尽在眼底。

崔良玉对周围涌过来的讥讽嘲笑,视若无睹。他眸光抬起,扫过经历一年战争四处破损的王城。远处城墙上飞鹰白旗随风扬起。

此刻,宫碉大门缓缓打开,内侍用力鼓掌,鱼贯而出。

崔玉良位列群官之首,见状立马跪下,尊呼称,“恭迎陛下!”

其余女官们亦下跪俯首,高呼,“恭迎陛下!”

姜钰缓步走来,眸光落在崔良玉头顶的玉冠上,身影微晃。若不是自己狠狠压制情绪,真想一脚把这狼心狗肺的男人从城墙上踢下去。

良玉二字是她亲赐,良玉比德君子,她把眼前之人当做信臣君子,可他呢?

站在一旁的苏琨瞥见女王直直盯着崔良玉看,心便掉入了油锅般,刺啦作响。她只盼着女王能赶紧出城门,过大江,远远离开康延川。她便能跟崔良玉携手相伴,比翼鸳鸯。

她往前一步,垂首道:“陛下,吉时已到,请您上辇。”

姜钰微微侧脸,道:“苏总管,你可愿陪孤……远去雍城?”

苏琨看了一眼崔良玉,顿首道:“苏琨身为内宫大总管,服侍陛下,乃职责所在,自当陪同陛下前往雍城。”

“很好。”姜钰称赞道,旋即她话锋一转,“孤怕你突然闹病,耽误了行程,孤这一路可少了说话的人。”

苏琨闻言大惊。女王怎会知道?为了找借口不去雍城,她专门请前任大巫师巫一给她配了一副肚痛药。定时发作,真痛却无碍。只要挨过去,便可留在王城。按照计划,也该到病发的时候。

说时迟那时快,苏琨顿觉腹中绞痛,忍不住哎呦一声叫出来。

姜钰幽幽看着苏琨,心道果然。

“苏总管?不会让孤说中了吧?”姜钰尾音勾起,似笑非笑。

苏琨疼得立都立不住,却不敢应承。不然,前功尽弃。

一直陪在一旁的崔良玉不动声色看着这一幕。苏琨几次向他投来求救的目光,他都视若无睹。

苏琨咬着牙顿首道:“苏琨愿陪陛下去雍城。”

“好!”姜钰轻轻拍掌,一脸轻松。旋即,她转脸看向崔良玉,道:“崔相你可愿陪孤?”

崔良玉淡然抬眸,神色恭敬,“臣愿意!”

姜钰一愣,怎会?上一世她被眼前之人夺国夺命,如何这一世他肯跟她前去大雍?

再说,崔良玉在她离开王城后,便矫诏宣旨,先是将女国王族不听话者尽数杀戮,然后将女国数家高门士族引至宫碉,悉数斩杀,血顺着宫碉石缝处流出,流入暗渠,染红了整座王城。

随后他坐上女王专用框辇,一路直上九层,从密室中翻出只有历代女王才能拥有的白兰金图。以此篡位登基,改国号为凉。

白兰女国坐拥连绵大山,山中金矿遍布,历经数代开采,积累了数不清的财富。金图布满王族所藏之金,以供王族延续所用。不然,白兰女国地处高山,物质贫乏,若不依靠这金换取粮食,如何能延存至今?

金图是白兰立国之本,更是王权权杖。

崔良玉如何愿意跟她前往雍城?

不过,她也不愿留崔良玉在王城之中,做窃国的贼子。

姜钰又追问:“崔相当真愿意?”

崔良玉抬头直盯,敛神道:“臣愿意!”

如今能再次见到她,已是满足,哪怕前途荆棘丛生,又如何?他且陪着她便是!

延伸阅读

红客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dca5.shtml
红客(REDMISS)精心打造品养护是一家专为国内外品牌皮具做护理和清洗的专职机构,

鑫福来蛋糕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6964.shtml
鑫福来蛋糕由公司总部采用特别的秘制配方,经多道工序精心制作而成的纯天然健康美食,入口

火垂火烧鸟居酒屋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657l.shtml
火垂火是著名的日本料理品牌。目前火垂火在广州有两家“日式串烧肉酒场”,分别位于林和东

乖乖精致儿童摄影连锁机构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s5b2.shtml
乖乖儿童摄影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乖乖精致儿童摄影是一家享誉全国的著名儿童摄影领域专业品

美丽豪酒店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unpi.shtml
美丽豪酒店为美豪酒店集团旗下针对中档酒店市场的酒店品牌,立足于中国一、二线城市核心区

索菲克牛排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swn1.shtml
索菲克牛排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索菲克”牛排传承了欧洲中世纪风味。是目前最具发展潜力的

柠檬工坊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gw1r.shtml
暂无

易补王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n99f.shtml
易补王充气补胎一体机项目简介:易补王充气补胎一体机是一款真正帮助车胎解决问题的出众高

东方白鸽洗衣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bh2t.shtml
品牌优势:东方白鸽洗衣拥有30多年的发展底蕴,由一家洗衣店发展到今天成为全国唯一专业

麦凯林加盟  http://www.queensboromc.com/xpu0.shtml
麦凯林干洗专职专心专注长沙麦凯林洗涤设备经营部是一家以干洗设备销售为主,并为干洗加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物向长生在线阅读第8章

    收到陈翠丽的信息的时候,陈翠丽的父母和两个弟弟在京大的旁边闲逛。他们想让女儿嫁给同村的富豪陈大富,这样不仅陈翠丽自己的下半辈子有了保证,他们也能拿到一大笔李家给的彩礼。他们认为这本是件天大的好事,是门很好的亲事。没想到陈翠丽却抵死不从,甚至从家里跑出来,自己回了学校。陈父陈母只得带着两个弟弟和陈大富

  • 艳臣郎在线阅读第八章

    日复日,日复日。日复一日又一日,这日。这日是正月十五元宵节。一行七人总算是在太阳落山之前到达了水之国国都遐城,走进城里一片繁荣的景象。李星看了看街道两旁,没有一点喜气的样子,和其他城市没什么两样,疑问道:“大哥,你没骗我吧!晚上真会有花灯会?”李明清道:“没骗你,遐城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北过奇

  • 五零重生日常 [参赛作品]万人坑

    在回酒店的道路上我才听到许之心对我说的进入霸王墓的人都死了,此时那里已经成为了一片死地,没有人敢接近。“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得到老头子的传承之后,就对这样灵异古怪的地方特别的感兴趣,也许老头子在传授给我关于阴阳师的知识的时候,也传授给我了对于这类事情的兴趣。“我不去,我还没活够呢,去

  • 玄龙纪第8章在线阅读

    第八章黄土记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吴阔进入房间内,从包裹掏出四块下品灵石,两本书两套衣服和两双靴子,这两本书一本是灵力入门,一本是黄土记这两本随便一个书店都能买到!“陈昊,修炼一途还靠自身,我能帮你的到此为止了,能修炼出灵力固然是好,如若修炼不出也属正常,能不能进入墨门全靠你自己了,努力吧!”吴阔说完这

  • 混沌宇内在线阅读第4章

    “我告诉你啊。”身后传来一个妩媚而轻柔的中性声音,二物如临大敌,纷纷逃窜。安驰未及转身,一个红衣纤影已然落至身前,极俊极美的脸上雌雄莫辨,随着他微微一笑,整个眼神妖娆而寒冷,是一种来自骨子里的阴柔。黑翎……安驰蹙眉,想起当年琨山一战,七百年不曾和他说话的黑翎突然对他说:“只要你封印了石裘沙,我们之间

  • 一念成王之风雷激荡

    “滚!”麓灵山山门处传来一声大喝。两名麓灵山弟子架起余烬怒气冲冲来到门外,接着是一袋行李划着弧线抛飞出来,最后是一头挂着铜铃的小黑驴子。平日里最重礼仪规矩的麓灵山竟也有如此气急败坏,暴跳如雷的失态一面,实在令人大跌眼镜。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就算麓灵山没将他逐出宗门,他自己也绝不肯再受那些窝囊气了。余

  • 桃花几度染眉妆第4章在线阅读

    位于洛阳附近的一座山上,在这怪石嶙峋嗯、野草繁茂的野道上,一位大约七八岁眉清目秀,炯炯有神身着儒袍的俊俏小公子和一位大约二十岁八尺身高形貌魁梧,臂力过人身穿武士袍的魁梧男子正跟在一位中老年男子的身后。男子不时的看向小公子眼里透露着毫不掩饰的欣慰、赞扬之色。辩儿,还有两个时辰便要到达皇城了,为师的任务

  • 一寸铁血之第一章(1)

    11点55分,距离《英雄奇迹》内测还有5分钟。谢舞舞一路小跑,到电竞表演室的时候腿都软了,扶着门喘气道:“还,还来得及吧……”“五五!你终于回来了!”听到这声音,室内急得转圈的赵岚猛地回过身来,道:“差点就来不及了,快坐,我帮你把外设换好了。”她顿时松了口气,走过去坐下,开始检查鼠标、键盘,耳机和鼠

  • 重启初三之转动的命运之轮(新书求鲜花)

    “兰!抱歉,抢电话是我的不对,明天,绝对去和园子道歉。”游乐园里,新一一脸无奈。本来是好好的约会时间,新一好打算给小兰抓紧时间好好科普一波福尔摩斯,这也就是新一急着抢电话,不希望园子打扰的原因。可是没想到,做出那种举动后,小兰就一直黑着脸,不仅是把新一的话当成耳边风。即使是在游乐园玩一些项目,小兰也

  • 魁拔:我是蛮小满在线阅读第二章

    此时仅有十八岁的秦渊此时正涨红了脸,即使面对着这么多人他依旧倔强问道:“丽丽,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和我分手?”张晓丽听到秦渊的幼稚的问题,顿时满脸不屑,头颅高高扬起,如同一个不可一世的公主,似俯视地看着秦渊。想起和秦渊搞对象的这三个月,他一共也就给自己花了两千块钱多一点,真是臭吊丝一个!而且张晓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