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都市之我有99999个学生第1章在线阅读

作者:圈圈又叉叉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丁二,你又不记得我了

在东南亚,有一处秘密的热带森林,这里神秘而未知,又因为是三国交界处,相关三国具是推诿,竟是无人问津。

刚刚下过一场急雨,高大的阔叶林在日照下更像是蒸笼一般,到处都透着湿气,闷得所有的一切都在发慌。

灼热的阳光穿过层层阔叶,在湿润的小路留下一道道闪烁不定的细长针影。那小路浅得根本不算还是路,显然新近才被人踩出来的几乎看不出来的痕迹,弯弯曲曲,难以掌控方向。

如此浅显的小路尽头,是一间木屋。

门口有两个乌色的当地人守着,他们如同大户人家门口的两尊石狮子,一动不动,似乎那里面有什么了不起的宝贝。

突然,一块泥土从二人身侧飞过。两人赶紧打起精神,更加仔细的盯着周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他们放下心来,看着对方互嘲笑疑神疑鬼。可那笑脸还没来得及收起来,二人均看见对方被从背后飘然出现的黑影子勒住了脖子,喊都没来得及喊一声,脸上带着一样的笑一起歪了脖子,被放倒在地。

木屋里面,除了几样简单的不算是家具的家具外,什么都没有了!

见此情形,两个黑影对视,一双眼睛带着焦躁,另一双则沉稳的摇头,示意莫急。二人一跃,悄无声息的落进那间小木屋,一番查探以后,其中一个黑影指向床榻,另一个一滞,二人围着那床铺靠拢过去。

确认了安全后,打头的那个打了个手势,一拳击向开启床铺的机关。另一个后退了半步,不肯再退,一看到密室门开,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

被绑在十字桩上的人垂着头,身上都是血痕,他没少受罪。

先冲进去的人瞬间湿了眼睛,小心翼翼的靠近没有任何反应的人,试探了一下鼻息后,她再抑制不住,连同十字桩一起紧紧抱在怀里。

随后跟进来的人见这情形,不由自主叹了一气,对外发出信号后,在哭的人背上安抚的拍了一下。

不一会儿,收到消息的那一队人马赶来接应,连同扫除绑架人员基地,没有伤亡数据,这是一次成功的解救行动。

除了早已逃跑的集团头目和委托人以外,其余人员一律缴械逮捕。

这就是震惊业界的7-16商业绑架案。

外界却只有一句“吉祥贸易事件顺利解决”收尾。

十月底,京城,西城拐角。

西城拐角不大,也不是酒吧。

虽然它开在酒吧一条街,夜场有歌手,吧台里也有调酒的小帅哥,可它不是酒吧。虽然在到访之前,所有人都一致认定“西城拐角”就是一间开在西城区某个角落里的酒吧。

然而它在东城区。

悬在半空中的二楼VIP包厢门口站着两个西装笔挺的保镖。包厢里面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青年正指着桌子上的文案和一个大胡子中年人说话,大胡子是西城拐角的负责人,人称“大丁”,那是个留着辫子的舞台设计师,正在文案上写写画画,不时做些修改。他们商量了很久,大丁坚持着最后一步,不肯再修改,二人陷入僵局。

“……”青年往后一靠端起红酒杯,懒懒的不再说话,目光深处却是看透一切的不容置疑。

“梁董,这是整个策划案的精髓,也是点睛之笔……”被这人盯着,大丁说这话的时候底气明显不足。

梁董,东远集团的董事长,梁西林。

七年前,在北郊后山发生的那场大火,一夜之间烧走了梁西林的一切,除了他和东远集团。

想起七年前那场事,大丁还是忍不住在心底唏嘘。

七年前的梁西林不过25岁,正是大男孩爱玩的时候,他却在那场事后大病一场,痊愈后又立马背负起生来就被祖辈赋予的责任——东远集团。

经过几次大洗牌后,他成为全国闻名的东远集团真正的一把手,是一位了不起的青年企业家。

并开启了马不停蹄的敛财七年。

东远集团旗下业务涵盖广阔,大约三四年前,重新振奋起来的东远又与强势进军华北商场的陈氏能源联合研发了新型节能汽车,从那以后“西北陈”陈皓清和“华北梁”梁西林被合成为“京城双秀”。

有业界排行将二人的经济实力归为全国排名前十,然而这只是保守估算,实则二人均为年代之首。

这才是后生可畏!

“这只是你大丁的个人爱好,标志性特色!”梁西林嗤笑了一声,一语道破大丁的私心,却很大度,他不再与他争执。

相较当年顶着嫩脸装老相,如今的梁西林才是真正的巅峰,上帝很公平,给他岁月让他沉稳,给他经历让他沉淀,还给他不变的容颜,从男孩长成男人,三十三岁的男人稳若泰山,除了愈发坚毅以外,并没有被侵蚀半分,他微笑的时候和蔼可亲,又拒人千里,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然而当他不笑的时候就是个面瘫的病秧子,冷若冰霜。

“行了,别太过分了,反正这次的发布会,你得给我弄好了,然后我们再谈一谈关于你那电影投资的事。否则——”话音一转,梁西林斜了他一眼,威胁意味十足。

“那是当然!”大丁喜不自胜,全没有被威胁的自觉!梁西林既然能当面提到电影的事,等于是同意投资了!

哎,陈皓清的路子他大丁是没本事攀上的,可梁西林不同啊。

毕竟……他们之间还是有一点点“交情”的!

其实作为一位风华正茂的钻石王老五,梁西林能选择的消遣实在太多了,可他很奇怪,偏偏喜欢来他这西城拐角。

还喜欢到一个月里他能来上两趟!

这就是大丁的机会。

原本大丁以为梁西林再也不会来这里了,毕竟当年……可梁西林来了。

他不仅来了,无论大丁怎么细心揣测留意捉摸,也没能看出他究竟为什么来这里。

想起那一年那一天,大丁依旧心有余悸。毕竟……西城拐角开业那天,梁西林可是在这里吃过大亏的!

因为丁二……

然而那个让梁西林吃亏的丁二,已经死了七年了。

想起故友,大丁下意识摆了一下头,抛开这点情绪。见梁西林望向楼下散座,他笑容可掬,顺着他的目光,也看过去。

这一看不打紧,大丁却猛僵住了脸,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吧台边上那个人……

那是个头发很凌乱的年轻人,颓废得让人看不出性别,背影却十分硬朗,即便步履蹒跚,腰杆却笔直。

他喝高了,正摇摇晃晃的往舞台上走。忽然,年轻人抓起一把电吉他挎在自己脖子上,在对方反抗前先在琴弦上溜了指尖。

所有人瞬间都惊住了,这是个好手。

丁二!

大丁连招呼都来不及招呼一声,他一转身立即跑出包厢,往舞台奔去。

梁西林迟疑了一瞬,一反不下包厢的常态,也跟了出去。

七年前,他醒了以后,所有人都告诉他,丁二死了。

怎么可能!

他始终不相信。

那个野火一样的丁二会死?

这怎么可能!

丁二不会死,他要找到她,他一定能找到她。

大丁,西城拐角的老板,这个看起来疯疯癫癫,内里确实有些实质本事的人,是他唯一见过的、能找到的丁二的“朋友”。

梁西林经常来西城拐角,频率高到一个月能来两次。因为他认定,只要丁二回来,她肯定会来西城拐角。

而这,是他能找到丁二的唯一途径!

舞台上的年轻人又划拉了一次琴弦,音符如浪,荡向整个西城拐角,然而在所有人都以为年轻人要表演时,他却毫无征兆松了手,颓然的垂在一边,原本抓着琴头的手捂上他自己的脸。

他失控大哭起来!

“!”

丁二怎么会哭?!

大丁当即一懵,赶紧跳上舞台。离得近了,他才发现,这只是个喝醉了的女人,不是丁二。

她只是个看起来和丁二感觉极相似的女人。

那女人只干嚎了两声,又生生压抑住已经奔走的情绪,她看了大丁一眼,往地上一倒,不省人事。

那一眼如同冰冷的利刃,看的大丁心里直打鼓。这女人的目光月太凶悍了!

惹不起。

他赶紧招呼保安,准备把这女人扔出去。

没有丁二罩场后,大丁更加坚定坚持执行丁二的原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人他是万万不敢沾染的,扔出去比留下来安全!

“梁董?”

可梁西林蹲在那女人身边!

大丁疑惑极了,他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下来了!

不对,他居然一直跟着自己。

“她是我朋友。”梁西林说着,帮那年轻人取下那把电吉他,并亲自把醉醺醺的人打横抱走了。

抱走了!

“……”大丁心道这是个怪人,却不敢多说什么。

看着削瘦的男人的背影,他仿佛明白了什么,又暗自摇头,再瘦弱得像株病杨柳一样摇摇欲坠,梁西林也依旧是个男人,作为一名成年男人,他抱个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他为什么抱走一个像丁二的女人呢?

这个想法闯进大丁的脑子里,他忽然有个险些失控的邪恶想法!

原来……看来他一直来他这个由着噩梦般回忆的西城拐角,是为了找丁二!

真没想到,梁西林此人竟然如此小器!

“方木……放手吧……”

“……”她拉着他使劲摇头,不说话。

“方木,我怕了……我真的怕了……”

“……”她仍旧拉着他,像是扯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不肯松手。

“方木……”他回头,她惊住了,眼睛里的泪也停下了,这是什么表情呢?

难过?无助?恐惧?逃避?方木说不清楚,这是吕树宇从未给过她的表情。

“方木……我爱你,可我……我想过正常的日子……”

她下意识松开手,不再挽留。

什么都留不住一个坚决要走的人。

而她给不了他所谓的正常日子!

她是个失败的人,跌入无止境的深渊……

方木猛的睁开眼睛,惊醒了。

又是这个梦,困扰了她三个月的梦。

东南亚行动已经过去一百天了,历经千辛万苦,她终于还是把吕树宇从那原始森林里救回来了……可吕树宇睁开眼后,却对她说他怕了。

她哭过求过也闹过,她可以像所有女人一样撒娇工作为他洗衣做饭周全照料,可是……

他说……他怕了。

她只好放手。

对于一根紧绷了十几年的神经而言,紧绷就是正常。

方木就是那根紧绷成正常的神经。

结婚三年,她依旧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正常的生活,隔些日子她就得消失,以缓解体内那不安分的血液。

而他受不了。

受不了她的突然消失、突然出现,受不了她身上消除不了的疤痕,更受不了那一次绑架带来的恐慌。

所以,他逃离了。

所以,她同意了。

于是,方木离开了那个除了吕树宇以外,什么都没有的南方小城。带着吕树宇给她的离婚协议书,她回到三年前离开的城市。

再次一个人来到这座曾经停留过的城市,她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上一次她是奔着靠自己的本事活,才来这到座城,那时候虽然她的心里是缺失的,离开的时候却是填补好的,因为有吕树宇。

而这一次再来,她的心……那里空荡荡的。

又因为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半日,她无所事事,就学着电视电影中演的那样,像所有失恋的人一样去酒吧买醉疗伤了。

然后,她真的醉了。

她居然喝醉了!

看清楚了眼前白花花的房顶时,方木猛然清醒,这是……酒店的房顶!她整个人都更加不好了!带着宿醉后的头痛欲裂,她恍恍惚惚的,有些想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水流声很清晰!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她更懵了。

电视上不是经常这么演吗?喝醉的人被带去酒店,然后……可是自己怎么会遭遇这种事?!方木万分想不明白!难道是因为这几年安逸得狠了,所以松懈的买醉一把,被人带到酒店,也一无所知?

要死了!

她居然……被一夜情了?!是这个词吗?需不需要查一下这个词的意思呢?

方木还在胡思乱想,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转眼一个只裹着浴巾的年轻男人,带着一身水汽拉开了浴室门。

“……”

“……”

浴室的门正对着床,愣在床上的方木看着愣着浴室门口的人。男人长的很精致,利落的短发因为沾了水被他尽数拢在头顶成了个帅气的大背头,带了些和那较好面容不相符的硬朗气,却不突兀。没有了额前碎发的修饰,他的面容越发凸显得清楚,整个人从内而外散发着病态的苍白。

他很白,不仅仅是脸,还有身体。他白皙得像是温室里的娇花,像是从来没有见过太阳,带着不常运动的文弱气息。

他很年轻,眼底却是中年人才有的沉稳。

方木心底一滞。

吕树宇也白,却不病态,吕树宇也好看,却不如这个男人这般精致。

这男人精致得像是个芭比娃娃,笑和不笑看上去都好看得很,也假得很。

“你醒了?”

“你……”方木同一时间开口,问:“是谁?”

“……丁二,你又不记得我了?”男人只怔了一瞬,很快就自然而然的擦起还在滴水的头发,语气很是熟稔,似乎过去的每一个清晨他们都是这样看着彼此。

“……”方木抱着被子,不自在的翻了个白眼。

延伸阅读

盛宇玩具加盟  http://www.stephenschummglass.com/yvzo.shtml
汕头市澄海区盛宇玩具厂是遥控飞机、遥控玩具、家庭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逸晶竹加盟  http://www.stephenschummglass.com/xylq.shtml
逸晶竹牛仔裤总部是牛仔裤,牛仔衣,牛仔裙的生产加工公司,逸晶竹牛仔裤总部多年来供应中

耀辉加盟  http://www.stephenschummglass.com/n461.shtml
耀辉酒店用品有限公司引进了国内外高明的生产配套设备,致力于生产核心次酒店客房用品。自

一品净加盟  http://www.stephenschummglass.com/s45u.shtml
唐山市一品净日化厂始建于1999年8月,专职研发生产洗洁精、洗衣液、家居清洁剂等民用

瑞幸咖啡加盟  http://www.stephenschummglass.com/bqe5.shtml
luckincoffee不止于提供一杯高品质的新鲜咖啡,我们同时将互联网体验融入咖啡

双骄加盟  http://www.stephenschummglass.com/xyyw.shtml
双骄湿巾由哈尔滨金宵医疗卫生用品厂生产,是一家集科研、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从事清洁湿巾

国内外贵腐酒滴金加盟  http://www.stephenschummglass.com/gdph.shtml
北京市中森星云(北京)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主要经营葡萄酒及威士忌销售和推

久氧加盟  http://www.stephenschummglass.com/gp87.shtml
久氧8系-智能空气净化系统深圳市佳能宝节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久氧8系智能空气净化

红颜秀化妆品加盟  http://www.stephenschummglass.com/yefs.shtml
红颜秀化妆品是一家集生物科研、开发生产、市场销售于一体的企业公司坚持以质量为生命、品

佰嘉卓加盟  http://www.stephenschummglass.com/alj8.shtml
佰嘉卓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被丧丧承包后之第九章

    宋朝晖莫名其妙给宋朝雨瞪了一眼,先是滞了下,霎时就反应了过来,扬手从嘴边快速划过,自然又熟练地做了一个封嘴的手势,然后低下头,开始玩手机。妹妹的意思是让他立刻闭嘴,他懂。宋朝雨便会心一笑。丁惋憶有点懵,宋律师这种时而正经时而沙雕的画风,她早就见识过,但还是觉得此刻的气氛很奇怪,可若让她去找宋朝雨要解

  • 当那一天降临之后山训练

    “什么!你说你要独自去后山训练?”此时,正坐在房间竹椅上喝药的父亲一脸惊问道“是的,爹,我差不多已经能发挥并使用崩灵劲了,现在差的就是实战经验,我要运用实战来磨练我的拳劲。”顾一一本正经道。这段时间的苦练让顾一进步越来越大,灵力很快就能突破到二重入灵境,所以与其对着石壁枯燥的练习还不如去后山真刀真枪

  • 华伦蒂是龙在线阅读第7章

    勾引他?鱼初月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崔败他,这么直接的吗?她假笑着说道:“不敢有那非份之想。我只是想着,提前上个供,免得到了外头大师兄没了约束,一个失口就要了我的小命。”他眯了下眼眸:“我现下不想要血。”“那我们明天见。”鱼初月快速回道。没关系,明天早些起床,向别人打听他住哪里,叫他上路的时候顺便扔叶

  • 无双纵之交稿和约会

    出版社“hello~小梁煞在吗?”白灵把U盘拿在手里晃来晃去,头探进一所三层楼的独栋出版社。见没人回应,白灵自顾自地走了进去,这地方她来过好多次了,不过这么安静,还是头一回。走进去,能看见里面悠长的走廊,以及通往的一个个办公室,属于编辑们和喜欢在这里进行创作的作家。走廊的空隙里贴着书的海报,白灵的书

  • 血龙在线阅读来自万界的未婚妻们?(首日第九更,求收藏和打赏!)

    狠人大帝和其余的女帝们,相互望了一眼。江小凡,有些紧张,不由地道:“老师们,你们不会不要我了吧?”紫研龙女帝,呵呵一笑,嘻嘻地说道:“不呢,老师们,怎么会不要小凡呢!小凡,老师可要永远疼你呢。”“不过,小凡,你长大了!老师,很高兴你,这十年来,也学到了很多本领。是时候,让小凡你娶老婆了。”紫研龙女帝

  • 洪荒之第一锦鲤在线阅读老娘跟你分手

    一般人面对这杯茶,相信都不会接受,但是叶凡偏偏不是一般人,这要是不喝岂不是浪费,于是微笑着朝服务员点了点头,示意他打包带走。很快,所有的东西全部带回了宿舍,当薛辉看到那个椰果茶时,眼睛一亮,惊讶道:“不是吧叶凡,这个应该是一百一杯的椰果茶吧。”这种椰果茶薛辉是喝过几次的,但是也只是在有重要朋友过来玩

  • [HP]活了一百年才见到主角第8章在线阅读

    今晚上其实就是一场谈判会,想让汉林集团停止那些卑鄙的行为!一座商厦要是从建立开始就出现各种各样的丑闻的话,那可想而知以后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梁家父子请人来捣乱,秦瑶早就忍无可忍。但是梁家在海川势力庞大,人脉关系也是错综复杂黑白通吃。就连梁延,也被称之为海川三秀!三秀正是海川市最有能量的三大家族的大少!

  • 破碎秩序第十章

    纪陌已经很久不做梦了,或许是那香囊当真有作用,这一晚倒是久违地梦到了过去的时光。纪陌在过去的世界停留了二十二年,大半的人生都是在校园中渡过,除了父母和同学不认识什么人,也没有时间去好好看看自己所在的世界。他从书本上学了很多东西,后来也写了很多东西,本以为只要努力今后总会有时间去看遍书上记载的美好风景

  • 重生后我嫁给了白月光在线阅读第四节

    凤柔开始尝试着修炼,虽然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但自从她感到了金元素和火元素的存在时,也能感受到周围灵力的波动,直觉告诉她,只要将这些灵力吸进身体内就行了,她的直觉一向很准。凤柔开始将灵力吸入体内,然后引入丹田,她闭着双眼,一心一意的吸收着。但不久后发现,自己依旧不能掌控灵力,凤柔感到十分的疑惑

  • 甜婚第六章在线阅读

    用餐期间林沐风并未说话,姿势高贵,动作优雅,看他吃饭都是一种享受。美人当前,木槿食欲都好了许多,撑得肚子鼓鼓的。林沐风看着木槿摸自己肚子的小动作,嘴角不免又弯了几分,“我很好奇,莫总是亏待了莫小姐吗?”木槿动作一顿,他这是说她吃得多吗?“看到林先生,食欲难免会增加。”木槿回以浅笑。林沐风愣了下,他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