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穿书之相思意第2章在线阅读

作者:玖记 来源:17K小说网

黑爷爷的花鸟店今日没开张。

文生听母亲提起过那位年迈的老人,但当时他的注意点都在黑爷爷的姓氏上面,相比于寻常姓氏,这个姓奇怪了点,不过他知道黑姓源于突厥氏,就不知道黑爷爷和突厥族有没有关系了。

纪太的篮子里还剩了几分法式甜品,她给镇上其余人送去后,留了最后一份没有动。

文生不太关心要去见谁,他只负责跟随左右,或是东张西望熟悉一下这座从前没有细看的小镇,他上下班都走得匆匆忙忙,没有正眼注意过旧味建筑和幽静景色。

走过一座古老的小桥,快接近镇中心最热闹的地方了,一家怀旧钟表店矗立在咖啡厅和理发店中间。这是纪家的新店,却也是个老店,从朋友的朋友那处接手下来的。

因为文生开始工作了,纪家父母也想过清闲日子,因而用积蓄买下了钟表店,从闹哄哄的城里迁徙到了宁静的小镇上。

推开玻璃门,便见老纪裹着女士披肩趴在柜台上打瞌睡,纪太一把将遗留在店里的披肩抽扯了过来,她大力拍打披肩并且抖了抖,粗鲁吼道:“老不死的!我就知道你在这儿睡觉!要睡觉滚回去,要看店给我起来!你闷头睡,遇到了小偷,怎么是好??我要真是你老板,你这样偷懒,我的店准被盗光!”

老纪打了个河马式的哈欠,他睡眼惺忪,砸吧砸吧嘴说:“我要真是店里小伙计,那点看店的钱,恐怕留不住我这个人才。 ”

她的三白眼翻起来很不近人情,手上的动作倒有一点人情味儿,将篮子直接摆放在他面前推一推,就没说什么话了。老纪迫不及待掀开篮子上面的碎花布,忍不住搓了搓手,开动前他打了个响指,命令文生帮他买一杯咖啡来。

文生和顺听令去隔壁买咖啡,在吧台等待的几分钟里,他不经意间在角落里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姑娘,如今却是陌生人,他的前任——席微。

大好青年整个人都怔住了,以至于吧台服务员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他悄悄将席微那一桌也一起结了账,走出咖啡厅前,他踟蹰在门口,又回头望了一眼角落里的她,她光光是坐在那里,就吸引了太多男性的目光,那张脸使人看了第一眼还想看第二眼,气质与样貌较为知性。比别人独特一点的是,她坐的是轮椅,下身一边裤子空荡荡的,稍有一点风,左裤就会轻轻摆荡。

文生和她曾经谈了整整四年的地下恋情。

恋情浮上水面后,遭到了父母的白眼和反对,纪家绝不接受残疾的席微。

门口的文生直看着咖啡厅里的席微,对衣服有严重洁癖的他,把裤腿抓得褶皱多且深,布料皱起边沿像几股粗糙的麻花。

席微对面坐着一个翘着腿抖来抖去的男人,二人谈笑风生,似乎在约会。荣发乃镇上有名的二流子,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平素靠着父亲的理发店收点零花钱用,以泡妞为骄傲。

文生完全想不到席微会来到这个地方,更想不到,她会和一个无论在生活上还是个性上都差别极大的男性喝咖啡。

文生又看了几眼角落后,闷声不吭地捏着咖啡出门了,他走了,背影仍在的那十几秒里,席微转过了头,她脸的方向始终朝着那抹高瘦背影,直至背影消失不见,也如此。

替父亲送去那杯咖啡,文生就朝回家的小路心不在焉漫步,他双手插兜里,微垂着脊背,连地上的小水坑踩到了也浑然不觉。直至几声嘈杂的暴喝响起,他才提起精神,张望了一下声音的方向。

“抓住鲁笛!抓住那个坏孩子!他打伤了维先生的头,谁抓住他,大家都有赏!是维先生亲口说的!”

“快!一起帮忙!维先生可是在镇上救济过困难人的好人!谁也不能袖手旁观!”

“这个坏小子太胡作非为了!就算不是为了维先生,也得抓住他好好教训一番!”

不远处,一个蓄着刺猬头的大男孩,在人群中四处乱撞的逃跑,谁也没有他的脸肌肉紧绷和躁红,他的身板比起撵他的那些男人要强壮一些,只是寡不敌众,跑为上策。

周围的男人皆跟风追起了鲁迪,大多想着那一句有赏,便眼冒金光地盯向了跑得飞快的男孩。

文生也不由自主张开双臂预备拦住鲁迪,他这次的运气总算好了点,正好在前面,一下子就抱住了无头苍蝇一样的鲁迪。

众人的脚步声重叠向前,鲁迪慌了,他猛抽出随身携带的刻刀划伤了文生的手臂,在挣脱束缚逃离的那一刻,又不幸被蜂蛹而上的人们按在了地上,鲁迪狠狠皱鼻呲牙,却一言未发。

坏小子被当成犯人押走,剩下的人们扶起文生,帮助他勒住渗血的手臂,勒手臂用的布是从一个女孩的白棉裙上撕扯下来的。过程中,不免听到几句八卦,也听到别人夸赞他是维先生的恩人。

他们提起鲁迪,皆义愤填膺,说鲁迪坏到连老师都打,除了打架就是打架。说鲁迪不爱学习、不守纪律也罢,还坏到偷班费。那些谈论几句离不了坏之一字。

八卦后,他们方想起文生的伤口需要及时治疗,就好心请他去镇上的医馆包扎包扎,也提醒他去维先生那里领该得的报酬,文生客套过后,并没有去医馆,也没有去找维先生,仍旧往回家的方向走。

文生记得阁楼上放了医药箱,他可以自己包扎。踩进阁楼里的第一件事是抽纸巾擦皮鞋,皮鞋上沾得泥巴和水泽在他看来非常刺眼。他半蹲下去,弯腰将擦鞋的瞬间,似乎瞧见镜子里的自己慢了一拍,他猛得抬起头看,镜子里的自己也同时猛得抬头,没有异样,又是眼花。

近来精神不佳,眼睛屡屡恍惚了。

他撑了撑眼睛,从柜中拉出医药箱,坐到靠窗的小床边开始清理伤口,才一会儿没按伤口,鲜血便“迫不及待”涌出,他将手臂往前一挪,防止血液抵在床上。

滴答——滴答——

血液在地板上流动,渗入了地板缝隙里,逐渐顺着缝隙流向镜子脚...

忽听见颤动摇晃声,文生扭头就见那面椭圆镜子的一边脚架裂了开,它因此快站不稳了,大幅度晃动着将倒未倒,看起来着实危险,文生猛跨一步过去,试图扶稳镜子。

冲过去的劲儿很大,他闭上眼睛做好撞镜子的准备,闭眼之间,脸上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有的是一种身体强烈的失重感,仿佛穿过了镜框似的。

可是,却没有听见镜子破碎的声音,也没有任何坠物的声响。

他踉跄着正要睁眼,猝不及防的,后脑勺被什么钝物重击,来不及感到疼痛,一瞬间几乎失了意识,唯一清晰的是那声闷闷的“嘭”,像是棒球棒敲打了头部,随后眼前持续陷入黑暗,便不省人事了。

不知多久,他快苏醒的时候,微微动了指头。在头疼欲裂之中他艰难睁起眼皮,昏暗的房间让他的眼睛比较适应,眼前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逐渐他看清了熟悉的天花板,一块块深深浅浅的方块木,匀称简单,是他失眠时才数的小方块。

只不过,天花板比原来要干净许多,没了沾满蚊虫的蜘蛛网和灰尘,它看起来格外崭新,新得不可思议,甚至能从有些反光的板面看见自己。大概是他的母亲终于替他打扫屋子了。

他摸着泛疼的后脑勺,放上一个枕头在身后,浑身发酸地半坐了起来,他这才想起自己被人打了!在自家的“新”老房子里被打了!

一时间,他毫无思绪,低头又发现手臂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上头还系了一个少女心的小蝴蝶。待他再环视房间,发觉一切都变得崭新,崭新得令他有一丝捉捕不到的情绪。

他挪屁股下床穿鞋,一双皮鞋被摆得整整齐齐,鞋尖朝着门的方向。

除了发黄的墙面看起来旧一些,每一样家具和物体都太新了,他轻轻推开门,没有半点吱呀声,往日他房间的门只要一推必然会有烦心的杂音。

二楼的走廊僻静无声,他倒没注意走廊的装潢,匆匆下了楼想去问问父母被打晕的事,客厅里空无人,他便朝厨房喊了一声,妈!

哈?

这声音,不太像他母亲的声音,过于年轻和清脆了。他带着疑问极慢地走向厨房,惴惴不安着,渐渐看清橱柜前有一名坐着轮椅的女人,她高抬起手臂,撑头在菜板上仔细切肉。

这背影过分纤细,瘦得骨骼明显。

女人的背影有几分眼熟,很像一个人,不过,他不太相信这个人是她,更何况她没有这么瘦。文生侧了一侧青渣下巴,他的两只手掌瘫在各一边,问道:“请问,你是?”

女人没有回答,继续认真切食物。

文生的视线放在了她枯黄的头发上,就大概判定了此人不是席微,席微的头发可是黑得发亮呢。他继续礼貌地问:“你是我妈妈的客人吗?或者是我爸爸的客人?”

她还是不说话,只专心做手头上的事。

文生的眉头不知不觉地上拢,他探问,“你能回答我吗?转过头来也行。”

她不动了,没过几秒,又开始切肉了,猪肉随着她手上的动作而动,淡红的血汁淌过猪肉表层,流到菜板上向边沿出发,一滴血水就落下来浸染湿了她的裤子。

文生高度注意着她的浅色裤,忍不住上前提醒她,“小姐,血染脏了你的裤子,注意点为好。”他立即搜出兜里的帕子,绅士地替她裤子脏污处按了按,擦了擦,唉叹着说:“可惜...擦不掉了,现在洗还来得及。”

他抬眼说话,很快愣住了。

面前的女人骨瘦如柴,脸肌略凹,皮肤呈暗黄,可那张熟悉的脸孔叫他心绪波涛起伏,更意外的是她竟然画了醒眼的浓妆,彩色眼影,拉长眼线,红艳嘴唇,着实不止一丝怪异。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席微。

她眼睛也不眨地盯着他,逐渐微笑了起来,终于开口说话了,“文生,睡醒了吗?睡醒了帮我炒菜,等下爸爸妈妈从店里回来,就可以吃到热腾腾的晚餐了,这个点了,他们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到家。”

文生依旧在傻眼中发愣,少顷,他又将面前的女人打量了一番,再次确定,席微没有这么消瘦,头发没有这么黄,脸上也不会有浓妆。他不禁问道:“你是谁?还有,爸爸妈妈,什么意思?”

席微眼底忍不住浮现一抹笑意,她想要去拍拍文生的额头,被他躲开了,她无所谓地放下手,理所当然道:“我是谁?亲爱的,你问的真奇怪,我是你的女朋友,席微啊,你的爸妈当然也是我的爸妈,你是不是睡傻了?”

“我们不是分手了吗?”文生很茫然。

“分手?”她说话的尾调稍稍提高了些,反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分过手?我想你一定睡糊涂了,我们在一起很久了,毕业后你就把我带回了家,你在工作,而我主内。”

文生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庞,低低呢喃,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席微忽地笑出了声儿,她表情明媚地打趣,“文生,你什么时候这样可爱了?好了,我不够高,不能站起来,快帮我炒菜,饭做好了,爸妈也差不多回来了。”

文生盯着她露齿的笑容,又想起记忆中的席微,从来笑不露齿,说话语速也平缓,并没有如此轻快。但他没再问什么话,一下凝着一下动着,帮助眼前的席微做起了晚饭。

他做饭时手上的动作停了好几次,抬头望向窗口外无星的漆黑夜,以平常一点的语气闲聊,“我晕了有多久?我记得有人打晕了我,在阁楼上。”

“打晕?”席微摇头,用菜刀狠拍了几下大蒜,就捡起菜板上的蒜剥着说:“真的是睡糊涂了你,你是贫血晕倒,哪有人会打你?我们这里的人不会。”

“是吗。”文生被炒菜飘来的气味呛到了,他偏头握拳咳嗽,席微伸长了手要去按吸油烟机的开关,够不着,最后还是文生按的。

席微没有回答他的是吗,他又提起了未归家的父母,“今天晚上爸妈都去了店里吗?”

“嗯,当然,他们每天都一起的。”

“每天都一起?”文生目露诧异地瞧她一眼,眼神就定住了。他的父母在晚上几乎没有一起看过店,甚至晚上关店后街道太冷清,母亲一个人走回来,父亲都不太会去接,而是一门心思全神贯注品鉴那些小破古董。

席微在厨房里琐碎的事上尽可能忙碌起来,也催促他赶快做饭,这般,他想说的话都没来得及说了,也陷入忙碌氛围,快速翻炒着锅里油香滚烫的菜,听从她的各种指导。

九点左右,他们在厨房收尾,偶尔低语交流。

大厅的双开门无声地动了,一个贵妇裙女人勾搭着穿着得体的男中年进门了,她拨弄几下波浪发上带有黑网纱的羽毛帽,调整好笑容,和身边人优雅地来到了长桌附近。

“儿子,媳妇,我们回来了!”他们异口同声,慈祥地望向厨房。

文生凝住了身子,这是他目前常有的动作神态。他洗干净手,推着席微的轮椅从厨房出来,看到眼前的父母,他愕然瞪大眼睛,步伐也不动了。

菜香飘溢的桌旁,站着一对令他熟悉却又奇怪的父母,他们真真改头换面了,穿着打扮比从前好一些,只是浮夸了点,不太像日常的服饰,更像是要去参加舞会的打扮。

他们也面黄肌瘦,有着一脸强烈的浓妆。妈妈的粉眼影、红脸蛋、油红嘴,父亲的黑眼影、白高光、紫色唇,一齐冲击着文生收缩的瞳孔,他握在轮椅上的手缓缓垂了下来,不知所措地后退一两步,嘴巴半张着,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儿子,我很高兴你和媳妇给我们准备的晚餐,我最近有点胖,准备减肥,既然你们做了这么多宵夜,我当然得赏脸,来,儿子,抱一个。”

“很有食欲,这几道菜都是我爱吃的,你越来越孝顺了,果然快安家立业的男人会懂事成熟,我也要该抱你一个。”

他们兴高采烈地上前给了文生一个大拥抱,紧紧的,热情的,亲切的拥抱,文生却僵硬着身体未动,他悄然捏紧了外套的衣角,待父母离身,他疑虑道:“你们为什么要化妆?”

一时厅内寂静无声,三个人都相视一眼,没人回答文生的问题,分别落座后,只有纪太自然而骄傲地扭着脸,和蔼问:“好看吗?这是最近很流行的,自信妆,你需要的话,我明天可以为你准备化妆品。”

“谢谢,不用,不用。”文生拨了拨桌上的筷子,嘴角扯出一个笑,“我肚子有点不适,先上楼睡了,大家慢用。”

“肚子不舒服?去镇上的医馆看看,如何?”

“哪儿不舒服?是肠子,还是胃?我也可以暂时为你准备药物。”

“我帮你揉揉?”

纪太,老纪,席微依次表达出了关心,文生起身将椅子塞进桌里,他的一只手放在肚子上贴着,婉拒道:“没什么,只是有点胀,上顿饭可能还没消化掉,你们用宵夜吧,明天我还要早起上班,现在也有点困,我去睡了,让我好好休息,别打扰到我就好,谢谢。”

迅速说完这段话,他快步上楼,身后娓娓传来家人的关心话,他未理会,匆匆回房关门,锁门。

他呆坐在床边,想着什么,粗宽的眉头微微蹙着,又低头一看腕上的手表,眉蹙得深了些。

他的手表停止走动了,停的时间是下午四点二十八分。

这块表虽不说最昂贵,也是店里质量上乘的表,才戴了多久?没磕着碰着,没沾过水,就平白无故坏了么?

奇怪.....

延伸阅读

佳诚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dvki.shtml
佳诚汽车美容项目凭借多年的好服务,规范的服务标准和工作流程,的技术工艺,严谨的施工现

皇储家纺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yufh.shtml
巴黎“双偶咖啡”、“萨特咖啡”“花神咖啡”一道,皇储咖啡见证了法国以及整个欧洲近三百

亚钢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n1ri.shtml
亚钢不锈钢材料总部成立于2004年,总部拥有雄厚的设计开发和技术管理人才,总部以特许

罗玛星珠宝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xcmo.shtml
深圳罗玛星珠宝饰公司品牌升级,诚招批发与珠宝饰(素银及镶嵌为主)的代理商家,如果你想

宏康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y9zv.shtml
宏康医疗设备是经省市药监局批准,从事医疗设备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是华

宝拉的创意乐园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654n.shtml
宝拉的创意乐园是集手工、游乐、课程为一体第三代儿童手工DIY创意乐园。园内拥有果冻蜡

精龙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yrbu.shtml
精龙餐具是不锈钢焊边碗、百合碗(玉兰碗)、如意碗(韩式)、砂光碗、五件套保鲜盒、提锅

杰理梦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xwdr.shtml
杰理梦针纺面料拥有出众的机械设备,生产各类摇粒绒、单双面布、经编布、纬编布、起毛起绒

转森便利店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xy5.shtml
北京转森便利店,是国内本土的全新便利店品牌,由北京转森科技有限公司运营。转森便利店在

喜钓郎钓具加盟  http://www.ortaweddingphotographer.com/u2ps.shtml
喜钓郎钓具公司是国内较大的钓具产业综合供应商,面向全国诚招代理加盟,喜钓郎钓具除了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侯爷为夫之骑马出西北(1)

    “蓝蓝的天空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三月,草飞莺长,春意盎然。吴青山,二十三岁,身高一米七五,可能说起来都没人愿意相信,他是国家直属师范大学毕业的一名师范生,优异的‘后门’被分配到重点高中,怀着梦想

  • 重生八零小保姆在线阅读三位候补

    传闻,宁王乃上一代皇室麒麟儿,以秀慧闻名,若非皇帝占嫡长大义,宁王年纪又太小……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原书中每一个得罪宁王的人,都死的很好看。可惜的是,后来齐国国灭,齐国宗室多不得善终,而宁王姨美貌如此,凄惨至极。虽然平时帮季辰璟的是季祁悠,但是季祁悠那不靠谱的性子,最终真正落实时,动手的都是宁王姨

  • 垄虎之一吻成瘾(1)

    深夜,酒店的走廊一片寂静。叶子萱站在一间总统套房外,纠结地咬着下唇,不知道该不该进去。那浓密而纤长的睫毛在轻轻地颤动着,谁也不知道她站在这里犹豫了多久,下一秒,忽然下定了决心,拿出了房卡放在门把上。滴滴——听到响声之后,门开了!她的心也瞬间被提到了嗓子眼,握紧了房卡,带着紧张的心情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

  • 次元领主养成日记第七章

    在林立夏坐着秦空青的摩托车又是颠簸了一路之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那是位于市中心的一套高级公寓,林立夏曾经查过这里的房价,在他发现自己省吃俭用干活一辈子都可能买不起这里的房子之后,他就没再去考虑这里的房子了。秦空青在一幢楼前停下,随后拉着后座上还在盯着房子发愣的林立夏下车进了楼。这里的房子都有着很高的

  • 小香猪的豪门日常第三章

    “猫酱啊,下午好啊!”“什么难听的称呼啊……好好说话啊真侑花!”被我称为猫酱的女孩儿叫做正田瑾,她的爱丽丝是猫化,啊不,官方称呼犬猫体质,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她发动爱丽丝的时候和猫狗一样有着超敏感的直觉嗅觉听觉,而对于我来说就更为简单了……每天看到正田瑾,她仿佛就是在监督我这个正经的猫党——总有一天,我

  • 异能仙王传在线阅读第5章

    “江江,你分享的文件我刚接收到,才连上wifi。”电话那边的姜宛刚到民宿,夹着手机拧开瓶盖,“你等等,我喝口水。”“好。”江袅正在翻英文词典,腾了只手把通话调成扬声器模式。姜宛喝完水坐下来点开文件:“《仲夏夜之梦》!江江,这表演还有好久才排练呢,你准备得也太早了吧!”对比她的惊讶,江袅还在面无表情地

  • 偷星叶月天在线阅读第十章

    君撷先问了秋白和采儿:“今天的饭菜都是厨房做完你们端过来的吗?有没有什么遇到什么可疑人物?”二人均肯定回答是厨房烧好端过来的,没有看到可疑人物。沉碧在一旁分析:“要么就是厨房里的人悄悄动了手脚,要么就是在秋白和采儿还没过去,厨子们烧菜的时候,有可疑人物来过。接下来问问厨房的人就水落石出了。”君撷让老

  • 凡人建的天庭在线阅读第一节

    法国,大使馆官邸。巴洛克风格的办公室气质雍华,大厅角落的落地窗前,雕刻精致的实木操作台上,一台咖啡机汩汩运作着,透明的玻璃缸内,黑色的液体灼热翻滚。“叮——”的一声,办公桌前的定时器陡然一响。男人修长的手指,够向了一旁的圆形金属定时器,轻轻一按。十分钟,刚刚好,对于时间的苛刻,他几乎精确到了秒。男人

  • 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早餐铺

    我捂着肚子抬头一看,女鬼居然不见了。我回头一看,那女鬼正在向我飞扑过来。就快要碰到我那一瞬间,林震打开门冲了过来,一桃木剑捅在了女鬼背后。女鬼开始尖叫起来,慢慢的也化为一股青烟,被林震收入袋子中。林震给我做了简单包扎后,说道:“你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我在楼下等你,我带你去我那,教你画点简单的符,我先

  • 时空交易器在线阅读第3节

    沧霖虽体质特殊,但那日所受之伤实在过于严重,先是硬抗了魔族四将的拼死一击,灵力衰竭之际又挨了数道罡风劲袭跌落异地,这要是换了寻常仙人,只怕早就是粉身碎骨再入轮回了。所以现下他虽清醒过来,却仍是大伤未痊,灵力未复。那位美貌绝伦的未眠岛主见他如此情况,自还是收留他在这花神岛上多歇了两日,沧霖虽略有踌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