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紫雾奇在线阅读你在耍我

作者:姜小轲 来源:纵横中文网

凤曦直接抬手,一道法术从指间出去,打在精怪身上。

精怪挨这一击后,嗖的一下,化作灰烟。而凤曦连个正眼都没给它。

蘅芜瞧着不由心下一凛。

好厉害。

要是这同样的一击,打在她身上……蘅芜一想就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更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付凤曦。

然而,那精怪虽灭,但精怪后方跟着的楚宸却追了过来。

远远就看见楚宸的身影,白衣如濯,一身正神的浩然气息。

蘅芜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她这里还没抱住凤曦的鸟腿,楚宸就来了!

若是凤曦把她丢给楚宸……

她害怕的连睫毛都控制不住打颤。

“你在怕什么?”凤曦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含着缕喝茶看戏的优哉游哉。

蘅芜小心回道:“神君怎么知道我在害怕?”

“呵,你看看你,身子都在打颤,震得我胸口闷得慌。”凤曦悠悠道。

蘅芜听了僵住身子,一下子手也不敢动,脚也不敢动,脊背绷得紧紧的,只一动不动抱着凤曦。

她说:“刚才那只精怪杀气好重,我没修为了,还以为它会攻击我。”

凤曦唇角一勾,显得有丝讽刺:“说得好像你有修为的时候就能打得赢它似的。”

蘅芜:不生气,绝不生气,抱鸟腿要紧。

蘅芜敬佩道:“凤曦神君轻轻一击就把它干掉了,不愧是我喜欢的人,这般的强大可靠,您太厉害了!”

凤曦给了蘅芜危险的一眼,“呵……”

蘅芜:……有点可怕。

蘅芜赶紧贴到他胸口,假装因为崇拜而依恋的样子,正好错开凤曦笑里藏刀的眼神。

她努力安抚自己怦怦直跳的心脏。

偷偷抬眼看了眼凤曦,他已抬头望向楚宸,精致而轮廓分明的下颌稍稍扬了下,尽显睥睨不屑之态。

蘅芜知道,这大黑鹊向来天上地下横着走,肯定没把楚宸放在眼里。

她又向楚宸瞥去。

隔着远远一段距离,楚宸腾云停在那里,视线落在蘅芜身上。

他不解,更是吃惊,为何蘅芜会扑在凤曦怀里。任楚宸事先想遍无数种可能性,也没想到这一种。

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谁会主动靠近凤曦?不要命了吗?

偏偏眼前画面告诉他,蘅芜不但逃到凤曦这里求庇护,还埋在凤曦怀里。

楚宸不由握紧手中剑,手掌收紧,手心一阵发凉。

上次选妃宴上,他被师父下令务必要带一位妃子回南辰宫。他不忍拂逆师父拳拳爱惜之心,便打算选一安分的女子,做一对形婚夫妻便好。

当时,在场的元君和仙子,看他时都两眼冒光,显然不是他想要选择的对象。

唯有来为他上酒的蘅芜,低调、安静,完全没有多看他一眼。

于是在选妃宴后,他找上蘅芜,提出求娶她。

哪想蘅芜竟完全不考虑,直接拒绝了。

本来两人之间的缘分到此为止,也没什么后续可牵扯的。怎料不久前,楚宸机缘巧合得到一件法器。那法器有个隐藏能力,被他的神力唤醒,唯有他能够使用。

这能力便是能够窥知旁人的真身。

楚宸因此,窥知蘅芜是情花。

那一瞬,楚宸在惊讶中生出欣喜若狂的情绪。

为了能找到逆天改命的法宝,他不知废了多少心血。如今法宝还未找到,但却找到了情花一族之人!

他必须要逆天改命,哪怕这对蘅芜是残忍的,可他没办法,他必须……

楚宸思及此,抱剑作揖,白衣翻飞,端的是温润无双的风姿。

“凤曦神君,不知蘅芜仙子受伤没有。这次选妃宴,在下有意聘她为南辰宫少妃,刚才见有精怪追杀她,在下急着赶来,还要多谢神君消灭精怪。蘅芜仙子惊扰到您,还望莫怪,在下这就带蘅芜仙子离开。”

蘅芜的心高高悬起来,更是因楚宸这一番话,感到恶心。

她真心喜欢过的人,骗起人来,便是这般温文尔雅,无懈可击。

听听,他把自己说的多冠冕堂皇,多有情有理啊。

她在被楚宸“救命”,一颗心倾向楚宸时,甚至觉得,天底下无人再比他更配穿白衣。

而现在看着他不染纤尘的白衣,蘅芜真想问,是不是因为他心黑,才总是穿得雪白无瑕。

这番思绪在蘅芜脑中迅速演过,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和恐惧。

蘅芜咬唇喃喃:“凤曦神君,我不想离开您,我不喜欢南辰少君。”

凤曦看也没看蘅芜,只是望着楚宸,蓦地唇角一扬,冷笑出声。

“要带她走?”

“是。”楚宸作揖,“她惊扰了您,您别怪她,在下代蘅芜仙子向您赔不是。”

凤曦丹凤眼一眯,眼角一抹阴鸷:“我想怪谁不怪谁,要你管?”

楚宸脸色一窒。

凤曦冷笑:“南辰宫少君,你出门带脑子了吗?那只精怪的颜色和气息,和你手里的流霜剑一样的。你拿剑气化精怪,是把我当傻子不成?”

楚宸身子微晃。

“我不管你想做什么,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东西反正我也看不顺眼,哪凉快哪儿玩去。别杵我眼前碍事,滚远点儿!”凤曦眼中闪烁森凉,又换了副嫌弃的表情,“白衣服不适合你,丑死了,滚吧!”

楚宸的表情难看的像要滴出泔水,握剑的手青筋暴起。这番羞辱,让他脸皮都红了。

蘅芜知道,楚宸现在肯定特别想一剑挥出,砍翻凤曦这只大黑鹊。

但楚宸能做的只是,再次抱剑作揖,隐忍道:“在下就不打扰神君了。”

不甘的看了蘅芜一眼,楚宸腾云离去。

以后还有机会,他想。

白头翁男翻了个白眼,讥笑道:“我就喜欢看这帮高高在上的神看不惯主子您却拿您没办法的嘴脸,还真把人当傻子了。”

蘅芜心里一酸,觉得自己前世真是个傻子,怎就没看出来那精怪的气息和颜色,与流霜剑一致呢?

她抬头向凤曦道:“您真厉害,一眼就看出猫腻了,我真的好崇拜您!”

凤曦徐徐道:“看不出来的,都是没带脑子出门。”

蘅芜:“……”

她认了。

还没等蘅芜松一口气,就听见凤曦说:“我觉得你在耍我。”

蘅芜面皮一抖,满脸懵懂:“啊?”

凤曦眯着眼,“你在躲那只剑气精怪和南辰少君,怕被他带走,就说喜欢我。”

蘅芜心想这大黑鹊虽然神经,却够聪明。她心脏狂跳,脸上却委屈起来:“神君为什么要这么说啊?我不知道那精怪是南辰少君用剑气化的。我……是,我没带脑子出门,因为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您,日思夜想、茶饭不思、夜不能寐。为了您我把几百年修为都毁了,您还不相信我的真心吗?”

凤曦幽幽道:“蘅芜仙子,我真的觉得你特别假,我在想要不要直接杀了你。”

“别……别杀,多个关心您温暖您的人,多好啊。我要是特别假,怎么会为了您毁掉修为呢?”

凤曦摸摸下巴,若有所思:“也是,这么说我还是该再相信你一下。”

蘅芜松了口气,娘呀这大黑鹊太难搞了,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刀尖跳舞,不是,简直就是在老虎嘴上反复跳来跳去,说不得哪次没跳好,就落老虎嘴里被咬碎。

可她有什么办法?余光里瞥了眼远去的楚宸,楚宸虽远去,却还藏在云后,不断回望这边……

在凤曦这里,她还有一线生机。若离开他,便彻底完了。

“你还要抱多久?”头顶又传来凤曦的声音。

蘅芜不好意思的松开他,“情难自禁嘛,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凤曦理理衣衫,“男女授受不亲。”

蘅芜心里又是一阵骂,之前抱那么久都没事,这会儿又来“男女授受不亲”,不觉得矛盾么?

算了,就这神神叨叨的性格,怎样都有理,讲不通。

“上那儿去。”凤曦忽然指了指远处一座宫殿,显然他在和鸟雀们说话。

“这么金碧辉煌的宫殿啊……不顺眼,砸了吧,有什么好法器就都带回少室山。”

包括白头翁男在内的几个鸟人:“好嘞,砸了!”

这帮人真是……

凤曦腾云就走,鸟雀们立刻簇拥他飞去。蘅芜见状,也连忙跟上凤曦:“凤曦神君!”

凤曦头也不回。

蘅芜赶紧召出莲叶,托着自己,把自己又送到凤曦身边。她落在凤曦一侧,一脸受伤之态,小心翼翼道:“我想跟着您。”

凤曦眼角斜了下蘅芜,问道:“你就这么喜欢我?”

“是的,说出来可能您无法想象,但是那种喜欢,就犹如奔腾的大江,广阔的大海,巍峨的高山。”蘅芜说着搓搓手,“凤曦神君,我会得可多了,一定不会让您无聊的,就给我个考察的机会好不好?”

凤曦笑吟吟,偏过头注视蘅芜,“你会什么?”他眼神深了深,“伺候人,会么?”

蘅芜脸一红,结巴了一下:“我……”

“没意思。”凤曦道,“你身材不够好,算了。”

蘅芜心里那个气,说她脸长得不够好就算了,身材也攻击……

凤曦转过头,不再理会蘅芜。

那白头翁男看蘅芜委屈的模样,摇摇头,心叹:不是他贬低主子,而是主子凭本事光棍啊!好不容易来个仙子喜欢他,错过这村怕没这店咯。

毕竟,没几个人像这位仙子一般,眼睛瞎不算,还脑子有坑。

延伸阅读

火影之宇智波哀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adingwinner.cn/s9wz.shtml
接连几天他们都在背台词,准备道具,彩排中度过,一天……又一天……终于明天就要正式演出

英雄联盟之王者气度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leadingwinner.cn/nk15.shtml
周边众人见状纷纷惊呼着后退。华城一把将丽苏护在身后,往前迈了一步抬声道“司马师姐年幼

一界雷屠之把这戏演下去(8)  http://www.leadingwinner.cn/ahga.shtml
“你们是不是当我死了!”郑老妇人抓起茶杯狠狠地扔在地上,屋子瞬间静了下来,两个姨娘彼

那个糊咖成了科研大佬之是同桌而坐,同寝而息的关系(9)  http://www.leadingwinner.cn/av56.shtml
老师们聊的开心,几个小的就等着这句话了,周一想上前扶季拯来着,沈暮醉已经先他一步将他

溪过南桥之套中套初现(7)  http://www.leadingwinner.cn/pftb.shtml
关容天向埃林委婉地表达了曲十六对他的无理,然后埃林把曲十六训斥了一顿。然后就没有下文

夫人,嫁我!外门弟子习得神功  http://www.leadingwinner.cn/guud.shtml
蜀地,自古以来就被美誉为天府之国。而在其中最为出名的莫过于新津中的自在门。不过从来没

灵武河山在线阅读1.苏家与圣井  http://www.leadingwinner.cn/p3uz.shtml
苏豪跟闻天被扔进了一间没有窗户的黑屋子里。苏家护卫的动作非常的粗暴,跟扔垃圾似的,苏

直男穿进耽美漫画之后第一章  http://www.leadingwinner.cn/uoa7.shtml
“你别去行不行?”肖天泽站在门口,看着正换衣准备出门的刑霍,语气里带了几分哀求。“天

我夫君克妻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leadingwinner.cn/6q8n.shtml
痛!疼痛传遍全身,千夕月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碎了!从来没有这么疼过,就是当天被火焰焚烧

世界夹层小旅馆之第二章(2)  http://www.leadingwinner.cn/dww8.shtml
程有念在车上活生生又颠簸了四十多分钟才到住处,来接她的中年男人一路上都用恭敬的语气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探情在线阅读是福是祸

    罗玄瞬间脸色大变,作为一族之长罗玄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当即运转家传功法,《修罗血盾》,只见罗玄周身泛起一圈红光,几道光晕从他头顶一闪而过,一个呼吸时间不到,罗玄率先从家族大殿朝着禁地飞去,仿似一支拉满的弓弦,只听见“砰”的一声,罗玄从大殿中消失了踪迹。那些回过神来的家族长老也是面色阴晴不定,知道大事不

  • 三国之刘尚传在线阅读第5节

    “对了,也不知道我爸妈怎么样了,我得去给他们打个电话”韵依依坐在沙发上突然说道。然后在客厅开始拨号而林烁则默默地从客厅离开,回到自己的卧室,他不想偷听韵依依与他父母的电话,万一听到什么伤心事,那么今天一天的心情都不好了。林烁在卧室继续观看大街上的丧尸们,现在已经中午了,正值夏天,温度在35度以上,人

  • 三国之开局一把弓第五章在线阅读

    出现在祭坛上面的,是这样的一个人物: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若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眉卧蚕,相貌堂堂,威风凛凛。这样的一个有特点的人物,朱峰宇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谁,不过,这与他记忆当中的有些不同啊!眼前的好像有些年轻了一些,大概三十多岁的模样。“将军!每一个被召唤而来的名人都会被祭坛经过一番加强,否则

  • 将军有令,婚不可退第十章在线阅读

    “啊!呸呸呸!”甄泪被这突发情况吓到了,竟然真的被颜慕杵得逞了。反应过来后,一把推开颜慕杵,连连朝地上吐了起来。看到桌上还没有喝完的冰水,甄泪一咕噜的拿了起来,咕咚咕咚咽了下去。平复了会心情才说道:“颜女王,有你这么恶心的吗?”竟然强迫她吃她口水,尼玛,想想就恶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就没有见过

  • 西落何家在线阅读第二节

    这忍不住让卢雪的心底一暖,抱着自己的儿子的小身子的手更加用力了些。谁说她的周周不是正常人了,他明明就是个暖暖的小天使!“周周,妈妈要离开这里了,你和妈妈一起离开吗?”好半响,卢雪才放开了向周,她蹲在自己儿子的身前,注视着他的眼睛柔声问道。“离开这里的话,你跟着妈妈可能不会过现在这么好的日子了,可是妈

  • 空间老汉种田记丝玉大婚

    又是一个醒来时嘴角微微上扬的清晨,外面树枝上的徽喜鹊在渣渣的叫着,好像是提前来道喜一般。司清扬梳洗完毕后,习惯的喊了一声“落墨”,与往日不同的是今日却久久没有回应。有些诧异。是啊,自小到大多少年来。落墨就像她的影子,一直在她一眼的距离。从未离开过。又询了初心方知落墨昨夜并未回府,这时才想起昨夜她让落

  • [海贼王]死生花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十章关城城按照这个思路做了一套攻略,早上让元衡睡个懒觉,大概10点到12点起床吧,要是一觉睡到了下午也行。起床后,早餐提拉米苏蛋糕、抹茶慕斯蛋糕、布朗尼蛋糕、芝士蛋糕都准备一份,看他喜欢哪种口味,从中选一份。吃完蛋糕后,来一场**的厮杀,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玩一场**后,去健身房跑步,室外跑太热了

  • 小桃花之第七章(7)

    “谢谢你,我叫千涵烟。”请你记住我的名字,千涵烟的小脸上写着认真。他果然如同上辈子一般,是设计圈里长得最好看的设计师,尚且稚嫩的脸颊上,写着斯文和儒雅。她多想告诉他,上辈子他们就是好朋友。这辈子,他们继续好不好?可是,她不能。“不用谢。我叫刘培基。走了,再见!”他还需要回到酒吧上班,所以并没有多做停

  • 家有福娃渣爹种田吗在线阅读第二节

    许沉烟把竹梯靠在墙边放好,提起衣摆轻手轻脚地爬上去站稳,稍稍弯腰对竹梯底下的伙计伸出手说道:“把笔和涂料递给我。”伙计捧着毛笔踮起脚放到他手上,抬脸问道:“需要我帮忙扶梯子吗?”“不用,你去忙自己的活,我一个人就行。”许沉烟在竹梯上站稳了身子,一手执笔一手端着涂料细细落笔勾画。伙计见他袖口里露出的小

  • 来,拔旗![综英美]第六章

    周日的清晨比往日来得安静许多,刚过九点,楼下才渐渐充盈着孩子们嬉闹的声音,小区内的某栋楼突然传来惊声尖叫,众人停滞动作,齐刷刷朝声源处望去,尖叫声停了几秒后换成了大笑声。“这谁啊?大清早扰民,还笑得这么难听。”“就是啊,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玩耍了。”刚下楼梯的两个小孩子嫌弃地谈论着,然而作为始作俑者的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