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怀瑾抱瑜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小猫一尾 来源:晋江文学城

准允魔火后代入学,但不悉心培养,是九国学院共同的决定。

在曲悦看来,这个决定是可以理解的——前提是六百年前,那位七品修道者确实是因为血脉魔火觉醒,才转修魔道。

若是其他原因,那么六百年来,不知多少如逐东流这样的孩子,遭受了极端不公平的歧视。

然而,曲悦是个外来者,她对当地情况并不十分清楚。

她不能与居不屈辩什么道理,那是无知之言。

但曲悦是很欣赏逐东流的,夏孤仞虽是她的猎物,可今日她设下这个选拔,想要选出的正是逐东流这样有野心、有魄力的平民子弟。

不满二十的年纪修到三品,他天赋不低。不得名师指点和高级功法,他也能突破四品,但在这个道统断绝了大半的世界,有九成几率此生只能在中三品徘徊,无法进入上三品。

所以他孤注一掷的想要抓住机会。

曲悦给了他希望,若是打破,他往后很可能会一蹶不振。

曲悦斟酌着,提步向他靠近:“逐公子,你应该明白,即使你今日脱衣游街,可能也是一场空欢喜,甚至因为丢了学院的脸面而被逐出学院,为何还要坚持?”

似乎早已自问多次,逐东流回的不假思索:“弟子想输在‘我不行’,而不是输在‘我不配’。”

“好。”曲悦已经走到他面前,从储物镯内取出一个仅有拇指大小的玉葫芦瓶,“将你的真气全都汇聚到舌尖,咬破舌尖,给我些你的舌尖血。”

逐东流微讷了下,也不问原因,接过玉葫芦瓶,按照曲悦说的做。

放出舌尖精血后,他脸色一瞬煞白。

曲悦拿回玉瓶,在手心里抛了抛,笑道:“先在这等着。”

逐东流不明所以,只拱手道:“是。”

……

曲悦回到房内,启动房禁封印,去打坐台坐下。

将小葫芦放在面前,她抬起自己的右手腕。

她的左手腕上戴着储物镯,右手腕则是一条红绳编制而成的手链,手链上还有一颗黄金色的椭圆形镂空雕花珠子。

看上去和金饰界流行的转运珠相似,但其实是一件高阶法宝——一线牵。

这一套法宝有一母珠和九子珠,特殊部门超高级外勤人员,就比如她曲悦,出去执行任务时带上一颗子珠,无论走到哪里,留在总部的母珠都能有所感应。

即使破碎虚空进入其他世界,她二哥曲宋照样能够通过母珠锁定她的位置,只是需要时间。

时间长短和许多因素有关系。

锁定曲悦的方位,等于锁定这片大陆在三千世界内的坐标,曲宋就能亲自、或者派高手前来这里抓捕“嫌疑犯”,接她和江善唯回家。

除了用于锁定方位,自然也有其他的用处,子珠可以与母珠沟通。

只不过沟通一次消耗极大,曲悦通常等到法力完全恢复,或是调查有什么重大进展时才使用。

今次算是破例一回。

她以法力催动红绳上的珠子,珠子散发出盈盈光泽,是在召唤母珠。

母珠由曲宋看管着,她在外时,曲宋肯定是会日夜盯着的,所以很快有了回应。

只见手腕上的珠子慢慢逸散出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光芒似藤蔓,顺着她的手臂游走,攀上她的脖颈、脸庞,最后钻入她的眼睛里。

黑光入左眼,化为一条黑鱼。白光入右眼,化为一条白鱼。

倏然间,黑白双鱼跳出眼眶,在她面前的虚空中互相咬尾,旋转出一个小漩涡。

曲悦不怕被人偷窥,入眼再出,这小漩涡唯有她才能看到。漩涡里慢慢凝结出一个虚影,瞧着和她一样,也在盘腿打坐。

“怎么了?”曲宋的声音,“就查出来了?还是遇到了什么难题?”

“稍微有些眉目,嫌疑犯可能是覆霜国的摄政王君执。”曲悦将这些天的经历,以及她了解的情况讲了一遍,“君执很神秘,只知他是覆霜前任君主唯一的亲弟弟,年少时曾被先王撵出王都,下落不明两百年。”

“三十多年前,先王在抵抗魔兽的战场上遭受重创,膝下仅有一个幼子君舒,年仅三岁,先王便将君执重新找了回来,托孤于他。”

“先王留下遗诏,君舒需突破四品,自覆霜学院毕业之后,才有处理国事的资格。不过我偷听学院男修在寝室里夜谈,君舒十岁便突破三品,却在三品巅峰卡了二十几年,原本是一代天才,如今却越来越悄无声息。覆霜国眼下只知有摄政王,不知有王。其中原因耐人寻味。”

曲宋认真听了半响:“你怎么看?”

曲悦摇摇头:“我与君舒只见过两面,更是一次也没见过君执,不知道。”

听进耳朵里的话,曲悦从来只当信息采集,不会轻信。

她问:“二哥,那枚蛋研究出来了没?”

曲宋也摇了摇头:“毫无进展。”

曲悦提到正题:“那先帮我个忙。”

“什么?”

“帮我做个分析。”曲悦说着话,将面前的小葫芦捏起来,拔开瓶塞后,她微微仰起头,像点眼药水一样,点进自己眼睛里,左右各三滴。

就见漩涡里曲宋的虚影也微微仰头,似乎有液体也从他眼睛里流了出来。

片刻后,一贯沉稳的曲宋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曲悦,你有病吧,男人的舌尖血滴眼睛里??”

通常他们都是以这种方式来传递江海之水,用来分析灵气属性。

曲悦催促道:“二哥你快去分析,看看血里有没有潜藏的魔性。我的法力支撑不了不太久,下次能开启一线牵不知道是何时,我着急用。”

“你这臭丫头,等着。”

曲宋的虚影流着两行血泪起身,消失在曲悦面前的漩涡中。

曲悦掏出个手绢擦了擦眼角的血渍,想知道逐东流日后会不会有什么魔血觉醒,分析一下就清楚了。

用来做分析的法宝混元鉴真仪,是华夏修道界一位铸器师大佬受到现代医学启发炼制出来的。

混元鉴真仪前身叫做测灵石,几乎每个修道界的门派都有,用来测试入门弟子有无灵根,以及灵根属性的。

改造之后,测的更准更全面,连十几代往上有一脉妖血都能测出来。

提起来,曲悦又想吹一吹自己国家的修道者,末法时代道门不昌又如何,照样人才遍地。

就比如手腕上的一线牵,就是她父亲炼制出来的。

最初时,一线牵并不是一母九子,而是一公和一母,很显然是她父亲为了追求她母亲才炼制的。

提起母亲,曲悦的心情有些复杂。

自她出生至今,从来也没见过母亲,即使她出生后患有异病,母亲也没有回来看过她。

母亲倒也不是针对她,在她看来,父母的相处方式颇奇怪。

母亲出身一处古修真界,父母不常见面,见面就生一个孩子,生完就潇洒离开,将孩子扔给她父亲照顾。

父亲只说这是母亲族中习俗,该是男人养孩子的。而她母亲需要四处游历,历劫进阶,希望她可以谅解。

有父亲和哥哥们在身边,曲悦反正是无所谓。

倒是有了几个崽子以后,父亲便将一线牵改良,从情人牵改成了母子牵。

当她的哥哥们都长大**,独当一面后,一线牵便被曲宋上交给了国家,提议成立特殊部门,并且捞了个部长的位置。

曲悦正回忆着往事,漩涡里曲宋的虚影重新坐回来:“测好了。”

曲悦忙问:“怎样?”

曲宋似乎一直在眨眼,眼睛很难受:“没有魔性残留,金火二灵根,血气精纯,是个好苗子。”

曲悦松了口气:“那就好。”

又与曲宋聊了两句,准备熄灭一线牵时,听曲宋叮嘱:“照顾好江善唯,教导他你能教的一切。”

“没问题。”

……

曲悦解开门禁走了出去。

逐东流仍老老实实站着原地,脸上原本得体的笑容随着时间流逝,俨然是快要绷不住了。

曲悦不等他说话:“逐公子,你通过了我的复选,是我收下的第一个学生。”

逐东流怔住了,好半响露出一个想笑却不敢笑的表情,旋即又有浓浓不安爬进眼底:“掌院和长老会……”

“那是我的事情,不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曲悦打断了他,淡淡笑道,“你先回去修炼吧,这里是客舍,我亦是客人,多有不便。居掌院稍后将会拨给我一座浮空岛,待我安顿下来,你再搬来与我同住。”

“曲先生……”这本是逐东流希冀的,可真听曲悦说出口,他反而不敢相信。

曲悦挑挑眉:“剑修当一往无前,不要总是露出这幅挣扎的模样,你乃有大气运之人。”

逐东流苦笑:“大气运……”

曲悦走到他身边,伸手在他肩膀按了下:“你于少年得遇曲先生我,莫非不是大气运?”

逐东流微微愣了下,目色一瞬坚定,拱手道:“先生教训的是。”

……

“曲师姐,你要怎么去说服居掌院和长老会?”江善唯听她说完魔火大天劫的事情,惊奇许久,“咱们的混元鉴真仪,他们怕是不认。”

“那是当然。”曲悦翘着二郎腿,躺在摇椅上嗑着瓜子道,“只能调查一下那位魔修为何入魔,将原因摆出来。”

“六百年前的事情了,怎么调查?”江善唯在旁端茶倒水。

曲悦扬起手臂指了指南面:“小唯,要学会不懂就问。”

江善唯也朝南面望去,那个方向是他们抵达覆霜时的掉落之地,愣了愣,惊讶道:“师姐是要去问那只海妖。”

曲悦眨了下眼睛:“不只问,我还要将它骗来王都。”

从灵体修出实体,起码需要八百年的时间,爱听故事的海妖幻波对这八百年内的各国事情,应都知之甚多,就是一部活的百科全书。

以曲悦眼下的处境,实在是太需要它了。

甚至连栖身之地都已为他选好。

不能离开海?

巧了,书院门外那口小水缸,刚好装着一片海。

“喊它来看大门,它不肯吧?”

“小唯,说话是门艺术,什么看大门,是请它来做覆霜学院的吉祥物。”

延伸阅读

奥特曼无限基因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hdtprs.cn/bc1b.shtml
卯时三刻,泽兰进屋来唤许文茵起身。往常这个时候许文茵早就起了,今日却有些迟。她正纳闷

觉醒者之炼狱修罗之第四章  http://www.hdtprs.cn/sm5z.shtml
4.后来我才意识到,哥哥是专程来找我的。散步到了茗茶街的甘栗甘,我和鼬点了稠鱼烧和草

兽人之猎食者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hdtprs.cn/uvza.shtml
“这该如何是好,掌门师兄。”剑修一脉的李姓金丹修士说道。“还能怎么办?这小子吸收了剑

浑沌之旅之皇朝圣地  http://www.hdtprs.cn/ad85.shtml
第九章皇朝圣地离家将近一年,半年前又离开师门独自游历,做为母星上这一代人,李岩并没有

道系青梅[穿书]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hdtprs.cn/nruc.shtml
当复仇者们将艾伦带回复仇者基地时,她正砸吧几下嘴,颇为安静地躺在托尼的怀里,眯着眼睛

我对反派情深意重[快穿]Boss出现  http://www.hdtprs.cn/6pna.shtml
“看来该回城了。”看着包裹里所剩无几的药水和无数的牙齿,罗良知道,差不多应该回去了。

动手的老奶奶找到了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hdtprs.cn/yl6t.shtml
“好,好。”袁天罡和李淳风都是道士,并非和尚,有时候也想那种事情,如今他们和叶尘在一

返回死亡前100天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hdtprs.cn/d6l5.shtml
又一次以集中推理的形式围坐在圆桌边上,我的心情十分紧张,毕竟很莫名其妙地,大家一股脑

总裁很温情之开学  http://www.hdtprs.cn/utdq.shtml
刚进莫斯贵族学院,自己也是充满力量和希望的,希望自己找到一个心仪的小伙,自己喜欢他,

异界大陆之英雄无敌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hdtprs.cn/s2w4.shtml
当我醒来时,便发觉一切都不对了。眼前的沼泽咕噜噜冒着泡,杂乱的荒草无从下脚,到处都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爸爸心里苦[快穿]之喝酒别吹牛

    “啊,头好疼啊,早知道昨晚上就不和他吹牛喝那么多酒了”陆耀捂着头做了起来,陆耀,大专三年级学生党一枚,昨晚上和好哥们拼酒一下子喝断片了,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宿舍“叮,发布任务《新世界》改变铁林的命运,进去世界倒计时,24小时”“我丢,谁说话,是了,还没醒酒呢,唉~再睡会吧”“宿主没有喝多,你已经被本系统

  • 网文和谐系统[快穿]之别谦虚(求鲜花!)(10)

    常飞的字的确写得非常不错,他可是练过的。要是换做平时,金玉堂看到这字之后的反应觉不至于这样平淡,可是今天他的注意力都已经被文章的内容给吸引住了,所以只是略微赞赏一句之后,就沉浸到了阅读当中。“石室诗士施氏,恩,原来是这么个意思。有趣,有趣!”这文章一共也就是九十四个字,正常读起来,恐怕用不了几秒钟时

  • 凤还朝在线阅读第七章

    鞭子不偏不倚落到路十三胸膛。芳芳想收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鲜血瞬间将白色衬衫染红,长长的血痕尤为扎眼。“少……少爷……”芳芳吓得腿都软了,一下子跪到地上,拼命磕头。梅姨冲去房间拿药,唐慧玲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走上前:“十三——”路十三拧着眉心,薄唇紧抿,拽着李多好往外走。唐慧玲跟不上他步子,走到玄关

  • 虚张声势的男子在线阅读威城森林

    第七章威城森林苏漾也是说到做到,后面的几天都在练习他那道雷霆百钧,虽说这技能的单体伤害可能没有雷波高,但是这可以造成很高的群体输出,在对付像宁珂那样的群海战术,如果没有这样的技能,就可能会很难处理。接连七天,都在练习这招,期间虽说碰到一些麻烦,也有些搞不懂的地方。有一次,苏漾在途中无法很好的命中目标

  • 弑天冢上天派来的恶魔

    她该怎么办,去质问他,辱骂他吗?可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告诉他,刚才她是装睡吗?而且,她刚才,好像并没有反抗,还很享受的样子。完了,完了,沐连惜,你完蛋了,你被一个才刚认识几个小时的人夺了初吻,现在还只能哑巴吃黄连,打掉牙往肚子里吞。她懊恼的翻滚在床上,全身被虫蚁噬咬一般难受。“苏沐野,你是上天

  • 六职在线阅读第六章

    “阿蛮姐,你看这个点心好可爱啊!”忆如被香味吸引,探手从笼屉里拿出一个老虎形状,不及巴掌大的小馒头,笑眯眯地捧在掌心中。“姑娘,要来一笼船点吗?还有其他样式。”她探头一看,立刻连连点头,比出两根手指,“来一笼,还要两碗豆花!”“你这个馋鬼,走得慢不说,还老喂不饱,都耽误多少时间了!”小蛮叉着腰,只想

  • 洪荒:帝尊天庭巨变

    元始天尊莲池内有两朵莲花同时修成了人形,一为丁衍,一为天渊。二人情同手足,形影不理,一同拜师,一同修习,不觉一万五千年有余。一日,元始天尊对二人言道:“你二人今日道果已成,顺手的兵刃却没有一件。自古而今,征伐不息,天地之间,散落的神兵极多,你二人各去寻觅,得与不得,全凭天命。”二人作别元始天尊,出了

  • (火影)浮华今生在线阅读落花时节又逢君

    黑暗吞没了光亮,夜幕降临在这个不大的小县城。新年的鞭炮声在小城中此起彼伏地回响着如交响乐,远处传来人们欢乐的新年祝福声,雪花也感受着人间的喜悦,随着这交响乐疯狂地舞动地身子,跳着优美的舞……每年过年,没有出嫁的在省城上班的风铃都会被疼爱她的哥哥叫回来一起过新年。哥哥已结婚并有了孩子,嫂子温柔贤惠,待

  • [综英美]超英扭蛋在线阅读出门历练

    第8章出门历练步巍与天机子交手的时间极短,但引爆的力量却是惊动附近的修炼者,特别是步君战,这里是步家,竟然有人在自己家里动手,这根本就是挑衅步家。可是步君战却不敢出来追究什么,因为强大的威势证明是两个强者在交战,类似这个层次的战斗余波也不是他能承受的。想追究别人无礼的责任,不高兴了人家一个手指捏死你

  • 快穿之宿主她一心做任务在线阅读第五节

    王总看着闲杂人等都走了,终于按捺不住,抱着叶栗就往沙发上倒,肥厚的大手在她腰间上下逡巡,叶栗心下着急,却也不敢激怒他,只是娇嗔道,“人家还没有洗澡,身上都是汗,难受死了!”王总将肥头大耳的脑袋钻在她颈间,滑腻的舌头舔的叶栗直犯恶心,在他将脑袋移向她的胸口时她使劲将他推开,边起身边娇笑着说,“王总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