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万事屋的灾难[综]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牧春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说这王乾与郑坤在乾阳城郊外比试,郑坤一招拨草寻蛇冲着王乾的下盘攻去,王乾用腿抵住地上的棍子,抬手一剑朝郑坤的上身刺去,郑坤只能撤棍向后退。

[一招。]

[我说,一般接我这招不是用兵器挡就是躲,你这什么路子。]

[我家的剑法比较怪。]

[那接我下一招吧。]

郑坤把棒子放平,又是一招狂风掠沙,一棍横扫。王乾一蹲,郑坤的棒子挥了个空。王乾接着地势照着郑坤的腿砍去,郑坤一跃而起,二人呈一上一下之势。空中的郑坤在空中用双手持棍,一招平地惊雷重重的砸了下来,王乾翻滚了一下,躲开了这一招。

[热身运动差不多了吧。]

[哦,你能看出我没使真本事吗?]

[当然,不然以你的棍法,虽然有点能耐,但要说挑战逆龙剑法,还差得远呢。]

[那我接下来就不客气了。]

郑坤俩手一摊,右手持棍,一瞬,快步上前,棍由下至上,挑击。王乾一个侧身躲开,但郑坤手腕用力,棍在抬起的一刹那就朝王乾躲避的方向打了过来,王乾赶忙提剑扛了一下,被震退了两步。

[你这招还不错。]

[还有呢。]

郑坤提步上来,开始绕着身体转动着铜棍,是花棍,王乾一边躲闪,一边用剑抵挡,花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时间长了,王乾也适应的花棍的节奏,可以只用剑抵挡而不躲避。正当王乾心中窃喜觉得郑坤的棍也没什么厉害的时候,突然一棍摆出差点打中王乾的头,王乾急促一躲,撩到了头发,王乾的脸都能感到刚才的棍风,攻击依然没有停。而郑坤接下来的攻击,时而可以被王乾用剑破解,时而会出现刚才那种危险的攻击。王乾一开始一头雾水,但他逐渐明白了郑坤这花棍如此诡异的原因——他在挥舞中把长棍拆成双棍挥舞几下,然后又接成长棍,只不过他的速度过快,一时没有看懂。

[这样啊。]

王乾转守为攻,以剑搏棍,硬拆郑坤的花棍,结果是两败俱伤,王乾肩膀挨了郑坤一棍,郑坤肩膀中了王乾一刺。两人卸力收兵器。

[郑兄,招数上,看起来不分胜负。]

[但王兄,点数上是我赢,刚才接棍,我至少有三次可以击中你,最后一次打中,而你的剑只有次一差点刺中,一次刺中。]

[那算我王乾输半招,这也不能算我王家逆龙剑法输。]

[王兄,打了这么久,要不要喝点,我这还有刚从鼎香楼拿的酒菜。]

[好啊,正好我腹中有些饥饿]

二人边喝着酒,边吃着肉。

[王兄,我刚才的棍法怎么样?]

[你那也不是一套棍法,长棍和双棍是两套打法...我明白了,逆龙剑法的破绽就在这。]

[王兄果然天资过人,我家研究许久的破解方法,王兄只看了一遍就能理解其中奥妙。]

[能把这种手法用的如此娴熟的你也够厉害的。]

[多谢王兄的美誉。]

[但郑兄,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些年,来挑战我王家的也不在少数,但他们大多都是仗着一技之长来硬拼,结果套路太明显被化解。但郑兄你好像是准备的很充分,还特意用了一条可拆分的铜棍。]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跟你我两家的渊源有关。]

[你我两家还有渊源呢?]

[王兄,你可听过这神州最开始的神话传说?]

[你是说太祖皇帝带着人类帮助天上的仙人们击败了妖族的故事吗,我小时候经常听我太公讲,哪有什么神仙,哄小孩睡觉的故事罢了。]

[我半个月前在家里看见一个。]

……

[他是真的从天上飞下来的,我全家人立马就跪下了,还以为是神官赐福什么的。]

[结果呢?]

[我得先讲那神话故事,传说,太祖皇帝是用了一块圆盘制造了神光,带着我们打赢了战争对吧。]

[嗯,是怎么回事。]

[那圆盘后来被太祖皇帝分成了八份,由分割八府的八位将军带到了神州各地。]

[郑兄是说。]

[你家,我家,都是900年那八位将军的后代,而这个就是那黄金圆盘的八块碎片之一。]

说着,郑坤从怀中锦缎的夹层中拿出了一块金色的金属碎片。这不拿不要紧,一拿出来,王乾的脑子就一紧,头皮发麻。

[这玩意好像是在哪见过。]

[你家也有一块是吧。]

[我家里现在肯定是没有,但我小时候见过,在我太公手里。]

[那你知道现在你家的碎片在哪吗?]

[这可不好办了,我得去找我爹问问。]

[那好,我在城外十里铺投宿,如果你找到了,把碎片带给我。]

[你为什么要收集这个,和那位神仙有什么关系吗?]

[那位神仙是这么跟我说的,这块黄金圆盘离开神州中心的图腾已经太久了,如果在999年后没有放回去的话,神州就会爆炸。]

从郑坤的口中说出了令人惊异的消息。

[会,爆炸?你说神州会爆炸?]

[那位神仙是这么说的,而且今年就是第999年,离那天还有大概9个月吧。]

[如果那天没把完整的圆盘放回神州中央的图腾,神州就会爆炸。]

[没错。]

[我有个问题,八家人为什么那个神仙挑中了你们家。]

[这个我问过了,他是在天上的时候离我家最近。]

[哦,那你为什么先来找我,天平府可是在天龙府的正对面,在神州的东部,你是横穿了神州来找的我家。]

[因为你这是边关,要是找八家,绕神州一圈的话,先从危险的地方开始会比较好。]

[你说的有理,我回家后不管找没找到,我都会去十里铺告诉你消息。]

[那我就回去等王兄的回复。]

二人拜别,王乾回到了乾阳城的家中,老管家王福正在院里。

[福伯,我爹呢?]

[老爷现在在书房吧。]

王乾径直来到了书房。

[爹,我想问你一下...]

[哦,小宝你回来了,我让礼福记给你做了一套衣裳,等你上京的时候穿,快,咱们去试试。]

王乾回到家不算晚,但还没等问,就被父亲带走安排其他事情,不是去成衣店试衣服就是去驿站选马,再就是去文书局(这个机构是出远门的人签署跨府通行文书的地方),磨磨蹭蹭的到了晚上,又要吃晚饭了,但王乾被折腾的不轻。

[怎么了小宝,今天没什么精神吗,桌上可有你最喜欢的蛋卷梅花肉啊。]

王夫人还以为儿子的胃口不好,她哪里知道王乾的痛苦,但王乾也并不是把刚才的麻烦太放在心上,他有更感兴趣的事情。

[爹,咱家是不是有一块黄金碎片,我记得小的时候看见太公他拿出来过。]

王总兵的脸色突然一沉,但马上就随和了起来。

[你问那个干什么?]

[啊,没事,突然想起来随便问问。]

[那东西现在不在咱家,你不要想些别的,专心准备下个月的武试。]

[我说小宝啊,这两天你就安心在家,等你太公的忌日一过,就去京城玩半个月,然后回来你爹就能让你拿个职位,不是挺好的吗。]

这当爹妈的一人一句可是把王乾呛得够难受的,本来就没什么胃口,现在更吃不下去了,早早的就回了房间。

[成天就知道武试武试的,我去考又不是你们去考,还去玩半个月回来就好了。]

但思前想后还是坐不住

[对啊,我太公的房间里应该有线索吧。]

王乾突然想到这一点,冲出自己的房间,朝王府里一处闲置了很久的宅院跑去。

[咳咳,这里真是很久没进来过人了,灰这么大。]

王太公的房间空空如也。

[按我太公的想法,肯定是知道死后家人会把这屋里的一切搬走,如果有线索的话,应该在搬不走的东西里。]

王乾首先调查了三根柱子,没有异常。而砖地也不像藏着东西的样子。但随后王乾把视线抬起来的时候发现了好地方。

王乾一步踩着柱子,一步就上了梁,四根梁查了一遍,唉,真找着了。在那中柱横梁上有个暗格,暗格里拿出一个匣子。

[我太公这脑子还是这么贼。]

匣子一开,没有黄金,只有一张纸条,日子久了都快烂了,不过还好字还清晰。

{兄与我与弟子皆为腐朽之人,虽长日之法无妨,然非智者也,若此物落入他等之手,必失落于天龙各地。为弟之七,能掌此物,竟清困潦倒,也定可妥善安置。}

就这么一段话,王乾一遍没懂又看了一遍。

[为弟之七,弟,我三叔公,七,啊~~~。]

王乾心里有了计较,把纸条完整收好,又一步踩柱,一步上梁,把木盒放了回去。出了王太公的老屋,拐过内庭,正欲回房,迎面撞到了王夫人,王乾这下可把亲娘吓得够呛。

[呀,娘。]

[哎呦,你这倒霉孩子,这么晚了不睡觉,在这院子里干什么。]

[没事,娘,我回屋了。]

就王乾回屋这当口,王夫人咕嘟出几句话来。

[等武试过了就好了,就好了。]

王乾回到了屋子,辗转反侧

[就好了吗。]

过了三更半,王乾从被窝里翻身起来,换上了昨下午做好的新衣,拿了几件换洗的内衣,从屋里的匣子里拿出三锭雪花纹银,绑了包袱,提笔书信一封。拿上龙鳞剑,天不亮就从自己屋子的房顶上翻出了王府。

这天还没亮透,城门刚被守城的卒子打的半开,一匹快马就奔出城,冲着十里铺的方向疾驰而去。

说这郑坤今天起得也早,找那客栈伙计要了一壶茶,两个芝麻烧饼,吃个早点。忽然一阵清晨的寒风吹进了客栈,一位灰白衣的剑客站在门口。

[王兄你来的够早啊,有没有消息来通报我一声就好,何必这么急。]

郑坤看见了王乾背着的包袱。

[哦,王兄是找到碎片了吗。]

[不,我翻遍了全家上下都没找到。]

[那王兄你这是。]

[那碎片一定还在天龙府内,我陪你去找,再绕神州一圈,把剩下的六块一起找到。]

[王兄也这么闲吗?]

[拯救神州可比武试什么的有意思多了。]

[那好,吃了吗?]

[天不亮我就出来了,能吃了吗。]

[那好,伙计,再拿五个烧饼。要去哪里找碎片,王兄有目标了吗。]

[一会吃完了,我们先去北边云何城找我七姑。]

[在这天龙府,听王兄的。]

两个人喝着粗茶,嚼着芝麻烧饼。王乾是成功从家里逃了出来,但寻找碎片的旅途可不止有乾坤二人。

说这天龙府王总兵之子王乾,天不亮就翻出了自己家,等卯时刚过,王家下人来叫王乾起床时才发现人已经没了,只在桌上留了一封书信,赶忙去汇报老爷夫人。

王总兵和王夫人赶过来,拆开信件。

{为父母亲启

昨日我于城外遇到天平府郑家人士,得知我等八家收藏黄金圆盘碎片及神州大地生死存亡之秘事。自我归家,思前想后,我决意与郑家后人同行,遍访神州八府,寻齐神器碎片,救神州于毁灭之中。系父母得知此事,必不会放子出行,故趁天色未明,翻墙而出。事毕便会归家,望父母不要挂念。

王乾 留}

王夫人看完后,瘫坐在凳子上。

[夫人放心,我马上把这小子抓回来。]

王总兵出门,快马加鞭进了城中布告司,下令,天龙府内各城寨中所有捕头捕快,驿站旗官,边界检查,凡是看见王总兵之子王乾的,就地扣留,发信报与王总兵。

这王总兵在布告司大行其道,上官飞羽大人刚好也在,故走近询问。

[王总兵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哦,上官大人啊,我那孩子大了,翅膀硬了,天不亮就从家里翻出去,说什么要遍访神州。]

[离家出走啊,孩子长大了有点自己的想法不也挺好的。]

[我家的事就不劳烦上官大人费心了,告辞。]

王总兵气冲冲的出了布告司,上官大人也办完了事,准备回府。

这上官家的太守府和王家的总兵府一样,宽敞,气派。乾阳城内也只有这两家的宅邸可以算是民宿中最好的建筑了。

上官大人过了正厅,准备去后院的凉亭歇脚喝茶,刚走到拐角,一个身影窜出,大叫一声。

[爹!]

这一声可是正正当当的吓了上官大人一下子。

[哎哟,我的小祖宗啊,你是想吓死为父吗。]

就看这长亭中站着一位面容俊俏的二八佳人,虽是男装,但仍不能掩盖她骨子里的女性之美。

[爹,你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早,没有公事了吗。]

[今天我刚去把天龙府进京赶考的书生名单登记到册,去布告司发往京城,今天下午我是可以在家休息了,明天还是要去处理公务。]

边说着,父女俩边到凉亭里坐下,下人们拿来了茶具瓜果。

[女儿啊,虽然我说过你没必要像个大家闺秀一样优雅端庄,但也起码有个女孩家的样子啊。]

[知道了爹,我这不是要出去吗。]

[哦,那撞着我又被我拉来肯定不舒服吧,你去吧。]

[谢谢爹,我走了。]

[对了你要去哪啊?]

[我去王伯伯家找宝哥哥玩去。]

[哦,王伯伯家,哎不对,你先回来。]

上官云儿又被自己爹吓了回来,这回算扯平了。

[怎么了爹,突然那么大声音。]

上官大人起身抓着女儿的手。

[你先过来坐下,听我说,王总兵他家那小宝,今天天不亮就留了封信,翻出了家,离家出走了。]

[爹你是说真的吗,宝哥哥离家出走了?]

[嗯,你王伯伯还去布告司安排人抓他呢,我估计很快就能抓回来。]

上官云儿听到这里仿佛若有所思。

[哦,那爹,我去城西看戏去了。]

[嗯,注意安全。]

上官大人喝着茶,看着女儿离开长亭,而他明显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延伸阅读

速万隆便利店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rrq.shtml
速万隆便利店隶属于广东速万隆便利店有限公司,自2010年第一家便利店开业以来,凭借着

欢乐颂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nuvu.shtml
欢乐颂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玩具、公仔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致力于毛绒玩具,毛绒礼品

拓略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a71x.shtml
拓略玉镯是义乌市拓略电子商务商行经销批发商品,其经销的跑江湖地摊产品、十元模式茶叶、

帅络宝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ahk9.shtml
帅络宝脚踏板加盟总店是一家生产和研发各种中、重量级汽车装饰产品的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

红鼎坊火锅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uah9.shtml
红鼎坊火锅有着悠久的历史,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红鼎坊火锅不断研发新火锅,致力于给消费者

卡美莱汽车美容加盟连锁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s040.shtml
深圳卡美莱汽车美容培训加盟1.我们在整个深圳市培训实力和规模是最强大的,是深圳市汽车

亚摩斯汽车清凉坐垫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bs8j.shtml
合肥亚摩斯电气有限公司1985年成立于美国德克萨斯州,31年电器制造专家,享有国际声

优竹教育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bbtz.shtml
优竹教育致力于打造全国最专业的家庭教育机构。创始人多年从事教育培训工作,对于中外教育

眼依视光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d0q3.shtml
眼依视光连锁专注青少年视力健康,为孩子幸福人生奠基!眼依视光连锁拥有独立知识产权产品

金炭洗衣液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u4ne.shtml
金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中国健康洗涤倡导者。公司开创性的将天然环保可再生的炭中黄金炭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男配夫君天天想杀我第7章在线阅读

    冯南吃好喝好,收拾好才离开的,顺手带走了那张写有单隽联系方式的名片。关上门之前,对那间宽敞的浴室依依不舍看了两眼,尤其是那宽大,幻化成原形后可供自己畅游的浴缸。他摸了摸肚皮,可算有点饱腹的满足感了,然而冯南却提不起一点兴致开心,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练习室内,三三两两围成一团商量着什么,面上都透着

  • 王根基真是秀儿收集野狼皮毛

    我又向前走了将近十分钟,四周已经看不到别的玩家了,但怪物还是3级的野狼,属性并没有变化。一头野狼幸奋的嗥叫了一声便冲向了我,难道这怪物也懂得“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道理?答案是否定的,怪物跑向我,是因为我招惹到了怪物的仇恨值。怪物不懂“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道理,但我懂,于是,我脚一抬,重重的踹

  • 一方花木之流光与雨(1)

    第一章流光与雨在三十年前,有一片陨石群经过太阳系。本以为地球会经历灭顶之灾,但是最后却是虚惊一场。陨石群的速度以及轨迹都并没有对地球产生致命的影响。没有致命影响并不是没有影响。神奇的是,有7颗陨石被地球的引力捕获,成为了地球的卫星。科学家都感叹这种事情的发生几率趋近于零,但是它就是这么呈现在了大家的

  • 爱上一只猪在线阅读第5节

    【晋江文学携手作者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春节假期,平安康乐!同时温馨提醒大家勤洗手戴口罩多通风少聚集】舒宁是逍遥派传人的事情,王怜花想想便明白了,舒宁对于他来说是姐姐,并不是别人,所以他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情绪,只是笑着道:“那我拜入逍遥派是要拜姐姐你当师父吗?”舒宁摇头道:“那倒不用,当我师弟就好了。”

  • 劝你立刻爱上我之雷罚宝箓(4)

    缓缓的睁开双眼,雷泽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去。只见一物自雷霆泽中缓缓升起,却是一宛若书册一样的宝箓图符,一页页玉册无风自展,上绘万千雷劫,诸天霹雳。虽看似玉册,却给人以坚不可摧的感觉。气势张扬,霸道,展露出无尽的威严。雷泽看着那物,惊讶之余,心里由内而外生出一种亲切之感。出现的不是别个,正是雷泽真正的伴生

  • 普通城市的少年在线阅读第2节

    乔初夏连忙伸手捂住眼睛,退后两步,“嘭”的一声,将洗手间的大门重新关上。“亲爱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声音太大,连二楼的赫德森太太都听到了,急急忙忙的从楼上跑下来,说:“亲爱的,你摔倒了吗?是什么声音?”乔初夏来不及解释,指着紧闭的洗手间大门,面红耳赤的说:“门,门……”赫德森太太奇怪的问:“门怎么

  • 独家专宠绝情门的一些事和人 (求月票,鲜花和收藏…)

    秦孤四下打探了一番,房子里除了同样的电脑和手机外,也有一个木柜子,打开一看,差点让他气昏了过去。柜子里面全是女人用的胸罩和内裤,而且都是清一色的红颜色,想不到银狐变态,竟然到了这种离奇扭曲的地步。秦孤嘴上便狠心的骂了起来:“该死的银狐,千刀万剜的银狐,早点下地狱的银狐……”他不会骂人,骂来骂去就是这

  • 成魔解锁新技能

    “第三Ban蓝色方给了豹女,看来是怕对面前期的节奏带起来,红色方三Ban是维鲁斯,WSG有两Ban给了现版本并不重要的AD位置。看来应该还是不想Aiyl有太多压力,看来对新人还是十分照顾的。”娃娃有些吃惊,WSG两Ban给了AD位,只能这样解释到。诸葛凌:“坤宇,给小沐选个保护性的辅助,让以斌多帮帮

  • 是谁说不爱将这两人丢出去!(一更,求收藏,求鲜花)

    陈肖然三人进入白龍餐馆内,便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不远处的餐桌前,坐着一对男女,其中一名女子注意到有人进来,下意识地扫了陈肖然等人一眼。“那不是我们班里的苏雅婷吗?”闻言,那男子目光一转,落在不远处的三人身上。目光扫了眼三人,在苏雅婷身上顿了顿,忽地,将视线落在陈肖然身上,他的眉毛忽地一皱,拳头也猛地

  • 我可以召唤任一铠甲第8章在线阅读

    周晓晓在这里逗留三天,第四天就接到秘书的电话,必须要回去公司处理紧急文件。临走时,周晓晓又劝周湛之随她回去京市,只是周湛之仍然不松口,非得要留在乡下。周晓晓说服不了他,只能下次回来继续说服他。周晓晓在离开家的最后一刻,她看着在阳光照耀下的周湛之,他站在门口望着她,她的心里感触很深,她郑重地对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