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侠之最强黑风寨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一元为始 来源:飞卢小说网

翟安陌刚从地上坐起来,便看到男主在不远处朝自己微笑,微微朝他点头示意,便被穆宏远挡住了视线,“小乔,恭喜杀青!”

穆宏远开了个头,剧组其他人也纷纷上前祝贺,把穆宏泽的身影挡了个一干二净。

穆宏泽见此并没有生气,看着人群中的少年,眼中的意味越发深长。

比起上一次来,他觉得这次的少年更加有魅力了,也更加让他感兴趣。

正此时,穆宏泽看到了穆宏远投过来的视线,那是一种猎物被冒犯的眼神,他挑了挑眉,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同时穆宏远的视线也更加危险。

“远哥,怎么了?”翟安陌拉了拉穆宏远袖子。

“没什么。”穆宏远超翟安陌露出一个笑容,“为了庆祝小乔今天杀青,今天收班后我请客全剧组去聚福楼吃一顿。”

众人闻言具是喜笑颜开,“穆哥万岁!”

而此时王副导也开口了,“小乔杀青是喜事,理应剧组请客,怎么能劳烦穆影帝呢,今天晚上聚福楼,大家不醉不归!”

大家并不在意是谁请客,只要有大餐吃都行,况且剧组给重要配角办杀青宴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是以大家虽然觉得高兴,却并不觉得奇怪。

在场唯一觉得不高兴的就只有穆宏远了,他给翟安陌办杀青宴是他的心意,现在被剧组接了去,那他还怎么和翟安陌拉近关系。

不过穆宏远气归气,到底是没有说什么,王副导既然敢开口,那一定是谢景行的意思,他自然不能弗了谢景行的面子。

这时翟安陌的声音响起,“谢谢你,远哥,下次我请你吃饭吧。”

穆宏远顿时心花怒放,和一群人办庆功酒与和暗恋的人单独一块儿吃饭,他是傻子也觉得当然是后者好,更何况还是翟安陌亲口说要请他吃饭,更是令他喜出望外。

022:“男二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95。”这人也太好攻略了吧,还是说自家宿主太会撩了?

或许它当初应该走攻略路线,直接让宿主把世界主要人物全部攻略一遍,说不定还简单些。

“谢叔,晚上不介意我也去蹭顿饭吧。”穆宏泽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谢景行扫了他一眼,正想说话,便收到翟安陌投过来的眼神,拒绝的话哽在喉头,“嗯。”

本来做好被拒绝打算的穆宏泽实打实的受宠若惊了一把。

杀青宴上,王副导递给翟安陌一个红包,“小乔,这是你荧幕首杀的红包,图个吉利。”

凡是混演艺圈的都晓得这个规矩,翟安陌也不推辞,道了谢便接了过来。

红包很轻,里头应该是一张支票,翟安陌随手塞进兜里,然后开始喝起四面八方的敬酒来。

翟安陌本人的酒量属于面不改色一直喝那种,但这具身体的酒量显然不怎么样,啤酒三两瓶就开始打飘,面红耳赤起来。

谢景行开口:“行了,明天还要拍戏,少喝点。”

谢导都发话了,谁还敢再灌翟安陌酒,纷纷歇了心思。

不过少年喝多了脸红红的乖乖坐在那里的模样真是太养眼了。

穆宏远没忍住掏出手机咔嚓照了几张,还没来得及收藏起来,便察觉到旁边传来的冷光,他对上谢景行的视线,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谢,谢导,怎么了?”

谢景行伸出手,“手机给我。”

穆宏远乖乖递出手机,十秒后手机再回到他手里时,刚拍的照片已经没有了,他敢怒不敢言,闷声不吭地走到一边。

谢景行低下头,以仅翟安陌能听见的声音问道:“宝宝,醉了吗?”

翟安陌尚有八分清醒,摇摇头,朝谢景行缓慢地眨了眨眼,直到重影消失了,才说道:“想去上厕所。”

被自家**软乎乎的音调萌的心肝一颤,谢景行连忙说道:“我陪你去。”

翟安陌摆手拒绝,“没事,我能找到路,你先吃饭吧。”

见翟安陌态度坚决,而脚下的确走得很稳,谢景行才收回视线。

出了包间,耳边顿时清净下来,翟安陌一边朝着走廊尽头的洗手间走去,一边问道:“男主受现在在哪?”

022:“回宿主,他就在您前面那条走廊拐角,正以每秒十米的速度跑过来,您慢点,别过去,要撞上……”

此时翟安陌被一股迎面而来的力道猛地撞上,他本来喝了酒就有些飘,顿时朝后摔去,眼见就要摔倒了,又被一条有力的手臂给捞了回来,鼻子撞到来人的肩膀上,又酸又痛,霎时间红了眼眶。

“……撞上了。”022这时补充完了这句话,宿主的套路它确实不懂。

“抱歉,你没事吧?”柔和歉意的声音在翟安陌耳边响起。

翟安陌皱着红红的鼻子退出了男人的怀抱,揉去眼里的生理性泪水,嗡着声说道:“你走路怎么不看路啊?我鼻子好疼。”

翟安陌现在的个头一米七五,在同年龄少年里不算矮,不过在莫以池面前还是矮了一截,他眉目间尚有稚气,加上喝了酒脸红红的,更是显得精致乖巧,现在这幅模样与其说是指责,更像是在撒娇,莫以池原本就理亏,现在更是心软,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刚才走的有些急,没注意看路,不小心撞到你了。鼻子还疼吗?我帮你揉揉?”

“才不要。”翟安陌又后退一步,警惕地看着他,“你刚才撞得我这么疼,待会更疼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按摩手法很好的,保证揉揉就不痛了。”莫以池说道,并且露出一个笑容来证明自己很值得相信。

不得不说,不愧是被称为男主白月光的男人,莫以池长相确实得天独厚,尤其是笑起来,完全一副天使下凡的模样。

但翟安陌显然不是会被外表蒙蔽的人,论好看程度,莫以池综合评分比起翟安陌现在这幅身体还是稍逊一筹,比起他本人来说,还差得有点远。

见翟安陌一脸惊恐拒不合作的样子,又闻到对方身上的酒香味,再联系到这小家伙脸上的酡红色,池以莫哪能不明白自己这是碰上了一个小醉鬼,想到翟安陌刚走来的方向,换了个话题,“你是要去洗手间吧,我带你去。”

翟安陌犹疑地看了眼莫以池真诚的眼神,确定没什么猫腻之后,才小弧度的点了点头。

莫以池顿时喜笑颜开,轻轻扶着翟安陌的手臂,“走吧。”

上完洗手间,翟安陌又洗了把脸,感觉清醒了许多,不过鼻头还是比其他部位更红一点,看来是撞的狠了,他轻轻皱了皱鼻翼,又伸出指尖摸了摸鼻头,顿时吸了口气。

这时身边传来一声不合时宜的轻笑,莫以池连忙在翟安陌瞪过来之前道歉,“对不起,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莫以池。”

022:“宿主,男主距离这里直线距离二十米,应该是来找您的。”

翟安陌嗯了一声,算是回了022,随即朝莫以池说道:“我叫乔翎杉。我该回去了,再不回去他们得来找我了。”

他今天特意这时候出来,就是为了能够见见自己这位“情敌”,如今见过了,并且留下了相对深刻印象,这就够了。

不过看来这个男主受的性格还不错。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洗手间,翟安陌一眼便看到迎面走来的穆宏泽。

穆宏泽在看到莫以池的一瞬间,便呆住了,“……以池?”

莫以池原本带笑的表情瞬间淡了下去,“穆先生,我想我们还没有熟悉到互称名字的地步。”

原本翟安陌让谢景行放穆宏泽来参加晚宴,就是想给两位男主制造点偶遇,顺便看看二人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当然,目前看来,感情状况还完全是穆宏泽一头热。

翟安陌故作不解,“你们两认识吗?”

穆宏泽:“认识。”

莫以池:“不熟。”

两人异口同声。

似是怕翟安陌误会,莫以池又说:“只是商业聚会上见过几面,只能算是知道名字。”

闻言穆宏泽表情有些暗淡,却没有继续说什么。

翟安陌哦了一声,“莫先生今天也是来聚餐的吗?”

莫以池闻言一拍脑门,“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先走了,小乔,为表歉意,下次我请你吃饭,这是我的电话,记得打给我。”

说着递给翟安陌一张名片,然后快步朝另一条走廊跑去。

翟安陌收起名片,看向穆宏泽,“穆先生,您是来上洗手间的吗?”

穆宏泽脸色难看,心情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倒是没有给翟安陌甩脸色,勉强勾起一抹笑容,“我是见你久不回去,过来找你。”

至于原本来找翟安陌还有其他目的,穆宏泽没有说,翟安陌也就不问,两人沉默着往回走。

由于明天剧组还有工作,并没有闹到很晚,当谢景行以顺路为由带走翟安陌的时候,并没有人觉得奇怪,除了穆宏远。

穆宏泽遇到莫以池回来后心情不好,喝了不少酒,此时昏昏欲睡,哪有心思关心翟安陌。

而穆宏远自从谢景行拿了自己手机删了翟安陌照片之后,就一直在观察他。

一晚上下来,穆宏远发现,谢景行的视线几乎一直落在翟安陌身上,眼神是说不出的柔和,眼中的爱意遮都遮不住。

若是平常有人在他面前说谢导会温柔,他绝对会说他见鬼了。

而现在,他却是如遭雷击,如果谢景行喜欢翟安陌,那他还抢得赢吗?

延伸阅读

爱兰贝诗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nrdt.shtml
人类文明进步的研究与探索跨越数千年,国内外文明宛若星汉之辉,璀璨夺目。而这其中,尤为

祥源环保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a452.shtml
公司是长期从事各类生态移动公厕制造的性实体企业,同时也生产制造各类售货亭、岗亭、活动

汤老师金牌作文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b8ny.shtml
汤老师金牌作文是安徽省青少年阅读与写作专业委员会写作培训基地,也是合肥地区唯一经安徽

福兰德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6mb1.shtml
北京福兰德集团是以连锁超市、连锁酒楼、物流配流、商业地产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目前

融达电子设备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a656.shtml
融达电子设备有限公司始创于1992年,至今己有19年的发展史,现占地面积2万平方米具

奥米加保健品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d6ks.shtml
奥米加保健品是一家专注营养科学研究及功能食品开发的创新型企业。公司主要开发各类营养品

汇友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pcz5.shtml
汇友家纺是邹平汇友纺织品有限公司经销批发商品,总部经销的竹纤维内裤、竹纤维袜子竹纤维

缘中秀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n11v.shtml
缘中秀智能家具总部是高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缘中秀工艺

共享传媒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gm5u.shtml
从印刷术、造纸术到电视屏幕到手机屏幕以及今天的穿戴屏幕,屏幕就是流量,自控传媒要做线

清润净化机加盟  http://www.seorankingsolutions.com/u4c8.shtml
清润环保科技----中国排名靠前的室内环境净化产品供应商公司于2007年在青岛筹备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生需常欢之白头浪卷

    这日朝会才散,孙业清、孙业成会同中书侍郎章钺、刑部尚书楚正廉已齐聚摄政王府议事了。孙须是最后一个踏入府门的,见众人俱已到齐,挠了下头,不好意思地道:“方才街上有些闹腾,来得晚了些。”孙业成白了他一眼,“怕是扰了你的酒兴才对吧?”孙须“嘿嘿”傻笑两声,捡了个位子坐下。众人也只微微一笑,并不在意。章钺与

  • 枫玉记之八章 洋人(8)

    袁兆龙讨厌洋人,弱国无外‘交’,因为国家无能,洋人在中国的地位高人一等,横行无阻。英国人在广东,法国人在广西,俄国人在北方,德国人在山东……中国的唐诗宋词抵挡不住洋人的火枪大炮,长江黄河里游弋着洋人的军舰,肆意的践踏着大清国的主权,无视一个国家的尊严。抿心自问,袁兆龙并不恨满清,他现在最想干的事情就

  • 天玄塔在线阅读石楠山脉

    “妾身罪过!如此行事,最初也是为陆家将来打算。”大夫人赵春华白着脸解释道。“吾徒如何干系到陆家未来?”“不瞒前辈,陌儿和府内失踪的一件宝物有关。”方易用冰冷的眼神打量大夫人赵春华。“你所寻之物此刻便在吾身上,本庄主倒要看看你如何收回!”听到此话,赵春华一愣。虽已猜到大概,但方易明讲后赵春华又不敢接话

  • [头文字D同人]去掉头就可以吃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苏小暖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叶羽寒,即使不知道叶羽寒究竟是什么人,可是她清楚一点——如果她不想被这些人带走卖掉,唯一能帮她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个人了。领头大汉见叶羽寒鸟都不鸟自己,眼眸一冷,向其他人做了一个手势,所有人会意,他们纷纷举起自己的甩棍,眼神狠厉地盯着叶羽寒。叶羽寒抬头,淡淡地瞥了所有人一眼。他的

  • 你是我的秘密[电竞]陈默引起众怒

    人要动脑,不动脑,那长脑子有什么用?陈默在来的路上,就看到这零雾村,除了蘑菇屋之外,还是有好些村民。虽然节目组也没养的有猪,但村民家里有啊,还有鸡鸭什么的,和节目组换肉吃太黑心了,不如在村民那里想办法。“烧鸡?!哪儿有烧鸡?”一听到烧鸡,大华的眼睛就亮了,平时间想吃这些东西,也都不是稀奇的东西。但是

  • 二嫁之宠婚在线阅读第1节

    救护车急促沉闷的迷笛声,在夏日雾气弥漫的清晨划出了一道震耳的突兀。慕景言站在门前的石阶上,一双因为被从梦中惊醒,而有些惺忪黯淡的眼睛久久地盯着承载着希望的救护车远去的剪影,在仍然回旋在四周的、悠远的哀鸣中站成最虔诚的姿势。很久之后,有冰冰凉凉的水珠陆续滴落在赤*的脚丫上,慕景言这才感觉到一股从脚底泫

  • 你是我的思念在线阅读第5节

    “哎呀老哥,丢多少银子倒是小事。包袱里有两本账上边记着我们柜上与一百多家客户的来往账目,要说银子何止千万,真要一丢就全乱啦,我怎么向东家交待呀!”“我说老弟,真要为这点几小事儿,你就别上吊啦,我倒是捡了个包,你是不是你的?”玉说着就去拿扔在远处的粪筐题春生一听这话,真是绝外蓬生。喜出望外,腾地一下站

  • 穿越之锦觅的宠夫之路[润玉同人]在线阅读第七章

    白飞阳今天可以说是非常没有面子了,在天明集团门口被一个青年一脚踢到垃圾袋里面,还被那么多人拍了视频,他这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这样的事情。那些拍到照片的人后来知道他的身份,是白家的大少爷都跑过来道歉,还将视频都删了,不过他还是不甘心,打算找人来狠狠的报复余子明。那些人来删照片的时候其中有人拍到余子明的样子

  • 孟少你也有今天烽云学院录取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无论是学生还是导师们,都惊讶的瞪着眼睛,张大着嘴,愣在了那里。“额,咱怎么还是个双属性的灵师?”对此,连何晨自己也不知道原由。随即何晨暗自猜想到,据说属性是由灵魂而生,难道,咱这个对于他们来说是异世界的人,不,应该是来自异世界的灵魂,原来在这世界上还拥有着独一无二的双属性。在何

  • 我是你的小奶狗在线阅读第一章

    小区的南面有个自然公园,依山傍水。背靠着的半山腰上修出了一圈一圈的跑道,青黑色腰带似的将山体重重围裹起来。每到下午六七点时,满满都是出来散步消食的和来跑步健身的,身上挂满汗珠,风一样咻的一下就从眼前冲了过去。吵吵嚷嚷、阴影满地、蚊子到处都是——这就是陈豫心此时对这个公园的印象。她没精打采的坐在一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