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妙拐圣僧在线阅读第七章

作者:一初y 来源:晋江文学城

“混蛋。”

陆铭赤红着眼,那样子像要在医院又跟他撸上袖子就干起来一样。

柳建明舒服了,不以为意地收紧申媛的肩,他要的就是这效果,尽足了陆铭大失其态兴,下巴微扬过来,眼在申媛脸上,话头对准的对象却是明白无误的陆铭:

“别紧张,她还不是我女友。你想要的话,继续追好了,我不介意。”

陆铭有名火气从心底一蹭而起,他本身就是个性子烈的,这会儿一直在想,这柳建明又在说什么混话,正好他几天没动手脚了,昨天在申媛那边不敢发挥的皮肉发痒,中气十足道:

“是男人就别墨迹,出来。”

他说着来拎柳建明的领子,柳建明微微转了脸,一点没在意,看见了医生从清创室陪着病人出来,戴着口罩手套,还吩咐着什么。

柳建明把手往陆铭的肩上一推,不轻不重,捏着了他的手臂:“行了,这女人我先带走了,有什么事以后说。”

陆铭眉毛一扬,“你害怕了?”

柳建明淡笑,一边医生过来了,口罩上的眉毛皱起来,年轻的声音说着:“什么事,什么事,医院里别乱来。”

“我不做了。”陆铭没耐心,两三步就想出来。

“像什么话。”那医生冷言,看了看电子屏,清楚地说:“陆铭,是吗。过来,别耽搁时间。”

三两下,把满脸不服气的陆铭拽进了清创室。

申媛一直看着这场闹剧,心里想的,一时在脸上表现了出来,让身边人有意无意地看了去。她觉得好笑,这时头上不经然地落下了一道声音:

“你笑什么。”

申媛摇头,“没什么。”

“钱在我车上,”柳建明不介意她的敷衍,两把摸了摸口袋,“回车上拿。”

说着,柳建明插进裤袋,往楼梯口走。申媛在后面跟上来:

“可是我没成功。”

“没事。”柳建明一笔带过,看似宽度些,原因其实两个人都清楚,要不是他中途打断了,对申媛而言这不过是稳操胜券,结合那陆铭的脸色,也只是时间问题。

申媛往外走的时候,问他:“你们俩怎么会这么大仇。”

柳建明漫不经心:“前不久去了*场那边玩,刚好在一桌,互相看不惯,打了一架。”

“你手臂上的伤,是那会儿来的吗?”

想不到申媛还记得,柳建明一愣。

过了一会儿,才低沉说:“嗯。”

申媛侧脸,“你原来是*徒。”

柳建明目视前方,低嗯一声,忽然想到了什么,侧过脸,稍笑一下:

“*对了。”

已经走出了医院外面,急诊入口外边,适才两个人挤在墙上,申媛被柳建明按在墙边不远的草丛边。树掩映着柳建明的脸,他打电话给小刘,左右看了两下,不见小刘的车影。

柳建明捏一下手腕:“这小刘,停车停太平洋去了。”

他刚拨了快速键,只听申媛在身边说:“你把我当陆铭的女人,所以觉得,看着我被你再从陆铭手里抢过去,很刺激是吗。”

柳建明又是一怔,捏键盘的手一时停下。

申媛扭头,静静地看着他:“不用隐瞒。”

那神色好像在说,反正你也知道我是怎样的女人。柳建明有一阵没说话,他静静地站在那边,似乎在想要怎么回答。

过了半晌,柳建明低下腰,脸色很平淡:“是。”

“你把他当傻子了。”申媛也不躲,直直地看着柳建明说:“你怎么知道,最后是谁玩谁。”

柳建明看着她,“什么意思?”

申媛摇一下头,“没什么。”她转身就想走,被柳建明抓住手,从手指一下子滑到虎口的地方,紧接着她整只手的肉都被掐住。

她的肉很少,手很骨感。柳建明皱眉:“你不该话说一半。”

“我的意思也没有什么。”申媛耸肩,“你想想看,我爱上陆铭的话,你岂非是两头空。”

“哪两头?”

人财两头空?

“钱,还有,”申媛停一下,笑道:“还有胜利啊。最后陆铭一点也没有损失。”

柳建明直直地看着她,想了一会儿,也笑:“我不缺钱。”

花钱如流水。申媛点头,静静看他继续说。“你会爱上他吗?”柳建明说。

“难讲呢。”

“你爱的不是他的钱吗?”

谈话之间,车子驶过来了,小刘这厮,该来的时候不来,这电话还没打给他,他就屁颠屁颠地冒着车的白烟过来了。

小刘的脸从车窗下出现:“老板,时间刚刚好。我一直在这附近瞧着,想你出来就过来。刚刚好。”

说着,小刘瞄一眼申媛,小声说:“现在要不要送这位申小姐回去?”

“不用了。”申媛不回答柳建明的话,反而是对小刘笑,“我自己回去就行。”

“那怎么行?”小刘连连摆手,偷偷瞅着自家老板的神色,只见这柳建明一直皱眉不展地不知在那想着什么。小刘就也一时没顾虑,脸往外边扭,说:“没事儿,你上来吧,给你送回刚才的地方。”

“不……”申媛才说,被抓着的手又不轻不重给人捏了一把。只见柳建明侧过脸,笑她:“你不想要钱了吗?上来,再给你。”

柳建明松了手,余温不散,兀自上后驾驶座,便拍小刘的肩问车上现金多少。等申媛从一边进来了,柳建明跟她说:“你把账号给我,我手机支付。”

申媛没有拒绝,安静地把手机伸了出来,柳建明凝视她雪白的侧脸,想起她之前医院里跟陆铭的打情骂俏,定一下,悄悄拨了她的号码。

申媛的手机铃是默认的,她刚切开来屏幕,只见一个来电过来。她看了来电,抬起眼。

柳建明凑过脸来:“你给我备注的什么。”

申媛伸出手机:“没有备注。”

是一串手机号码。

柳建明笑了,“多冷冰冰啊,给我设一个名字。”

申媛点头,中规中矩地输入了柳建明三个字,柳建明一看,又不太满意,连连摇首,“换个更亲昵点的。”

“那你说。”

“柳老板。”柳建明不知怎么错性想到这名字:“你觉得怎么样。”

前头小刘没控制住,一声闷笑散出了手臂。柳建明抓他的肩头,眯起眼来:“你什么意思?”

小刘赶紧投降,踩了油门,把车先驶出医院。

申媛比小刘乖过了,遂了柳建明的心愿,把他的备注存好。手机页面还来不及滑掉,伸来一只很长的手指,中指往她的页面一滑,陆铭的手机号默认在下边。他看见了那备注,就是陆铭,不知所谓地开腔说:

“他也有你的手机号。”

“我们认识一个多月了。”申媛侧看着他,金色的太阳从车窗外洒下,给她的头发表面罩上芒光。柳建明嗯一声,在驾驶的车座里挨着她,也没有挪开那么说:

“他一直在追你?”

“不算追。”她说,“只是请吃饭。”

“少自谦了。”柳建明声音很沉,“你昨天报警是为什么,对他不喜欢?我看,好像也未必。”

申媛没答,柳建明自顾说:“还是七擒孟获?”

沉默。

她这副模样像个停止发条的娃娃,柳建明看着她雪白可见毛绒的脸,眯起眼温文微笑:“你刚才凑在他耳朵边说了什么,把他搞得那么激动。”

陆铭刚才那样子是极其奇怪的,又想碰申媛,又畏缩。不知道申媛下了什么蛊,本来还在为昨天申媛所作所为闷声生气的陆铭,错了性,一下子变了个人似的。

申媛又看了两眼窗外飞闪而过的景色,扭过抬起脸笑:“老板想知道吗。”

“想。”柳建明看见她一根男性的头发,“你讲了什么甜言蜜语,给我也听听。”

他伸了手去摘,申媛把身子一躲,“没有什么。”

“别动。”

柳建明帮她垂在头颈上的头发撩开,她的头发是混着栗色的,那一根男性短短的黑发格外明显。柳建明看着刺眼,伸手拿了掉。

“我们什么关系啊。”柳建明低笑,“申媛,你这么抗拒我做什么。”

“我们什么关系啊?”申媛笑道。

“接吻的算不算?”

申媛发哑地笑:“嘴唇上的接触也算接吻吗?”

“老板——”车猝不及防停下,驾驶座的小刘扭头叫。

“没死,别叫。”柳建明忙着低头,弹掉那根头发的手指捏向她的下巴:“我给了你那么多钱,你又那么爱钱,那些钱是我的,算不算四舍五入爱我?”

柳建明调情起来真是十足,声音低沉,眼眸发黑,漾着水似的,直指柔情盯手下的人。申媛低笑着,一直把腰垂下去,被他逼得快要整个人躺在那后座上。

“被我刚才那句话激到了吗,”申媛哑笑:“因为我说我可能爱上陆铭?”

“你爱谁,不关我事。”柳建明伏下身子来,把她的头发拨开,露出光洁瘦窄的额头笑道,“当然我爱谁,跟陆铭也无关。”

“老板——!”

正是虚虚假假,惝惝恍恍流溢之间,小刘那叫魂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柳建明如果不是端着那股子女士面前的绅士之气,很想弄死他。

“闭嘴。”

柳建明还以为小刘要让他注意点。

“光天化日。”果然这么说了。

“注意个屁。”柳建明眯起眼一抬头,那声音有点不对劲,果然,等他看过去时,那人已经大半个身子坐进了副驾座。

头发有些花白的老柳砰一声关上门,扫一眼后头的儿子,不冷不淡吩咐:“小刘,开车。”

小刘脸色苍白,话都不清了。

他忽然舌头打结,该叫?还是——??

老柳瞪过来。“随便开。”

小刘连忙哆嗦应了,手握方向盘踩油门。

车子噗一声,吐出了白烟,漫无目的地在街路上行了起来。

延伸阅读

小小践行家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g97t.shtml

炫彩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ag45.shtml
炫彩化妆品主营:进口欧莱雅、进口资生堂、韩国化妆品、香水、彩妆、护肤品、洗涤用品、美

祥菊乳业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ukbe.shtml
祥菊乳业主要产品有:植物蛋白系列——祥菊冰糖花生牛奶、花生核桃奶、高钙花生核桃奶、黑

永冠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a0fq.shtml
永冠箱包总部经销批发的箱包、旅行箱、拉杆箱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

misaki珍珠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b01u.shtml
misaki珍珠加盟详情Misaki品牌介绍香港浩瀚兄弟集团有限公司作为一家高度专业

胪岗凯成美肤品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n9mw.shtml
胪岗凯成美肤品经销批发的珀莱雅、贝玲妃、御泥坊、美丽日记、美即日记等等大卖消费者市场

修长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a91z.shtml
CompanyProfile广州纤韵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系香港华成(国内外)集团公司直

珠琳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p102.shtml
珠琳饰品批发行总部坐落在美丽的海边城市--青岛,长期从事合金流行饰品的开发,生产和销

长福珠宝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b1lc.shtml
长福珠宝招商_长福珠宝连锁_长福珠宝加盟费_公司简介香港长福珠宝集研发、设计、生产、

金丝狐男装加盟  http://www.remaxatthelake.com/is3.shtml
江苏金丝狐服饰有限公司始终坚持以人为本,以市场为导向,加强企业管理机制,不断进行制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的小尤物在线阅读第6章

    (6)暑假结束,实习也顺利完成,回到学校,终于回归我熟悉的这个简单干净的环境,心情好了许多。开学升入大四,课虽比以前少多了,但因为面临毕业,宿舍和班里的氛围都变得凝重起来,大家忙于准备各种考试,考研、出国、考公务员,还有找工作的。我和何笑笑都计划考本校的研究生,相对轻松一些。何笑笑和我约好,一起努力

  • 玉生烟在线阅读第七节

    天上的黑云越来越厚,大半的星辰已经完全被遮住,林中的煞气肃杀弥漫,百芸薇强行镇定下来。“原来是魅姬前辈。”魅姬像是听到一个笑话一般,笑得前仰后合,“前辈?本座可当不起,你们天界的人不是向来对魔界中人见而杀之,你认本座为前辈,岂不是笑话!”百芸薇上前道:“在我看来,仙魔本无界,只要不动邪念,一心修行,

  • 他要殖民地球初战

    “快看,有丧尸上来了。”一个眼尖的**学看到一个晃晃悠悠的丧尸正在朝六楼爬来,丧尸脸上苍白如雪,从身上的校服来看,它应该是个女生。她胸前的衣服已经被丧尸撕烂。*露在外的大片雪白的肌肤也沾染了鲜红的血污,她一瘸一拐的朝着六楼走上来,没人知道她的目的是哪里。此时,把守唯一出口的几个男生,早已经紧张的嗓子

  • 星星糖在线阅读1)黑衣人X的出现

    地点,日本东京江户川区,某游乐场内。此时正是晚上八点钟,游乐场内已是热闹成一片,正赶上周末,这里的人们比平常多出很多,平时不怎么出动的保安,此刻也开始巡逻了。人们欢声笑语,与动听的流行音乐融合成一片,这时一位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女孩从游乐场的大门口走了进来,她连跑带跳着,显示出一个八岁女孩该有的活力,

  • 养成的卑微皇子登基了在线阅读第九章

    清晨天气很好,海上一片风平浪静。身背大包的鸟儿落在海上的一艘船上,叫了几声,很快就有个厨师装扮的人走出来,拿起今天的报纸,喂它一点食物。片刻后,这只这送信鸟从这里再次起飞。而这里,是海上餐厅芭拉蒂。“卡尔,今天的报纸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没有?”头上顶着高高的帽子的金发老头问着,摸着自己编成辫子的鼻毛。他

  • 超级正能量女友在线阅读第五节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唯有阳光会每天一如既往的普照大地,清晨朝露凝霜,麦田里荡漾着一丝丝清甜凉爽的气息,或许是早晨的空气格外甘甜,以至于掩盖了昨夜的弥留的腥味。清风微恙,金色的麦浪一浪高过一浪,刺眼的阳光穿破云层,慢慢射进了昨夜那对猩红的眼。鼻息极其富有节奏和规律,青涩却并不稚嫩的少年身躯

  • 网游之枕戈饮血在线阅读第4节

    早晨六点三十分的时候,沈康路被一阵闹铃吵醒,本来还想睡一会儿,洛川泽在旁边提醒他,今天要军训,要早点过去集合。沈康路一下子清醒了,他记得老师昨天说的是今天早晨在操场集合,完了完了,要迟到了。起身洗漱,换衣服,穿鞋,来不及吃早饭了,沈康路随手抓起昨天仍在桌子上的面包,拿上水,冲出寝室。等到他赶到时,操

  • 天官:我这里没有套路在线阅读第2节

    第二章:“咚隆隆咚,噔噔噔。”随着头盔完全将自己面部遮上,陈尘的耳边传来了巍峨悠远的纯音乐。声音由大到小,从近至远。视线则是早已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伴随着太阳穴传来的麻木感,陈尘的第一反应是头晕,紧接着是舒适,最后是沉沦。这是不可避免的过程,陈尘有一瞬间甚至将这同死亡联系起来,思考起长眠与小睡的区别

  • 大隋:暴君杨广在线阅读第1章

    江城到了这座完全不熟悉的城市时,已经是深夜,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昏暗的路灯下只有他一个人提着重重的行囊,呆呆的站着。公交车上的司机大叔从窗口伸出头来,朴实的对他笑了笑,“我都说这么晚了没有人吧,要不要坐回程车和我一起回去?”说完打开了公车的门。江城郁闷的摇了摇头,提着行李向路灯下移了移,站在路

  • 修真新时代之6.既分胜负,亦分生死

    “两位前辈请稍等。”说完那人轻轻一跃,落到赤松子和逍遥子面前,右手轻轻一提,将长剑握在手中。看他风轻云淡的模样,两人便知,来人是个高手,还不是一般的高手,能将几百斤重的长剑如此轻松地握在手中,这腕力,这内功,十分强大。“在下小霜,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剑仙。”云霜微微一鞠躬以示尊重。“果然是剑仙,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