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魔武始祖之第九章(9)

作者:糊涂老八 来源:飞卢小说网

山上的夜里风足够冷,但祁贞能确定,如今靠在树墩子旁边抖若筛糠的男人,绝对是被吓的。

一般来说投点过了也是要口胡一下,说点“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的套话,而被一个小个子少年一个眼神就吓成这样,祁贞觉着kp这已经不仅仅是放水,简直是放出了一片汪洋。

新手场,真是亲切感人。

可就算这么亲切还减员两人,他们也是真的菜。

眼看着这大叔要被斐画吓到再次晕倒,祁贞躬身凑过来:“你最好别晕过去,开车载我们回去,顺便把你到底为什么被绑在这儿的前请后果说明白,我们就不会为难你。”

“我说……我都说!可车……车我真不一定修的好……”

男人苦着脸,上车试了试,果然不行。

“油都漏出去了,这车没炸都算我命大,不过我车上有点水和泡面,咱们将就一晚上,明天把充完电的信号增幅器和手机带着,估计往下走两个小时就能打电话报……呼救了!”

他似乎下意识觉着眼前几个也不是什么好人,不敢说报警二字。

虽然还是下不了山,但这周围没有触手活动过的痕迹,过夜应该还算安全。

今日见的恶心场景太多,祁贞看着别人手里凉水泡出来又挂了油花的桶面,一阵阵反胃,只将干面饼戳碎,勉强送进口中。

而这倒霉的中年人则一连吃了两桶,见众人没有伤害他的意图,稍微放松了些。

他是个跑运输拉货的,如今正是淡季,接了个载人的私活儿,结果遇人不淑,被绑在这儿整整三天了。

三天之前,正是曹婕失踪的日子。

“那个疯娘们……叫曹婕是吧?可太能坑人了!”司机似乎要口吐芬芳,但看着眼前两姑娘,以及斐画冷冰冰的眼神,硬生生换了套文明的措辞。

他这个司机,其实本身就不是很名正言顺——没有挂靠在什么正经公司,接了私活之后也装模作样的看过证件,但就是走个形式,根本没有任何安全保障。

他当时还寻思,这小姑娘心这么大,竟然敢一人包黑车,真该庆幸遇到的是自己这样的好人。

没想到,确实他着了道。

曹婕一开始说是观光写生,然而上山之后,却又改了主意,让司机停在这儿等她,若是到第二天早晨还她还不回来,就上去将某个废弃旅馆烧掉。

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司机当然不同意。

曹婕又提议,让他直接抽一桶车里的汽油给她,然后若是第二天早晨她还不回来,就直接开车走。

司机还是拒绝,一个姑娘坐他的车,跑到荒郊野岭露宿,真有个三长两短他撇不清关系。

话说到这,他甚至觉着曹婕是想在山上寻死,已经动了不停车,宁可不收钱白跑一趟,也要将人直接扔回山下,丢掉这烫手山芋的念头了。

而曹婕却只是冷冷的丢下一句:“你真不同意?那就不好意思了……”

随后,她突然掏出了一块浸满了液体的毛巾,突然探身,将其死死捂在了男人脸上。

男人怕车毁人亡,急忙忙踩刹车,之后,就陷入了昏迷。再清醒过来之后,已经被绑在了树干上,车子在变故发生时撞进了路旁的灌木,侥幸没炸。

之后日升月落,三天没等来曹婕,却等到了祁贞一行人。

天色越来越暗,林中可疑的声响络绎不绝,祁贞甚至还听到了一两声狼嚎。

不过这车头虽然撞歪了,可铁皮容器还是很能给人以安心感,众人轮流守夜,也不算太难熬。

除了kp一会儿让投个聆听,一会儿又让投个灵感,神烦。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几人亟不可待的在认路老司机的带领下,沿着最近的一条路下山。

求助固然也可,但这大叔所谓的信号增幅器根本就是骗人,直到傍晚时分,已经能肉眼看到山下的建筑和公路时,仍旧是无服务。

路旁零星散落的建筑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味道,老司机将他们带掉加油站之后,找了个借口就溜掉了——

他大约还是对斐画的恐吓心有余悸。

山上的惨状不能用常理来解释,没人提报警的事,反而心照不宣的住进了加油站附近的小旅馆。

装修不算好,但至少有吃有喝,有信号有床铺,还有一楼柜台边上电视中聒噪的**节目重播,期间夹杂着老板娘杠铃般的笑声。

亲切而温暖,带着足够的烟火气。

虽然在这个副本内才经过20几个小时,面前的一切还是让祁贞生出了恍惚感。

手机有了信号,祁贞窝在房间里,先是将记忆中家人的电话打了一遍,要么空号,要么直说打错了。

这么真实的虚假世界,若非亲身体会,祁贞不论如何是不相信的。

她划过手机通讯录,里头大姨和姨夫的电话都不存在,曹婕的倒是有,拨过去却只有关机忙音。

“哎,还有个表哥?”这便宜亲戚不知有没有用,总之拨过去试试。

这次终于拨通了,一听祁贞问题曹家,声音中立刻带上嫌弃:“你怎么问这些,太晦气了吧?大姨和大姨夫都是自杀的,据说死之前饭也不吃觉也不睡,熬得都没人样了。”

祁贞继续追问,而电话对面的npc尽职尽责的给出了解答:“当时我爸还说这也不像是生病,还说要不要找个大师去给看看,结果让大姨抄着菜刀就吓了出去,他当时回来说,满墙都是些鬼画符,中间夹着人名和‘我错了’,‘放过我’,‘放过我女儿’一类的话,肯定是当年亏心事做太多,疯魔了……”

————

入夜,谭三来挨个敲门,说还是要开个会商量一下接下来该如何行动。

说是商量,多半还是听他一人陈述看法。

“咱们现在已经离开了旅馆的范围,而**还没结束,应该是咱们得彻底离开这片地区,准备回归正常生活才算结束。当然,因为这样一来咱们没能圆满的将事件解决,应该是拿不到he的,不过比起奖励点数,还是活命更重要,咱们队友损失了不少,我是不打算再上山了,刚才我已经联络了租车公司,明天一早就有车来接人,谁要跟我一起走?”

穆从云当即表示会走,斐画照例不说话不表态。

祁贞笑笑:“什么都没有命重要,要不是现在做不到,我连这一晚上都不想等。”

————

是夜,前台电视仍然叽叽喳喳的吵,祁贞踱步出来,买了两罐咖啡回去,片刻之后又踱步出来,面上却不再是惺忪睡意。

老板娘不在,前台值夜班的是个年轻小哥。黑瘦,祁贞跟他搭过两句话,听出他口音很重,应该是乡下当地人。

“有嘛事?”见祁贞于附近转了好几圈,他忍不住看过去。

祁贞摇头:“不是,就今天……你也知道,我们从山上下来的,现在挺心有余悸,一闭上眼睛啊,全是悬崖边上的雾气和树影,实在睡不着,就出来喘口气。”

听到悬崖,这人面色明显变了。

本来这几人入住也不是他接待,又是晚班才过来,根本没听说过。

“那地方邪门的很,死过多少人呢,你们这些人还敢去!真是不怕死!”

祁贞立刻来了兴致。

真的足够邪门,足够令人把害怕刻在dna里的事,不可能像他这样直接跟外人直说,都会和恐怖**里疑神疑鬼的npc一样,遮遮掩掩,粉饰太平。

“我也没办法,我朋友作死上山,我是要去找人嘛,结果这人没找到……我很要紧的东西还丢在路上了。”

她泫然欲泣。

那服务员本来憋足了劲要数落她,可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又本就是他无权置喙的陌生人,只胡乱摆手:“找不回来了,这山我们这的人自小跑惯了的,别的地方都可以,但就是悬崖附近是万万去不得,真失踪了的,一个都回不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警察不管吗?”

“怎么管?林子那么大,又是本来就不许去的地界,上哪找去?再说那都是多少年之前的事情,修过路之后这附近村子的人都出去打工,只剩些老人家咯,没人上山,自然也就不会失踪咯。”

很好,看来前山还不算特别危险,诡异的传说也是陈年旧案,如今的影响已经不算大。

这样一来……她的计划也许还可以成功。

她试探着问道:“咱们这……能租车上山的,最早是几点?”

那服务生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咋,说这么多你还不听?”

他声音越拔越高,还好几人的房间都在二楼,不然非被他吵醒了不可。

“不是不是……后山悬崖边上我是不敢去了,可我上山的时候在半山腰下车休息的时候落下了背包,当时本来寻思下山的时候再找回来,可没想到那司机自己溜了,我们走的另外一边近路下山,就没捡回来……”

祁贞说到这儿,因为挤不出眼泪,只好低头装哭。

“我的朋友们也都劝我别回去了,可那东西真的很重要……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雇辆车,在明天回城之前,带我去半山腰把背包捡回来!”

打听消息收集情报,增加完成度,这些只是添头,祁贞从一开始,就是想要再上山一趟。

谭三轻描淡写的说,不该为了点数而涉嫌,在祁贞看来,笑话一样。

她跑过很多团,在复盘或者琢磨着也想去当两把kp过过瘾的时候,看过很多别人写好的模组。于是她清楚的很:

探寻True End固然有牺牲和疯狂的危险,但龟缩退却,追求无功无过的Normal End才是最不可取的。

人可以生还,可以提前脱离本剧**。

天下太平?想都不要想。

NE的结算,没奖励反而要惩罚倒扣的几率非常之大!

祁贞已经体会好几次kp的恶意了,她不认为到了奖惩环节,就会突然友好起来。

所以必须为将来做打算。

谭三是老调查员,卡与现实中的本人不挂钩,自然不需要担心太多,她这样的新人却不行。

惩罚的扣点会落实在人物卡上,让她本就不富裕的点数雪上加霜,而她没有第二章人物卡,这张卡可是要使用到攒够点数换命呢,不能不珍惜!

所以她不会逃,她要想办法偷偷折返回去,再搜集多一些的情报,考虑如何达成HE或者TE。

如今,该做的铺垫都做了,然而那服务员还是犹豫。

祁贞想投话术,奈何她卡上没这个技能。

这就很不合理!说好的是按本人来生成的卡呢?

她这么舌灿莲花,却不自带话术,这事就尼玛离谱!

这时,她的目光落在了魅惑上。

要不……试试?

试试就试试!

【75/60,祁贞魅惑鉴定成功。旅馆的服务员本来是并不想搭理你的,但他看着你的脸,突然就回忆起了和自己青梅竹马,但是进城打工之后就一去不返的邻家小妹妹,那是夕阳下他一去不复返的青春。】

“……”祁贞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但只见服务生小哥的神情终于软化下来。

“哎,你一个小姑娘也挺不容易的,我给几个跑运输的哥们打电话问问,不过说好啊,钱是得付双倍的,而且成不成不一定呢。”

祁贞连连点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虽然她申请能再投个幸运,但kp压根不允许,也只好作罢。

第二日一早,凌晨四点,天边还是一片灰蓝,祁贞就听到了敲门声。

即将换班的服务员小哥说他有个发小可以帮忙,祁贞做口型让他先回楼下别惊动旁人,她收拾好东西就下楼。

然而再一推开门,她就看到了斐画。

四目相对,分外尴尬。

延伸阅读

网游末日之神级绑架犯在线阅读第一卷 御鬼 第九章 奇怪的家伙  http://www.xinhuazhong.cn/uc11.shtml
我吃惊的望着眼前的吴英雄,这家伙太奇怪了,更让我奇怪的是他的血,怎么会有这种作用,这

监理之揭发  http://www.xinhuazhong.cn/x84z.shtml
天亮时,石峰滩阻击战已经打完了,定西军骠骑营并伏虎营共一万人全歼戎军骑兵三千余人,还

王爷他总在偷窥我(穿书)狡兔三窟  http://www.xinhuazhong.cn/ginw.shtml
沈念禾当日无意中听得裴继安同郑氏说话,早知翔庆军已然落于西人之手,沈轻云再无侥幸可言

穿越之捕头娘子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nhuazhong.cn/ni9q.shtml
司礼监,内廷最大的权利机构,而司礼监掌印太监的权柄,堪比阁老。当正式成为司礼监掌印太

回到清朝当皇后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xinhuazhong.cn/6s7g.shtml
梦寐以求地成了孤儿这事让沈祈小乐了两天。要不是条件有限,她巴不得在门口挂上一串鞭炮庆

惠岸以北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xinhuazhong.cn/a8ol.shtml
落花有意,流水无心,明月楼上望,女子香,泪断肠,孤魂倩影,相思郎。雪月璀璨,星稀花落

[综]当士子遇上红A第六章  http://www.xinhuazhong.cn/6x2o.shtml
被一个小自己几百岁的男生尬撩,月的内心有点复杂。她走出教学楼,抬头看天,夜幕星垂,今

[我的英雄学院]那位暴躁老哥,最佳匹配了解一下?相见欢  http://www.xinhuazhong.cn/g3vr.shtml
门被轻轻打开,龙既明并没有盯着门外,无外乎是个浓妆的小倌罢了,龙既明夹着菜,悠闲地吃

大秦第一公子之卡宴车主(4)  http://www.xinhuazhong.cn/nhgp.shtml
齐嫣然没接到郑灵云电话,这是她故意要疏远的人,没接到她自然不会回。第二天是周六,她本

仙帝归来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xinhuazhong.cn/x56.shtml
在巨龙强大的威压下,路易斯渐渐支持不住,不得不唤出自己的秃鹫精神体来抵挡。然而,弱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恋爱黑白道在线阅读第7章

    许正华的这一招在普通人看来简直就是神迹。也是,现代人生活在纸醉金迷里,有谁想到会有许正华这样的高手存在,就算有那也是很难碰到的好吗?只是可怜的西蒙,他的霉运似乎并没有离开他,只是暂时躲起来了,而许正华刚巧帮他找到了。西蒙仰头很干脆的倒下去,甚至因为石头动能太大还向后滑动了一段距离。在西蒙的大脑中冒出

  • 师父,你肿么害羞了之更加可怕的黎明

    此时天空的闪电突然明亮了几倍,将四周照得一片惨白,不少女生也吓得浑身发抖。看来现在的天气的确不是外出的时候,同学们终于镇定下来,开始在老师的带领下排成长长的队伍,往活动中心的方向走去。无意间,叶寻班的同学踢到了一具什么东西,当大家用手机将地面照亮时,发现竟然就是童三分的尸体,而且已经血肉模糊。大家都

  • 不灭经在线阅读第四节

    贾培霖平时对尹心慧很照顾,经常给她讲这讲那的,有时就讲班上的奇闻轶事。而贾培霖跟萧寒又是哥们,一来二往,平时也听宿舍的人聊天,听得多了,尹心慧才知道原来萧寒还是一个挺了不得的人。萧寒是一个理科尖子生,数理化全部都学得炉火纯青,化学更是优秀得无人能出其右。然而真正让人佩服的是,他基本上不怎么学习,这就

  • 女配男配的另一种人生各有谋划2

    此时凰极殿内的气氛可比凰映月那边好了太多了!女帝汀泉的笑简直要咧到耳后去了,连连拍案,说着:“赏!赏!赏!”下面站着的祝笙也是一脸喜色,恭敬的神态比对着凰映月时不知真的多少倍:“多谢陛下赏赐!臣定助陛下稳住朝局!”“那镯子你可还有?”“回禀陛下。虽然现今镯子就打造出了一个,戴给了鲛人。但恳请陛下放心

  • 天青色等你之初遇马小玲(求收藏!)(3)

    “叮!特殊任务完成,奖励100积分。”耳边传来声音,虽然有些机械僵硬,但在马星寒听来,简直是悦耳动听。“100积分到手。”随手扔掉了手中的木棒,马星寒看了一眼那呆在那里的少年,和地上不停抽着冷气的一干流氓,摆了摆手,又走出了巷子。路上,马星寒哼着小曲,显示他不错的心情,100积分到账,加上他刚刚见义

  • 只因太过深爱之辣条新姿势,谁敢比(6)

    通过这一次的拍卖会,汴梁上到权贵,下到小瘪三,都知晓了什么叫现代化的宣传手段。七天时间的宣传造势,每一个过程都做的行云流水。每一个环节紧扣着下一个环节,当所有的环节连接起来时,人们惊醒的发现,徐煜的大名已经传到了汴梁最中央的那个爱玩、贪吃、好奇心奇重的少年案几上。论吊贪吃少年皇帝胃口最有效的手段是什

  • 总有萌宠对我投怀送抱第1章在线阅读

    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帘不卷夜来霜。小平房,木板床,床上有个张大棠!抽烟感伤,张大棠心中压抑,香烟的烟气漂浮四周,这让张大棠有一种飘飘欲仙,仿佛做梦的感觉。“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张大棠将烟踩灭,轻推房门,独自立身与屋前,看到街道眉头紧皱。只见曾经不热闹的小街上此刻显得更加荒凉。树叶飘满地,秋风萧瑟凉,

  • 她的意中人弟弟

    翌日,顾小小回了自己院里。前脚刚进门,人还没站定,不知哪冒出来的一个男子紧紧就抱住了她,“姐,你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了。”听了这话,小小及时收回了她的夺命手刀,用一个手指戳着对方的额头,嫌弃的把少年推开:“你也太夸张了吧?我这不好好的吗?”她这个弟弟,小桃和她提到过,比她小2岁,不同于温婉贤淑的顾小

  • 报仇恋爱两不误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期一振和宗三左文字到手入室门口的时候,话题已经明显歪到了另一个方向。“所以说今剑其实是小天狗吗?!”晴明十分兴奋地问,一期一振看着他握着今剑的手的样子仿佛是握住了希望一样,尽管这么想有些怪异。“唔,是啊!是蹦蹦跳跳的小天狗!”今剑自豪地点点头道。“终于!”晴明一副快要哭出来了的样子:“我连ssr都

  • LOL之挂你一脸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些年,门主矜矜业业治理少阳门,少阳门如今的规模,已经是当初的三倍了。”“那边是灵药圃,这些年啊,不仅扩大了规模,门中的资源也逐渐丰厚……”“三年前,我和师父……”沿着少阳门的回廊一路走进去,李铭在前面引路,乐此不疲地给他讲少阳门的光辉历史。林陆跟在他身后,表情平静。心中腹诽:听这李铭说话,怎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