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玄幻之我在十亿年后当老祖第5章在线阅读

作者:单机 来源:飞卢小说网

清亮嗓音不似前世白玉毒尊的低沉阴冷,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与嘲弄,一如他好看的眉眼,细长凤目略微上挑,哪怕没什么表情,也颇具挑衅的意味。

重越被惊艳了一刹,竟忘了恐惧,陡然回过神来,暗道不妙。

如烟如雾的白尘无色无味,始终旋绕在少年周身与脚边,煞是好看,然而好看的往往很危险。

重越屏住呼吸,仍有团白气出现在喉管处,如实质性的丝线,越是想要用灵气驱散,越发蓬勃生长。

眨眼间,原本一丝丝的白絮竟然长成了一团棉絮,堵住了喉管。

他竟然不能说话了!

要知道,他可是突破了第四境的入流宗师,只是隐藏了境界罢了,如果他没看错,此时的祁白玉不过只是大乘灵士巅峰,比他还低了一个大境界。

就这一个照面,只是一晃神的工夫,竟就着了道。

白玉毒尊名不虚传!

上辈子没能见识到此人的毒术,果然如传闻中那般鬼神莫测。

堂外尽是窃窃私语声,甚至对祁白玉指指点点。

若说重越的俊朗会让女子想要依靠的话,那这少年就是好看得让女子嫉妒了。

要说被邀请来的少说也是乡绅豪强,世家子弟,可莫名的祁白玉一来,顿显得在场诸人既俗又土,有些人还想笑来着,看对面的人也掩面,可见彼此彼此。

先前只是觉着重越和重姗站一块不搭,但又说不出违和在哪里,这下一目了然。

迫于少年逼人的气场,屋内强者不敢喧哗,目光有猎奇有敬畏,更多的是惊羡。

偌大的岐山境也只有重府有这个殊荣,接待上古大教来客。

祁白玉环视一周,脸色沉了下来,当初和重越关系不错的族内天骄,全都没有出席,而他是唯一一个古教来人。

祁白玉看向堂上正中央坐着的二老,冷不丁地道:“我应该没来晚吧。”

重丰仿佛受宠若惊,表现得无比热情,嗓音依旧雄浑有力:“陨神谷贵客亲自登门,令陋室蓬荜生辉,我等有失远迎,实在……”很溜的客套话说到一半,脱口而出,“没想到你们会赶上成亲大典,我还刻意把日子提前了!”

重丰愣住了,全场有片刻死寂。

柳郁香僵了的笑容迅速缓和,连忙打圆场:“老爷高兴得都不会说话了,快请贵客上座,您来得正是时候,我还担心大公子背后一脉无人在,将来就不承认这门亲事呢,虽说有人在也很麻烦……”

柳郁香轻掩朱唇,不知道自己怎地口无遮拦,竟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麻烦?”鹰钩鼻的黑袍者冷笑出声,随来的其余众人露出杀气。

祁白玉道:“看来在二老眼里,成亲比兄长的身体更为紧急。”

重丰汗如雨下:“不敢不敢,当然是成亲更紧急……”他说完就一巴掌掴到自己嘴角,吐出一口血来。从刚才开始就有点不对劲,完全管不住自己的嘴。

气氛尴尬得出奇,静默了片刻,堂外年轻人明目张胆地议论起来:“难得陨神谷贵客来访,不想着给大公子疗伤,还想把人气走,好一句当祖宗供着!”

“照顾两月没把人治好,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在治。”

“明明不少人亲眼看见大公子渡劫成功了,突然又说渡劫失败,该不会是故意下毒吧。”

“你们有没有发现,大公子一直都没说话。”

“还真是,从头到尾都是这对夫妇在自说自话,大公子一句正儿八经的表态都没有!”

话都被别人说了,重越还真的无言以对,自然不会贸然出手,别说祁白玉本人不好惹,就是那十一个黑袍者,也绝非等闲之辈。

祁白玉一直防着重越,始终留意着他面上一丝一毫的小细节,却没有得到任何意料之中的反应。

换言之,重越明明知道这对夫妇有私心,却不以为意,还要娶此女。当真就喜欢这女的到了这种程度?

鹰钩鼻的黑袍者发现祁白玉的意图,提醒道:“少主,不可。”

祁白玉抬手,手腕一转。

一道白雾迎面而来,重越下意识后退一步偏过头,被淡淡木香呛到,喉间的白团消失无踪,不由摸了摸脖子,好像可以说话了。

祁白玉盯着他,重越动了动唇,道:“贺礼。”

祁白玉挑眉。

重越说:“你说你是来道贺的,贺礼。”

“大公子是不是昏了头了,难道也觉得成亲比前程重要?”

“什么贺礼?”等在堂外观望的众人早就留意到这群黑袍者们抬着的三口箱子。

那箱子宛如铁水浇灌而成,以两条锁链相连,锁链与箱子紧密连接,末端缠在黑袍者手臂上。

缝隙间布满了某种高级密纹,得用专门的秘法打开,否则触发机关会得不偿失,所以就算抬着它招摇过市,也不担心会有人打劫。

“……好。”祁白玉一招手,两位黑袍者齐发力,不知动用了什么机关,第一口箱子咔嚓开了条缝。

重越定睛一看,只见箱子内部另有玄机,里头的石封更具岁月气息,一条条暗红色沟壑,如血管般纵横交错遍布于原石上。

不同秘境孕生的原石灵晶略有差异。而这块,如果他没记错……

重越顿时想到他回归陨神谷后去的第一处新秘境,虽然没得到太大收获,但他第一件空间灵器的原料就是从那里找到的。

虽说是新秘境,在被陨神谷据为己有之前,其实就已经被附近势力和其他大教扫荡过了。

算算时间,现在大概正是那处秘境重见天日之际,应该还没有被陨神谷整个搬走。

重越有点心动,但转念一想新秘境之初入口还没稳定,他一个人跑去实在太过冒险,立刻按捺住了这个想法。

等石封一开,重丰等人两眼都直了。

彩光氤氲,如神霞蒸腾,令人目眩神迷。

竟是一枚拳头大小的灵珠!

透着五彩斑斓的色泽,似有活流在珠子里头翻滚荡悠。

无尽灵气自四面八方滚滚而来,形成五条灵气带,源源不断地涌入裂开的箱子中。

重越瞳孔猛地一缩,心道:“这是……”

“五行灵珠!”

“竟是先天灵宝!大手笔!”境内外强者开了眼界,惊羡不已。

五行灵珠可同时提升体内五种属性根基,乃是罕见的先天灵宝,可用来炼药或者炼器。若是直接炼化,需得体内五种属性都具备,否则会让血脉之力更加斑驳。

先天之物大多形状不规则,这一颗珠子玲珑剔透,无比圆润,其价值可以买下整个东城还多。

重丰城主夫妇顿时喜得合不拢嘴,当真是送礼就好说了,只是担心自己守不住此物。

要能把箱子也一同留下就好了,只是那开箱子的法子不知肯不肯教……

“没眼力见的东西,谁让你们开箱了!”祁白玉啪地一声把箱子关上,慢悠悠地一扬下巴,那黑袍者这才把缠绕在手臂上的锁链解下来,双手将锁链末端呈到他手里。

那锁环末端竟是黄金做的,沾了灰尘血污,没什么光泽。

祁白玉面无表情地摘下一枚锁环,走到重越面前,道:“俗了点,想来很对兄长喜好,自是不会见怪。”

重越被这个转折给看愣了,其实并不嫌弃这东西,但也没接,怕上面涂了毒。

城主夫妇顾不得嫌弃,赶紧命人接过去,仿佛那破金环是天上少有的宝物,生怕贵客再起乱子,坏了这门来之不易的婚事。手捧那金环的下人一切正常。重越若有所思。

重姗忍着怒火,胸口剧烈起伏了下。

祁白玉挥手间卷起一阵清香,无声无息地解了那对夫妇的“真言令”,神色黯淡道:“继续吧,进行到哪儿了?”

“该、该拜天地了。”城主夫妇不知浅毒已解,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

“修炼本是逆天之举,起步之初怎能向天地低头,”祁白玉没看重越一眼,漫不经心地道,“我看贵府小姐是修炼之人,天地就别拜了。”

“可是这规矩……”

“规矩?有趣。”祁白玉冷声道,“兄长生父尚在人世,你们二位坐在高堂上是何意?难道要兄长入赘你们重府不成?”

城主夫妇连上位都不敢坐了,慌不迭地滚了下来。

他们巴不得仪式赶紧结束,不拜天地不拜高堂,那就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岂不就礼成了么!

“高堂尚在,岂能不顾。我代兄长背后一脉的直系血亲来见证这门亲事,若兄长不介意我越俎代庖的话……”祁白玉径直走了上去,在原本重丰所坐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道,“就请兄长当我是高堂,单膝跪地,敬我一杯茶吧。”

重越淡淡道:“过分了啊。”

“过分?这仅仅是过分?”重姗胸中郁愤难平,怒气极盛,“他分明是欺人太甚!”

“姗儿,快!快跪下。”柳郁香小声提醒,扯了扯重姗的衣袖。最后关头,当以大局为重,可不能因小失大!

重姗猛地挣脱娘亲的手,硬是站了起来,柳郁香立刻反应过来,道:“快拦下她。”

无形波动自重姗身上扫荡开来,气息猛然拔高,拦下她的家丁被掀翻出去。而她像是突然从死人还魂一般,血脉升华,白皙的面上也涌现出生动的潮红,生机勃发,越发娇艳动人。

有人惊叹道:“小乘灵士,她突破第二境了!”

“要这场闹剧进行到什么时候?”重姗指着祁白玉道,怒到极致大喘气,“你们难道都看不出来,他就没打算让婚事继续吗!还要曲意逢迎到什么时候!!”

“重越傻了,你们难道全都傻了不成!!”

重丰斥道:“还不快闭嘴!”

重姗一脸难以置信,看看娘,又看看他爹,眼泪蓄满眼眶,道:“我做错了什么,我说错什么了?”

祁白玉终于把视线从重越身上移开,转而问她:“你说重越傻了是什么意思?”

重姗扬起下巴,嘲笑道:“他渡劫伤的是脑子,不是别的,但他是宗师,真真正正的宗师,就是不突破也能斩杀两大宗师,难道还怕了你……”

啪!柳郁香上去就是一巴掌,重姗难以置信地扭过头,眼泪被逼了回去,头一次见到她娘这般怒目圆睁,他爹哀莫大于心死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仿佛头一次认识她的亲爹亲娘。

……果然就算修为突破,也别想得到爹娘的认可。

“我不跟他成亲了,”重姗昂起下巴蔑视全场,道,“打死也不成!”

重越见这场面混乱,重姗歇斯底里的模样,心绪抽离开来,与此地的激烈有些格格不入。

一心为你好的人给你安排的路都不一定能让你舒坦,本就不真心为我好的人,给我安排的路,最终一定不会让我舒坦。

想隐藏的到底还是暴露了,这门亲事的意义何在?

延伸阅读

贝纳利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ykkf.shtml
怡泰服装公司(贝纳利)着眼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童装市场的锐势喷发,并恪守品牌服务

驰普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a5h1.shtml
驰普平衡车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电池、电池座、充电器、鞋灯等产品的经销批发的有限责

将唐令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pclt.shtml
上海悦瀚经贸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降血糖为主的保健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公

漆号店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6dl5.shtml
漆号店系上海忠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公司使用国内先进的汽车快修技术,国际一流的

圣士雅兰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p44h.shtml
圣士雅兰,源自意大利的专职皮具护理导师。其采用的全进口原料和独有的十二道工艺修复技术

啡域咖啡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blss.shtml
啡域咖啡加盟详情啡域咖啡成立于2007年,是长沙三纳树品牌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旗下致力于

健康牌保健品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d55e.shtml
健康牌保健品是一家致力于蜜蜂养殖、产成品生产、销售为一体的蜂产品企业。旗下拥有郑州地

乐跑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gmnm.shtml
苏州互爱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专门从事智能穿戴设备研发、生产、销售的科技

好兰朵竹纤维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gzb5.shtml
暂无

道康国际养生会所加盟  http://www.metroemergencias.com/s1hp.shtml
健康是人们需要的,但是很多人为了得到健康花费了大量的金钱都得不到很好的效果,现在,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韩剧)好马要吃回头草第九章

    白天变得很短。黄昏在下午三四点就来了。光线明明是温和的红橙色,却有股热辣的闷。唐缺和三个小机器人一手扛着小布袋一手拉着垃圾车,慢悠悠的前往下城区。入口并不是天使街的巷子深处。而是上城区的某处繁华街道边缘位置。光怪陆离的都市旁边,好像被雷电劈开了一道裂缝,彩色紧紧接连的便是黑灰色的破旧楼房。仿佛突然出

  • 诸天系统推销商在线阅读第九节

    “一个两个,三更半夜不睡觉,是我不在,你们太闲了吗?”薛海桐一边整理行李,一边说道。大家却只笑不说话。薛海桐只觉气氛诡异,却毫无头绪。“小林,什么情况?”薛海桐只好把希望放在林靖身上,而且他就睡在自己的上铺,最主要的是,他是这群人里最老实的一个,长得秀气,不爱八卦,是个最实在的人。“我不说,你问**

  • 豪门夫人又败家了之退婚(2)

    “我答应!”这会儿,江晚倒是不再沉默,迫不及待地欣然应下,“从现在开始,我和二皇子您的婚约就不作数了,自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她刚刚穿越而来,一身的鞭伤对方却视而不见,分明不是什么良人,既然申明海主动退婚,她自然求之不得。申明海闻言,原本平静的眸子中染了七分意外和三分不悦,他沉沉地看着江晚,

  • [火影]朱雀与乌鸦风神海城与疯狗李浩宇的屠杀竞赛

    次日下午,李浩宇揉着仍有睡意的双眼刚刚走进E网情深网吧。“哦!队长迟到咯!”“哈哈,我就说下午2点前他来不了吧,2话别说*输了的都给我买水去。”胖子哈哈大笑,一副小人得志。“队长啊,咱不能这么整啊。”“天啊....”众人哭丧个脸纷纷走向吧台买水去了....“我借了一个电一全英雄的土豪号,号都给你登好

  • 大明风华:赵敏和朱瞻基在线阅读第9章 冤鬼复仇之波方平 荣兴诡事之风又起

    众鬼被祖师上身的戏子们团团围住,张十三从屋里出来拿指鬼针一定位,发现那个女鬼在大帅府西面厢房。阿毅,你等会等鬼差来了,叫他们把鬼带走就行了,之后给鬼差一沓阴钞,外加一壶酒,两个煮鸡蛋。师傅,你和鬼差是什么关系!莫非有你亲戚?张毅多嘴多舌的。“胡说八道!干咱们这行,最主要就是靠多与神人鬼差为善,不然念

  • 再黎明在线阅读第5节

    温诚没口子叫冤:“姐姐这话从哪里说起?我刚接手时,这庄子确实是荒凉无比,但自我接手之后,已然打理得井井有条。爹,您实在不信,可以亲自去看一眼!”温岚舞刀弄枪惯了,这些琐事向来是懒得理会,所以才一股脑儿全交给温诚,他问温摩,“庄子的事,自然是阿诚清楚些,阿摩你是从哪里听来那些话?”温摩心说我不是听来的

  • 队友又在咬人怎么办[电竞] [参赛作品]第4章在线阅读

    黑子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躺在舒适的草地上晒太阳,朦朦胧胧间,大地突然抖动起来,身下的山坡原来是一个怪物的脊背,怪物的皮肤黑黝黝的,巨大的身躯遮挡住阳光,他陷在阴影里,看怪物扭过头对他露出尖利的牙齿。醒来的时候,他还有些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周边传来明显的震感,十分颠簸,好几次黑子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抖落

  • 碎玉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个星期之后,日盼夜盼,荻乐涛终于接到了摄影小哥——宋安然的电话,邀请他到畅想影视城试装试镜。手机挂断之后,荻乐涛心潮难平,情难自抑。就好像在沙漠中举步维艰的人,突然发现了一大片绿洲。又好像在黑暗中独行的人,窥见远处的一丝光亮。内心被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充盈着,他立刻就给孙鹏程打了电话。荻乐涛:“大鹏

  • 漫威之我脑子有棵恶魔果实树在线阅读第10章

    一上午的时间,白羽跟朱庆翠两人便跑完了他们所有的客户,俩人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回到了公司。“小胡,给我查个东西。”坐在办公室里,白羽拿着电话道。“我操,小白同志,你多长时间没给我打电话了,你还记得有这么个同学啊。”那边传来一位年轻男子的声音。“最近比较忙,哪有时间啊,别扯淡,你给我查查一个房子的户

  • 寻找异能继承者第十章

    “你,你说谁丑呢死丫头。”果不其然,赵天阳一下子被汤溪激怒,涨红着一张小脸,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看这个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被气的不轻。“谁搭话我就说谁。”汤溪嘴角鄙夷的撇了下,“你看我妈妈长得这么漂亮,作为她的儿子女儿自然不会太差,那在这儿长得丑的人好像就只有你了!”“你,你!”赵天阳你了半天,愣是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