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在远古当神仙之念苏叶子苏 一鞭即留心(2)(9)

作者:我辣么优秀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小吏们走远后,叶子苏方走过来,坐下来。

复昱只觉得头晕眼花,肩胛骨又疼又痒,身上冷汗一层一层。

廖青蝉皱着眉头,拿来黑乎乎一团的药膏,在他伤口上涂涂抹抹,一边道:“瞧把你吓得?不过是两三个小吏罢了,就吓得你连伤口都崩了。”

复昱仍是喘息连连,话也说不出。

叶子苏微微含笑,起身去另一头的屋子里拿了一样东西来,进来递给了廖青蝉。

复昱看着笑眯眯的廖青蝉,还是头脑懵成了一团,不知该作何反应。

廖青蝉终于将手中的东西翻转过来摆在复昱的脸跟前,笑得越发前仰后合。

“啊?!”复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是自己吗?!细眉细眼、小唇之下还有一颗痣,哪里还有半点原来男孩子的样子,纯纯成了个和廖青餐有着五分相似的小姑娘一般,要不细看,真还要以为是个小姑娘!

复昱顿时明白了为何小吏不但不抓自己走,还叹息“如何能比”,如何能比!如何能比!一个是翩翩少年公子,一个是……是个台上花旦,没有半分男子汉气概了!

复昱欲哭无泪,道:“廖姐姐救命之恩……复昱……复昱算是领教了……”

叶子苏也笑着摇摇头,道:“你廖姐姐说你生得好看,若是做个浓眉大眼的人皮面具未免委屈了你,就……咳咳……”似是他也说不下去,压低了声音笑了起来。

廖青蝉笑够了,道:“本来就是,你长得好看,我做人皮面具也要做一个匹配的呀!可是世间比你好看的呀,我就见过叶子苏一个人,又不能照着他做,想来想去,我可以做一个清秀的男孩子呀,你是清秀,可是却没到了极致,瞧瞧,现在才是极致!”

复昱:“……”

叶子苏:“……”

又过了些日子,复昱一边养伤,一边觉得自己似乎成了个“拾荒者”,叶子苏每一日似笑非笑地来,除了替他把把脉、同他简单聊几句似深似浅的理儿,便总也要七拐八绕到一件又奇怪又丑陋的东西上来。照叶子苏的话来说,“内子好奇巧之功,我瞧这几样东西却与我这耕田种地的农夫无关,反倒与四公子你的生活息息相关。”

复昱也每日闲来把玩叶子苏赠予他的东西,说实话来,这几样东西的手工与那把又丑又破的扇子倒真是云泥之别:这一个木具模型,斗大、易拉、切转向灵活,倒是战场上运输粮食的好东西;另一个是一把三寸长的铁质剑模型,简直是毫不夸张的吹毛可断……复昱自幼便生在宫廷,所接触的刀剑统统是最利的青铜剑,可是铁做的剑,他却是头一次见;还有一个是箭矢模型,奇便奇在这箭簇也是铁质,且一弓可同时搭六箭,是漠国神箭手一弓搭三箭的一倍!

起初,复昱是又惊又奇、叹为观止,以为自己遇上了旷世神人。

可后来,每日每日介地看着叶子苏同廖青蝉玩笑拌嘴,论军论武,这才渐渐明白,这是他夫妻二人的日间相处方式,浑然将天地间最最严肃的杀伐瞬间的事情当做了**来寻乐子。

虽然于他们夫妻二人是寻乐子,但于复昱,确实一日一日地从中汲取了许多,一点不比在宫中的教书先生那里得到的少。

这日,晴天碧空。

难得地,叶子苏手中摇了把一棱一棱微微皱起的扇子,扇面是画有起伏的青山碧水素布,撑开扇面的则是一排一排的细扁竹骨,在竹骨尾端用一铁钉固定在一起,这么看过去,非但不丑,倒是别有一番意趣。

复昱此时已然能下床走动,心情也略略开朗了些,再者,他也渐渐适应了将仇恨与情绪埋在心底的状态。

复昱调侃叶子苏道:“叶先生,这可是廖姐姐新赠的扇子?”

这些时日以来,廖青蝉不在的时候,复昱还是会很尊敬地称叶子苏一声“先生”,当然,廖青蝉若是听见了,定然要闹得两位翩翩公子一同成了落汤鸡般狼狈才行。

也因叶子苏这“怕夫人”的毛病着实罕见,复昱孩子心气起来的时候,总也喜欢调笑叶子苏两句。

叶子苏倒还是淡淡笑道:“蝉儿这次改进得倒是不错,明日我去卖粮的时候,倒是能拿得出手了。”

复昱裂开嘴一笑,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叶子苏看他眉间晦色稍去,脉象渐趋稳健有力,距离伤势大好已无多时日,便道:“你现在正是伤愈复苏之际,当要多多出去走动走动为好。”

复昱点点头,“是。”复昱听到伤愈不远,本是开心和如释重负,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大的压力——现在虞国居然在将他当刺客一般通缉,他该如何才能到得虞国宫廷,面见虞王呢?

见复昱忧愁,叶子苏淡淡而笑,道:“我听闻郭王后本是虞国表公主,公子不会是打算暂投虞国吧?”

复昱皱眉反问:“先生不赞成吗?”

叶子苏道:“那日小吏们虽把你当做漠国来的刺客来抓,焉知不是有意为之?堂堂漠国四公子走失的消息不便走漏,便寻了个‘刺客’的由头。况且,郭王后的身份人尽皆知,现在郭王后丧期,你躲在这里,难道不会有人想到你下一步便是去投奔虞王吗?”

复昱听后大感担忧,“先生所言极是……只是,我此刻不投奔虞王,将来如何翻身呢?难道便一辈子躲着?”

叶子苏道:“我虽不知你是如何成了逃难之人,但现在,虞国王宫,你是万万回不得。”

复昱悲从中来:“我被人陷害,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却不知哪里还有容身之所……以后该如何……”稍停,便将自己如何被陷害,如何逃出来,都仔仔细细向叶子苏讲了一遍。

叶子苏沉吟半晌,道:“你想重回漠国,夺位报仇,可知如何回去?”

复昱摇头道:“不知。”

“可精通如何用兵用将?”

“不通。”

“可知如何以落难身份与他国交涉?”

“不知。”

“你认为自己回国之后能与心思缜密的二公子抗衡吗?”

复昱想了想,木然丧气道:“不能。”

叶子苏一笑,道:“那你只有两条路可走。”

复昱伤道:“先生可是要劝我一辈子当个山野匹夫?”

叶子苏摇头:“你心智坚定要回国,这条路断然不可行。”

“那是……?”

“第一条,你若能撑到回国,最多只能杀了二公子一人。”

复昱道:“此路是庸人之路,我不走!”

叶子苏点点头,道:“那么第二条——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有将自己修炼成君,方知如何才能回国夺回自己的生路。”

复昱震惊,沉默良久。

叶子苏笑道:“如何选择,你这几日自己细细思索。今日不若先随我去市集,如何?我近来做了些笛子,和着些草药,打算去集市上卖掉。”

复昱闻言,一个抽搐,皱眉踌躇道:“先生,我现在若是出去抛头露面,不是徒惹祸端吗?”

叶子苏微微而笑,反问道:“这里地处偏僻,一般人寻也寻不到。我之所以叫你一起去,只是因为前几日去镇上的时候,听了一桩新闻:漠国国君接见赤焰国使节前夕,礼官大宗伯花钧暴毙,以是觐见典礼有所耽搁,惹恼了赤焰国使节,使节就此返回了赤焰,两国关系因此小事而骤然降至冰点。”

叶子苏摇着扇子,瞥到复昱紧蹙的眉头,继续好整以暇地道:“这件事对于现在的二公子、三公子来说,未必不是个机会。更何况眼界若大些,此事不论国内,但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却是可大、可小。”叶子苏一字一顿地说完最后四个字,以示强调。

复昱年轻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川”字,严肃问道:“我国与赤焰国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父王年年接见时,也对赤焰国的使节礼待有加。此次大宗伯殁了,也是事出意外,并怪不得我国,何以赤焰国的使节如此不通情理?”

叶子苏道:“你现在只知此事不合常理,略有蹊跷,却不得其解。所以我才让你随我一同到镇上,知道的越多,你才越能看出些端倪来。”

复昱恍然,连连称是。

于是二人收拾了东西便启程前往这世外桃源之外最近的一处镇上,这镇子因为是虞国边境处最大的镇子,漠国、虞国乃至于羌国的商贩走卒都有不少,倒比一些都城的消息还要杂多些。

叶子苏与复昱兄弟相称,赶着牛车到了市集,选了一处作为摊位。

这是复昱第一次来到虞国的小镇市集,见各式各样的东西琳琅满目,虽然并不是华丽精致,却也巧妙有趣,琳琅满目,种类繁多:糖人、糖葫芦的小贩吆喝声不绝,布匹丝绸的庄面老板与客人热热络络地闲谈,东边是米铺,西边是伞摊,南北向的街道上是络绎不绝的镇民村民,都是最简单的粗布,漠国人大多窄袖,虞国人更多宽袍,赤焰国则更多都是将小腿处绑得紧紧。有趣的是,即使是同一地方的人,都操着略不一样的口音。

复昱伤未痊愈,叶子苏卸货时便手脚快了许多,自然是有意减轻复昱的负担。复昱看在眼里,心中不由热热的,但脸上却绷得紧紧,长长吸了口气,硬是将这种心中热络的感觉压制了下去。

复昱怎么也想象不到,这样一个立如芝兰玉树,坐似苍山翠松的人,竟然也会挽起袖子,一副老农之态地开始用如玉般润泽的声音吆喝着——“卖笛子嘞!骨笛——、白竹笛——、紫竹笛——、苦竹笛——!”

叶子苏唇边笑意更深,侧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复昱,道:“阿四,你也试着来一嗓子?也算是清肺利咽。”

“啊?!”复昱苦着脸,摆手道:“恢大哥,小弟尚有要事打听……况且小弟真的不知这、这该如何喊出来……”复昱没说出口的话很明显,复昱身为一国公子,怎么能做出如此喧哗、有失身份的事呢?

叶子苏笑道:“人贵能随奈何而走,身处何位,便做何事,事小而心大,方能成为一个真正能率三军的人物。”

复昱闻言,沉思片刻,一笑,道:“多谢先生教诲,阿四今日一定要帮着把这一车东西都卖出去。”

叶子苏双手一摊,仪态优雅,却透着爽朗随意:“这可太简单了,我这一车,可都要给卖个好价钱。”

复昱咧嘴一笑,依稀又见到往日温暖的神色,双目炯炯,抱拳道:“阿四遵命!”

叶子苏见复昱信心满满,将额前散下的一绺子碎发也精神焕发地拍上了头顶,便坦然地跳下了牛车板子,拉出腰间折扇,往前面一条街的茶铺走去。

其间路过了一家名唤“香满楼”的酒楼,楼前匾额两旁挂着红花绸子,是新开张的模样。叶子苏忽然想起廖青蝉最近在琢磨酿酒的方子,唇畔勾起,信步走入了酒楼的客堂里。

这家酒楼不似别家新开的,煞是冷清,只有二楼的堂上坐着几个锦衣华服的公子爷,一个个表情冰冷冷。

叶子苏恍若未见这些异处一般,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吩咐小二打一壶好酒,顺便上一壶雨前龙井,一碟蚕豆。

楼上的几个人目光灼灼射来,叶子苏却仍然视若无睹,径自轻摇折扇,耐心等候。

倒是也奇怪,叶子苏一来,来来往往的人们倒也有三两个散散地进来坐下了要酒要菜,方才凝冷的气氛一下子有些活络起来。

小二乐呵呵地给叶子苏端上了茶,又小跑到另一桌给客人擦桌招呼。

这时,便听到有人几句议论纷纷,或者说镇上琐碎小事,或者有人说从那里听来的轶闻。叶子苏淡淡品茗,耳中将几句低不可闻的密语尽数偷听了进去:

“我跟你说,这楼上的几个人都不是正经人,前几日,我们亲眼瞧见他们几个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打伤了。”

“指不定是哪家买来的媳妇儿逃走了,他们要抓回去?”

“我看着不像!那几个人虽然三下五除二就把受伤的姑娘擒住,可是那个姑娘身手太好,竟然一下子又逃到北路那里去了。”

“那后来怎样了?姑娘被逮到了没有?”

“我哪能知道啊……”

叶子苏喝完了茶杯中的茶,微微抬起头,状似续杯,实则眼风一一扫过楼上的几个人——他们所配之剑上镶的黑曜石,正是赤焰国多产之物;他们发冠上的小颗明珠,倒是与前些年传闻的赤焰五大世家之一的林家的“明珠灌顶”标志不谋而合。

那些东西,普通百姓不懂,可是稍稍有些江湖经验的人,一看这几个人的打扮,便能猜出是林家的武士。看来,林家行事确实嚣张。

叶子苏想起,廖青蝉救回复昱的那时候,确实与自己说过,林家在追杀一个武功高强的女子,女子似乎是抢走了林家的两件宝物:黑蟒鞭、白鲤鞭。

这黑蟒鞭是中原罕见的黑蟒皮所制,而白鲤鞭更是神奇,据说是上古的神女上生七杀星君用河中最为狡猾灵活的神兽——三尾白鲤鱼的鱼鳞所制成。此鞭是否真的有如此神奇的来历,无人得知,但这双鞭的威力确实江湖上都有些名气的。

可是若反说来,两条鞭虽然是稀世珍宝,但对于一个自上古延续至今的世家大族来说,却不是什么顶顶要紧的事情。再者,林家以剑法超群而著称,对于鞭法实在没什么造诣,确实犯不上派出这等一流好手追杀一个女子。

叶子苏摇摇头,也有些猜不透,林家到底为何事。赤焰国大政历来被五大世家把持,林家作为赤焰国世家之首,确有左右朝政的能力。赤焰国此番与漠国闹僵,自然,就是五大世家的意思。那么这林家派出来的几位好手,到可以让他来帮一帮复昱那孩子了。

于是,叶子苏结了账,拎着酒壶往回走,计划着要以复昱来引这几位林家好手的注意,再行拿下。可是刚一出门,多年习武的本能让他眼风一下子就扫到了对面屋顶的一抹异常白纱。

那白纱在屋顶飘摇似蛇信子一般,阳光投射得若隐若现,像虚弱的喘息,最后断了气,消失在阳光挡下的屋顶之后……

延伸阅读

美佳丽饰品加盟  http://www.pennyrileforest.com/btlq.shtml
美佳丽饰品加盟详情美佳丽品牌介绍美佳丽饰品集设计、开发、自设厂房、生产、销售为一体,

夏普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pennyrileforest.com/supz.shtml
2004年12月,中国根据2001年12月加入WTO时的协定,对商业领域引进外资实行

韩玛加盟  http://www.pennyrileforest.com/uxtn.shtml
ARTAIRINTERNATIONALCO.,LTD是一家专注于除湿机与移动空调超过

丰采加盟  http://www.pennyrileforest.com/b0lb.shtml
丰采加盟详情广州市丰采纺织装饰品实业有限公司于1987年建立以来,通过内部的不断完善

南联加盟  http://www.pennyrileforest.com/aarz.shtml
南联洗衣吧有干洗二合一洗衣吧多家;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竭诚服务大众,普及健康环保洗衣

巧手娃加盟  http://www.pennyrileforest.com/b1nf.shtml
巧手娃数字彩绘是国内最早专注于数字油画的专业。成立2年来,一直以极大的热情致力于手工

天鹏加盟  http://www.pennyrileforest.com/yvk7.shtml
天鹏地板立志以好的产品和优良的服务赢的客户的信赖,在建厂之初即按ISO9001质量管

憨婆婆精丝老粗布加盟  http://www.pennyrileforest.com/6cbc.shtml
憨婆婆精丝老粗布有限公司是一专业从事粗布产品开发、设计、制造、销售的私营企业。公司成

明利机械加盟  http://www.pennyrileforest.com/y6ru.shtml
明利机械总部成立于1999年,是一个以客户为中心,追求卓越品质的高科技塑料辅机设备企

刘超加盟  http://www.pennyrileforest.com/d8k0.shtml
刘很手机壳总部位于浙江省义乌市国内外小商品城,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私营公司。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二次元生存日记在线阅读第4章

    恍惚间,褚音想起来小时候和父母长辈住在一起时,他们曾经这么教导他:褚家之人最不能畏惧的便是“死”。肉身可死,精神犹在;心若已死,与行尸走肉又有何异?他是个乖孩子,长辈的悉心教诲他一直记在心中。可谁又能想到呢?在这样的祖训中长大的孩子,最终竟成了一个贪生怕死之徒。幸而,褚音的贪生怕死本质外人并不知晓,

  • 夜王的宠夫(女尊)在线阅读第3章

    到了这里才知道,青龙特战队是外人对它的称呼,它真正的称号是青龙野战团,归军部直接管辖,是一个综合型的特种野战团,一同来的几个人被打散分配,张云被编到了侦察连,成为了一名侦察兵。张云在侦察连一待就是3年半,军衔由中士变成了中尉,职务由士兵变成了连长,期间荣立个人2等功一次,个人3等功4此,所在的团队获

  • 不负使命在线阅读对战

    梁山泊·演武场。变频优和爆豪胜己都换上了便于活动的训练服,赤着脚面对面站立。“双方可以自由使用个性,但一切攻击需点到即止,禁止使用杀伤力巨大的招式,否则我们将会介入。”“如果双方认同的话那么,爆豪胜己挑战变频优,开始!”话音刚落爆豪胜己就高喊着“西内——!”如一颗炮弹冲了上来。绿谷妈妈:“西内?”绿

  • 纨绔夫君他从良了(重生)第8章在线阅读

    我只记得当时嘉诚跟疯了一样,大吼了一声就朝假道士扑了过去,假道士左手托着电脑,右手想推他来着,可根本就没让假道士出手,就见他一手托着的电脑里面猛的钻出一个人影,飞快的撞上了嘉诚。嘉诚大喊一声,跟着就倒在地上晕了过去。“疾!”假道士忙把电脑朝刚跑过去的我怀里一塞,手里的铃铛大力的晃了起来,对着嘉诚身上

  • 戒不掉你在线阅读第7章

    严冬沉听阿霖说,自己今年的幸运色是紫色,还张罗着给自己买了一件浅紫色的毛衣作为新年礼物,倒不是什么贵重礼物,但好歹也是一片心意。如今现在连杂志模特的单子都借不到,阿霖作为一个分红自己利润的经纪人不但没冷眼相向,反而想尽办法的哄着自己心情愉快,冲着这件毛衣严冬沉也得接不愿意接的活儿,于是过完年的第二周

  • [香蜜x择天][润玉x白落衡]——盈缺在线阅读第四章

    阿莘没被何美丽吓住,尽管何美丽一米七五,她一米六,比乔薇都要矮几厘米,站在何美丽的面前,真的娇小可人。她对乔薇伸出白皙的手掌,如同昨天在天台,乔薇想都没想握住那只手,触感温热,在寒冷的冬天给她增添了些暖意。被寒风刮得冰冷的脸颊,都热的发红。阿莘抓住乔薇的手,牵着她就往教学楼的方向走。何美丽一看来气了

  • 四分之一爱情同道中人

    这时代,不提倡张狂,都讲究藏拙,而青年明显是犯了忌讳。只是看着青年这样,陈语桥却是微微一笑,不觉得警惕,只觉得好笑。因为这样嘚瑟的家伙,不管背景怎么样,他上辈子都打过太多次的脸了!看着面前这白玉面盘,他都能想到自己这巴掌落上去,是个什么颜色。当然他不是那种主动挑事儿的人,虽然他看上了葫芦,但对方先开

  • 末世之植皇之身边处处有提醒(6)

    同学聚会是每年都会有的,今年也不例外。以前上学的时候,蒋小鹿就挺喜欢和大学同学聚在一起玩玩闹闹,没心没肺的“吃喝玩乐”,上了班以后就更喜欢了,可能是因为上了班太多“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东西耗神,能和大学的密友们如此肆无忌惮地开心玩耍不仅能让自己忘却上班的苦闷,暂时回到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更重要的是

  • 权势休妻:寒少另有新欢在线阅读第一章

    只为金钱而结婚的人其恶无比,只为爱情而结婚的人其愚无比。梁希真不觉得自己是只为爱而婚的爱情鸟,她的家境也让她无需为了生计草草嫁人,可她没想到,她有一天会因为工作结婚。为了一个节目就结婚的人,其智障无比。“所以你是智障咯?”“滚!难道不是社长是智障嘛!”“可是欧尼你自己说的为了节目结婚的人是智障……”

  • 月老相亲记第5章在线阅读

    回到皇宫中,长乐没有急着去找李世民诉说今天发生的事情,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将侍女都遣走之后,长乐怀着期待的心思到软塌之上正襟危坐,面色紧张地掏出林禹所赐的药瓶。药瓶不知道是有什么玉器制成,表面有幽幽的光华在流转。长乐心中大喜,连瓶子都这般珍贵,里面的丹药定非丹品。长乐不作犹豫,猛然将瓶塞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