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真的是个普通人第六章

作者:小胖子233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李少爷爹要续弦的事,不久,满城皆知。几乎成了街头巷尾,茶馆酒肆的时新轶事。

柳夕宁也照样为李少爷爹筹备喜服,李少爷春风满面,比自己成亲都要高兴,或者换另一种说法,表姐嫁给他爹,他爹瘫在床上,那么就无异于表姐嫁给他,只是名分问题而已。

翠湖坐在家中,如坐针毡。连表姐爹苦于无门,由一青年陪伴而来,翠湖通了官家,便将他们请到自己的住所,上了茶,良言安慰。

柳夕宁提出去见崔笺,毕竟要帮助表姐,只能从官府入手。崔温苹的神色闪过一丝难堪,在一番挣扎之下,她点了点头。

二人议定,备了些礼,同轿而往。

在轿中,柳夕宁无意间发现崔温苹放在膝上的手有些许战栗,在无声间,与她相握,蓦然间,崔温苹感到一个温热的掌心握住自己长年冰凉的手,仿若一汪春泉,缓缓的,仿佛心都被熨帖了,使她的手情不自禁的颤了下。

在马车通往崔府的路上,一幕幕往事如画轴般在崔温苹的眼前铺现。

记忆中,她是爹的女儿没错,但她和娘住在崔府的别院,那院子冷清,萧瑟,破败,每日需向齐氏请安,受齐氏的厉声指教,每日娘亲都要洗夫人小姐的衣物,那衣物似乎永远都洗不完,她清楚的记得娘亲的手红肿,爹偷偷的来过,娘亲哭诉爹的变心,爹只训斥娘亲不知礼数,大户人家那不是三妻四妾,后来娘亲和教书先生私奔,爹蒙羞,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自己身上,真的是父女么?血浓于水的父女?

彼此明明该是世间最亲近的存在,何以以怨以罪相处?

撩帘见街市光景一闪而过,真的要去那座冰凉的府邸,崔温苹的心海****。

"娘子,可是哪里不适?"柳夕宁见崔温苹面色苍白,不无担忧的问。

崔温苹回之一笑,轻摇了摇头,说:"大概是我近乡情更怯吧。"

柳夕宁咀嚼了一番,点点头,虽心中尚有疑,却聪明的不再追问。

崔笺得知女儿回府,很是意外,齐氏不屑一顾,胡乱的饮了一杯水,心情没来由的烦躁,瞥见小桃唯唯诺诺的站在一边,一杯水全泼在她身上。

"啊!夫人!奴婢犯了什么错,请原谅奴婢!"小桃扑通跪在地上,恳求道。

"哼!也知道冰了!这天热吗!不热的天,你给我倒这么冷的水!"

小桃心里连叫冤屈,这水明明是要倒掉的,是夫人不听阻劝非要喝的!但经验告诉她,此时千万不能顶嘴,否则后果更严重!

"奴婢知罪!是奴婢的错。"

"滚下去!"齐氏一瞪眼。

"是!"

"娘,看我这身新衣,是新开的曲苑荷风家的,好漂亮!"崔倾城说着转了个圈,齐氏爱女心作祟,夸赞道:"好美,主要是我儿美!"

"不成规矩,莫要嬉戏!算着时间,温苹他们快到大厅门了"崔笺正襟危坐,虽是训斥的口气,但声音却格外讨好。

齐氏和崔倾城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放在心上。

要不是崔温苹那妮子嫁了个傻少爷,而你崔笺在仕途上正缺钱,你会这般!齐氏内心吐槽道。

说起来,想起崔温苹自出嫁之后,逢年过节只备了些礼,人却不至,崔笺内心很是不满,他本来是想以看望女儿的名义去柳府看看,自然不是为了崔温苹,是为了在柳夕宁的手上弄些钱,方便他打理朝中大臣好升迁。

但听说女儿过得不好,那柳夕宁是个混人,当然,在崔温苹嫁过去之前,柳夕宁的风评就不好,不好归不好,总是有钱人家!崔笺不止一次想垂访柳府,但转念一想,女儿这般冷淡!自己怎么拉的下脸去!莫说自己是有功名的读书人,一身的傲骨!就单凭自己给她这条生命,她都该感恩戴德一辈子!

越想,崔笺越是气愤!不孝女!

正气愤着,柳夕宁走在前方,崔温苹跟随在后,在管家的带领下,已到厅门口。

崔笺本想起身相迎,但一想到身为家长的威严,便心安理得的坐在太师椅上,睥睨。

对于崔温苹来说,迈进厅门口的脚格外沉重,像灌满了铅。一走进这个陌生冰冷的大厅,冰凉压抑的回忆像噩梦一样纠缠她。

"泰山!泰……母,女婿来看望二老,二老别来无恙!"柳夕宁微微弓腰。

崔笺笑得官方,坐在椅上,虚扶了一把:"贤婿多礼了"。笑容转到崔温苹身上,瞬间冰凉。

"爹……夫人……小姐"崔温苹低头。

听到两个生疏的称呼,柳夕宁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哟!还知道你爹啊!生你养你的爹!你嫁出去后,就像笼中鸟飞出去了,一点儿也不想我们呀!"齐氏阴阳怪气的说道。

崔笺闻声,一唱一和的说:"罢了,夫人何必提此事,子女不知礼,还不是我们长辈的错。"

崔温苹想起了那一日,听说自己要替妹妹代嫁,所嫁的是个浪荡子,曾乞求过父亲,父亲铁了心,再乞求便以忤逆相杖,无意间听到父亲与继母的话。父亲对继母道:"权当温苹死掉了!我没这个女儿!"

那一刻,冰凉的泪水滑落进冰凉的唇上,封住了所有的哀求。

"她娘亲这般如此行为!也甭指望女儿如何了?"齐氏十分没有眼色的哼道。

崔温苹闻声,秀眉一蹙,双颊气的通红,齐氏从她幼年时就奚落她娘亲,嘲笑她。

"夫人,并非我不知礼,而是那日回门……"崔温苹清楚记得,那一月后的新婚回门,丈夫鬼混见不到人影,她独自一人回门,一进府,要么说她小人得志,要么嘲讽她拴不住丈夫的心,她的爹,怪她没把女婿带回来,指责她如何当人媳妇的!

我们是亲人,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么?

若是往日,她便忍了,虽说她今日也是有事相求,但任何事都没有被自己相公误会自己不孝不守礼重要!

"我已经仁至义尽……"说出这般言辞,崔温苹自己都难以置信,这种话会从自己口中说出。

"你……这是什么话,合着你是来兴师问罪的!"齐氏眯了眯眼。

柳夕宁在一旁,怎不听个真切,这是个什么家庭!女儿回来了,不是笑脸相迎,而是冷嘲热讽!

"夫人恕罪!其实说来都是小婿的不是!小婿先前不顾家,偌大的家业全由娘子支撑,很是辛劳,也就无暇回家看望二老,万望恕罪!我们今日前来,可不就是来乞求原谅的吗!"柳夕宁诚恳赔罪:"泰山,都是小婿的不是,请原谅则个!"

"贤婿莫要自责,妇人本就相夫教子,这是温苹的本分!"崔笺并不明白为何女婿又开始袒护崔温苹,向夫人投了个疑惑的眼神。

齐氏更是猜不透。

"妹妹身上这件衣服,穿着可好。"柳夕宁看见齐氏旁边坐着一个胖胖的女子,身上所穿的,正是柳夕宁私下开的分店。

崔倾城听了,肥胖的脸上挤了挤笑容,颇为自豪:"那是当然好看!姐夫,你觉得呢?"看柳夕宁一身白衣,腰间束玉带,额上系红绳,笑起来丰神俊逸,煞是迷人。她自小被齐氏养在深闺,不曾见过她这传说中的指腹郎君,此刻倒羡慕起姐姐了。

她向来不遮掩情绪,转头狠狠瞪了齐氏一眼。

知女莫若母,齐氏心想,傻孩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莫要被皮囊迷了心智。将来的家产会被这傻少爷败光的。

"我觉得当然好!真好……"柳夕宁昧着良心夸赞,觉得良心都痛了!

见相公几乎是从牙齿里发出的话,崔温苹轻轻笑了一下。

接着,气氛稍微缓和了些。

在席上,崔笺总是若有似无的提到柳府的家财,柳夕宁逐渐知其意,只含含糊糊的回答。崔笺一会儿感慨官场难为,一会儿叹气做人父母官不易。

"有一青年总是鸣鼓击冤。说本官昏庸,说李少爷栽赃陷害,还说要去京城告御状!"崔笺气道。

柳夕宁和崔温苹互看一眼。

"爹,那青年现在如何?"依崔温苹对崔笺的了解,肯定不会放过这青年。

"哼!扣押在牢!对父母官不敬!"

柳夕宁猜测是陪表姐爹来的那个青年赵武。除了他,似乎没人会为表姐鸣冤。

崔温苹道:"爹为何不彻查清楚再拿人呢?"

崔笺瞪眼,怒道:"你这是何意?是暗指我昏庸吗!"

柳夕宁发现这家人特别不讲理,怕崔温苹再引火上身,忙在桌下轻握住她的手,崔温苹望向他,他对崔温苹摇了摇头。

事情没谈成,眼看天色不晚了,正欲辞别,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下雨天,留客天。

崔笺顾虑到崔温苹以前住的别院不能再住人了,毕竟那里潮湿阴暗,堆满了杂物,只有修剪花园的马婆婆在那里居住。

便吩咐人另备客房。

客房里。

柳夕宁见这房间连春凳都没有,别说罗汉床了!

难道要和崔温苹同床共枕。想到这里,柳夕宁就十分尴尬。

崔温苹自然不懂柳夕宁的尴尬。

她是不懂为何柳夕宁已经搬进了她的院子,却不愿和她睡在同一张床上,难道世间夫妻不都是这般?

想起今日听到几个丫鬟的议论。

"你说那崔温苹也嫁过去一年多了,为何不见消息?"

"不会是不能生吧?"

"看她那么孱弱,想必也生不出来!"

…………

以前在柳府也听过这种议论,不过自己都选择性的忘记。最近几月将生意全部交给柳夕宁后,她便在自己的院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管理府中事宜,但不代表老太太不寻她说教,无非是说孩子的事。

"嘶!"一阵滚烫全撒在她右手上,忍不住痛呼一声。

柳夕宁听到了,发现她连倒茶都不专心。连忙捉住她的右手腕,见其手背上通红一片,连忙放进水盆里,见到相公如此担忧,崔温苹心里暖暖的,她的目光落在相公专注的眉眼上,柳夕宁一抬头,正好把崔温苹的目光捉个正着。

以为她仍担心表姐的事,所以导致她倒水时伤了手,便笑道:"你放心,翠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便是我的事。"

听到这种话,崔温苹蓦然间红了脸。

"可是相公,这件事情很棘手,我爹定是收了李少爷的好处"。

"我看得出来,要想个办法!"柳夕宁拧了眉头。

"相公别皱眉。"崔温苹用左手轻抚上柳夕宁的眉峰。

柳夕宁连忙躲过了,道:"没事。"

心思通透的崔温苹,分明感受到相公的闪躲,为何?连体贴都仿佛隔着什么,在他们之间,仿佛横亘一道无形的屏障,这道屏障,令她想不透猜不到。

柳夕宁为崔温苹上了药包扎好,便独自坐在床头,纠结着。

崔温苹坐在镜子前卸了珠钗,见窗外夜色深沉,萧瑟的细枝上划落一滴雨水,打在花盆上,发出叮咚的声音。

"相公,适才见你心事重重的样子,可是有什么为难之事?"崔温苹转身,装出一派轻松的问道。

"没有啊!真没有,我只是在发呆而已"柳夕宁笑了笑。

崔温苹轻轻的走到床前,眼中带着抱歉:"对不起,让你陪我来,还无端的受了委屈。"

想起在大厅上的种种,崔温苹心里就觉得对不起柳夕宁,耿耿于怀。

"你想到哪里去了,你说过你待翠湖亲如姐妹,她的事,你怎有坐视不管之理,你如此,身为你的……丈夫,我当然也要陪你来。"

崔温苹听了,眸中的歉意变作了笑意。

柳夕宁喜欢看崔温苹笑,觉得她笑起来很美好,那种美好就像上学时读到古诗,仿若那诗中立于花下轻嗅的女子,素手若凝雪,唇角一弯,便醉了一春。

柳夕宁暗地里叹了一口气。

走到屏风后脱下了衣服,穿着白色中衣出来。

崔温苹笑了笑,便小心翼翼的睡在床的最里面。

柳夕宁进了被窝,先是触到一团冰凉,那冰凉立即远离了他,看向崔温苹,只见崔温苹脸颊发红。

柳夕宁这才发现崔温苹不仅双手冰冷,连脚都是冷的。

索性用脚捉了那双冰冷的脚,肌肤相贴的一瞬间,崔温苹僵了下,顿时,两颊像抹了胭脂一般,酡红一片。

柳夕宁吹了蜡烛,霎时,漆黑。躺在枕头上,慢慢合上眼,不待多时,便感到一阵清香靠近了自己,那清香小心翼翼的,带了许多的试探。

柳夕宁一叹气,暗道自己完了!

许是听到了叹气声,那女子顿住。

柳夕宁不愿让她失望。

直接伸手搂住了那阵清香。

稍后,臂弯里落了些许沉重……

延伸阅读

从小欢喜开始的都市生活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jxyht.cn/b6hu.shtml
济南府往南,便是闻名天下的五岳之首东岳泰山。泰山山脉连绵数百里,峰峦叠嶂,巍峨峻秀。

漫威:超神强化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jxyht.cn/nke5.shtml
云烟别苑西厢房内,颜兮见云祝走远,挥手将门关上,顺道在外围加了一层结界。“真是……累

末代仙人之炮灰是怎么养成的(5)  http://www.jxyht.cn/psqk.shtml
旺达觉得自己倒霉透了。半个月前,他还是佩拉瓦河畔巨棍部落的三把手,幸福快乐地和大家生

存活狱帝之命之~章 寒门骄子(1)  http://www.jxyht.cn/ga21.shtml
九月的午后,骄阳依然如火。蓝海市第一高中测验场。李平安一身紧身黑色运动装,蹲立在银白

谁与同归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jxyht.cn/ngl4.shtml
夜天晨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他解决任何事情都希望可以干净利落、不留后患。按理来说自己和

一道魔途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jxyht.cn/y6q.shtml
王玄做菜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将一道道菜做好端上桌,的三道菜上齐后时间都过去一个小时了。

撸大猫吗,超凶超猛的那种!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jxyht.cn/gal2.shtml
回到集团,我花了好几个小时处理了堆积了三天的事务。虽然手下有很多能人,但是很多重大决

那些年一起追过的武侠遇到第一个美女【五更】  http://www.jxyht.cn/y60x.shtml
为了让鱼云熟悉这里的路程,在鱼云驾驶超跑之后,在他的面前出现了只能他一个人看到的面板

当你有一个非人类同族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jxyht.cn/654k.shtml
叶修就跟在王希晴后面踏上的楼梯。王希晴小姑娘走得急,他倒是不紧不慢,也不知道到底是谁

万般朝野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jxyht.cn/yto1.shtml
宫内开始热闹起来,宫内最受宠的德妃娘娘的生辰马上就要到了,尚衣局的织女们都在加紧绣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后我成了乖戾世子的心头好在线阅读第八章

    周日那天,叶阳抱着一盆昙花到了周嘉鱼家。周嘉鱼接过昙花上下将她打量了一番,不仅皱眉道:“我特意嘱咐你穿得好看点,你就是这么敷衍我的?”叶阳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背带裤,奇道:“这怎么了,不挺好的么?再说了,穿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脸,你没看我化了妆吗。”周嘉鱼盯着她的脸左看右看,看了半天,仍然有点嫌弃:“你

  • 大妖行伤

    2012年2月3日早晨八点。陆久和许风都背着大大的背包这是昨晚在那房子找到的,而且不止一个背包看来主人是个登山或者野外求生的爱好者。来到了昨天的超市附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后开始进入,打开了门之后陆久和许风两人来到放食物的地方看了看。“不行面包几乎都过期了找找罐装的东西吧”许风说完自己来到了冰箱

  • 大秦之不朽在线阅读第九节

    面对着怀以薇,林远黯原本就如同易燃的炮竹,现在男人这句暧昧无比的话,更是点燃他的火星般,瞬间让他暴躁了起来。他对着男人怒目而视,质问道:“沈橙,你什么意思?”怀以薇原本想向林远黯解释,可听到林远黯口中的名字,她看向了身边的男人,脑海之中已经自动浮现出了关于他的所有信息。沈橙,沈影帝。今年,沈橙捧回了

  • 炮灰集锦[综]在线阅读第五章

    当晚,金子卿只拿着千叶长生就跟着魏无羡溜了出去,魏无羡大方地给她一坛让她拿着。回去的路上因为实在好奇味道,金子卿自以为悄无声息地尝了几口,咦,还不错!魏无羡偷笑。魏无羡偷偷摸摸爬上墙头,正打算拉一把有些晕乎的金子卿时,就看见旁边有一个穿白衣的身影,侧头一看,这不是那冷冰冰的蓝湛吗?蓝湛看见他们,只是

  • 我成了魔鬼始祖在线阅读第三章

    听到有人在呼喊自己,翼觉得很奇怪,想起刚才那些不领情面的人心里愈加生怒。小兄弟,想不想接我这份工作?而且酬金可是很丰厚的。钱?翼突然精神起来了,有钱赚吗?一小时多少钱?有没有员工福利?还有是长工的还是短工,附带说明我可不要口头协议,要真凭实据的雇用关系?还有……。那个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硬是说有,有,

  • 妖尾:最强剑圣真正的凶手

    信中大概得意思是对不起他喜欢的女孩,对不起他父母,主要就是说他杀了张翔和程兴。至于原因,没有说。“叫法医把尸体带走吧,这里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组长吩咐。“组长,这个案子就算结案了?”“希望这就是最后的结果吧,别再死人了,我们压力也大啊。”“走吧,我们也回去吧。”…………回到警局,各自写报告,重新

  • 轩虞晴雪在线阅读离乡

    这个故事,便从女娲补天之后开始吧……早在几万年前,造人之神女娲不忍人间遭受天劫的灾难,又恰逢天空因万世轮回,导致天空中出现前所未有的天之痕,于是便寻来五彩石,修补天空。五彩石使用过后,五聚为一,一分为二,二者散落人间。修仙者称之为…………玉女石!至今,女娲补天的故事还流传于人间,而玉女石,也成为了修

  • 僵尸世界:我变成了任老太爷第三章

    等谢晏走到黑山上的寺庙时,他的脸上出现了不正常的潮红,让他忍不住扶着门柱咳嗽了许多声。谢晏一边咳嗽一边看向自己瘦弱的手腕,不管怎么看,都是自己太弱了。就在谢晏准备走进这座破败的寺庙时,他的身后出现了脚步声。“谁!”谢晏猛地转身问道。来人看着谢晏突然转身,吓得低下了头连忙退后了数步。谢晏看着面前背着书

  • 篮球之魂第六章在线阅读

    时间,那是一种摸不着,看不见的东西,你不知道它来,也不知道它走。就这样,两百年过去了。“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谁啊?”声音很沙哑,听上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小凡,是我。”这是一个很清脆的声音,听上去很悦耳。“是白姐姐啊。”“我进来了。”说着白月便推门进屋了。“白姐姐。”看见白月进来,躺在床上

  • 世界之冥第8章在线阅读

    阮奕把写没水的笔放下。那本初中数学精炼套题他刷到了最后一页,还剩两道大题,都是几何证明题。阮奕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把之前几道典型题揉在一起出的。有句话说得对,这世上本没有难题,简单题多了就有了。好多乍一看挺难的题,不过是因为揉进去了太多简单的步骤。他在图上连了三条辅助线,打开答案一对,果然一模一样。阮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