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超英】虚拟恋人第三章

作者:顾玖笙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

祭青涣决意携楼江无霁与楼江尘一同回南丘,云夕颜则径直回东海。

“此次仙门宴,得见各位长辈,夕颜有幸。兄长临行前嘱托夕颜,向两位长辈赔礼,此去匆忙,来不及亲身告别。”清溪云月间,各人相继告辞,云夕颜也特来告别。

祭青涣和楼江无霁一行人回礼。

“无妨,事急从权,无可厚非。”祭青涣说。

“夕颜,子陌此去下凡,东海若有需相助之事,尽管开口。我与你祭伯父自是义不容辞的。”楼江无霁说。

“那夕颜便在此谢过。”云夕颜微微屈身道,转眼看向一旁的祭繁,眼中有些许温婉的羞涩,“听闻水木清华台百花争妍,乃仙界中独一无二姹紫嫣红所在,不知可是其华公子掌了水木清华台的布花司事。”

祭青涣听了爽朗大笑:“繁儿来日是我南丘祭氏仙君,自当让他历练一番,但人间司种布花事大,便只好先让自家地界让他熟悉。若是夕颜喜欢,自可到我南丘一观。”

祭繁行礼:“不过水木清华台一隅罢了,若将百花散布于人界山河错落间,绵延锦绣,才是壮观;人界有花农,善用蜜蜂采蜜,酿成酒品,制成菜品,或和茶饮之,物尽其用,方算不得暴殄天物。水木清华台的姹紫嫣红,不过赏心悦目一番罢了。”

云夕颜眸中起了华光,心中怀揣着河山的公子,如斯风华。

“小姐。”一旁的仙娥洛清秋提醒,“仙门众人已然在等候,是时候启程回东海了。”

云夕颜这才敛了神思,再行别礼:“东海诸事繁琐,夕颜便要启程了,就此别过。两位长辈,其华公子,晚琼公子,祭氏念璃仙子,忘离仙子,告辞。”

一行人又再回了礼。看着云夕颜离开的背影,祭念璃在一旁说:“也不知那云夕颜的身旁侍女是和来头,眼看气质脱俗,行举有度,不卑不亢,倒不似寻常仙娥。”

楼江尘瞧见心上人放着目光向远处打量的好奇模样,宠溺地笑笑:“那是洛家女。”

祭念璃一愣:“洛家?”

“嗯。”楼江尘点头,“便是你母亲洛家,听父亲说过,这洛家女当年不过人界乡间一户农家女,因饥荒而差点被饿死,是你母亲在人间历劫途径而过救了她,从此带着她,传授修炼之法。但后来……”说到这里,楼江尘停了下来,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祭念璃。

祭念璃顿时便明白了:“可是与我母亲的过世有关?”

楼江尘点头以示她说得没错:“洛夫人于洛清秋而言如同亲母,但她嫁去南丘,因难产而亡,洛清秋便对祭伯伯心有芥蒂,不愿再继续留在为南丘祭氏效力的洛家门下,投去了东海云氏。”

“原来如此……”

祭青涣和楼江无霁并没有听到两个小辈的背后探讨,祭青涣转身道:“好了,眼下你们也各自回去打点,我们也将启程回南丘。”

祭繁还在忘离手心里写着字,漫不经心,忘离认真地学记下。

此刻大家都一同行礼应下:“是。”

忘离和祭念璃的房中,忘离望着窗外的和煦日光,温暖如斯,忽然问道:“姐姐,回去之后,你是否就要嫁于阿尘哥哥了?”

祭念璃配着剑的手一顿,脸上一抹绯红:“这要看阿爹和楼江伯父的安排了。”

“姐姐,你喜欢阿尘哥哥对吗?”忘离问,好似孩童。

“…………嗯。”祭念璃的脸更红了,但没有停下打点行装的手。

“祭繁说,喜欢一个人就是在万紫千红的百花中唯独对一点绿情有独钟,可,那样你会死吗?”

“啊?”祭念璃忽然错愕,“什么?”

“你会死吗?”

“何来如此一问?”

“祭繁说的,情深不寿。”

“祭繁都教你些什么啊……回头定要好好教训他!”祭念璃的浓眉蹙起来,“忘离,那只是一句话罢了,情之所钟,是这世间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情不知所起,不知何灭,情深方得交心,交了心的两人,有情,才有了护人的宝剑和护己的铠甲,情深寿至,莫要听祭繁瞎说!”

忘离沉默了一会儿,眼神迷离:“那为何洛夫人会死?”

日光温和,一时间万物俱静。

“祭繁说,人间都说生死天定,可是他们说的天就是我们,但事实却是连我们都无法自主生死。祭伯伯深爱洛夫人,洛夫人也爱祭伯伯,可是洛夫人死了,祭伯伯也无法让她回来。姐姐,我怕你也会死。”

祭念璃从来都觉得忘离无情无欲,她依赖祭繁,喜欢跟在祭繁身边听他的话修炼背书,对这个妹妹,祭念璃很爱护,但是说不清是因为她的出身还是因为这些年的相伴,在她眼里,忘离一直都是个心性单纯的孩子,她也从来不知道忘离心里都在探究些什么,也从未听她口中说出过一个“怕”字。

如今听见她的担心,祭念璃只觉得这百年的关怀和爱护,终究没有错付。

“唉……”祭念璃叹叹气,“我说祭繁都教你些什么东西啊,不是太爱一个人就会死的。至于父亲和母亲……纵然是神仙,也无力主生死之事。”她摸摸忘离的头,眼神温柔而宠爱。

“莫怕,我不会死的。阿尘很好,他会护着我,他说过的,会护我一世无伤。”说起楼江尘的时候,祭念璃眼底仿佛春风十里,“他说过的。”这一句像是说给忘离听,也像是说给自己听。

忽然一阵狂风袭来,携着百花花瓣,风气香甜却风力霸道,猛地吹起了两位女子的衣裙袖萝。

“祭繁!”祭念璃大喊着,手握茕故,剑都要出鞘了。忽而那阵百花风柔和了起来,轻柔地拂过祭念璃的脸庞,而后温柔地将她护在一个茧中,忘离从一开始就被包围在一个百花化成的蛹中,御衣黄牡丹轻轻地掠过她的发丝。

祭繁青衣飘飘地自轩窗外降下,笑得开怀而潇洒。

“祭繁!”一看到祭繁祭念璃就要拔剑,这家伙总爱用这招捉弄他们,偏偏她掌花之力不如他,每每只能用剑力破术。

祭繁一挥手,偏生按住了祭念璃要拔剑出鞘的手:“莫要生气嘛阿姐,我只是来看看你们怎么还没打点好,这可就要启程回南丘了。”

“泼皮取闹!”祭念璃咬牙切齿,水眸含怒。

祭繁一坏笑,衣袍一挥,花蛹散,狂风起,伸手一拉忘离便跑了。

忘离回过神来的时候手心被祭繁紧紧地握着,她回头看了看,窗口里的祭念璃正在被吹得发丝散乱,气急地跳脚。

“姐姐呢?”难道不理她了?

“哈哈,不必担心,不过一个小法术,一会儿她自会跟上来的。”祭繁开怀大笑,“待她嫁去了北林,我便鲜少有机会再这样对她了。”说罢却又敛了笑意:

“而后水木清华台,阿姐和楼江尘都不在了。”这话说得有些伤情。

忘离看着祭繁的侧颜,眉目清朗的少年,眼中略带愁思。忽而不知怎的,心中似有清溪倏然响动,脱口而出:“可是我还在。”

祭繁一愣,转而对忘离笑得打趣,却也含着温情:“你何时学会说这样的话了?”

一时间忘离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好低下头,把头伸到祭繁脸下,他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做什么?”

忘离抬起眼:“每次你心情或好或坏,都爱摸我的头。”说完又把头低下去……

祭繁眼底闪过一丝温柔,抬手轻轻摩挲着她的发丝……是啊,还有你。

“小离,你想不想和我一起下凡?”祭繁问。原本他想着等长姐礼成后独自下凡去找云子陌调查屠城一事,此事非同小可,极可能牵扯至上古凶兽,可不知为何,这一瞬,他想要带着忘离去一趟凡间。

人间四季,灯火璀璨阑珊,他想和她一同前去看看。

“想。”忘离答得毫不犹豫,反正不管在哪里,她只要跟着祭繁就好,这是她自有了神识两百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

祭繁笑着捏了捏她的脸,拉扯成鬼样……

水木清华台花室,楼江无霁和祭青涣相对而坐,紫檀木桌上,琉璃盏正在沸腾着茶水。

“两个孩子的事,你我不必多言的吧。”楼江无霁先开口,“阿尘这孩子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念璃嫁于我北林,便是来日北林仙君之妻,我北林楼江氏绝不亏待她,你该对我放心吧?”

祭青涣笑:“楼江暮,你这个老家伙!你我是上万年的交情,阿尘这孩子也是过了我的眼的,只要念璃欢喜,我并不在意她想要嫁于谁人。婚事择日而定就是了。”说着他豁朗地挥着衣袍,但转眼又收敛了一些笑意道,“只是,此次前来,你应该不仅仅是为了两个孩子而来吧?”

“是。”楼江无霁喝了一口热茶,一副古板刚正的脸上是有些烦忧的神情,“若只是婚事,你我大可在清溪云月间多留一日以作相商,只是怕人多口杂,我要随你前来南丘。”

祭青涣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热茶,水木清华台的金谷春晴牡丹花茶,沸腾的茶水清香四溢,流连在花室。

“可是镇压朱厌的神鼎有事?”

上古凶兽朱厌,身似猿猴,白头红脚,以人心中善念为食,所过之处人心尽显凶匕,人间传言朱厌出,烽烟起。幸而这样的凶兽自远古以来天地间只诞生过一只,乃上古第一凶兽,举神仙全界之力也不过能将其封印在女娲补天时炼制补天石的神鼎中。

鼎自古以来被世人看作是天子权贵的象征,也因当年女娲身死后将神鼎遗落人间,被黄帝所得,神力相助下一统人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而后神鼎被众神寻回,用以镇压凶兽朱厌,置于北林,由楼江氏世代守护。可流落以久的神鼎辗转人间百年,失了天界众神灵气的养护,神鼎被寻回后不再如同曾经一般坚不可摧,镇压朱厌千年后在朱厌的挣扎撞击下,竟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也就是两百年前的事。

当时楼江无霁大骇,来到水木清华台与祭青涣商议对策,也是那一次,楼江尘跟着父亲来到南丘,遇见了祭念璃。

原本他们商议要将神鼎交予天帝处置,只是后来不知楼江无霁用了何种方式,竟修补好了神鼎,这乃是上古神物,天地间懂得修补且有修补之力的怕不过屈指可数的寥寥几人。自此一出四方仙门皆对北林楼江氏多有敬畏。

神鼎已然百年无恙,可是此次又出了纰漏?想来能让楼江无霁千里迢迢都要到了南丘水木清华台深处才说起的,必然是这件事其中的隐情了。

“阿茗,你想来都诸事洞明,确是如此。”果然,楼江无霁说,“当年神鼎破裂,那是上古神物,连天帝都未必知晓修补之法,遑论我一个区区仙君?”

祭青涣静静地听着,他料到此次这位好友前来必定带着秘密,且打算只让他一人知晓。

“说来也是因缘巧合,年少时我游历人间,曾阅过人界一些奇闻怪谈的竹卷,上面记载了少数几件上古神物的修补之法。”

“卷上有神鼎修补之法?”

“并没有。”楼江无霁摇头,“虽没有神鼎的记载,但仅有的文字记录中,我却发现一个修补上古神器的共同之法。”

楼江无霁抬眼正色道:“用同为上古神兽的魂魄。”

祭青涣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放心阿茗,我并没有因此而杀了任何一只上古生灵。你且听我说完。神器与神兽同时生于远古浑沌之期,为天地万物所钟,神器虽不似神兽生来而有神识,但历经万年,辗转苍穹间被用以天上人间,所纳灵气,也早已与生灵无异,若要修补,如同救助受伤的生灵,只是神器破裂便等同于生灵失了魂魄。百年前,原本我打算与你相商好的一样将神鼎交予天帝处理,可天帝不过与天后一般的修为罢了,天后亦是上古神兽,若是神鼎能够镇压朱厌,只怕天帝天后都不能奈它何。”

祭青涣没有插话,确实如此,若是神鼎有能力镇压封印朱厌,那么同为上古神兽的凤凰也不见得可有办法修补,世间生来便用于修补的灵石已然在千年前便被女娲用于补天了。

只听见楼江无霁继续说:“正待我打算将神鼎带上神界的时候,却无意中发现了一缕飘荡在天地间的毕方神鸟魂魄。”

祭青涣猛然把眉头拧得更紧了。

“是,你想的没错。神鼎用以炼制天地万物,属火,毕方神鸟身负烈焰,同样属火。毕方神鸟上古时乃是凤凰的最后一个孩子,同属神鸟一族,死后该是魂灵不散,与凤凰浴火重生,可那是一缕飘散的魂魄,想来是有一只毕方渡了死劫的。若不用它来修补神器,它终究也会消散在天地间,可此举终是伤了生灵,以神物祭奠,有违天道。”

“可这些年,一直相安无事不是吗?”祭青涣说,此事事关重大,以神物献祭修补神器,虽是为了镇压凶兽,可从无论远古至今的神仙两界传承还是人界有史以来的记载都寥寥无几来看,此法恐是为人所忌,或许并非仅仅是因为有违天道伦常,只是碍于对神的敬畏,但不管怎样,这都不是一件该为世人所知的事情。

若不是如今出了差错,或许面前的老友此生都不会将这一茬说出,他们相识于幼时,各自为君彼此为友,他清楚他的秉性,相来中正秉直,不会刻意在彼此间隐瞒何事,只是自家仙门中事,有时并不能和盘向外人道。

“不,此次前来,并非是因为神鼎出了差错,而是近日来我北林遭人潜入,神鼎被藏于林深雾尽处密室中,并未遭人冒犯。但潜入之人所用为火,伤了我不少的北林中人。”楼江无霁说。

“你是怀疑这此中有所联系?”

“是,镇压神鼎的毕方鸟魂魄属火,来人同样精通火系术法。且他虽不曾靠近神鼎,却不见得是在顾忌什么,而是在找寻。或是他并不清楚神鼎所在,只是来探查一番。”楼江无霁说到此处浓眉紧蹙。

“毕方鸟……”祭青涣一时也没有头绪,“云淼受凌岚所托下凡相助一事,似是与人间屠城一事相关,且屠城之人所用同样为火。”

一时间花室中安静无声,只听得茶盏沸腾声……

“你想要如何?”良久,祭青涣问,此事目前还看不太出思绪,若是真与神鼎相关,又为何两百年后才发难?屠去人间一城又是何因?且西山仙君凌岚频频游历人间也是近两百年的事情,她到底在寻找谁人?只是如今看来,这一切和两百年前那场变故冥冥之中有所相联。

“我只是来和你交个底。”楼江无霁叹口气,“原本想着若是一直太平无事,便让此事到此为止,我一个人守着这秘辛便罢了。只是如今事件频出,我却毫无头绪,能相信的便只有你,那人竟能自由来去我北林,一次未得手怕是还有下次,若真有一日我遭了意外,亦是我的命数。我知道你个老家伙也活了够长,世事通透,必不会为我做什么无谓而出格的事,只是倘若来日真有万一,今日也算我与你诀别,只盼你日后多多照应我北林。”

万年的老朋友了,其实就算他什么都不说,祭青涣心里也始终保留着一份信任和看顾,那是万年相伴的岁月沉淀,千年仙君高位上的天涯共月光,何况自己的女儿不日便是北林中人了。

祭青涣为面前的老朋友斟满了一杯茶:“金谷春晴牡丹花,很香,多尝尝吧。”

楼江无霁知道他应下了,举起茶杯表示敬意,一饮而尽:

“对了,忘离和祭繁的情份,你心中可有数?”

“繁儿心性不羁,忘离乃得了佛缘的神物,无心无欲,且看天命吧。”

“天命?凡人皆说天命难违,我们做神仙的,又何尝并非如此?”楼江无霁苦笑,“天道有常,生死有命,你我都不过如此罢了。”

祭青涣一时神色黯然:“是啊,不过如此罢了。”天道有常,生死有命,相思尽染琉璃盏,陌上樱红祭花繁。

水木清华台亭台间,楼江尘来找祭念璃,却只见祭繁和忘离于水中摸鱼。

“祭繁!你知道念璃在哪吗?”楼江尘走到河边问。

祭繁转身泼了忘离一身水,笑嘻嘻地上了岸,留忘离在水里对他不满地瞪着。

“阿姐应该在房中吧,怎么,着急就要见新娘子了?”祭繁打趣道。

楼江尘低头浅笑,微微嗔怪:“莫要说胡话!被你阿姐听到又要拔剑追你了。我只是……多日不见,想来见见她,是否安好。”

“安好安好,你不来看她两天除了吃食不多一切皆好。”

“吃食不多?她怎么了?”楼江尘听见她胃口不好,以为她身子不适,有些急切,欣长清秀的两眉微微拧在了一起。

“为伊消得人憔悴,没听说过吗?”祭繁调侃。

楼江尘松下一口气,他知道祭繁在借机打趣捉弄自己,无奈地笑笑:“那我去看看她。”

“哎,等等!”祭繁拉住他,“楼江伯父此次前来,可是有要事?唉,别说只是为了你和长姐的婚事,若只是这样简单,他们大可在清溪云月间多留一日以作商议,不必急急地赶回南丘。”

楼江尘知道瞒不住的,祭繁自小聪慧,心思澄澈,他也没打算刻意瞒着,于是将近日来北林遭人潜入打伤门中人的事情尽数讲给祭繁听。

祭繁听罢沉吟了一会儿,说:“你说那潜入的玄衣男子所控之术为火?”

“是。”楼江尘点头。

祭繁想起了人间那座一夕之间被屠的城池,遍地火痕。

“你可知道近日来人界有一座城池被屠,东海仙君应了西山仙君下凡相助便是为了此事?”

“知道。”楼江尘听父亲说起,这一下被祭繁点拨,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很是相近,“你是觉得,此中有联系?”

祭繁点头:“两件事发生的时间太过凑巧,且两者都与控火之人相关,怕是逃脱不了干系。方才你说仙门中有人目睹那玄衣男子用的是红蓝相斥的火焰,我原本在想此事是否和毕方神鸟有关,可毕方神鸟的红莲业火乃是天地间纯正的赤红之色,除非两件事所为并非同一人。”

“毕方鸟?何故有此猜测?”楼江尘不解,毕方神鸟多年隐居禁地不出,与人族又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以神力一夕之间屠了整座城池?

“只是猜测,那座城池没有妖物的气息。天地间可身负烈焰转瞬间毁掉一座城的,除了凤凰神鸟便只有毕方了吧。凤凰金焰乃天地至纯之火,所过之处邪祟退散,万物成灰,那城池怕是连残垣都剩不下,别说还留下痕迹待人追查。可是……”祭繁停下,皱了皱眉。

楼江尘见他有惑:“怎么了?”

“若不是凤凰与毕方,这世间还有什么东西可有此控火之力?且赤蓝相间的火焰,自上古以来至今都不曾有过记载。”

“浑沌之时的妖兽,旱魃亦是精于控火的。”

“可旱魃所用为黑焰,也不对……”

楼江尘看着祭繁思索的样子,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你想要去调查此事?”

祭繁被打断了思绪,干脆地承认:“有何不可?此事既已经波及北林,我便不能坐视不理,过几日阿姐就要到林深雾尽处与你成婚,总不能让她冒着婚礼当场被打断搅乱的风险吧?那人一次不得手,想来不会善罢甘休,且护卫天地秩序,不本就是我们仙家该做的事情?”

楼江尘赞许地笑笑,但面露些许纠结之色:“若你要帮忙,我会帮你,只是近几日,我需在林深雾尽处操办婚庆礼仪之事,你……”

“哎呀好了好了。”祭繁挥手拒绝,“你尽管操心你和我姐姐的婚事便好,我自有打算。还有,楼江尘,你记住。”他忽而正色道:

“你要娶的人不仅仅是你的青梅竹马祭念璃,她是我南丘祭氏长女,也是南丘仙门最尊贵的仙子,站在她身后的是我整个南丘祭氏,若你敬她爱她护她,我南丘举全族之力与你并肩,若你负她,我定要你北林全族为她的心陪葬。”字字庄重,掷地有声。

楼江尘也敛起了一贯的从容温和,正色肃穆地直望入祭繁漆黑如墨的双眸:“我保证,至此一世,绝不负她,无论前程如何,只要我活着,她便不会有事。”

祭繁认真地端详着楼江尘的神情,两人相视而笑。

忘离一直跟在祭繁身边静静地听着,不做任何声响,在河底被划到的脚掌心有些刺痛,她不时将双足抬起看看,有些许红色的血丝,想来是划破了吧,但是她没有打断祭繁他们说话,只是静静等着祭繁,站姿不舒服地动来动去。

祭繁发现了她足下的不自在,摩挲了几下她的小脑袋:“怎么了?”

“脚下划破了。”忘离提着小裙摆,如实回答。

祭繁立刻皱起了剑眉,伸手便掀起了忘离的裙摆,白皙的玉足下流出几抹鲜红的液体,有些刺痛了祭繁的眼睛:“怎地不早说?还在一旁站了这么久?”

这是忘离第一次被祭繁用那么严肃的语气责问,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她不是很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一双眼迷茫而有些委屈地看着他。

祭繁却不由分说,一把将忘离抱在怀里,转身对楼江尘说:“阿姐在房中,你自去看她吧。”说罢便往前方的亭台上走去。

楼江尘识趣地走开了,嘴角笑得温和。

忘离任由祭繁把自己抱在怀中,看着祭繁微微拧紧的眉,眼中似乎下着小雨,一时不太敢说话,轻轻伸手环上了祭繁的脖颈。祭繁脚步顿时放慢了许多,忘离看到他的眉头舒展开来了,轻轻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伤了要说,不要自己忍着,多难受?”

忘离点头。

“虽说仙人之躯不会有凡人的伤口感染溃烂,但会让你感到不舒适。”祭繁把忘离轻放下在亭台的石边,抬眼间,却是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

忘离的眸子向来清澈如水,眼中仿佛蕴着世间最澄澈的清溪,可也是流水无情,祭繁从未觉得那双眼中有过任何的大波澜。七情六欲,忘离似乎都没有,而此刻她乖巧地望向自己,双眼如同晴空万里,清明如许,倒映中没有这水木清华台的繁花,唯有他而已。

自眉梢而下,肤凝胜雪,粉唇如桃瓣……祭繁一时晃了神,就这样呆住。

忘离看着祭繁呆呆的样子,眉眼似乎都失了神,伸出手,触在了他的额头上,青葱指尖冰凉,少年的脸却温热,她突然觉得,眼前人真好看。

水木清华台祭念璃房门前。

祭念璃正打算出门练剑,手中握着茕故拉开了房门,门扉豁开,君子巧至。

楼江尘正准备敲门,手还未抬,门便开了,门后佳人,心心念念。

两人同时愣了一下,无言相对,却笑了……水木清华台的繁花都开了。

延伸阅读

上炬加盟  http://www.metalmickey.com/nepx.shtml
乐清市上炬电力科技有限公司座落于中国电器之都-柳市,近临104国道。南靠七里港和温州

艾诺斯加盟  http://www.metalmickey.com/d54m.shtml
艾诺斯地板总部是PVC塑胶地板片材、PVC刷胶地板、PVC锁扣地板、PVC自沉吸附地

湘太加盟  http://www.metalmickey.com/g2p9.shtml
湘太牌阳澄湖大闸蟹/批发代发授权

紫贝加盟  http://www.metalmickey.com/p7sn.shtml
紫贝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四件套、被芯、夏被、套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SHIDIWENDEN加盟  http://www.metalmickey.com/dxmi.shtml
SHIDIWENDEN服饰:蓝黛圣菲为幽雅女人所追求BEIN芘筃-女装的海澜之家模式

慧心加盟  http://www.metalmickey.com/y2wv.shtml
慧心十字绣“慧心丝带绣”是中国、台湾、韩国等地区对丝带绣艺术创作爱好者组合而成立的公

hello,罗罗熊养成教育亲子商品加盟  http://www.metalmickey.com/gxyj.shtml
《Hello,罗罗熊》是一套针对3-8岁儿童个性品质、行为习惯养成教育系列亲子读物。

泰通加盟  http://www.metalmickey.com/ycm4.shtml
泰通瓷砖成立于2006年8月,是一家生产研发路面陶土烧结砖,园林景观砖青砖,陶瓷透水

阳光飞扬少儿英语培训加盟  http://www.metalmickey.com/nb9i.shtml
www.ygfyjm.com阳光飞扬教育集团成立于2001年,致力于专职从事小学全科

艾秀雅轩加盟  http://www.metalmickey.com/gtcj.shtml
艾秀雅轩品牌折扣女装,以低投资,效果益,的市场投资观,帮助创业人士打开成功大门。艾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洁癖先生和邋遢小姐之那什么的蕾丝海盗团(3)

    奥里维多拍卖会是这宇宙中无人不晓的存在,它一年之中只进行一次拍卖,却永远不会做亏本生意。毕竟能在这家拍卖会所售出的商品,无疑都是精品。它们也许是来自各个星球的奇珍异品,也许是被炒到天价的新型科技,甚至于被上流人士所吹捧的人类囚奴。只有你想得到,就没有你买不着的。而相传,也曾有不少富商巨贾在此处倾尽财

  • 天师在线阅读第2章

    虽然那只猫头鹰看上去不太精神,但效率似乎挺高的,就在我忐忑的寄出我的回信五个小时以后,我家的门被敲响了。“我去开门!”家里很少会来客人,简和艾伦的朋友一般都会去他们的牙科诊所找他们,而现在正在敲门的人(我坚信就是霍格沃兹的教授),我很期待会是谁。“晚上好,格兰杰小姐~”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

  • [鬼灭之刃]无惨在线互怼之第二章

    为了照顾高卧云的情绪,朱珠的话题很少往金钱的方向去。“多吃点,瞧你瘦的,是不是平时熬夜加班没好好吃东西?”朱珠看着高卧云的眼神就像看着一棵地里黄的小白菜。高卧云看着偏瘦,但却是那种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身材。拥有八块腹肌的高卧云十分不要脸的说道:“嗯,上次上称体重是120,是该多吃点。”朱珠一边看着高卧

  • 七世浮图在线阅读第三章

    陈妈妈回来了!楚王府里的老仆都知道,陈妈妈是府里二娘子的傅姆。如今她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娘子——那不是小县主还会是谁许如是从侧门入府,到中堂刚坐了一会儿,十五六岁的少年急匆匆冲出来。只见小娘子一身青绿半臂,石榴红襦裙,俏生生地立在中堂,额间一点嫣红的花钿灼灼,简直与阿娘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 尸途狂欢在线阅读第二章

    今年,申玄月也6岁了,今天,也是申玄月6岁的生日.位于B市郊外占地一座山的申家别墅的大门快要被人踩破了,毕竟申家的家底在那摆着,所以天朝有头有脸的人来了不少,连首脑也派人来祝贺,还有一些国外的大集团的人。光收礼品就让申家的下人们收的手软。光手抽筋的就不下3位数。“你好!”“你好!”“最近准备投资什么

  • 绝代蛮荒第九章

    这半个月以来我的心情都很好,似乎从生日过后我开始转运了,糟心的事一件没有,遇见的都是好事,一件接着一件。也许是乐极生悲吧,这两天网友又开始骂我了,说我不要脸,自己没本事还怨别人。李星子得到了一个很好的资源,可以中途被人打压,被人抢走了。网上就开始议论纷纷,是谁抢了李星子资源,又是谁在打压李星子。李星

  • 坚强的炮灰在古代教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九章专家论案又陡见新鬼,我猛然一惊,冲击的心脏为之一震。不过还好,没有惊声叫起,毕竟受了龙小月的洗礼,说不上见怪不怪,但也可以处乱不惊,哦,处乱不叫!惊还是惊了的。只所以没有大叫,除了和龙小月的接触过多,抵抗力强之外,直觉上感觉这老鬼没有恶意。但饶是如此,我的面色也变的苍白无色。众人看到我的异样都

  • 思凡幽州王

    东汉神州世界。地点。幽州,渔阳郡。在这郡城中心,一座绵延的王宫矗立于此,好似幽州的王者,掌控幽州,俯瞰神州大地。几个穿着大汉官服的官吏。有文臣有武将,正火急火燎的朝着王宫议事大殿赶去。在王宫内外,有着一个个身着黑甲的士卒巡视,十分的庄肃。而这几人所过,却是没有黑甲士兵阻拦,显然他们位高权重。一边走着

  • 我在灵异世界砸场子我是初一新生了

    报到那天,好多熟悉的面孔,初中的校园和过去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青春感。小学小学,总给人一种不懂事的小孩的感觉。上了初中,不同了,好像长大了,上了一个台阶,大大的台阶,从一块棉花糖跳到一朵杜鹃花上。小圆转进了初一3班,不算孤独,佳佳陪着她,有这个大学霸在身边她很安心。苏婕在10班,哭着喊着说自己太命苦

  • 纨绔妖妃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二日,黄昏,宁远城将军府。“禀告将军!”赵存良一进将军府,便有一个文官模样的人上前。“何事?”“据探子回报,近日西汉在黑水关增兵三百万,现黑水关共驻兵达九百万。与黑水关相邻的泗水关、秦阳关等也有加兵的迹像。”“统兵者何人?”“西汉十七皇子刘天霸。将军!传言这刘天霸乃不出世的练武奇才,三十年纪就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