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这个女子不寻常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凛荒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伙子很快就拿了两身黑色衣服,搬了个桶过来,又来来回回的提热水,把一切都弄好后,他扶着木桶边沿,擦着头上的汗喘着气。

时寅走到里面看了看道:“你这不行啊,来几个花瓣,这清水洗着有什么劲儿!”

小伙直接给了白眼道:“你又不是个姑娘,哪来这么多讲究?”

“谁说男的就不能讲究了,什么时候用花洗澡成了姑娘的特权了?快点嘞,去弄花瓣!”

小伙无话可说,只得出去采花瓣,时寅等他走了之后,就把帘子放下来,开始脱衣服,脱的时候还从怀中掉出了一封信,他只当是废纸,就随手和衣服放在了一起。

长年在外征战之人,想要吃口热乎饭都难,更别提安安静静、舒舒服服的泡澡了。

他闭目凝神,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花瓣来了!”某人双手捧着花瓣,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时寅只感受到帘子被微微掀动,而后就听到桓殇的声音:“把花瓣放下。”

“不是要花瓣的吗?我摘过来又不要了!?”小伙很不忿的道。

桓殇语气平淡:“把花瓣放下,你就可以出去了。”

“才不,我偏要看看你们在搞什么名堂!”

随着小伙声音落下,帘子被掀开了一角,却又被突然放下。

“哎,你干什么?”

不用说,时寅也能猜到是桓殇抓住了他的手腕。

果不其然,就听见桓殇道:“放下,出去。”

时寅听着两人就快打起来了,于是道:“劳烦桓兄帮我把花瓣送进来!”

小伙确认了时寅还在,就闷着声把花瓣给了桓殇,而后出了门,还把门重重的关上。

桓殇掀开帘子,看了时寅一眼,眼神有些躲避,将花瓣一股脑丢下后转身就要离开。

时寅只觉好笑,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个姑娘,桓殇在军中也待了有一个月,怎么还这么羞涩。

他开口道:“哎,桓兄留步,帮我把衣服拿近些可好?”

桓殇看了看他,又迅速将目光躲闪过去,时寅微抬着下巴道:“喏,就在床上。”

桓殇目不斜视,走到床边,将那揉作一团的衣服掂起来整好,放在了木桶旁边,这才转身出去。

时寅看他那局促的模样,在心中想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一起洗个澡,良好的兄弟情从一起洗澡开始,比如他和长风。

他洗完了澡浑身轻松,出去后却发现桓殇那里的帘子也拉着,于是敛了气息悄悄的拽起帘子,猛的拉开道:“桓兄!”

桓殇正在换衣服,看到他进来委实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匆匆忙忙的将衣服穿好。

时寅调笑道:“激动什么?我昨天给你上药的时候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

他说着很不客气的在桓殇的床上坐下,本来铺的整整齐齐的床在他坐下后就乱了。

桓殇将衣服穿好,也坐了下来道:“回到羌折之后不必顾忌我,这毒我自会找人去解。”

既然奚忠打定了主意要用解药来威胁他们,那这毒必然不是一般的毒,两人自然也都知道这毒怕是只有奚忠能解。

桓殇说这话自然是因为不想拖累他,他也自然也不会放着桓殇不管,但他却是语气轻松的道:“放心,我肯定不会让奚忠牵制于我!”

脚步声传来,“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小伙匆匆的跑进来猛的掀起帘子,只见正坐在床上的他们。

时寅将一条腿翘到另一条上,看着他道:“小伙子,有事吗?”

小伙子有些不理解的道:“你们说话就说话,为什么非要坐到床上说,坐到床上说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把门关着,帘子也拉的那么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大白天的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桓殇有些尴尬的看向一边,时寅撇了撇嘴道:“这种时候你就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了,你的思想太肮脏了!”

小伙年轻气盛,很是不忿的道:“我想的见不得人的事是你们在谋划什么,要反省也是你该反省一下你自己在想什么?”

时寅很顺口的接道:“你倒是说说我想什么了?”

“你敢说你想的不是那些事?”

“哪些事?”

“咳咳。”桓殇清咳了两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他的耳朵红红的。

时寅这才反思起来,他刚刚在想什么,好像还真的没想什么正常的事。

“这里好生热闹!”

奚忠走了进来道。

“将军!”小伙拱手行礼。

奚忠示意他起来道:“常道,你做的不错,本将军都没发现他们居然还有这层关系。”

时寅内心坦荡无比,他抖着翘起来的腿,看着奚忠道:“说话可要讲证据啊,奚大将军这说话全凭一张嘴,空穴来风的话说的好像是真的一样!”

“……时将军还是多看书吧。”

时寅看向桓殇,桓殇脸上更尴尬了,他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奚忠道:“没说错,什么也没说错,你们继续,常道,我们出去,别扫了他们的雅兴。”

时寅看向桓殇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他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时寅左思右想,也没说错什么啊?这群人都在搞什么?

算了,懒得纠结这么多,昨天晚上基本没睡觉,如今也是困极了,他想了想自己那间乱糟糟的房间,里面的浴盆还没挪出去,又看了看桓殇这张整齐的床,倒头就睡下了。

他就这样不管不顾的一觉到天亮,全然忘了自己的处境。

翌日醒来,他伸了伸懒腰,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阳光,跟着奚忠混其实也不错,让他突然有一种参军前的感觉,每天什么也不用想,吃了睡,睡了吃,把自己当成猪来养。

时寅慵慵懒懒的将帘子拉开,走了出去,只见对面床铺的整整齐齐,房间里空无一人。

他正好奇着,就见奚忠冲了进来,道:“桓殇人呢?”

嗯?难道桓殇逃了?

时寅说不高兴那是假的,他在桌子旁坐下道:“我也想问他人呢?你看到他了吗?那么大的一个人,就这么丢了?”

奚忠双手拍上桌子,弯着腰看着他道:“他在哪?”

两人四目相对,□□味十足,时寅皱着眉,用手把他的头推到了一边道:“奚将军自重啊,这么近的距离你是想干什么?”

奚忠的气势泄了大半,他坐下道:“看来你还不知道,桓殇和常道一起跑了。”

时寅心中狂喜,跑的好,跑的妙!

但他面上依旧毫不在意的道:“常道不是你的人吗?就这么反水了?”

奚忠无奈的叹了口气:“桓殇不也是你的人吗?还不是照样丢下你跑了。”

“唉!”

两人异口同声的长叹了一声,时寅长叹是因为他如今在奚忠手上,回去之后还有一堆事要应付,至于奚忠,应该是因为桓殇跑了,又少了个筹码吧。

良久,奚忠又语气强硬的道:“桓殇身上还中着我的毒,你最好听我的话,否则一个月后他就会毒发身亡!”

此人怕不是傻吧,时寅如今连自己都不知道保不保的住,哪有心情管一个月后的那档子事。

他嘴上很是敷衍的道:“行,我知道了。”

又过了一会儿,奚忠起身出去道:“收拾一下,我们启程。”

“好。”时寅嘴上说着好,身体确实诚实的很,一动不动的坐着,他还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看着这空荡荡的房间,心里居然也有点空荡荡的,这常道究竟是什么情况?明明看上去就是单纯的小伙子,怎么还和桓殇跑上了?

奸细?不应该啊,看他们两个昨日那神情,分明是不认识的才对呀?难道是——他把桓殇劫走了?

切,这是低估了桓殇还是高估了常道,也太扯了些。

不多久,他们就启程赶往羌折,时寅和奚忠并排骑着马在前,他开口道:“你准备怎么帮我夺回大权?如今风隋帝怕是想杀我都来不及吧。”

“可大家只知道昨晚太子长风冒充你而后被劫,只要我们不把这事捅出去,谁又会知道你究竟做了什么呢?”

“说的也是,那你似乎也不能帮我什么?我为什么要和你继续合作呢?”

奚忠冷笑一声道:“有些刺一旦扎上了就很难拔掉,风隋帝自然知道你做了什么,他要除掉你只是早晚的事,而你要保命,除了手握大权之外还要有一个更大的靠山。况且,桓殇的解药还在我这呢。”

“行,你说的有道理,我听你的行了吧。”他思忖了片刻道:“可晋淮帝是你姐夫,你爹又是忠心耿耿的丞相,这你也下的去手?”

奚忠道:“我姐夫对我姐确实很好,可他并没有帝王之才,倒不如由我来当皇帝,这样对晋淮才是最好的。”

……还真是自恋!

“将军!”一人冲上去道:“您让属下查的事情属下已经查出来了。”

他说着递了个信封上来。

奚忠停下马,接过信封,打开看了看,道:“你下去吧。”

“是。”

部队再次行进起来,奚忠道:“你就不好奇上面写了什么?”

时寅道:“说的好像我好奇你就会说一样。”

“我自然要说,常道是岑越国皇后派来的奸细。”

岑越国皇后?长风的姐姐长歌?她不帮着岑越帝,怎么又派人救桓殇?

不对!桓殇不会是被常道带回去送给岑越帝了吧?!

延伸阅读

寿尔康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almv.shtml
寿尔康养老采取无偿或低偿方式获得政府划拨或挂牌出让土地,全部或部分由寿尔康公司投资兴

高兴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p8d6.shtml
高兴杯子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以雄

鳄与鳄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nrqh.shtml
鳄与鳄皮具总部经销批发的皮具、皮料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兔兔熊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dcm9.shtml
兔兔熊童装,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简称冠童实业)。历经几年沉淀与发展,公司现集加工生

芙蓉牡丹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gkeq.shtml
广州家化化妆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化妆品企业,可提供批发、少售

VLNA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n8ex.shtml
VLNA小饰品总部创立于2007年工厂座落于东莞市虎门怀德管理工业区同时在长安锦厦五

JUN-Q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a2tr.shtml
JUN-Q保护套总部是一家从事手机保护套数码电子产品护套TPU手机保护套硅胶制品、平

北艺画室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g2yc.shtml
武汉市武昌区北艺画室办于2004年,十年来始终以实力为本,坚持“关注每一位学员”的办

雅硕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yt0y.shtml
雅硕服饰是欧美风女装、欧美风韩版女装、时尚男装、好童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集果优选加盟  http://www.yurist-help.com/g0kr.shtm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觉醒来我嫁给了死对头在线阅读这少年有点意思

    一连十天。雷卓彊体内都像是蕴存着一个生物钟般。每每黎明伊始的那刻,便从家里飞奔到清灵湖。吸收灵气的时长也从一个时辰晋升到了三个时辰才能让丹田处在饱和状态。先前一个时辰还好,到他完成消化才不过六点来钟。可随着时间的延长,也延续到了八点钟,十点钟。就那十日如一刻的盘腿,在许多晨练老人的眼里成了打坐!一个

  • 三国之诸天最强男人第1章在线阅读

    “叮!系统检测中……发现宿主!”电子合成音刚刚传到耳际——忽然!轰!一道狠厉的拳风,便正正轰击在秦天的胸口。“噗!”五脏六腑顿时一阵剧痛,接着眼前一黑,秦天仰天喷出一道血箭,视线瞬时一阵模糊,心头更是剧震无比。“特么!怎么回事!我在哪里!?系统、宿主?虾米玩意?”“好端端在网吧五连玩撸啊撸,怎么忽然

  • [西游]贫僧玄奘在线阅读第6节

    踏月而来?狄天澜穿行在风中时,真实地感觉到踏月而来的愉悦。是风,是月色,还是即将揭开谜底的欢欣?水月庵中却是一片寂静,只有后堂有着一线灯光。狄天澜更不犹豫,飞掠过去。他先听到了木鱼的声音,然后是水月的声音,她在念经:“……譬如转轮圣王。有七宝狱。王子得罪。禁闭其中。层楼绮殿。宝帐金床。栏窗榻座。妙饰

  • 我明明是个厨子千古一帝,剑圣的评价(求收藏)

    【新书上传,必须求一波收藏,打赏,鲜花,评价。顺便祝大家国庆节快乐。本书存稿五万,可以放心收藏】“章邯将军,我就先去见父皇,待会儿在与你聊。”林逸飞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章邯,这才慢慢的说道。“卑职,恭送三皇子!”章邯见到林逸飞那若有若无的笑意,心中的疑惑越发的浓烈了,不过在听见林逸飞

  • 重生八零之长姐当家之不顺利的相亲

    第2章不顺利的相亲三个月后周末的早晨,阳光大好,贪恋被窝的乔心唯被一阵扰人的敲门声吵醒了,门外响起母亲项玲的催促声:“心唯,快醒醒,你姑姑打电话来催了,我们得赶紧,第一次见面总不能迟到吧,快起床,听到了吗?”乔心唯皱着眉头,睁开眼睛看到窗外那刺眼的阳光,她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哦。”刷着牙,手机忽然响

  • 我知道我在一本我没看过的小说世界里在线阅读超次元聊天群

    回到了自己的家之后,陈子言立即关上了房门,郑重的打开了充满了金属质感的黑皮书。“这是什么鬼东西啊?”逐渐的,陈子言的表情古怪了起来,与其说这是本书,倒不如说这是本够厚的档案。打开封面,第一页陈子言就看到了一个不规则的肉团付现在了纸上。祂身处于宇宙的中心的宫殿中,四周无数奇形怪状的怪物围绕在祂身边吹着

  • 带着地下城被异界召唤了在线阅读第9章

    待收拾好了二崽子的尸骨,张启山叫几个伙计把剩下的骨架也捞了出来,淋了火油烧掉。奇怪的是,骨头在燃烧时并没有应有的焦臭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药香气。“有毒没?”张启山转头问梁子。“没毒。”梁子搓了搓自己的鼻子,看见二月红也看向他的目光,笑着说:“二爷,不瞒你说,我十几岁时第一次跟我爹下斗,就遭只大粽子喷

  • [综]不是我自愿的之赏识(2)

    想要进华程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个项目拿下来,利用这个项目让华程走上坡路。当年华程科研是通过融资,而这次融资就是今后埋雷的关键,项前进想要改变这一切,那就必须要帮助华程拿下这个项目。阻止融资!97年的华夏,科技行业基本上都是被国外所垄断着,谁打破垄断,谁就能赚到第一桶金,时间!项前进需要抢占时间!而这个

  • 回到宋朝当个官第三章在线阅读

    3——纯粹又善良的人族?艾斯特尔守了北暄一夜,他猜想过北暄醒来后的反应,但这其中绝不包括他被暴躁少女边骂边按在地上摩擦的情景。来回游移着视线,倒在了地上的艾斯特尔又觉得脸颊燥热了起来。他知道她仿佛要压到他身上的姿势代表着攻击,可老实说,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难得的人生经验。“……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暗

  • 极影封锁第一章在线阅读

    1“自从公司破产后,我太太跟我离婚了,孩子也被法院判给她,我觉得自己的人生一团糟,每天都失眠,安眠药也没用,只要一闭上眼,就是公司那些破事,以及家里无穷无尽的争吵。”沙发上,一位穿着便宜西装的中年男人掩面痛哭,讲述他痛苦焦虑的过去,他狼狈的外表却跟装修舒适精致的办公室不一样。席枫坐在对面,面带温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