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月光爱上烛火之隐秘

作者:余农 来源:17K小说网

情爱之一字,便是害人不浅,若是两字皆得,怕是遍体凌伤也不过是最轻最轻的了。

可关乎情爱,总是会叫人失了心,丢了魂,送了魄般饱受摧残而欲罢不能。

所以,若说世间至殇之药,不过情爱两字而已。

风夏国皇城,城内是一派灯火通明,大街小巷都挂着大红灯笼,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喜讯,又是一年年关将至。

与这番景象截然不同的是,此时正有一辆马车匆忙的驶向皇城门口,城门口守卫的士兵本欲拦下询问,旦见马车虽然不着一点华贵装饰,简单至极,但在马车车檐和车轴上都雕刻着一个火云图案。

风夏国,人尽皆知,这个图案象征着什么,所以士兵立即打开城门,恭送马车离开。

火云图案,这是历来风夏国国师的象征。

当年云琰先师辅佐先祖风尧打下这万里河山,为表云琰丰功伟绩,特赐一国之师的称位,以火云为图腾,天下仅有。

是以,马车之内所乘之人,必然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风夏国国师,霖渊。

没有了前路的阻挡,马车急急出了城门,一路向西而去。

驾车之人是一个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年,模样清秀,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拿着马鞭,时不时挥鞭,催促着马儿驾着马车快快行走。

马车之内,与马车外间装饰不同,虽然一应都是白色,但车内无论是软榻,还是桌椅茶几,一应俱全,上面还裹着上好皮质,就是一间行走的雅室。

车内软榻之上端坐一人,一身白衣,看似简单,但却清雅非凡。

全身上下皆以水纹织成,唯有脖颈处的衣领高高竖起,领口处绣着金丝云纹,优美如祥云,形状似飞鸟。

一袭白衣衬着男子的容颜,彰显得更是高贵圣洁。

只是,男子此时的脸色很是苍白,眉头微皱,紧闭着双眼。

“公子,我们已经离开皇城,还要继续快马加鞭的赶路吗?”

听见马车外赶车少年询问的声音,男子眼帘微动,然后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清冷的眼眸,只是此刻眼中仿佛深邃似海,除了隐有的微光,眸中一片漆黑寂寮。

“不用了。”只是淡淡的一声,复又闭上了双眼。

马车速度渐缓,慢慢的,驶向了西方。

青羽今日早起,计划着要去看看自己喂养在一处山洞里的几只小动物,前几日用了种新药,这几日每日都有不停地观察它们的反应,今日当然也要去看看。

刚刚用过早膳就要准备出门,不想就恰巧听见了不远处清水的声音传来。

“阿羽,阿羽,你起床了吗?若是没起,赶紧收拾着起来,谷主今日回谷,很快就要到了,我们一同去入口处迎接吧!”

听到这个消息,青羽忙朝声源处望去,眼看着清水小跑过来,转眼就到了跟前。

“怎么没有提前告知一声呢?”

青羽正要急忙往前走,反倒清水笑了。

“阿羽,你这般着急,可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谷主了?”

青羽愣了愣,小脸顿觉发热,忽然意识到清水这话说的莫名其妙,连忙放慢脚步,反问道:“有你着急吗?一大早上跑来叫我,况且我便是急着找谷主,那也是有好多医药方面的知识想要向谷主请教,实属正常。”

原本只是无聊打趣,没想到青羽却是一本正经的反驳,清水不由得哈哈笑了几声,然后说道:“不跟你争论了,这次谷主来的急,早到了两日。所以阿雅也是早上才得到的消息,现在大家都过去了,就差我们两个,还是快点走吧!”

说完清水还是急急忙忙拉着青羽朝迎接的地方赶去。

当她们刚到树林的入口,一辆马车也正好停了下来,阿言牵着缰绳站在一旁,轻抚着马儿站定。

然后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掀开了车帘,露出了那张绝世的容颜,和前两次见面相比,他瘦了些,而且脸色似乎不太好,显得有些苍白。

余非走下马车先是抬头看了看几人,然后对着徐阿公和刘阿婆温和说道:“阿公阿婆,你们两位老人家年纪大了,以后就不要再来接我了,冬天路滑,还是要小心身体,我回来抽空会去看望你们的。”

徐阿公和刘阿婆忙笑着说道:“身子硬朗着呢!就想着能早点见到谷主你了。”

他笑着领了老人的好意,然后嘱咐老人先行回去,等他处理完谷中一些事宜再前去探望。

送走了徐阿公和刘阿婆后,接着又走到了清水她们跟前一一询问了谷中近况。

青羽看着他不顾一路的幸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大家,心里只是感叹,原来他只是对待陌生人才会那般温和而淡漠。

虽然他表现的一切如常,依旧还是那般的温润如玉,谈笑宴宴,其他人也并未说些什么,但青羽在他走到自己跟前询问时,却发现他与之前却是有所不同。

以往他的神色总是温和,当他看向一个人时,眼里会满是专注与思考。但今日,他的眼神却显得有些迷朦和失神,他似乎在与她说着话,也在听着她的回话,却并未真正在意她说了些什么。

“谷主,可是在外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关心溢于言表,还是忍不住轻声问了出口。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微微颤抖了一下,身子一晃,然后急急咳嗽起来。

阿言见状忙过来扶着他然后一言不发的带着他快步离开。

清水与竹衣见状,忙过来询问:“阿羽,你刚刚同谷主说了什么?为何谷主神色一下子就变了?”

她方才说了什么?

她自认为她并没有说出什么过激的话,唯一可能,便是她方才所说的话让他联想到了什么。

青羽微愣,顾不得回答,慌忙朝余非和阿言离开的方向追去。

清水和竹衣也要追赶,一旁的阿雅淡淡说道:“公子此番回来,怕是不希望被人给打扰。”

然后慢慢牵起马车的缰绳,准备将马车安置妥当。

听完阿雅的话,清水和竹衣止住了脚步,交换了下眼神之后,朝自己的园子走了回去。

另一边,青羽早已经追赶上了余非和阿言,但却只是跟在身后几尺,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的脚步有些虚浮,偶尔咳嗽一下,便会有些走路不稳。

阿言虽然在他身侧一直跟着他,但他的背影却显得很是寂寥。

而此时一路跟随的青羽,看着前面行走的两人,听着传入耳朵的咳嗽声,只觉得心也跟着一起在起伏不定。

即便担心,但却不敢靠近。

因为,她知道,他此时不需要她的照顾和陪伴,哪怕只是靠近一点点而已。

她于他而言,也许只是萍水相逢的缘分,是对孤独而弱小者的救助与伸出援手。

而他对于她,虽然仅有三面之缘,却是神秘而陌生的,是温柔而令人向往的希望,也是高贵圣洁而不可触碰的存在。

也许,从初见之时,便已经……

可是,她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去。如果是从前的她,或许可以,可是现在的她,已是自顾不及,哪里还有资格去思考那些,她背负的责任和国破家亡的仇恨都不会允许。

所以,在看到阿言将他扶进了屋子之后。青羽就果断的转身离开了。

谷主病了,非烟谷的所有人都知道。

每日都会有汤药送进去那间屋子,然后又原封不动的送了出去。

除了阿言和阿雅时常出入那个房间外,他们其他人都不敢前去打扰。哪怕辈分最高的徐阿公和刘阿婆,都不曾去过。

但已经过去四五日了,屋子里的咳嗽,断断续续,越发的严重。

青羽大多数时间待在自己的院子里,或是实验的小山洞中,只偶尔会偷偷去询问阿雅几句:“谷主的病情是否有所好转?”

阿雅起初是不愿告诉她的,直到被问的多了,也许也是心里担心着,所以最后还是给到了回复:“公子一心想让自己病着,便是神仙也难让他好了。”

非烟谷中,其实人人都着急着谷主的病情。

清水和竹衣也曾去找过青羽,问她是否有办法医好谷主,毕竟她也学了那么长时间的医术。

但是青羽也很无奈。

因为,她知道,谷主的咳嗽并不难治,但心病,终需心药来治,再者也需要自己想通了,打开心结。

虽然知道事实如此,但青羽还是着急,因为咳嗽久病不愈,一旦恶化,伤及心肺就不好治愈了。所以,她终是站在了屋子门口,端着刚刚熬好的汤药,抬手敲了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出来的是阿言。几日下来,阿言也是瘦了一圈,大约也是太过忧心所致。

这次他并没有侧身让青羽进去,而是站在门口说道:“青羽姑娘来此可是找公子有事?公子现在在休息不便被打扰。”

青羽向前递了下药碗,说道:“我来给谷主送药。”

阿言皱着眉,却不接过药碗,只是说:“多谢青羽姑娘的好意,只是你送的这药,怕是并不会起到功效。”

青羽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我知道这个药只是寻常的治疗风寒的药,可能并不是谷主需要的良药。但,我想试试,也许,还有其他办法能够治好谷主的病。”

说完便直直的看向阿言的眼睛。

阿言半响并未言语,但青羽也不懊恼,就那样静静看着。阿言看着眼前秀美而执着的少女,她的眼神里满是担忧,但面上却带着固执与坚韧,只是看着自己眼神却让人不忍拒绝。

便在这一刻,阿言突然有种感觉,面前的青羽居然有点像他家公子,一般的坚韧与固执,但同样也有着自己的想法与坚持。

他待在公子身边这么多年,算得上是最了解公子的人,他见过了太多女子,痴心错付在公子身上。而他家公子,看似温和,实则疏离,却是最无情之人。

因为情深甚笃,只予一人。

而公子的心底,早就有了那个人的存在,再没有分毫余地,能留给他人了。

心里竟然有些为她感到遗憾。

哪怕,眼前的少女,如何的聪慧,如何的固执,却终究还是遗憾!

不过,公子太过辛苦,哪怕青羽并不能真正治好公子的心病,但起码,此刻的她是真心实意想要对公子好的。所以,便是有个人能给到公子一点点温暖,他也会觉得很是欣慰。

阿言终究还是侧了侧身让了开来。

“你进去吧!”

青羽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就朝屋内走去。

阿言并没有跟着进来,而是出去将门从外面带上了。

刚一进入,青羽便闻到了屋内点着的驱寒用的药草熏香,屋子外间的摆放还和上次所见一样,只是之前坐在书案旁的男子,此时并不在这里。

应该是躺在里间休息,偶有几声咳嗽,断断续续正从里间传来。

听着这声音,青羽略微心疼,谷主的病情确实严重了许多。

继续向着里间走去,想着他如今生病后的模样,会是如何的姿容憔悴,会与他平日里有多大差别。

但当她走进这个屋子,看到床榻之上的人时,那些想法就在瞬间消失了。

唯独剩下的,就是心疼,心疼他苍白的面孔,和紧皱的眉头。

此刻的他只是静静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也许他知道自己的到来,但却并不想睁开眼睛。不知道为何,青羽会有这样的想法。

心里苦笑,但她并没有丝毫表现出来,因为,骨子里的高傲和理智。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希望他能好起来的探病之人。

所以青羽走了过去,将药碗放在了床头的矮桌上,然后轻轻唤了声:“谷主。”

余非睁开眼睛,慢慢看向了青羽,其实他并未入睡,也早就听到了外面的声响,他不去阻拦,只是想着,她需要早点认清一些东西。

见他睁了眼,青羽伸出手想要将他扶起靠在木枕之上,方一碰到他的肩膀,他便出言拒绝了,“我自己来。”

声音有些沙哑虚弱,因为身体发热和长日里几乎没有进食,他的身体也有些虚软无力,但他依旧强撑着自己坐了起来。

这是第一次同他肢体接触,虽然做之前心里有些忐忑,但他的反抗却让青羽的心一下子从忐忑变为了苦涩。

她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他是个病人,而自己算得上是个大夫,这样想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内心平静了下来。

直到他自己靠在了木枕之上,青羽才又坐回床榻边的椅子上,拿起了矮桌上的药碗,端起来,舀了一勺递向他,然后她温和的开口说道:“谷主,喝药了。”

一切动作都自然而然。

余非没有一丝反应,只是却不曾看她一眼。

青羽也并不恼怒,只是将勺子递到他嘴前想要坚持将药喂给他。余非却突然又转过头去,倔强的用手去拂开了她喂药的手,然后因为身体的虚弱和情绪的起伏一下子激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个举动还是令青羽心底狠狠痛了一下,她将勺子放回碗里并将碗又放回了矮桌之上。

然后,她看向因为生病开始有些孩子脾性的余非,反而笑笑,语速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知道,很多话阿言同阿雅应该都已经同谷主说过了。身子是谷主你自己的,你受的病痛他人不会懂得,而你为之病痛的人也不会晓得,你如今只是一味的折腾自己并不会得到任何你想要的结果,也改变不了你所难以接受的现实。”

“虽然我不知道谷主曾遭受了什么,但我知道,你若想死,不如一刀毙命,来的爽快,你若不想死,倒不如好好活着,让那些让你遭受痛苦的人得到惩罚,让那个你珍视若生命的人开心快乐,这样才算是得偿所愿。”

“青羽冒昧猜测,想必谷主也并非为了求死,如今这般,不过是在折磨自己,想要用自己的痛苦来偿还对那个人的亏欠。”

“但是,现在的自我折磨对于前两者而言,都是毫无用处的。那个你放在心上的人,也定然不会想要看到这样的情景。”

“谷主这般才智,何苦一直躲在自己的心里不愿出来?这些日子,于你来说,已经待得够久了!”

说完想说的话,青羽也不再言语,若他尚存理智,就该理解什么才是他最该做的。

她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但却也能通过阿雅的一言两语,和他如今的情形去判断,心病还须心药医,无关父母亲人,便只能是挚爱了。

咳嗽慢慢停止了,余非转过头来看向了青羽,他的眼神里,已经隐隐有了微光,两人只是目光交汇,却并不言语,良久……

然后,他轻轻一笑,接着说道:“如你所言,我并不是想求死,我,只是想要用折磨自己,来赎我所犯下的过错。”

说完又无奈的笑了笑,而她,却看出了笑容里藏着的苦涩。

“不过,”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我的身体也由不得我来糟蹋,因为我还需要用它,去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

说完,他伸出手自行去拿起了床头矮桌上的药碗。

病的久了,又滴水未进,他拿碗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着,青羽想要帮忙接过,他却用另一只手制止住了,然后将碗中已经凉透的汤药,送入嘴中,一饮而尽。

见他喝下了药,青羽欣慰的笑了笑。终于,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虽然这样的结果也让自己第一次体会到了求而不得的心痛滋味,但至少他愿意让自己好起来。

很快青羽就起身告辞离开。

出门的时候,换做阿言对青羽说了句:“谢谢!”

青羽只是笑笑,当作回话,然后不作丝毫停留的,朝着院门而去。

因为现在,她很想,很想,飞奔回自己住的屋子,因为她的心不停的在泛着苦涩,因为她的泪水,已经无法遏制地将要流出。

在来之前,她原本还抱有的一丝侥幸,如今已是不复存在。

那个猜想,现在,已经得到了证实,他这次生病,只是为了那个珍藏在心底的人儿,为她惩罚自己,也为她,振作起来。

初尝情爱,便是这般苦涩难忍。

她从小便总听母后和公里的嬷嬷告诉自己,她是尊贵的公主,要有公主该有的庄重与豁达,所以要包容那些能够理解和被包容的人和事。

可如今,她却是,内心难掩嫉妒,嫉妒有那么一个人,能被这般男儿深深爱慕着。

她很想知道,那个他心底的人儿是谁,却也同时害怕真正知晓。

只因害怕自己,会因为嫉妒而蒙蔽双眼,失了分寸和心神。

而这些于她而言却是最不该拥有的东西。

所以,与其心心念念,求而不得,不如早日将一切掩去。

那样高贵而令她心生爱慕的男子,认定一人便也是无可更改的吧!

那时的青羽,也许隐隐有所察觉,因为其中的爱恨情仇,将会引起多少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却并不能够真正想到,那时的他,或是更早一些,就已经,开始了一场精心画好的局。

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中途更改了计划和目的。

最终,以她为笔,展山河疆域之图,画四国权利之制衡,保天下百年局势稳定。一场因为她,和他们,而费尽心力,最终精心设计的天下大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归来)我要逍遥在线阅读第3章

    狗屎的人物属性状态!要是放在现实中,就这么大的狮子我也敢跟它搏一搏,有个武器在手指不定还是狮子被我杀死,可是在这里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孩子一般,对上这土狗王完全没有反抗之力。我是这么想的,这土狗王可不会怜悯我,张开带着浓重臭气的大嘴向我咬来,而我将手中新手剑一横向着那大嘴砍去,可惜碰到了牙齿就被土狗王咬

  • 五彩风铃在线阅读章上清道士寇谦之藏诸名山(5)

    任何人在没有经过允许之前都只能在候场区呆着,不能随意发生争斗。可能比试大会也会被某些底子拿来当抒发怨气的工具吧,虽然是点到为止但是平日里自己看不惯或者受到哪个小团体欺负了,都会希望打一场吧,毕竟在日常生活中,不能进行比武。这个时候凭空传来了苍老沉闷的声音“各位雷林宗的弟子们,时辰已到,还没有到的弟子

  • 帝王命石门

    粟城三四月份的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一阵瓢泼过后,甜品店里已经是遍地狼藉。肖耳制住店里四位妖修,喘了口气,看向巫平凡:“我问你点事情,你老实回答。”“哼,要杀便杀,少废话。”巫平凡怒目看着肖耳。“无需你答应。”肖耳取出第五张纯阳笺,提留仙笔写了一个“诚”字,然后轻轻拍在巫平凡肩上。《仓颉符源说解道典

  • 娇鸾甜妻(穿书)之第二章

    2007年明江省七月的榆惠,酷暑难耐,在太阳的炙烤下,一切事物都显得无精打采,万物都晓得蔫蔫的,这天气仿佛要将人身上最后一滴水吸干。热烘烘的空气混杂着空调机嗡嗡的运转声,唯有躲进空调房才能感受一丝丝凉气。尽管烈日炎炎,但仍阻挡不了人们热爱这个热情洋溢的季节。**,许是中年妇女的最佳**方式和社交方式

  • [快穿]踏破剧情在线阅读第八章

    是的,乔霖霖准备分手了。甜甜的恋爱还没有享受够,男神的身子也没有得到,让她现在就放弃这颗小白杨,她也感到很心痛啊,但是乔霖霖更害怕自己彻底沦陷进去。她毕竟是第一次谈恋爱,自己也没有分手的经验,只能多听别人的故事了,传说很多女生面对分手都会感到特别痛苦,反应比男生大太多了,特别是初恋的分手往往更加刻骨

  • 穿成恶毒渣攻后我怀崽了[穿书]在线阅读第7章

    第二天一大早,王大伟找上林楚,迟疑的道:“那人的情况看起来不太好……”林楚一惊,昨晚看起来不是稍微好转了?她跟着王叔来到那个人所在的房间,床上瘦削的人影依旧被捆着,并没有醒来的迹象。此刻那人浑身冒汗,身体不住的颤抖挣扎,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嘶吼。“我还是找李老头来看看。”王大伟掏出电话,却被林楚阻止。“

  • 大话龙晖界巫道

    原来巫道一脉修炼向来以鲜血与魂魄为主,孟忘川更是巫道大师,论对血的掌控,吸血蝙蝠真是小巫见大巫。吸血蝙蝠误打误撞,竟然放出自身修炼多年的本命血气来对付孟忘川,正好被孟忘川操控住造成吸血蝙蝠自身反噬。只见得血雾在空中倒转涌向吸血蝙蝠,将其整个身躯包裹,从全身各个部位渗入进去。吸血蝙蝠口中发出一声声厉啸

  • 关于遥远星河的记忆在线阅读第1节

    日暮昏黄,彤云如絮,天空染上了几道瑰丽的色彩!在一处不会引人注意的房间内。“白姐,准备好了吗?”一位二十岁上下的清秀男子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伸了一个懒腰,一会儿他们就要进行一项伟大的工作。入侵森皇集团拿到他们的机密文件!简白最后测试了一下电脑,松了一下手上的筋骨,一脸的凝重,这次的任务绝对不能有任何的

  • 燃道在线阅读第六节

    他被陆清河抱到了沙发上重新躺着,眼前爬在地上的是那被勒蓝了脖子的守卫。守卫脖子慢慢恢复,变成正常的深蓝色,看陆清河的眼神时,却像在看魔鬼似的,恐惧意味十足。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桌边直不起腰身,吞吞吐吐道:“老……老大,对不起,我……小的再也不敢背地里贬低老大您了。”晏鱼疑惑的看向了陆清河,后者搂过

  • 从城邦国王到始皇帝之“我”的风筝(5)

    假期秋寻继续无聊着,躺在家中无所事事。秋寻刚想睡一觉,发现QQ来消息了,有个朋友叫他去上网。秋寻囊中羞涩只好拒绝了。秋寻刚把手机放下又拿起来了,原来是想到了梦冉。“一姐在吗?小弟有要事相商。”秋寻飞快的发了条消息五分钟后,秋寻收到了梦冉的旨意。“什么事,说。”“一姐,你去过网吧吗?““没去过啊,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