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那一天,我们风雨正好之第二章

作者:红阑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十年弹指一挥间,霁云山依旧,山间的薄雾悄无声息地被一缕阳光冲散,澎湃的瀑布在一片清明中哗然作响。

霁云山明着看钟灵毓秀,但怎么都算不上一座善茬,原因无他,此山的雾气跟女人似的,说变脸就变脸,再加上山间不成形的小路,愣是能把人往绝处带,迷魂阵般看都看不清,不小心踩空便是万劫不复,一般寻常人家采蘑菇是万万不会采到这座山上来的。

一布衣少年立于断崖之上,抬手挡了挡阳光,此时一声鹤鸣从头顶传来,他眯了眯眼,丝毫不带犹豫,纵身与那山间鸟禽一同向下俯冲,在呼啸的瀑布旁落下两道笔直的身影,白鹤收拢羽翼,身形如箭,他则全身放松,顺势而下,临到水花飞溅的潭面时,白鹤骤然张开双翅,翩然滑出一道弧线,稳稳向前滑去,少年一个翻身,脚尖掠过水面,一身轻功潇洒利落,意气风发。

阳光照得水面碎光零落,突然,一只不知好歹的鱼正好跃出水面,带出水光乍现。那白鹤显然势在必得,贴近水面加速滑行,少年一手握着根树杈讨鸟厌地跟上,在它准备略过水面顺带将这顿运气不太好的盘中餐叼走时,这个专挑事的抢先一步,鸟嘴下夺食,硬是用树杈将鱼叉走,转过头挑衅地朝白鹤“嘿嘿”一笑。

那白鹤像是气极,仰颈一声,鹤鸣直冲九霄,峡谷内回音缭绕,仙气顿生,继而调转方向,向高空飞去,不与这无知小儿一般见识。

少年一侧身,轻巧落在岸边,身上已沾满了水汽,他拍了拍衣衫,将还未来得及渗透的水珠拍下,然后熟练地升火,宰了树杈上的鱼,悠然自得地等美食熟透。

少年名为陆衡,他抬头在山谷间扫视了一圈,四周树木茂盛,偶然被风吹动,一片沁人心脾的宁静。

他本是应该在这范围内寻找他那神出鬼没的师父陆子岈,可那厮敛气凝神的功夫练到了极致,往这深山老林里一钻,别说是他,就连天上飞的鹰都没法将这人给搜出来,若他真能歪打正着靠近,那厮的轻功又不是他这初出茅庐的能比的,保管在他还没看见之前就消失没影。

这“捉迷藏”的修行自他记事起就在持续,据说既能锻炼他的感知,又能磨炼他的凝神功夫,若有一天,能不动声色地抓到陆子岈这个当师父的,也算有所小成,于是陆子岈心安理得地有时候能一消失就好几天。陆衡漫山遍野地找了几年之后,突然有所顿悟,师父这通胡扯编得冠冕堂皇,莫不是为了逃避带孩子吧?

陆衡今个儿也懒得焦头烂额地四处寻找,好整以暇地等着鱼烤得半生不熟,撒上一些山间野生的草植香料,借着四处拐弯的风势香飘万里。

陆子岈本悠哉悠哉地依靠在树上,看着陆衡声势浩大地惊动了整个山谷,先是“啧”了一声,忍不住在心里编排:“火候不够,这水面怎么能被他搅成这样,身法用得着这么花哨吗,山里都是飞鸟鱼虫,耍给哪个看呢,就这……他娘的在烤什么!”陆子岈正有心一会儿好好给大徒弟多设几道关卡,烤鱼的香气就随风飘了过来。

陆子岈:“……”

他的师父吴名不是多话的人,纵然一辈子的柔情可能都给了自己的两个徒弟,也从未在言语上表达过什么。陆子岈从来猜不透吴名,等到自己也收了徒弟之后,他有时也会揣测吴名的心境,自以为可能是摸到了点“边”,可惜那点“边”就是带徒弟的种种不得章法。这会儿闻着丝丝入味的烤鱼香,他也终于身临其境地体会到了欲揍还休的内伤。

他思索了两下,觉得不能任由这小子这么松散,功夫还没练到家,练什么厨艺?

山谷间一阵风吹过,将火吹得晃了晃,旁边林间发出树叶摩擦悉悉索索的声音,片刻又安静下来。

陆衡轻笑了一声:“妖风。”

抬手拿过树杈,将鱼翻了个面。

这阵风似乎起了个头,随即一道凌厉的风裹着一颗石子直冲他后脑门而来,陆衡头也没回,微微一侧,右手略过耳侧,接住这颗小石子。陆子岈这颗石子打得虽直,却并没有用什么力道,不然陆衡也不敢徒手接。

陆衡坐直,继续眨也不眨地盯着那熟得差不多的鱼,天地良心,并非是要装什么高手风范,就是防着某人又要使坏。

可惜陆子岈这只黄雀比陆衡这只螳螂可恶得多,紧接着,与刚才一般无二的石子以更快的速度打来,陆衡已经被逼得站起来,接连接住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暗器”,陆子岈投石并非是想以多取胜,石子飞来的位置都极其刁钻,皆为人身上几处命脉,真正过招中,若对方使的不是石子,而是真正的利器,躲不过就可以直接去见阎王了,只是……落到陆子岈手中,石子,哪怕树叶也可以伤人,陆衡心知他没下狠手,却也丝毫不敢松懈,一边躲闪,一边还要留心顾着烤鱼,没一会儿就乱了方寸。

陆子岈也不知道是不是把捡来的石子给扔完了,开始飞树叶,这可更要命了……陆衡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要让树叶按照指定的路线,再放水也要加上点功力,这么薄的东西,就是翻书一不小心还要被纸割伤手,何况是被当做暗器使的树叶。陆衡衣角、膝盖处的布料已被割破,费力一个侧身,躲过一片直冲他左目而来的叶片,抬手用两指夹住,再回过头,好,美食旁落。

陆子岈拿着树杈,烤鱼正呈现出一副香脆可口的卖相,放到鼻子下一闻,更是开胃……

陆衡:“师父。”

陆子岈睁了睁被烤鱼熏眯了的眼睛,转过头看他:“嗯?”

十三四岁的少年骨架还带着青涩,刚刚褪去了一点稚气,陆衡的长相其实得了几分他父亲的真传,脸型温润如玉,鼻梁笔直,嘴唇薄而文气,笑起来看着很斯文,又带着一丝天生的意味不明,唯独一双眼睛不像,格外黑白分明,年纪小,情绪还未能全然掌控,时不时会透出一股子坏,把那丝文气败了个干净,让他看起来反而更像他的母亲。

陆子岈洗耳恭听他的“师父我错了”云云,没想到混小子用一双特别容易装无辜的眼睛直直看向他,委屈道:“我正是长身体的年纪……”

做师父的猝不及防被这句控诉惊动了深藏的廉耻心,脚下一滑,差点踩进水里,咳了一声,装作什么都没听到,脸上痕迹明显地转移话题道:“来。”

陆子岈一轻身,直接往陆衡追逐白鹤的路线飘去,几乎看不到他在岸边有什么借力的动作。

陆衡赶紧跟上,陆子岈看起来轻的没重量,在水面极快划过,脚尖始终与水面保持一定距离,陆衡已在水面借了两三次力,仍跟不上他的速度。

两人先后来到瀑布下,陆子岈才用脚尖在水面轻轻一点,骤然向上窜去,要向上的力道不比在水面滑行,陆衡鞋已入水面以下,等他到达上岸时,陆子岈正从上向下俯视,整个人还是飘逸出尘得过分,衣袂翻飞可以直接去沾花惹草,一丝水汽未沾,表情也非常容易解读——“你小子这点功力还有时间烤鱼?”

陆衡懊恼地把肩一塌,发丝间身上沾了数不清水珠不说,鞋湿了一半,整个人写着狼狈两个大字。

陆子岈显摆的轻功名为“浮光”,踏水而行,惊鸿一瞥,如光影乍现,无声无息,无波无纹。以陆衡的年纪,有这样的轻功底子,可以说是资质出众,可“浮光”不仅仅需要资质出众。

经这么粗暴直白地一比较,陆衡绝望地盘算,干脆也不用练什么“浮光”,把自己的改名为“翻江倒海”得了。陆子岈心满意足地咬了一口仍然香脆的烤鱼,看着混小子隐晦地咬了咬牙,似乎终于服气了,然后抬手弹了弹他头顶的水珠,说道:“行了,明日随我下山。”

陆衡一怔,听说别人家的徒弟都是要过关斩将,通过种种考验,才被许可出山,怎么轮到他,这边刚被教训完,就可以下山了?

陆子岈带着烤鱼,转身走了,背着陆衡挥了挥手,想道:“顽徒要打击一下放出去才不会惹事,不然哪管得住。”咬了口鱼,暗自佩服起自己出类拔萃的管教法。

延伸阅读

标奇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dcbe.shtml
中山市标奇家庭用品有限公司(原中山市百利日用制品厂)位于经济发达的珠江三角洲地区,地

隆通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nkdt.shtml
隆通玩具实业有限公司设厂于有“玩具礼品城”之称的中国广东澄海,我司年创办以来,生产高

卡丽斯干洗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5ee.shtml
干洗行业这几年的发展是很快的,并且干洗品牌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着,贴心的干洗服务,也给

福满客粉面工坊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bon0.shtml
福满客粉面工坊吸取了米线、土豆粉、酸辣粉和特色汤面这四大系列美食之精华,突出了精品粉

客来安干洗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gnux.shtml
在经济日益发达的中国,从90年代初起到干洗店干洗的人日渐增多,特别是纺织科技进步与服

海骄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xkn2.shtml
海骄针织袜子地处长江三角洲腹地,座落在风景秀丽的江阴市。东临上海,南依旅游名城无锡,

顺帆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nbz4.shtml
顺帆矿用器材秉承“创新更胜一筹、探索不止”的企业精神。生产矿山、隧道水电工程及地下建

芊芊茶业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dpz1.shtml
芊芊茶业主要销售i演春茶叶以及正统名茶厂的各种绿茶,荞麦茶,飘雪等茶坊茶,本店销售茶

美蒂凯丝化妆品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uoln.shtml
北京美蒂凯丝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以高端护肤研发、生产为主要营业务的综合性美妆企业。公司

万地葡加盟  http://www.sunvalleyalexandriamn.com/yt9o.shtml
万地葡葡萄酒期实际投入资金为一百五十万美金,总投资资金达一千万美金,是一家引进各地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奴役末世偶遇校花(2/4求收藏、鲜花)

    “你好,请问……咦,你就是楚天吧?”楚天一开门,就见一名身穿制服的警务人员杵在外边,对方看到他开口道。“是我,你是?”楚天脸上露出一丝疑惑。“我是市刑警队的王不二,就昨天四海阁勇斗歹徒一事,我们想了解下情况。”王不二微笑着说。昨天一赶回警局,王不二就立即安排人加班查阅楚天的个人信息,得到确切信息的他

  • 天蟾成道录之她是我的未婚妻(3)

    工作人员忙着接待,一时间也没顾上关伊尔,竟然就这么被她溜了进去。关伊尔四处寻找着席泽,等他落了单关伊尔就走到他跟前道:“我想和你谈谈。”席泽认出那是那晚的一夜情的对象,不过他不认为和她有什么好谈的,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没兴趣。”关伊尔又往前走近了一些,把手心摊开,露出两条杠的验孕棒,“席总觉得是在这

  • 暗夜曙光在线阅读第三节

    鹤丸心念一动,刚想上手按键盘,却发现屏幕上自动显示出了文字。「咖啡:在吗?可口:不在咖啡:?是你鹤丸国永飘了还是我一期一振拿不动刀了?」原来不用实际动手操作的吗?他刚刚还在想要是有人看到他凭空打字的话,绝对会对他起疑心的。现在看来至少这一点不用担心了。嗯……不知道这个屏幕别人能不能看见。虽然按套路来

  • [综]成为英雄吧大比开战

    天涯睁眼,第一件事情,便是窥视自身,发现灵脉已经七条,十分开心。天涯抬头,看见两位师兄正微笑地看着他,连忙起身抱拳,说道:“多谢两位师兄护法两个月!雪某...”“小师弟别那么拘束嘛!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和师兄又不会吃人!”言炎大笑,又摸出来一个新的葫芦,丢给了天涯,说道,“送你了!这是你二师兄言炎送你

  • 影后有堵墙(GL)乱世初显

    睡梦中,巫赖感觉灵魂与身体分离开来,再次进入了熟悉的梦境中。抬头眺望,看到了熟悉的那道横峰,依照着上一次零碎的记忆,巫赖知道,要走出梦境,还得找到那石门,再给自己狠狠来一下。巫赖小心翼翼地踱步,眼睛留意着四周。整个梦境中白茫茫的一片,巫赖的眼中除了白色再无任何色彩。撞着胆子喊了一声,然而回应他的只有

  • 陀纹星记第一次斩鬼(上)

    穆凡见到二人之后,脑海便是一段信息浮现。先是那个刀疤脸的男人。种类:灵属性力量5敏捷2智力2战力值90那名戴着骷髅头鸭舌帽的男人。种类:灵属性力量4敏捷2智力2战力值80穆凡眼中精光一闪,果然如此,比他战力高不了太多的都是能被他感应出属性和战力值的,这对于穆凡很重要,以后面对敌人的时候,他不仅可以知

  • (HP)另一位马尔福光明之心

    今日心情大好,李星亲自下厨,用他那还算可以的厨艺,给兄妹两人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餐麻辣排骨火锅,吃得两人津津有味。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不过有肉有小白菜啊。吃完饭后,兄妹两人打开电视,一边闲聊着,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上现场直播星辰公司划时代虚拟网游龙之大陆公测开幕仪式。随着时间来到22:00,两人一同躺近了各

  • 重生之贪恋黑无常在线阅读第5节

    “这难道是——!?”“——霸气!?”看到雷蒙周身笼罩的透明光弧,在场所有人俱是一惊,国王寇布拉的几名护卫队长目瞪口呆地喃喃自语道。就连一直面无表情的妮可·罗宾,额角都渗出冷汗,眼底也明显有意外之色。“看来还是小瞧这家伙了啊!”“居然掌握了武装色霸气!?”沙鳄鱼眼底更是掠过浓重的忌惮之色,面色阴沉地开

  • 惊觉三国一梦拼酒

    作为一名小强盗,苏席烟自然也是那种能大口喝酒,能大口吃肉的小男子汉。可是此刻这个小男子汉的手已经很难拿稳酒碗了,苏席烟实在想不明白一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孩,怎么突然之间能化身小魔女狂扁自己,又能挽起袖子像汉子一下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而且还是那一种千杯不倒类型的。苏席烟长叹一口气将酒碗中的酒一饮而尽,红

  • 我一直在撒谎在线阅读第三节

    “在那里。”天易和莫林终于找到了银色灵狐盗贼团的营地。“快走,我们离近点看,这样才能得到最有用的情报。”莫林有点忘乎所以,一直催促着天易继续向前。“不行,这里已经很危险了,你不是说看一下就回去吗?”天易赶忙阻止莫林危险的行动。莫林郑重拍了拍天易的肩膀:“孩子,不要太天真了,你想想,我有说话算数的时候